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看恐怖片之诱发心理病

    叶朵儿被带到一间看上去很旧的房子,被他们推了进来,一进去一股发霉味就扑面而来,叶朵儿忍不住的咳一几声。

    十几个平方米不到的屋子到处凌乱的摆设,和窗户里透进的丝丝光亮,让整个屋子看起来阴森阴森的。叶朵儿到了里面好久才适应里面的光线,也看的更加的清楚了,叶朵儿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角落的桌子上摆着一部电视,更让她费解的是,这部电视尽然是42寸led的液晶的,还有更奇怪的是,电视机旁边还有dvd播放器,我的天呢,这是做什么?请她看电视。就在叶朵儿实在想不通的时候,有一男的上前开始捣鼓起电视机和播放器来。

    真让我看电视,叶朵儿盯着电视机心里猜测着。

    不一会,电视机上有了画面,声音,男的设置好后,声音没了。走到了叶朵儿后面,另一个男的把叶朵儿用力的往里推了推后,两个男的退出了屋子,在外面把门锁上,叶朵儿站稳后奇怪他们这是要做什么,接着唯一的窗户被他们从外面把光全部挡住。现在屋内唯一的光就是来自于电视机了,叶朵儿看着电视机,可是电视机呈深蓝色,就在叶朵儿纳闷的时候,突然的画面和声音响起,吓了叶朵儿一跳。

    quot;呜……呜……quot;听上去很恐怖的声音响起,叶朵儿有点慌了,接着电视里一个披头散发,七窃流血的人出现了,吓的叶朵儿马上推了一大步。

    那个披头散发的人向叶朵儿招着手说:quot;还我命来,还我命来……quot;

    叶朵儿从小就怕看这个,害怕的马上冲过去要关掉电视,可是不管她怎么做,电视里的声音和画面还是有,而且越来越恐怖,叶朵儿又去拔电源,可是这电源是接到外面的,这恐怖的声音让叶朵儿不顾一切的去推掉电视,可是电视和播放器被牢牢的沾在了桌上,桌子也被定住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叶朵儿必须要处在这样的环境里。一拔接一拔恐怖在画面和声音出现,叶朵儿捂住耳朵声音颤抖的说:quot;不怕,不怕,这都是假的,假的,不去想,不去想,假的,假的……quot;可是这样的心里安慰并没有起到作用,叶朵儿害怕的无法排解,大声的喊了出来:quot;啊……quot;

    在不远的樊少他们听到叶朵儿的喊声,脚下的步子更加的加快,前面收到飞鹰的带来的消息说,山上就只有两个负责看守叶朵儿的人,并没有其他人,而叶朵我就被困在这个屋子里。在接近屋子时候,飞鹰已经快速上前解决了那两个看守的人,樊少一脚踢开本就破烂不堪的木门,恐怖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樊少顾不了这么多,在黑暗的屋子里边找边喊:quot;朵儿,朵儿……quot;

    李子谦一听到,心里疙瘩一下,不好,马上反应过来,朝着电视机的地方跑去,可是因为才进来,还没有适应里面的光线,再加上他心里急,根本没有顾及地上的东西,被地上不知放的什么东西绊到,摔倒在地上说:quot;快,把电视机关掉。quot;

    樊少听到后,电视机就在他不远处,他马上过去,可是根本找不到关的地方,他在焦急的找着,欧阳月则带着飞鹰去把窗户上挡起来的布拿掉,屋内一下子亮了不少。樊少看到了在他身后,脸色苍白,正捂着双耳,不停的在说着什么的叶朵儿。樊少跨步上前,可一碰到叶朵儿,叶朵儿马上大叫出声:quot;啊……quot;一声后,晕了过去。

    樊少抱着叶朵儿害怕焦急的喊:quot;朵儿,朵儿……quot;

    quot;快,带朵儿出去。quot;李子谦爬起来,到樊少身边说。

    樊少一听,马上抱起叶朵儿向屋外跑去。

    樊少抱着叶朵儿直接回了家,两个小时过去了,床上的人儿一直不停的的说着梦话,做着恶梦,衣服是湿了换,换了湿,现在樊少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给叶朵儿换衣服了。

    quot;咚……咚……quot;

    quot;进来。quot;

    李子谦和欧阳月李敏洛走了进来,李子谦看看床上的叶朵儿后说:quot;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们要马上把朵儿送到心理诊所去,我怕再晚,她就……quot;李子谦不敢说下去。

    quot;送心理诊所?什么意思?quot;欧阳月觉得为什么不送医院,送心理诊所,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

    quot;我现在没有时间解释这么多,樊少你决定吧。quot;李子谦的话明显是急的不行了。

    quot;你确定这样行?quot;樊少转过来对着李子谦说。

    quot;目前是最好,最有效的方法。quot;

    樊少听完并没有说话,他轻轻的扶起叶朵儿,帮她披上一件很厚的男生外套,把叶朵儿整个人裹在里面,抱起她就往楼下走。欧阳月和李子谦已经提前下楼去开车了,所以等樊少和李敏洛到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外面了。

    quot;怎么样了?quot;叶朵儿被放在一张柔色系的床上,医生一检查完,樊少就急着问。

    医生把他们引到外面,里面吩咐了一名女助理照顾,走到外间医生说:quot;她就现状来看,不是很乐观,要想她醒来不难,可是我怕她醒过来,这精神状态也不会好。quot;

    quot;那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使她精神状态好的?quot;李敏洛等不及的问。

    quot;办法是有,不过都是一些治标不治本的,我想先了解一下这位病人如何会成这样?还有他一些成长背景,小时候是不是受过类似的的刺激,因为我只有了解清楚了,才能找到最适合她的办法,更好的治疗她。quot;

    医生的问话,触动了樊少一些东西,他开口:quot;子谦,我想有些事情,是时候告诉我们了。quot;其实樊少一直对于叶朵儿的背景很好奇,可是出于信任,他相信总有一天叶朵儿会告诉他的。

    quot;子谦,你瞒了我们什么?对哦,你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叶朵儿的背景,她有黑卡,背景不简单吗,她好像也从来没有说过,快快说。quot;欧阳月早就好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