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朵儿 ,我爱你

    李子谦走到樊少身后问:quot;你的意思是说,他用那种最原始的方法替朵儿解了?quot;李子谦问出话带着颤抖,他心里害怕。

    quot;啊……quot;樊少的咆哄已经给了答案。

    李子谦接受不子的后退了后几步后问:quot;这事,这事朵儿她自己知道吗?等一下,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嫌弃她,才故意上演酒店那一幕的吧?quot;

    樊少苦笑着:quot;呵,呵,嫌弃,朵儿,在我心里不管怎么样,永远都是最完美的,无人可以替代,那怕她不是完壁,我樊少今生也非她不娶,可是现在,老天,你为什么不给我这样的机会,为什么?quot;

    quot;那你酒店那一处是何意呀?quot;欧阳月不懂,如果按樊少话,这一处是肯定不会有的呀。

    quot;那是我和冷欧凡的交换……quot;

    quot;交换,交换什么??quot;欧阳月忍不住的打断。

    quot;她威胁我,如果不让朵儿死心,那么他,他就说出朵儿被他,被他那个的事情,还有他说他手上有朵儿的照片,我不能让这一切发生,决不可能。quot;樊少很痛苦的诉说出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quot;这个王八蛋,真没看出来,他这么卑鄙,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要告诉我,他爱着叶朵儿,鬼才信他这话。quot;欧阳月气愤的说着。

    李子谦听完樊少的话,却显得异常的平静,他在想,想欧阳月这么做的目的,他是真心爱朵儿的吗?看起来像,可是所做的事情,又不像,看来先要搞清楚这个人的身份才是关键所在,李子谦想到这里开口问:quot;他是什么来头?quot;

    quot;他,黑帮少主,只查到这点,其它的都查不到,好像被人刻意洗过一样。quot;欧阳月自认为他在黑道的势力也不小,可是就是怎么也查不到他的具体资料,所以他才做出这样的推断。

    quot;黑帮少主?他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quot;李子谦奇怪一个黑帮少主怎么可能会去学校上学,是为了掩饰身份,可不像呀。

    这次樊少抢在欧阳月前面说:quot;他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quot;

    quot;啊,他不是,不可能呀,你记不记得……quot;

    quot;他亲口说的。quot;樊少打断了欧阳月的话说道。

    李子谦继续问:quot;他什么时候出现的?是不是和朵儿是同一天?quot;

    quot;哎,你怎么知道,就是同一天。quot;欧阳月很奇怪的问。

    quot;你想到什么?quot;樊少知道李子谦一定是知道了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quot;有些事情现在不方便和你们说,但是我可以保证,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们,还有这件事情,我要核实过才能给你们答案,现在事情很明了了,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不过在告诉你之前,樊少,有句话,我要问清楚,如果以后你发现你最爱的人做了对你伤害很大的事情,你还能对她不离不弃,爱着她,宠着她吗?quot;

    樊少仰天看向天花板说:quot;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最爱的人已经没有了,再也不会有了。quot;

    李子谦很认真很严肃的说:quot;回答我。quot;

    quot;樊少,你就回答一下,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对不对,你就当是对叶朵儿表表决定是吧。quot;欧阳月有点怕李子谦这么认真的样子。

    quot;如果朵儿能活过来,别说是伤害大的事,就算拿走的生命,我也愿意,可是,可是,天下没有如果,没有如果。quot;

    听到樊少的回答,欧阳月开心的来到樊少面前说:quot;天下有如果的,有如果的,叶朵儿没有死,她没有死。quot;

    樊少不敢相信的抓住欧阳月的两只手臂激动的问:quot;你说什么?说什么?朵儿,朵儿她真的没有死?这是真的?quot;

    欧阳月忍着痛说:quot;当然是真的,我那敢拿这种事来开玩笑。quot;

    樊少还是不太敢相信的说:quot;你们不是在骗我吧,你们前面明明说,我还……quot;樊少的话有点语无论次了。

    quot;那不是为了让你说出真相吗?要不这么做,你会说吗?以后不要这么傻了,给爱你的人最好的回报就是陪在她身边,知道吗?这个比任何都重要,走吧,我带你去见她。quot;李子谦说完先一步向图书馆楼下走去。

    欧阳月被樊少还抓着双臂,他用力的喊:quot;喂,回神了,还不快点跟上去,难道你不想快点见到你的朵儿呀。quot;

    quot;哦,对。quot;樊少放开欧阳月向李子谦追了去。

    欧阳月揉揉被抓痛的双肩,不过嘴上是笑着的也追了上去。

    李子谦把樊少带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单人病房,开门让樊少先进去。

    叶朵儿安静的躺在床上,手上挂着盐水,樊少回头看看李子谦,他不知道为什么,不敢上前,他可能是怕这是梦,他一上前,叶朵儿就会从他眼前消失。

    李子谦看出了樊少的担心,拍拍他的肩说:quot;你不想看看她?她这么真实的躺在哪里,有温度,有呼吸。quot;

    樊少缓缓的走过去,站在床边,细细的看着床上的人儿,是他的朵儿,真的是他的朵儿,他的朵儿还活着,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樊少弯下身子,在叶朵儿的额上亲吻了一下。樊少眼里的泪珠滑落到叶朵儿的脸上,樊少沙哑的对着叶朵儿说:quot;朵儿,我爱你。quot;

    樊少拿出叶朵儿的手握在手里,把她的手贴在自己长满胡渣的脸上,来回的摩擦着,感爱着她的体温,体现她还存在的事实。

    李子谦和欧阳月就站在门口看着这么感人的一幕好久好久,久到欧阳月的肚子传来咕咕的叫声,这也让欧阳月很不好意思朝李子谦指了指肚子。

    李子谦看了一眼欧阳月的肚子后走到樊少身边说:quot;医生说朵儿一时还不会醒,我们先去吃点东西。quot;

    quot;不了,你们去吧,我要陪着朵儿。quot;樊少一直看着叶朵儿说。

    欧阳月听到这里,上前说:quot;不行,你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再不去吃点东西,你以为你是铁打的。quot;

    quot;你们随便给我带点吧。quot;樊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叶朵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