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

    杨灿灿满脸写着呆滞,一拳砸在床上,“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

    我弓着腰躲过了她的拳头,对这个暴力女简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杨灿灿皱着眉头看向付马,“不对啊,你洞察之眼好了以后怎么不说!照大傻的说法那时候的小雪还是冥昱教的那个!”

    忽然被点名的付马差点握不住正在剥的桔子,“她那个时候满心想的都是小云,没什么奇怪的。”

    “这就对了啊,她一定是知道马哥洞察之眼的特质,所以拼命地想小云好糊弄过去!你想啊,从她受伤起到再见到小云,她一次都没提过小云,在出去之前她甚至没提醒我们小云可能还在墓里。”

    杨灿灿瘪着嘴,“那小雪的事儿完了,你是不是该好好说所霍珊的事儿了?”

    我一阵头疼,都说得那么明显了,这傻妞还没猜到!

    “我说灿灿啊,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啊,能那么了解我还处处向着你的还能是谁啊?”然后我解释了一大串霍珊是用怎样利用我的习惯来隐晦地救了杨灿灿一命的。

    听得杨灿灿目瞪口呆,“凑巧吧!”

    我恨铁不成钢,“哪儿来这么多巧合啊!你想想他劫持小云的时候还是生龙活虎的呢,要是真跟冥昱教是一伙儿的,那我们从‘森罗万象’里出来的时候他早就上来抽人了!你再想想,附身在小云身上的那个怨魂可能帮冥昱教的人吗?”

    杨灿灿显然还是不太信,“不是,怎么可能是……那个谁嘛?霍珊是个女的!”

    我嘴角一抽,“噗”地笑出来,“所以啊,我准备笑话他一辈子,为了不让我们认出来,他也是蛮拼的。”

    然后我就又纳闷儿了,“马哥,这么说你早就知道老三是去冥昱教卧底的,那当时你怎么还要让他伤了你的洞察之眼啊?”就算是要做戏,这也太下死本儿了吧。

    结果付马一副不想解释的样子,“因为我当时听到了他的心声。”随后就闭口不言了。

    我默默长叹一声,老三啊,哥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杨灿灿傲娇地哼了一声,“你们两个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等小天回来,我肯定让她离你远远的!”

    我屮艸芔茻!跟我有个毛!关!系!

    除了姨奶之外,其他的几个人都憋着笑,我这都是认识了一帮什么鬼!

    等笑够了,毅将清了下嗓子,“还有件事儿,徒弟啊,你又被通缉了。”

    我张大了嘴,满脑袋里面草木疯长,“凭什么啊!是邱亮那事儿吧,不是证明那是涂胖子干的吗,干吗又是我背黑锅!话说师父这是大事儿吧!你怎么才说啊!”

    毅将不慌不忙地耸了耸肩,“没办法,谁让死的是邱法德的儿子呢?你觉得邱亮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一脸的嫌弃,“自高自大、嘴贱、不可理喻、脑残,”最后总结,“讨人嫌!”

    毅将翘起了二郎腿,“那邱法德就是特别自高自大,特别嘴贱,特别不可理喻,特别脑残,特别讨人嫌!”

    我一脸黑线,都这个熊样了,邱法德是怎么当上华南分局局长的啊!

    “因为他实力够强,当然了,邱法德他爹是原华南分局的局长。”

    敢情华南分局的局长之位还世袭制!

    “所以他一回来就把这事儿捅到中央去了,非弄了个全国通缉令。”

    我看其他人都不是很着急的样子,看来是没什么事儿,“那现在是不已经把通缉令撤了啊。”

    毅将摇摇头,“没那么容易,邱法德他爹从华南分局局长位置退下来后,进了中央了,老头儿一听说孙子让你给弄死了,直接发了一个悬赏令,所以啊,不只是警方要抓你,什么黑道的啊,各地隐调局啊,独来独往的灵师啊,全盯着你呢。”

    我想静静……也别问我静静是谁……

    “不对啊!”我忽然反应过来了,“照师父你这么说,我不是没活路了吗!那之前黄理事长怎么一个字儿都没提呢?更何况慕容水华、悫慧大师都能给我作证!”

    肖老笑眯眯地拍拍我的腿,“好啦好啦,看把你急的。毅将说的确实是事实,不过是前两天的事儿,现在悬赏令已经撤下来了,不过通缉令还在。”

    “为什么啊?”我简直又要吐口血来缓缓了,这口气憋得真是难受!还是姨奶好,看我不舒坦立马给我顺顺气。

    杨灿灿啧啧两声,“看把你急的,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是啊,被通缉的又不是你杨二火山姑奶奶!

