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重见天日

    我看了看其他人,除了吴子涵之外全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我伸手想摸摸付马的洞察之眼,谁知道还没碰到,那眼睛突然眨了一下,倒弄得我一哆嗦把手缩回来了。

    “真……真的好了?”我惊呼,还是有点不太敢相信,洞察之眼能被那个怎么看怎么扯淡的金不换给治好了。

    付马哭笑不得,“金不换才不扯淡呢。”

    我一脸黑线,能看见我心中所想,这是真的好了。我扑过去抱住付马,差点嚎啕大哭,“太好了,马哥!”

    许是在付马的表情太纠结,杨灿灿上来把我薅起来,“能不能行事儿了,有点出息能死吗?能死吗!”

    “疼疼疼疼疼!”竟然拽我胳膊!肿成什么样了看不见吗?凶成这样谁娶谁倒霉!

    付马在一旁干咳了两声。我顿时一惊,忘了这儿还有个能看穿人心的!

    杨灿灿一瞪付马,“说!大傻刚才想什么了?”

    付马看了我一眼,“君扬还受着伤呢。”我狂点头,没错没错!要照顾伤病员!

    杨灿灿显然不吃这一套,冲付马一挑眉,“后脑勺好了是吧。”

    付马脖子一缩,“灿灿啊,我对灯发誓,君扬除了喊疼之外没别的想法!”

    马哥!感激!我递去了一个水汪汪的眼神,看的付马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正当我暗自松了口气慨叹躲过一劫的时候,毅将的一句话无疑又在我身上捅了一刀,“徒弟啊,早就劝过你了,秀恩爱死得快,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谁特么跟他(她)秀恩爱了!”我跟杨灿灿异口同声吼出来,然后她一脸鄙视地瞟了我一眼,“老娘眼光没那么低。”

    老子的口味也没那么重……师父的眼神和智商都是硬伤!然后我幽幽地看了付马一眼,付马装没看见望天。个没义气的!

    吴子涵明显已经不耐烦到一定程度了,抱着鸿天,直接越过我们冲出口走去。

    悫慧大师和毅将默默地驾着慕容水华跟上,杨灿灿鼻孔朝天冲我哼了一声,扶着小雪也走了。

    付马冲我伸出一只手,用只有我们俩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深有同感!

    员峤国的墓地出口终于不是在水下,但仍旧在这片树林里。

    “我们怎么联系隐调局啊?一个两个都伤成这样了,就算不派架飞机也得来个车啊。”杨灿灿看了一眼毅将。

    我也把目光投向毅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其他的都还好说,慕容水华伤得太重了,虽说他没吭声,可看着情况不大好啊!

    “我进去之前跟上头打过招呼了,应该有人接应啊。”毅将也一脸不解。

    “那你带手机了没?现在联系啊。”

    毅将默默地从兜里掏出一堆碎片……

    我屮艸芔茻!

    “有人!”付马忽然道,“在那边,一个小女孩儿,和……一个女人?”

    “小云!”小雪顿时来了精神,挣扎着要往付马指的方向去,杨灿灿赶忙扶着她过去。

    果然,在矮树丛后面有两个人,小云和霍珊!

    杨灿灿一见霍珊,火“腾”地起来了,那焦尾笛一指她,“好啊,这儿还有个漏之鱼,快把小云放了!”

    霍珊做出挟持小云的姿势,“我又不傻,放了她我要怎么离开呢?”

    小雪脸色惨白,“求求你!别伤害她!”她一把拉住我,急切地哀求,“你答应我的,一定会救小云的。”

    我牙都快咬碎了!为什么每个人都不记得我胳膊有伤啊!“你放心,”为什么还不松手?“小云不会有事的!”所以你先冷静下啊!

    最后还是付马把小雪拉到一边。

    我看向霍珊,“把小云放了,你走吧。”

    杨灿灿瞪了我一眼,“你疯了,把她放回去不知道又要还多少人!我不同意!”

    霍珊微微一笑,“看来我今天是难逃一死了啊,也好,”她蹲下身,用长长的指甲轻轻摩挲小云的脖子,“有个垫背的也好。”

    杨灿灿气的脖子都红了,“你还要不要脸!”

    霍珊显然更惜命,“快点决定,我走还是我们一起死。”她的指甲随时都能划破小云的脖子,而小云如同一具木偶一般,一动不动地任她摆布。

    “马哥,小云没事吧。”我怎么看小云的情况都觉得不太对。

    “长期附体后遗症,好好睡一觉养两天就好了。”付马笃定地说。

    霍珊打了个呵欠,“真慢,一个大老爷们儿磨磨唧唧的,你是老娘们儿么!”

    我愣了一下,想来我的表情一定十分纠结,“你走吧!”

    杨灿灿气的跺脚,“随便你们!”

