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第512章 大结局(一)

    “祭少!“声音的洪亮让顾倾儿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身子僵直的坐在沙发上,只见南宫祭的手下人和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匆忙的进来,南宫东看了看顾倾儿,“祭,有什么事吗?”

    南宫祭望着南宫东,一字一句的道:“她做了避孕手术,给我弄掉那玩意儿!”

    “好。”南宫东看了眼顾倾儿又看了看祭少,心里便明白了,“倾儿,请跟我来。”

    顾倾儿被请了出去,由南宫祭的人跟着,护送她去相关科室,而后守在门外。而顾倾儿则要被南宫东弄掉南宫祭口中说的避孕的那玩意儿。

    南宫祭则站在窗前,一脸的铁青,顾倾儿是什么时候做了这个玩意儿的,她不想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吗?顾倾儿,你真的是找死。

    几分钟的时间,顾倾儿的手术便做完了,而南宫祭的怒气也平静下来,只是脸色还冷的让人有点胆战心惊,顾倾儿被带回贵宾室的时候也在生气,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南宫祭。

    南宫东开口对南宫祭道:“祭,放心,倾儿做的是母环避孕法,伤口很小也不需要缝合,没有副作用,而且,随时都可以怀孕,不过要二十四小时后可以过夫妻生活。倾儿可能是因为压力大,所以月经有些不调,需要调养一下。”

    顾倾儿咬着唇,抬头对上了南宫祭的视线,他也正冷冷的望着她。这一次他是气的不轻,烦躁的对着手下道:“把她送回去,别让我看着心烦。”

    “祭,我……“顾倾儿忽然叫了声南宫祭。

    “说……“终于还是不忍心,脚步没有迈出去。

    “如果我生了孩子,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宠我了,我不要孩子。“终于说了实话,顾倾儿的脸上带着小心翼翼。

    南宫祭看着顾倾儿,却扯开嘴角,笑的开心。

    “笨蛋。“宠溺的摸了摸顾倾儿的头发,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慢慢走出医院。

    ……

    “祭,要不我们生个孩子吧。”

    “你刚刚不是说不想要孩子的吗?“

    “可是我现在想要了。“

    “那我们生一个。“

    “生了孩子,如果有好吃的你先给谁吃?“

    “给孩子……“南宫祭想了想。

    “那我和她哭了你先哄谁。“语气里尽是委屈。

    “先哄她。“

    “那还是不要孩子了。“

    “顾倾儿,今晚生不出一个足球队,你就别下床!“

    “啊……色狼!“两个身影在马路上奔跑着不知疲倦。

    ……

    (大结局)

    D市,人潮涌动的步行街上,一亮黑色的布加迪威龙停在街边,已经一个小时了。

    透过漆黑的车窗,坐在里面的人却能将外面景致一揽无遗。墨镜内,一道幽深犀利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沈末凉……

    沈末凉拎着两大袋咖啡

    这个女人总是喜欢把自己套在宽宽大大的衣服裤子里,身上挂着比她身子还大的破旧的背包,摆出一副与世无争安贫乐道的样子。

    “沈青梅!”沈末凉唇角微勾,抓紧了手里的包,顺着声源,直接丢向了后方。

    随着一声重物砸落的沉闷响声,沈末凉秒懂,漂亮,正中目标!

    “沈青梅,你大爷!”这声音颇为耳熟,能叫出她这个名字的人不多,敢叫的人更少。

    沈末凉一个急速转身,打量着五米以外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的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以上,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亚麻色的头发漂亮得让人咋舌,即使看不清面容,她也知道对方一定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很帅的男人。

    “你给我走近点!老娘我近视!”在沈末凉喊完这句话的时候无疑她就成了这条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的焦点。

    那个黑色的身影便逐渐靠近她,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

    下一秒,男人便被沈末凉一脚踹飞在了半米以外。“你大爷的,老娘我是你说亲就能亲的吗?”

    地上的男人优雅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走到沈末凉的面前,板着她的肩膀,深邃的眸子眯起,薄唇上挂着耐人寻味的浅笑,“沈青梅,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属于我的东西,我会一样一样讨回来的!”

    “嘎......”小脑瞬间就萎缩掉了,只剩下个空空的脑壳。

    这话听着真耳熟,而且还知道她以前的名字,这个男人是......

    “沈青梅,你竟然把我忘记了!”眸色暗深了几分。

    “别吵!我在想呢。”沈末凉瞪他,用仅剩的一点点脑细胞用力的想,然后,五分钟后,她的右手直接抓住他落在她肩膀上的左手,反手一拧,对着肚子狠踹一脚。

    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捂着肚子站在那里,怒吼:“姜竹马!你怎么不死在美国!”

    男人一个漂亮的转身,直接把沈末凉箍在了怀里,她的头此刻恰好在他的胸口处,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硬的跟铁似的。

    “沈青梅,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胡乱改名字。”温热的气息带着几分霸道靠近沈末凉的耳垂,连名字都改掉了,沈青梅,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改回来的。

    汗毛立马竖了起来。不用说也知道了,肯定是她那对无良老爸老妈给他打小报告了。

    “这名字土的掉渣,不改那是我审美有问题。”沈末凉挪开他箍着她的双手,离开他铁块一样的胸口。

    “咱妈说那是咱俩娃娃亲的见证。”姜竹马嘴角噙着笑,好看的俊眉染上了几分奸诈,就连左耳上的那枚钻石耳钉此刻都闪着诡异的光。

    “别咱妈咱妈的,那是我妈。”沈末凉翻了翻白眼。

    “那是你的事情,你信不信你要是嫁给别人,咱妈能直接把你丢进动物园里喂狗熊?”姜竹马嘴边噙着笑。

    “那我就出家好了,正好尼姑庵缺人呢。”沈末凉无所谓的耸耸肩,整理了下因为刚刚的“动作戏”而被弄成鸟窝一样的头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