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解惑(一)

    杨灿灿一笛子抽过来,“装个毛深沉!”

    我及时一个深蹲躲了过去,惊魂未定地抬头瞅她,“杨二火山!你说火山是毛意思!”什么女人啊!怪不名字里两个火山!

    杨灿灿眼睛眯成一道缝,“啥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说——清——楚!”

    正当我要教育她的时候,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从我们头上传来。我抬眼一看,我去了,隐调局果然财大气粗地派直升机来接我们了!

    飞机一落地。黄泉理事长从上面走出来,一看我们都这副惨样,眉头就一直皱着,一言不发的招呼人把我们一一弄上飞机。可到了小雪这儿就不好办了,小雪一脸惊恐的不让其他人接近她和小云。

    杨灿灿一脸疑惑地看向付马,“你快看看,小雪是怎么回事儿?醒了之后怪怪的,莫非蘑菇有毒?”

    付马立马用极快的语速说道:“她完全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也不认识我们,就记得除了小云之外的家人都死光了。”说完之后还偷偷瞄了眼杨灿灿的笛子。

    我在心里默默给马哥点了根蜡,心理创伤不容易好啊。

    最后黄理事长留了个人负责把小雪姐妹送到当地警方,便上了飞机。

    机舱一关上杨灿灿又不干了,“吴子涵呢?怎么不让他上来?”

    黄理事长哭笑不得,“吴灵师说是有事要办,事后再与你们会和。”

    杨灿灿猛地看向我,却看见我举着双臂一副投降的样子,没好气地道:“你干嘛?”

    我特无辜地眨眨眼,“我怕别人碰到我手!”这半天谁逮谁抓的,我胳膊又比之前肿了不少。

    “你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可看见你们俩嘀嘀咕咕的了!”杨灿灿眼睛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我立马表决心,“灿灿姐!你给我点时间组织组织语言,我保证,把我知道的从头到尾一五一十一字不落的全告诉你。”

    杨灿灿缓缓地抬高了头,用下巴指着我。

    “马哥!”我扭头求助。

    付马竖起三根手指发誓,“君扬说的是真的!”

    杨灿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此时,黄理事长突然发话了,“我宣布,顶级灵师的试炼因为有冥昱教介入就此结束,但鉴于你们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远比原定试炼内容更加凶险,因此,我们考务科讨论决定,只要你们中间有谁拿到了五个号码牌,此人便是此次决出的顶级灵师。现在,请把你们身上的号码牌拿出来。”

    我嘴角一耷拉,之前一直在搏命,谁还记得号码牌的事?我的号码牌早就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慕容水华虚弱地表示,“我退出。”

    杨灿灿则摸出一个号码牌,“没想到竟然还在,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她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在悫慧大师身上,“我这人嘴快脾气急,之前多有得罪了,这个给你了。”她眼都不眨的就把号码牌扔过去了。

    悫慧大师刚想推辞,我举着两只残臂把他拦下了,“大师,你就收着吧,我们本来也不是为了争这个来的,治好了马哥,已经是我们此行的最大收获了。”

    “就是!”杨灿灿嘴一撅,“给你就拿着。”

    悫慧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既如此,老衲便收下做个念想。”说完悫慧大师竟把杨灿灿的号码牌收了起来,并拿出了自己的号码牌,“黄理事长,贫僧悫慧,此次试炼只获得一个号码牌。”

    黄理事长刚要说什么,付马却突然插了一嘴,“悫慧大师,你腰上挂着东西呢。”

    悫慧大师一愣,低头一看,腰上却是挂着一个灰色的小口袋,他打开口袋一看,里面竟然有四个号码牌!分别是我的、鸿天的、赵明羽的和霍珊的,加上悫慧大师自己的,正好五个号码牌!

    付马眯眼一笑,“吴子涵给大师的谢礼,算是补偿舍利手串。”

    我嘿嘿一笑,老吴真是的!

    黄理事长哈哈一笑,“我宣布:本次试炼产生的顶级灵师便是悫慧大师!”

    对于结果我们都没异议,不多时,飞机便降落在一家医院的顶楼,我撑到现在实在有点顶不住,机舱门一开我就睡着了……

    我是被饿醒的。一醒过来就看见我两条手臂打着石膏吊在半空,这姿势,跟耶稣似的。病房里就我一个人,我连按铃都没法按,所以我采用了最原始的方法——

    “来人啊——饿死了啊!”

    杨灿灿一脸黑线的跑进来,看见我这副模样,特别不厚道地“噗嗤”一笑,“哎呦,大傻啊,你可真能睡啊,二十六个小时,你是猪——吗?”

