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相的到来

    quot;樊,你在这呀,你们……冷少,这么巧,你也在。quot;欧阳明来到两人身边,看着两个的表情都怪怪的。

    quot;嗯。quot;冷欧凡朝欧阳明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quot;先走了。quot;樊少丢下一句话就独自离开了。

    quot;他怎么了?quot;欧阳明问身边的冷欧凡。

    冷欧凡没有理他,也走了。

    quot;搞什么。quot;欧阳明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就很快的朝樊少走的方向追去。

    叶朵儿在街上找了好多地方,可是人家都没有现榨的果汁,没办法只能去另一条街的饭店去看看了。

    哎,那不是张阳吗?叶朵儿正在街上寻找饭店,无意中中看到了在马路对面的张阳,她避开车子飞奔到对面,气喘喘吁吁的来到张阳面前,可是张阳为什么会搂着别的女生。

    quot;阳,你……你们……你和同学在逛街呀?quot;叶朵儿强迫自己不往那方面想,故做轻松的说着。

    张阳很无所谓的说:quot;这是我女朋友,查果,认识一下吧。quot;

    张阳的话对叶朵儿打击不小,可是她还是不能相信这是真的:quot;阳,我知道你是在气我,可是那事真的不是那么回事……quot;

    quot;好了,不用说了,我不想听,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有什么事,我们先走了。quot;张阳就想走,可是叶朵儿拉住他说:quot;阳,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知道你还爱我的,对不对?我们以前不是很好吗?我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呀?quot;叶朵儿有点祈求的说。

    quot;阳,你会爱她一辈子?quot;查果很轻蔑的说。

    quot;开玩笑,叶朵儿,你也太傻了吧,这种骗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真是白痴,宝贝,我爱你一辈子好不好?quot;张阳在查果嘴上亲了一下。

    quot;不要,你好坏呀,人家还看着呢?quot;查果轻轻的推了一下张阳。

    quot;管她,她就是个没有情趣的木头人。quot;张阳还在继续亲着查果。

    没有情趣的木头人,原来他以前的说的纯结是他最喜欢的,都是骗人的,叶朵儿,你真是一个大傻瓜,大傻瓜。

    quot;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quot;叶朵儿鼓起勇气问出这个问题。

    quot;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呢,你有钱的是我爱,没钱就不爱了。quot;

    quot;原来你从来没爱过我,从来没有过。quot;叶朵儿好像一下子被人抽空一样,转身走着。

    quot;阳,她不会有事吧?quot;查果看到叶朵儿那样,有点担心的问。

    quot;她死了也和我没关系,本来我还要多玩段时间的,没想到她老子给我一笔钱,那我当然愿意接受了,宝贝,走。我们去吃大餐。quot;张阳狂妄的笑着。

    张阳的话,叶朵儿听到了,她的眼泪已经再也不能控制了。

    樊少看叶朵儿一直没有回来,就出来找,终于找到她了:quot;喂,你跑哪去了……quot;樊少发现叶朵儿不对劲,下面的话就没再说下去,态度变的柔和起来问:quot;你……quot;樊少不知道该怎么来说。

    quot;我是不是很傻?我是不是很没有情趣?我是不是很好骗?quot;叶朵儿带着哭腔问樊少。

    quot;你……发生了什么事?quot;这样的叶朵儿一下子让樊少失去了方寸,他有点慌了。

    quot;我这么爱他,为什么?为什么?他从来没爱过我,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quot;叶朵儿激动的抓住樊少的衣服哭着问。

    她一定是见到张阳了,樊少在人群中搜索着,可是没有看见张阳的人影。

    樊少从来没有安慰过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由着叶朵儿靠着他胸前哭个够了。想安扶她的手,拿起来又放下,纠结着樊少。

    叶朵儿哭了一会,抬起头说:quot;我要喝酒。quot;

    quot;不行。quot;

    quot;我要喝酒,喝醉了就什么也不用想了。quot;叶朵儿独自一个人向前走去。

    樊少紧跟上拉着叶朵儿的手说:quot;跟我走。quot;

    quot;你带我去哪?我要喝酒。quot;

    quot;带你去喝酒。quot;

    樊少带着叶朵儿来到一家会所,门口的人一看是樊少,就礼貌的走上来说:quot;樊少里面请,你是照旧,还是……quot;

    quot;照旧,不过不许任何人来打扰。quot;

    quot;嗯,好的,我这就去安排。quot;服务员退下。

    樊少熟门熟路的来到一个包间,打开门,拉着叶朵儿进来。

    叶朵儿一看桌上摆放的酒,就想去倒来喝,樊少拉住她说:quot;我来。quot;

    樊少走过去,倒了两杯不算太洌的酒,他怕叶朵儿现在情况,喝起来,容易喝伤,所以倒不洌的酒给她喝。

    叶朵儿一接过酒,就一口气全喝了,樊少想拦都没来得及。

    quot;进来。quot;樊少知道是服务员过来了。

    服务员应声进入,手上拿着一种酒,服务员放下酒后,没有说什么,退了出去。

    叶朵儿眼敏手快的,拿起一瓶酒就喝了起来,喝完一阵,拿着瓶子对着樊少的杯子撞了一下说:quot;来,干杯,一醉解方愁,张阳,你这个王八蛋,去死吧。quot;叶朵儿酒劲上来了,人已经有点晕。

    樊少看到,边过去夺她酒瓶边说:quot;没这个本事,还喝这么多。quot;

    叶朵儿拿着酒瓶左躲右躲后说:quot;谁说我喝多了,我还可以唱歌呢,我唱给你听,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quot;

    樊少一听她这歌声,为了不让耳朵受罪,他说:quot;喝酒,我们喝酒。quot;

    quot;好,我们喝酒,干杯。quot;叶朵儿对着空气干杯。

    叶朵儿就这样喝着,干着,樊少就这样看着,也喝着,最后叶朵儿抱着酒瓶睡在了沙发上。

    樊少看状,有点头痛,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想。

    他走过去,把叶朵儿抱着的酒瓶轻轻的拿出来,叶朵儿还说着梦话:quot;我要喝酒,喝酒。quot;樊少把酒瓶放在桌上,把她的身体放平在沙发上,再去拿了一条毛毯盖在她身上,然后自己才坐在一旁喝着酒。

    quot;不要离开我,阳,不要离开我,不要……quot;睡梦中的叶朵儿很不安分,毛毯已经被她踢落在地上。

    樊少边走过去捡起毛毯边说:quot;有必要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把自己伤成这样。quot;帮她盖上毛毯。看着叶朵儿因为喝醉酒而微微发红的脸,樊少有点看痴了,就这样坐在地上,痴痴的看。

    quot;唔……唔……quot;叶朵儿的手机在不停的震动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