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金不换

    随着赵明羽的倒下,“森罗万象”之术彻底瓦解。再次回到先天广场,我才知道这场恶斗有多么惨烈:我自己就不用说了,半条命都进去了;悫慧大师的袈裟破破烂烂,肩膀处被血浸湿了;吴子涵算是情况好一点,小腹被划了一道,看伤口应该不太深,应该是在“森罗万象”之中收到的攻击;杨灿灿是昏迷着出来的,好在她晕了,在里面没受到什么攻击;至于慕容水华,他连动都都不了,在里面反倒相对安全。

    赵明羽不甘心地瞪着我,“你别高兴的太早!”

    我捂着脸没好气地打断他,“你还能使什么贱招儿?自己都半死不活的了,还是想靠霍珊?”我一指比赵明羽好不了多少的霍珊?

    赵赵明羽一噎,随后狠狠瞪了一眼付马,“焰罗个没用的东西!”

    付马被瞪的顿时火了,“还敢提焰罗!”他上脚就踹,“可坑死我了!”

    我干咳了两声,“马哥,差不多行了,他的命还得留着。”

    付马一脸意犹未尽,啐了一口,“便宜你了。”

    “归墟之心还在他身上。”我忽然想起来。

    付马从赵明羽身上扯下了那个盒子,打开一开,果然是归墟之心!

    吵吵闹闹的声音终于把杨灿灿给弄醒了,她揉了揉脖子,一副睡落枕的模样,“***赵明羽,别让老娘逮着你!”话音刚落,她一抬眼看见赵明羽惨兮兮地躺在地上,二话不说,一骨碌地蹦起来,操起焦尾笛如猛兽般扑了上去……

    太惨了……我都看不下去了,“灿灿,灿灿,那个……轻点儿,好歹给留口气儿。”

    杨灿灿手上动作不停,“留个屁!姑奶奶整不死他!”

    我还不太能动,便抬眼冲付马使了个眼色,付马会意,上前拉开杨灿灿。

    杨灿灿一看付马,略迟疑了一下,“付马?你回来了!”

    付马腼腆的一笑,“这段时间给大家添麻烦了。”

    杨灿灿眼圈一红,“瞎说什么呢,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输给那个焰罗头发怪!”

    “这多亏了君扬。”付马充满感激地看了我一眼,“我差点就放弃了,在‘森罗万象’之中,看到君扬那么拼命,我还有什么理由颓废呢,所以我也毫无顾忌地放手一搏——还是君扬拖住赵明羽给我争取了时间,才让我彻底击败了焰罗。”

    赵明羽的五官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他恨恨地吐出了几颗牙,说道:“收君扬,里要是条汉纸就给我个痛快!”

    我嘴角一抽,这说话漏风的!本来脸疼的实在不想说话,可一看见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非要膈应膈应他,遂呲牙咧嘴的冲他一哼,“美得你,把你杀了,我们要怎么带归墟之心出去?”

    赵明羽眼睛瞪的老大,“什么?!里敢!”

    “真是搞笑,我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就好好的留在这里吧!”

    赵明羽从嗓子眼里发出低沉的一声笑,“我邵明羽位夜冥昱教十大高手,洗能被里们卢齿折辱!”

    我暗叫不好,这孙子要寻死!眼看他就要咬舌头,却被吴子涵一脚踢飞,他忍不住一声惨叫,倒是没咬成。

    “愣着干什么?”吴子涵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一皱眉,“给冻上。”

    我恍然大悟地召唤出九虫,把赵明羽冻了个结结实实。

    “个脑残!牙都没剩几颗了,还想咬舌自尽!”杨灿灿狠狠补了一刀。

    此时,广场的正中凭空出现了一道门,先天总算是过了。大家互相搀扶地站起来,我一直冲吴子涵使眼色,可眼睛都快是抽筋了,他都不理我。

    “那个,子涵,”每当一说话我就后悔刚才没去补踹几脚赵明羽,脸疼啊!

    他给了我一个“有话快说”的眼神。

    “鸿天。”我看向安静的躺在那里的鸿天,再一看我们这堆老弱病残:毅将和悫慧大师驾着脊柱断了的慕容水华,杨灿灿扶着小雪,马哥扶着我,就剩吴子涵一个还算完好的人了,无论如何也不想把鸿天留在这里,一想到鸿天,我就又是一阵心痛。

    最后吴子涵把鸿天抱起来,我一砸嘴,算他有良心!