    我还没等说话肚子先响了……丢人啊!

    这时候姨奶踩着小碎步进来了,“乖孙儿啊,还疼不疼啊?”她眼泪汪汪的,看的我也鼻子一酸。

    “姨奶,没事儿,好着呢!那个……有吃的吗?”

    姨奶一拍脑袋,“有!”她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一个好几层的保温饭盒,“乖孙儿,张嘴,啊——”

    杨灿灿嗤嗤地冲我做鬼脸,我懒得理她,先填饱肚子再说!

    “君扬醒了啊。”

    我从饭盒里抬起头,被一阵光亮晃了一下眼,肖老的地中海愈发油亮了!毅将和付马随后跟进来。

    “精神不错,看来是没什么事儿了。”毅将坐下,顺手扒了一个香蕉。

    等我吃完饭,杨灿灿眯起眼睛盯着我,“大傻,这回你组织好语言说了吧。”

    我把嘴张大,“苹果!”

    杨灿灿嘴角一抽,把刚要送到嘴里的苹果往我嘴里一塞,“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个猪!”

    我得意洋洋地把苹果咽下去,清了清嗓子,“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冥昱教设好的局!而冥昱教有两个目的:一是取得归墟之心,二是为了证明鸿天的身份——这个一会儿再说,先说第一个。首先,焰罗附身在马哥身上——为了打开员峤墓地的门以及寻找归墟之心,然后,抛出金不换的诱饵,诱使我们不得不去大庆。随后冥昱教在本次顶级灵师的试炼里插进来两个人——赵明羽和霍珊,由他们把我们引进员峤国的墓地——最初是关押姆大陆王的监狱。而我们在琅环迷宫中得知,这个监狱里必须要有一个超级灵体,当年姆大陆的王之所以能逃出去,是因为拿归墟之心替换了自己超级灵体的位置。所以想要带走归墟之心,必须让我们代替归墟之心留在那里。为此他们从一开始就给我们下套,最初的血咒心魔降就是阴常设下的,为了破毅将师父的虫降,好让他们在墓里更轻松地制服我们。”

    我看了一眼离我最近的杨灿灿,杨灿灿一皱眉,“又怎么了?”

    付马咳了一声,“君扬渴了。”

    杨灿灿看了看我的胳膊——想来是看我受伤不愿跟我计较,扭头拿了瓶水插了根吸管,“喝吧,净是事儿!”

    我喝了一大口,继续道:“咱们再说鸿天的事儿,鸿天的身份,说实在的我们也不清楚,可冥昱教似乎有些猜测,所以趁着我们在琅环迷宫,针对鸿天设了一个套儿——就是玄牝末日。如果鸿天不会被感染,那么她的身份就如他们所猜,可我们都看到了,鸿天被感染了。”

    一提鸿天,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我心说,吴子涵到底把鸿天挖出来了没啊!

    “你们别担心,吴子涵留下就是为了把鸿天挖出来。”

    “什么?!”杨灿灿“噌”地站起来,“你说小天没事?!好啊,你个大傻!敢跟着吴子涵一起骗我们!看我不收拾你!”

    “淡定淡定!”好在姨奶拉住了杨灿灿,我惊魂未定,“你别急啊,我也是在出去之后你们去找吃的时候才知道的。你们走了之后,吴子涵也离开了,我就跟上去,结果看见小雪在跟冥昱教报信。”

    “什么?”杨灿灿一声惊叫,显然不敢置信,“小雪一直没离开过我的视线啊!”

    “你不是说她采完蘑菇之后就晕了吗,你带回来的才是真正的小雪,如果我猜的没错,她早在我们进到员峤国墓地之前就被放在那里了,而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小雪是冥昱教的人!说到这儿我还想说吴子涵呢,他早就看出来那个小雪有问题,才故意让鸿天遭罪,所以鸿天的身份肯定了不得!现在想想,难怪当时被怨魂附身的小云一直对她有敌意,因为她一定察觉出这个小雪是冥昱教的人。搞不好在阴阳之门的时候,那个cerberus也是她控制的!”

    “那你的意思是,她替小天挡焰罗的头发丝也是假装的?”信息量太大,杨灿灿都有点接受不了了。

    “不止如此,当时你第一次拿笛子抽马哥的时候,焰罗根本就从马哥身体里出来!那时候她装成焰罗就是为了给焰罗争取时间——那时候马哥的意志很强,焰罗一定忙着控制马哥!你想想,她当时根本没控制过头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