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上床事件后的负作用

    第二天叶朵儿很早就醒了,其实准确的说,她是一夜没睡,因为只要她一闭上眼,酒店里的画面就会出现,挥之不去。

    叶朵儿一走出房门阿虎就上来说:quot;小姐,你醒了,我马上去通知少爷。quot;

    quot;不用了,你帮我跟他说一声,我回学校了,谢谢。quot;叶朵儿说完也没有等他回话,就直接向门口走去。

    quot;快去通知少爷。quot;阿虎说完就跟叶朵儿去了。

    叶朵儿起的太早,外面的天才蒙蒙亮,路上没有行人,没有车,安静的可怕,可身处这样环境里面的叶朵儿感觉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可叶朵儿一点也不觉得冷,或许她的心已经冷的失去了感知的能力了。看着草上掩盖的灰色露水,这是新的一天的开始,自己呢?如何去面对这新的一天,灰色是将成为我今后生活的主色调吗?叶朵儿一想到这,痛苦的闭上眼。现在才明白,越不想去想,越想忘记的事,反而会更想,记得更清楚。

    叶朵儿拿出手机,一开机,铺天盖地的短信提示声响起来。叶朵儿打开一条条的看,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这里面全是李子谦电话的提醒。叶朵儿拔出李子谦的电话。

    quot;铃……quot;电话铃声吵醒了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李子谦和欧阳月。

    李子谦一看来电显示,马上坐正接电起电话:quot;喂,朵儿,你在哪?quot;

    欧阳月一听是叶朵儿的电话,马上把耳朵凑到李子谦电话上。

    quot;我……唔……quot;叶朵儿在听到李子谦关切的问话后,强撑起来的坚强在这一刻全部瓦解,痛苦出声。

    叶朵儿的哭声让李子谦心碎慌乱的说:quot;朵儿,你不要哭,告诉我你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quot;

    电话还是叶朵儿的哭声:quot;唔……唔……quot;叶朵儿不管不顾的放声大哭起来。

    躲在暗处的阿虎拿出手机拔出一个号码:quot;喂,少主,她现在,现在哭的很历害,要不要……?好,我知道了,是。quot;阿虎挂上电话,继续在暗得盯着叶朵儿。

    quot;你不要急,让她哭够了,她会说的。quot;欧阳月见李子谦那急的不行的样子安慰着说。

    李子谦听了欧阳月的话,等了一会,感觉电话那头的哭声慢慢的小了下来,最后听不到了,李子谦慌了朝着电话里喊:quot;朵儿,朵儿,你还在吗?你还在吗?quot;

    过了一会听到叶朵儿回:quot;在。quot;这才让李子谦松了一口气后说:quot;朵儿,告诉我,你在哪?我过去找你。quot;

    quot;我……quot;叶朵儿看向四周,看看能不能找到路牌什么的,可是没有,她接着说:quot;我不知道在哪,我要回学校,你回来了吗?quot;叶朵儿突然想到的问。

    quot;是的,我昨晚回来了,你和…quot;李子谦想问樊少和她的事,叶朵儿没有给他机会说:quot;那我们学校见。quot;

    quot;好,学校见,我十分钟后到,我在学校门口等你。quot;

    quot;好。quot;叶朵儿挂了电话,她想李子谦应该知道她和樊少的事了吧,不然不会打这么多电话给自己,可是现在自己还没有作好去面对这件事的准备,所以她才会打断李子谦的话。

    欧阳月见李子谦收了电话问:quot;怎么样?quot;

    李子谦站起来说:quot;我现在要去学校,你在这里等樊少,一定要把事情问清楚,有什么事随时电话联系。quot;李子谦说完就往门口走去。

    quot;等一下,开我的车走。quot;欧阳月把车钥匙丢给李子谦,他知道李子谦在这边没有开车。

    李子谦接过钥匙说:quot;谢了。quot;就加快脚步向外面走去。

    欧阳月看着李子谦走的背影,想到也该去让那家伙起床了,于是转身上楼。

    欧阳月一进入樊少的房间就看到樊少一只手搂着太阳穴坐在床上,他边走过去边说:quot;我还以为你没醒呢,这样也好,省的我麻烦,怎么样?宿醉一休感觉如何?该忘的事,该忘的人都忘了吗?quot;欧阳明在离床不远的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郞腿。

    樊少的头还是很痛,他只看了欧阳月一眼,掀开被子下了床,向洗手间走去。

    樊少对于他的出现的不闻不问,让欧阳月心中一喊:不好。看来事情小不了,于是开门见山的说:quot;我带回了关于传说的最新消息。quot;

    欧阳月的话只让樊少停下了一秒后,便走进了洗手间。

    看着樊少走进洗手间的背影,欧阳月在心里想:这小子搞什么,怎么给他这反应,不对呀。想到这,他起身来到洗手间门外,门是开着的,欧阳月一进去就看见,樊少不停的用冷水冲洗着自己的脸,由于动作太大,身上已经有些地方湿了,欧阳月看到,马上上前去拉住他说:quot;你在做什么?快给我住手,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到是说话呀。quot;

    樊少用力的推开欧阳月,冲进房间,拿起脚落里还有没有喝的酒,打开就喝了起来。

    欧阳月在洗手间里起身,走出房间一看樊少又在喝酒,上前想要夺过酒瓶,可是被樊少躲过。

    欧阳月火大的冲着樊少喊去:quot;你到底在什么?把酒瓶给我。quot;欧阳月说完又要上前去抢。

    quot;滚。quot;樊少那要杀人的眼神,欧阳月以为这辈子他再也不会看到了,可是没有想到,这次……,看来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了多,可是他要怎么做?这次他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可以肯定,一定和叶朵儿有关,那么试试。欧阳月想到这里提高自己的音量冲着樊少说:quot;我和子谦查到传说是子虚乌有的事,你和叶朵儿可以相爱了,你和叶朵儿可以相爱了。quot;

    樊少听到这话,停止喝酒:quot;哈……哈……quot;的大声笑了起来,可是这笑声让人听了害怕,听了心寒,这那是开心的笑呀,分明是绝望的笑声。

    这笑声让欧阳月也害怕了,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樊少让欧阳月又忆起了从前那段他们一起经历过来的痛苦的日子。不要,不能。欧阳月心中决定,不管用什么办法,什么手段,他也不要再让樊少经历一次这样的痛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