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疯了吗

    苏惜落眼睁睁看着那辆货车朝自己飞奔而来,脑子却只剩下一片空白,全然不知所措。

    眼看那辆货车就要撞上她的时候,突然有股力量从她背后传来,她被拉着往后退了好几步,直至跌入一个厚实的怀抱里,才勉强站稳步伐。

    “你疯了吗?”冰冷的话语从苏惜落耳边响起,让她那颗焦躁的心瞬间冰凉了下来。

    抬头,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曾经倍为熟悉的脸,“欧痕,怎么会是你?我疯了?怎么可能?我只不过是在压马路而已。”苏惜落还干笑了两声。

    “车子坏了,心情烦躁,就下车来抽根烟。”满脸冷冰冰的,欧痕还是和她记忆中的一样,不苟言笑,面瘫一个,往后退了退,她从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

    人家都说,旧情人见面,要么尴尬,要么分外眼红?可她现在心平如水,是不是预示着她已经对欧痕没有丝毫的情愫?

    “谢谢欧先生刚刚救了我一命,那您继续抽烟,我就不打扰了。”静下来后,苏惜落回想起刚刚那动人心魄的一幕,直冒冷汗,那货车开得就像是在飚车,差点撞上她,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前行。

    她开始悔恨,不该如此不爱惜自己,才刚在大火中捡回一条命,还差点赔上陆守墨的命,怎么能被车撞死?

    幸好,欧痕及时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她还得好好照顾陆守墨,经营好自己的婚姻,生两三个宝宝,体验做母亲的感觉。

    不行,她以后必须得保护好自己,不能再做像刚刚一样的疯子行为,况且,如果她真的出车祸死了,岂不是便宜了夏渺渺,都不用战胜她,就能直接上位,越想,她越觉得自己刚刚是在做一个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落儿,你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欧痕紧拽着苏惜落的胳膊,不让她离开。

    停住步伐,苏惜落转过身看着男人,一脸的云淡风轻,没有了曾经的情意绵绵,也没该有的嫉恨如仇,她淡然一笑,“欧先生可以先放开我的手吗?”

    微低下头,欧痕缓缓的松开自己放在苏惜落胳膊上的手,“落儿,你和他结婚后过得不幸福对不对?”

    苏惜落仰头看着蓝天白云,阳光有点刺眼,让她不得不微微眯着眼,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公平,你想拥抱阳光的时候,就得同时承担起有可能被灼烧的风险。

    一个女人,不管嫁给谁?都不可能拥有自己所想要的一切幸福,总会在得到些什么的同时失去了一些什么?

    “欧痕,你是不是觉得我嫁给谁都不会幸福?只有嫁给你才会幸福。”苏惜落能想象得出,自己当初真嫁给欧痕后会有怎样的生活场景?

    男人不停的周旋在她和林黎之间,而她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人蒙在鼓里,随时会从天堂跌入地狱,她是个有感情洁癖的人,没办法委屈自己和一个出/轨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所以她和欧痕的婚姻,最后一定会以离婚收场,真好,她没有嫁给欧痕。

    “对,落儿,你只有嫁给我才会幸福,因为你心里爱的人是我,你只有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婚才会幸福。”欧痕从来没怀疑过苏惜落对自己的爱。

    “我承认,我之前爱过你,但现在我爱的人是我老公,我觉得嫁给墨很幸福,我只要和墨将婚姻好好的经营下去,就能将生活过得很美满。欧先生,拜托你醒一醒,我不爱你了,我不嫁给你照样可以过得很幸福。”苏惜落就是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可笑,为什么非要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呢?

    欧痕突然觉得,自己连呼吸都是困难的,这就是所谓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他的落儿不爱他了,还是他自己亲手将她推向别的男人,也就是在此时,欧痕才终于明白,他是真的失去苏惜落了。

    “落儿,你真的不能再回到我身边吗?”一脸沧桑,欧痕宛若瞬间老了十岁。

    苏惜落很肯定,很用力的点了点头,“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和你走到一起。”

    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沉默,就在苏惜落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男人的话语悠悠响起,“她怀孕了,我想让她把孩子打掉。”

    愣了愣,但很快,苏惜落又重新晃过神来,她自然知道男人话语里的那个她指的是林黎,“是你疯了吧?干嘛要把孩子打掉,欧痕,那孩子也是你的亲骨肉啊!你怎么能那么狠心,他怎么说也是个生命。”

    她有些同情林黎,背叛了自己的闺蜜,得来的却是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竟然还想把自己的孩子打掉,太残忍了。

    “落儿,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想要当孩子的后妈,所以,林黎必须把孩子打掉,我们之间才不会又多了一道阻碍。”

    苏惜落觉得,欧痕的话语比他的面瘫表情还要冷上千倍万倍,她真的好庆幸,自己没嫁给一个良心被狗吃了的男人。

    “神经病,欧痕,你的头被门板夹坏了吧!我再跟你说一遍,就算你让林黎真的把孩子打掉,哦不,就算你为我去死,我也不会再跟你走到一起,而且,你根本就不爱我,也不爱林黎,你爱的只是你自己,像你这么自私的男人,谁嫁给你都不会幸福。”

    说得面红耳赤,还双手插腰,苏惜落真的是被气坏了,如果她能打赢欧痕的话,她真的很想将欧痕打醒,无知的男人,情商更是低到可怜。

    男人的大掌,狠狠的捶向旁边的大树,原来他现在在苏惜落心中是如此差劲的一个人,就算为了她去死,也丝毫换不回她对自己的爱?

    苏惜落说得对,他是个自私的男人,因为他的无知,已经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然后,他还要打掉自己的孩子,对,他真的好残忍,这样的一个畜牲,怎么配得到别人的爱?得到婚姻的幸福?

    “到了某个年纪你就会知道,一个人的日子真的难熬,渐渐开始尝到孤单的味道——”

    手机突然响起,苏惜落连忙掏出手机,往屏幕上一看,竟然是陆守墨,这,不会是来抓女干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