    “咳咳,君扬啊,”付马给我削了一个苹果,“悫慧大师一下飞机就给你解释这个事儿了,可是毕竟没别的证据。本来想直接把你送到中央接受调查的,可你这一身伤也经不起折腾,杜局长从中一周旋,就决定等你能下床,立刻前往中央接受审查。为了防止你畏罪潜逃,那个通缉令才没撤销。”

    我一脸黑线,老子的一世英名啊!

    “哦,对了。”杨灿灿一脸坏笑的补刀,“还不止这些,在你去接受审查之前,隐调局总局还派了一个顶级灵师和一个中级灵师来负责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大傻啊,你可小心点,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下哦,千万别干什么丢人的事儿哦。”

    我又一次慨叹我凑我到底认识一帮什么鬼!付马一直挠头,挠吧挠吧,头皮挠破了我也不会改变想法的!付马抬头委屈地看着我,默默的出去了……

    付马走了以后,姨奶拉着我问东问西,最后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之后的几天,我算是见识到了派来监视我的那两个灵师到底有多变态了!两个人轮流休息24小时监视我就忍了,把想进到我病房的人挨个检查我也忍了,最!最!不能忍的是他们竟然帮!我!上!厕!所!我怎么就伤到胳膊了呢?我暗暗发誓,以后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同时伤到两只手臂!一想到那个顶级灵师一脸微妙地扫描我下半身,我就……不说了,全都是泪啊!

    所以我一天跑八遍医生办公室,问什么时候能拆石膏。医生被我烦的不行,直接打包把我从医院撵出来了,

    当我正看着姨奶和杨灿灿帮我收拾东西准备出院的时候,毅将和肖老都是一脸凝重地进来。

    “肖老,师父,你们怎么了?”看样子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啊。

    肖老看了一眼毅将,“还是你说吧。”

    毅将一脸纠结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儿。看的我这个着急啊,“师父,有什么事儿你倒是说啊。”

    毅将抬眼看了看一直跟着我的那两个灵师,“我有些私人的话想跟他说,能不能行个方便?”

    两人面面相觑,我赶紧表决心,“我绝对不会跑!我保证!”

    这两天我们也算是混的比较熟了,加之我表现一向良好,他们便出去把门关上了。

    我迫不及待地问,“师父,到底出了什么事?”

    “还记得之前收到的那段录音吗?”毅将仍是一脸纠结。“那段录音是假的!”

    我一皱眉,之前就猜测那可能是冥昱教的阴谋,就因为这个哪儿至于这么纠结?

    肖老见我一脸不解,便解释道:“问题就在这儿,之前我们听到的是从手机里倒出来的副本,如果直接听原本我们当场就能发现那是伪造的!”

    我忽然有了极其不好的预感,“所以,你们是说——”杜局长有问题?

    毅将叹了口气,“我也不想怀疑局长,可我这两天得知,杜局长当年并没有参与怪楼的那个案子,他为什么要说谎呢?”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这消息准吗?”我还是不太想怀疑杜局长。

    肖老脸色黑的不能再黑,“去查怪楼的那件案子在你爷爷的笔记里有提及,上面记录了当时那件案子详细信息。可成员名单里并没有老杜。”

    “等等,什么时候又冒出了我爷爷的笔记?”

    姨奶一拍掌,“这个是我在你们去大庆的时候收拾屋子找到的,就是一本日记。”

    这个时候门开了,一个戴口罩的护士来推着一车的床单被子进来了,她随手把门一关,冲我们眨眨眼,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们面面相觑,等她把口罩一摘,我差点叫出来,赶忙收起情绪,低声道:“曦雨,你怎么来了?你的眼睛……”

    欧阳曦雨微微一笑,“暂时无大碍,我是来带话的,吴子涵说了,在医院后门等你们。”

    吴子涵回来了!那鸿天也就没事儿了!

    可我一看门,“外面的那两个怎么办?”

    毅将活动活动筋骨,“你们走,我来处理。”

    肖老一按他,“这不妥,那两个毕竟是上头派下来的。这样,我们把他们骗进来,我跟灿灿动手,毅将你就别参与了。”说完肖老看了我一眼。

    我冲毅将点了下头,“师父,对不住了,九虫——”话音未落,毅将直接被冻了个结实。

    之后我们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了那两个尾巴,到了医院后门。那里停着一辆白色面包车,前车窗摇下来,付马伸出一个头,“快上来!”

    我们赶紧上了车,车立马开动,我冲坐在副驾驶的吴子涵道:“鸿天呢?她怎么样了啊?不是说两天就好吗?”

    还没等吴子涵回答,我便听到“咯咯”一串轻笑,猛地一回头,眼睛已经先一步湿润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