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形同路人

    叶停江听完,从袋里拿出一瓶白色的东西,放在叶云儿鼻子边闻了闻,很快叶云儿就不这么痛苦,慢慢的恢复过来。这样的场面,让他们几个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他比传闻有过之而不及。心里也更加害怕担心起樊少的下场来,而欧阳月则一直看着门口,怎么还不来,还不来呀。

    quot;说。quot;叶停江并没有给叶云儿太多的喘息的时间。

    叶云儿在经历过这么一场后,算了彻底的放弃了,quot;张阳说的没错,整件事情是我做的,是我让张阳把纸交给叶朵儿,让她交给他姐姐,为的就是陷害她,可是没有想到让她躲过了。quot;

    樊少跑到叶云儿面前,愤怒的问道:quot;我姐姐是不是你害死的,是不是?quot;

    叶云儿抬起头,很不屑的看向樊少:quot;哼,她还不配,你想知道是谁害死你姐姐的,你怎么不去问问你那漂亮的继母,哈哈……quot;樊少听到这里,后退了好几步,叶云儿好像就喜欢看到别人这种表情,所以他大笑着。

    quot;带下去。quot;叶停江烦这样的笑声,命人把叶云儿拖了下去。

    quot;现在真相大白了,你是不是该有所交代。quot;叶停江直视着樊少,他可不管樊少现在什么心情。

    quot;伯父,您……quot;欧阳月上前是想拖延点时间,可是叶停江一个眼神扫过来,quot;闭嘴。quot;欧阳月虽然觉得他很可怕,可是樊少更重要,想再说点什么,被李子谦暗示下,他住嘴了。

    quot;叶停江,你应该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名叫洛紫的女子吧。quot;樊少一点也不畏惧他,反而所展现出来的气场比叶停江还强。

    quot;洛紫,她在哪?她现在过的怎么样?quot;之前李子谦提出来的时候,他一直担心叶朵儿,所以没有来得及追问,现在再次被樊少提起,他很迫急的问。

    quot;哼,她在哪?她过的怎么样?你配这么问吗?你有这个资格吗?quot;樊少步步逼问过去。

    叶停江看樊少反应这么激烈,猜测到,quot;你是,你是她的儿子?quot;

    quot;原来你知道她有家庭,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quot;樊少朝他怒吼去。

    quot;我承认我是喜欢你母亲,可是我并没有做什么,我在知道她有家庭后,我就没有再联系过她,她现在过的好吗?quot;叶停江的话一出,让在场的人都汗颜,原来还有这么一处,难怪樊少一提到叶停江,反应会这么激烈。

    quot;没有联系,如果不是你,我母亲会最后选择自杀吗?我父亲会含恨离开吗?quot;樊少的怒气又再一次的升级。

    叶停江在听到樊少的话后,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深爱的女人,已经离开,他有点抗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quot;不,你母亲不是我害死的,不是……quot;

    樊少受不了了,上前抓住叶停江的衣领说:quot;不是你,还会有谁,你这么杀人凶手,啪……quot;樊少一打到叶停江的脸上。

    quot;爸。quot;叶朵儿刚好赶看到这一幕,quot;爸,你没事吧?quot;叶朵儿扶起叶停江。

    quot;朵儿……quot;这么多天没有见,没有想到再见,会是这样的场面,这让樊少不知所措。

    叶朵儿越过樊少,来到欧阳月面前,态度有点气愤的说:quot;你不是说他快死了吗?这么活生生站着的人难道不是人吗?quot;

    quot;这……quot;欧阳月那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呀。

    quot;你也真是的,朵儿一收到你的短信,就飞车过来了,路上还闯了好几个红灯呢。quot;李敏洛能不说吗?她的小心脏到现在还跳的飞快来着。

    樊少一听叶朵儿是担心他才过来的,心中感动的要命,想表达的时候,叶朵儿却没有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走到叶停江面前说:quot;爸,我们回去吧。quot;

    叶停拍拍叶朵儿的手说:quot;你等一下爸,爸说几句话。quot;叶停江走向樊少说:quot;我不知道你从那里判定我是那个害你母亲自杀的人,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没有去破坏她的家庭,从来没有用,还有我想那个告诉你的人,你可以去问问他,他一定知道真相。quot;叶停江说完,拉起叶朵儿的手打算离开。

    quot;朵儿。quot;樊少在他们身后叫出声来,叶朵儿停了下来,但是并没有转身,樊少说:quot;对不起。quot;樊少有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口,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已经不配再爱她。

    太晚了,太晚了,樊洛奇,我们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叶朵儿对着叶停江笑笑,两父女相互扶着离开。

    quot;当初就告诉过你,不要把事做的这么绝,现在好了,你是跳楼,还是撞墙?quot;欧阳月走到樊少身边也随樊少的眼神看着叶朵儿他们离开的地方说。

    quot;我再也不会帮你了。quot;李敏洛气冲冲的说完,就去追叶朵儿他们去了。

    quot;樊少,我想你母亲的死,我想你还是去问问你的继母。quot;李子谦当初帮樊少一起处理他父亲的身后世,所以对于她的为人了解到一点,李子谦很有感觉,这件事情和她有关。

    樊少其实心理已经有数了,所以现在他的心,彻底的死了,樊少拖着步伐一步步的往外走去。

    quot;樊少……quot;这样的樊少让欧阳月有点担心,想跟上前,可是被冷欧凡拉住了。

    quot;让他静静吧,我想他的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难受。quot;冷欧凡明白这种心境,现在没有人能帮到他,唯一能帮他的,只有自己。

    第二天,就报出一条消息,樊氏的大股东--钟银静突然在昨晚突发急病,于凌晨一时,不治身亡。他们几人都以为是樊少做的,因为这是他的继母。可是今早拿着报道看着的叶停江:quot;让你多活了这么多年,真是便宜你了。quot;爆出这句话,把他们三个彻底的震到了,原来是他做的。难道他昨晚一直没有回来。

    quot;我去看看樊少。quot;欧阳月小声的在李子谦耳边说。

    quot;我也去。quot;两人起身离开。

    两个人直奔公司,可是没人,后又奔家里,可是楼上楼下都找过了,还是没人,找到花园,突然听到一声响,他们随着这响声,找到了后面一幢房子,门没有关,他们推门进去,看到到处是假制的雪花,而樊少就坐在雪花上,一瓶接一瓶的罐着自己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