    进了那扇门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的尽头终于有了光亮,终于出了琅环迷宫了。

    在出口处,有一只从地下伸上来的石头打造的手臂,手上拖着一个金色的托盘,托盘里面空空如也。

    “什么东西?”杨灿灿上前随手把金盘拿起来仔细把玩。

    悫慧大师皱了皱眉头,“阿弥陀佛,灿灿姑娘可否给老衲看看?”

    杨灿灿把金盘递过去,悫慧大师因为一手扶着慕容水华,只有单手接了金盘,为此,他还道了声“得罪”。

    悫慧大师仔细摩挲那金盘,沉吟良久。

    “我说大师,你到底看出什么了?又有什么不好说的?”杨灿灿的急性子无人能及。

    “阿弥陀佛,老衲只是不能确定这件东西是不是真的是老衲所想的那件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啊?你又话说一半吊人胃口。”杨灿灿果然跟悫慧大师不对盘。

    悫慧大师缓缓吐出三个字,“金不换。”

    “什么?”我无比震惊,转头看了眼付马,“金不换……是个盘子?”说好的灵药呢?这要怎么治病啊?

    “这金盘应该是盛放金不换的器具。”悫慧大师有点不确定的说道。

    “那金不换在哪儿?”不是说仍留在这里吗?

    “莫非是冥昱教的人带走了?”毅将也有点接受不了。悫慧大师把金盘传给其他人,让大家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一直没开的慕容水华虚弱的道:“霍珊,从‘森罗万象’里出来后,就不见霍珊的影子了。”

    在其让人都认为是霍珊拿走了金不换的时候,我却觉得并不是这样,“不对,”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门是在九虫冻住赵明宇之后才出现的,霍珊不可能比我们先出来。”

    “那还能是谁?肯定还有其他的出路,要不然霍珊是怎么不见的?”杨灿灿提起霍珊还是火气冲冲的。

    我挠了挠头,这个事情我确实解释不了,习惯性地看向吴子涵,结果看他一脸“不关老子事”的表情,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他了。

    而这个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付马咕哝了一声,我一抬头,看见付马拿着金盘皱着眉一脸纠结,“马哥,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付马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长长的“嗯”,嘴张了又张,好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我只是觉得,金不换应该没被拿走。”

    “那是说金不换其实是在别的地方?”我又燃起一丝希望,只要有这件东西,马哥的天眼就有的救。

    “也不对,”付马下一秒就否决了我的推断,“从来没人见过金不换,我以前还怀疑过金不换是不是真的存在。不过现在……”他又陷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

    杨灿灿抽出笛子冲付马比了比,“有话快说,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忘了这个是什么滋味儿啊?”

    我屮艸芔茻!果然个惹祸精打人打上瘾了!

    付马下意识地一摸后脑勺,语速前所未有的快,“我觉得金不换还在这里,甚至一直在这里没被人发现,因为盘子上写着‘相信即存在’。”付马说完这一长串立马把嘴闭上,小眼睛眨巴眨巴特别无辜。

    “哪儿写了?”杨灿灿拿过金盘,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光溜溜的。”然后她眯起眼睛,摸了摸焦尾笛。

    付马捂着头往我身后缩了缩。我去!别躲这儿啊!杨灿灿打起人来一向是能算上我就算上我的!对她来说,我就是拉仇恨的!

    “金盘正中写的,用古五国文。”付马似乎很不解为什么其他人看不到。

    “灿灿,你先冷静,说不定只有员峤国的人才能看见。”我忽然想到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杨灿灿把金盘还给付马,付马宝贝似的轻轻抚摸着金盘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把金盘放回那只石手上,然后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它。

    “就这样?”杨灿灿眼看这又要暴走,不过这次被吴子涵按下了,“给他点时间。”

    看吧看吧!只有吴子涵最管用!杨灿灿现在比兔子还乖!

    过了大概五分钟,付马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伸手从仍是空荡荡的金盘上拿起了什么。

    “马哥?拿到金不换了?”我简直急死了,为了这个我们这段时间简直遭足了罪。

    付马冲我一笑,“嗯,拿到了。”

    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付马的手上什么也没有,马哥又不可能骗我们,难道连金不换也是只有员峤国的人才能看见吗?

    “不是啊,”付马好像看出了我的疑问,“金不换是玄之又玄的一件灵物,唯有信念坚定坚持相信它存在的人才能找到。”

    我能说扯淡吗?可付马一脸认真,显然非常坚定。

    付马手一松,揉了揉后腰,然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我好了。”说着掀起了衣服,露出了后腰,然后我们就看到了完好无损的天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