24.第24章 欢宜香5

    那就是她的身体早已经给了他,可是他却忘记了。

    他追出去,在宫门口猛然抓住她,不可置信的问:“你说的是真的?”

    令狐绯心烦躁的想甩开他的手:“什么真的,假的!老娘不想伺候你了,确实是真的。”

    她猛然推开宫门,只见富润忽然跪在地上不停的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才没有偷听。”

    令狐绯心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拉起地上的富润,然后质问道:“富润,你告诉他,那晚他是不是在龙泉宫侵犯了本宫?快说!”

    啊,富润一听这话,简直是如临大敌啊,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竟敢这么说皇上。

    他吓的立即又跪在地上:“皇后娘娘,您饶了小的吧。根本不是娘娘说的那样,皇上没有侵犯您,而是正常的临幸您!”

    靠!令狐绯心伸开自己的脚狠狠的踢了富润一下:“明明是他侵犯我好不好?我不稀罕被他临幸。”

    说着,她又想逃跑,先逃离了楚云泽身边再说。

    谁知她的脚刚抬起,就被楚云泽抱了起来。他就这么大辣辣的抱着她,然后返回寝宫。

    并嘱咐富润看好门,不准任何人进出。

    富润跪在地上,忙不迭的应声:“皇上放心,奴才一定看好门。皇上请继续,请继续!”

    楚云泽笑了一下,然后对富润说:“朕看你越来越懂朕的心了,明天来朕这讨赏。”

    富润听皇上这么一说,高兴的合不拢嘴啊。

    而令狐绯心呢,却被这主仆两人搞的,更心烦。

    她在楚云泽身上不停的大喊大叫:“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人渣!”

    可是楚云泽却又把她弄到床榻上,只是不把她放在秋千上了。

    他翻身压着她,邪恶的问:“可是朕怎么不记得,夺走了你清白身?”

    “谁知道你吃了什么药啊,去死啊,别压着我。”令狐绯心没好气的说。

    吃了什么药?楚云泽忽然想起那天自己来找令狐绯心时,喝了一碗参汤,难道是那晚参汤有问题,可是那是太后差人送来的参汤啊?

    不过那天,他确实感觉自己在龙泉浴做了一些事情,只是他真的一点也记不起了。

    难怪,从那天,他就龙泉浴后,他就对皇后起了心。

    令狐绯心狠狠的趴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那一口持续了一分钟吧,几乎要把他的肩膀咬出血来,可是他竟然没有皱眉头,也没有任何要放开她的意思,而是继续压着她,露出邪恶的笑。

    她有些心惊,放开他:“你白痴啊?傻了?”

    楚云泽被她骂的,笑的更加开心了。

    原来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也是她唯一的男人。

    他不回答她的骂,而是猛然吻上她,嘟着她可爱的小嘴,用舌尖狠狠的缠上她,一点点的啃食她的甜美。

    令狐绯心根本不想跟他有任何亲密接触。

    哼,她才不要再被这个禽~兽占有!

    而楚云泽终于给了她些许喘息的机会,放开她道:“好好的陪朕,朕明天即可把王宝林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