    霍珊冲我们飞了个飞吻,扬手把小云扔过来,转身跑了。

    小雪抱着小云一个劲儿的哭。

    悫慧大师上前给小云把了下脉,“阿弥陀佛,那怨魂已离去,小云施主已无大碍。”

    “便宜了霍珊那个女人!她怎么就跑出来了!”杨灿灿显然还没消气。

    “现在看来,应该是附在小云身上的那个怨魂帮她出去的。”悫慧大师沉吟道,“至于原因,便不得而知了。”

    这时候吴子涵把鸿天放下,“这里不错。”随后拿出他那把刀挖起了土。

    我瞬间明白了他要干什么,可我不想这么快就送鸿天走,我到现在仍是觉得她还活着,只是睡着了,就像我刚遇到她的时候那样。

    “愣着干什么?”杨灿灿眼圈红红地推了我一把,“我也不想送小天走,可是……她已经走了。”她快步走到鸿天的身旁,轻轻地摸了摸鸿天的脸,便起身跟着吴子涵一起挖土。

    伤的不太重的如毅将付马都过去帮忙了,我坐在鸿天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想把她的样子永永远远地刻在脑子里。

    葬了鸿天以后,我们就在她的墓旁等着隐调局的接应——最后还是悫慧大师使了一个类似千里传音的秘术才联系到的。

    大战之后,所有人都饥肠辘辘疲惫不堪,小雪主动要求去采点野菜蘑菇什么的,杨灿灿不放心跟上了,付马和毅将也去捡柴火兼打野味儿。能动的都起身去干活了,唯独吴子涵不动弹。可等其他人都走远了,吴子涵却起身离开了。我顿时好奇心大起,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想去一探究竟。

    吴子涵快步走在前面,他明显知道我跟在他身后,却完全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只见他七拐八拐走了能有一刻钟,之后他开始放轻脚步,缓缓地想前靠近,最后躲在一颗老树后面。我也随着他找了一棵树藏好,小心地向他看的方向张望。

    没多久,有个身影出现了,是小雪!吴子涵跟着小雪干什么?

    只见小雪背对我们,蹲下身燃起了一枝香,飘起的烟雾渐渐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形。

    “灵主,属下已查明鸿天并非传说中的那个人,她被感染了,属下亲眼看见他们把她下葬了。”

    烟雾渐渐消散,小雪拍了拍身上的土,若无其事地正要离开,而吴子涵瞬间发力,一刀刺入小雪的身体。

    我有点魂不守舍的飘出来,一指小雪的尸体,“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小雪刚才连“灵主”都说出来了,傻子都知道她是冥昱教的了!

    吴子涵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一会儿你们先走,我过两天再跟你们会合。”

    “你想干什么?鸿天她……”

    “我留下来把鸿天挖出来,虽说不致命,可也需要在土里面埋两天祛毒。”

    我满脑袋里只剩下“不致命”三个字循环,我一个大跳扑到吴子涵身上,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大叫,“太好了!鸿天啊!可吓死我了!”

    吴子涵一脸嫌弃地把我推到一边,“脏!”然后头也不回地向鸿天的“墓”走去。

    等我们回去之后,却看见杨灿灿在照顾昏迷的小雪。我一脸“卧槽”,什么情况?!

    “这怎么回事儿?”我一指小雪。

    杨灿灿一脸的焦急,“我们正拔野菜呢,她一抬头说前面有蘑菇,等我过去找她的时候她就晕在那儿了。”

    我眼神古怪地看了眼吴子涵,这个小雪身上没有刀伤,显然不是刚才被吴子涵捅死的那个。

    吴子涵显然不想回答,也不希望我问出来。

    他找了个角落坐下,我蹭到他身边,低声问:“这个小雪是不是……”

    “真的,”他低声道,“早就被放在那里,给那个假的脱身用的。”

    我顿时松了口气,终于我们中间没有冥昱教的奸细了。

    等小雪醒过来,看见我们这一堆伤残人士,顿时吓得缩到一角,拿眼睛偷偷打量我们,当她看到目光还有些呆滞的小云时,终于受不住,扑到小云那边“哇哇”哭了出来。

    哭的那叫一个惨,惹得杨灿灿一阵鼻酸,又把冥昱教的人从头到尾骂了个遍。

    “灿灿,别总揪着霍珊不放了,好歹也救了你一命。”

    “什么?!她救我?”杨灿灿一脸看精神病的表情对着我。

    我耸耸肩,赵明羽的甩棍神出鬼没,霍珊比我们都了解它的攻击方向,她事先看穿了那一下会打在杨灿灿身上,所以她向我挥鞭子,因为她知道我会在她挥鞭子过来的时候会把剑和鞭子冻在一起,这样就能顺理成章地替杨灿灿挡下。

    霍珊十分了解我,知道我有个习惯,就是有什么招数好用就喜欢重复使用。在胁迫小云的时候,我就更确定了这一点,她说“老娘儿们”的语调非常奇怪,也就是我能听出来他是谁。真是的,没想到他也是蛮拼的。

    “霍珊啊,是火山的意思吧。”我笑笑抬头望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