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这是我欠你的

    因为樊少他们离他高台处太远,所以等他们飞奔到的时候,叶朵儿这边的绳子马上就要断了,樊少上前一脚踢开华佳思,马上去抓住那绳子,绳子就在这时断了,樊少抓住绳子随着绳子一起荡了出去,不过还好,叶朵儿只是往下掉了一点,就被樊少给控制住了。可是樊少没有着入点,冷欧凡看樊少好像马上坚持不住了,他也顾不得车呢这边,马上跳下台,过去帮樊少着路。可就在这时,华佳思拿起枪对准了樊少。

    quot;小心……quot;欧阳月扶着穿着他外套的李敏洛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quot;啪。quot;一声枪响,樊少的后背左肩中枪了。可是樊少并没有放开手上的绳子,忍着痛还是死死的抓住绳子。

    欧阳月见状把李敏洛放在一个隐藏的地方,上前帮樊少着落,冷欧凡也过来帮忙,他们抓住绳子,樊少则过去接叶朵儿,所以最后在冷欧凡这边慢慢的放绳子,樊少成功的接住了叶朵儿,把他抱在怀里。

    quot;朵儿……quot;樊少看到安然无恙的叶朵儿,就在自己的怀里,开心激动的心情喊了一声后,开始替她解开绳子。叶朵儿也在这时慢慢的醒来。迎入眼里的是樊少关切的表情,叶朵儿在晕过去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会来救她,所以一醒来就抱住樊少。

    叶朵儿感觉到报着樊少的有只手湿湿的,拿过来一看:quot;血,洛奇,你……quot;叶朵儿马上放开樊少,蹲着移到樊少后面,看到他后背一个地方在不停的流血,叶朵儿慌乱的按住,可是还是不停的流出来:quot;洛奇,你……quot;叶朵儿已经哭出来了,不知道该如何,只是按着。

    quot;樊少有点吃力的说:quot;朵儿,我没事,真的没事,不要哭,不要哭。quot;能听到叶朵儿叫他洛奇,樊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quot;哼,还真是感人的很,今天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一起下去做对鬼夫妻。quot;华佳思说完,就在不远处把枪对着他们。

    quot;华佳思,你真的疯了吗?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quot;欧阳月真的没有想到华佳思身上会有枪,而且看她的样子,完全是疯了。

    quot;哼,我是疯了,全是被你们逼疯的,要不是你们,你们,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一无所有,一无所有,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害的,所以你们一个都不要想活。quot;华佳思越说越激动,手上的枪好像随时都会打出来一样。

    quot;华佳思,你看我给你带了谁?quot;李子谦扶着华老爷进来。

    quot;爸……你们,你们真是卑鄙。quot;

    quot;佳思,收手吧,现在收手还来的及,爸错了,爸真的错了,爸不该帮你,爸真的错了。quot;华老爷看到变成这样的华佳思,他深深的指责。

    quot;你收手吧,你父亲得了肝癌晚期,没有几天的命了,你现在收手还能陪他走完最后一程。quot;李子谦刚刚从医生那里得到这个消息。

    华佳思不相信的,捂住耳朵说:quot;不,不,这不是真的,爸,这不是真的对不对?quot;华佳思哭着看着父亲问道。

    quot;孩子,爸一直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接受不了。quot;

    quot;不,不,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quot;就在华佳思崩溃时,冷欧凡和欧阳月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上前一把夺下她手上的枪,华佳思随之瘫倒在地上,口里还在不停的说:quot;不可能,不可能的。quot;华老爷上前抱起华佳思说:quot;孩子,我们回家,我们回家。quot;

    quot;洛奇,洛奇,你不要睡,你不要睡。quot;叶朵儿抱着樊少,感觉到他好像越来越虚弱。

    樊少吃力的睁开眼说:quot;我没睡,我只是休息一下,好累,好累。quot;

    quot;快,送他去医院。quot;李子谦上前抱起樊少就要往外走,叶朵儿也站起来跟上。这时的欧阳月和冷欧凡已经把军呢给放了下来,军呢好像还没有醒,冷欧凡抱着她向他们走来,而欧阳月则回去抱起一直被吓的不行的李敏洛跟上,就在大家都在向出口走去时,冷欧凡突然感到一丝发光,他身边一转,一把刀刺进了冷欧凡的身体,冷欧凡倒下,把怀里拿着刀的军呢一起甩了出去,就在冷欧凡前面的叶朵儿应声转了过来,不敢相信的看着倒在地上,胸前在不断流血的冷欧凡,叶朵儿慌过神来,马上想上前要扶起冷欧凡,被军呢一把推开带着哭腔说:quot;你给滚开,你这个害人精,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为什么?你难道就这么爱她吗?quot;军呢抱起地上冷欧凡的头哭着问。

    冷欧凡吃力的说:quot;这是我欠你的。quot;说完就晕了过去。

    quot;啊,不,不……quot;军呢抱着冷欧凡彻底的哭了起来。

    欧阳月马上把李敏洛放下,对着叶朵儿说:quot;你照顾她。quot;说完把李敏洛交到叶朵儿手里后,就到地上把军呢毫无怜惜的用力推开,抱起冷欧凡就朝门口跑去,叶朵儿随后也扶着李敏洛跟上。慌过神来的军呢也随后爬起来,追了上去。

    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樊少因为伤着肩,已经醒了,可是冷欧凡却一直没有醒,所以现在坐在樊少对面的叶朵儿发着呆,她在担心着冷欧凡。

    quot;朵儿,没事的,他一定会醒的。quot;樊少以前一直觉得冷欧凡接近叶朵儿是带着某着目的性的,并非真的喜欢,而这次的事情让樊少明白,他的爱决不比他的少,所以樊少心里也害怕,害怕他不会醒来,这样叶朵儿的心里一定会愧疚一辈子。quot;老爷,她不是叶朵儿。quot;阿虎带引一位长者来到叶朵儿他们面前。quot;你就是叶朵儿?quot;长者没有感情的对着正站起来面对他的叶朵儿。

    quot;是,您是?quot;叶朵儿心里有一个人选,可是她不确定,所以没有说出口。

    quot;他是我们老爷,少主的父亲。quot;阿虎回答了。

    真是他,quot;伯父,您……quot;叶朵儿还没有说完,冷老爷就插话说:quot;我们出去谈谈。quo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