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面前,我没什么定力可言

    在苏惜落反应过来,要拒绝夏渺渺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病房。

    赴一个情敌的约,苏惜落怎么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不过,她大可选择不去,反正她刚刚又没有答应夏渺渺。

    心里开始纠结,如果不去的话,夏渺渺以后遇到她,会不会说她胆小?对自己没信心?

    陆守墨看着可人儿的眉都皱成‘川’字形了,“落儿,别站在那里,过来这边坐。”

    苏惜落很乖巧的走到病床边,坐在了男人的身旁,“陆少,你又想吃点什么?还是说想让我陪你斗地主。”

    男人轻摇了摇头,“都不是,我就想知道苏小姐在烦恼什么?刚刚听苏小姐和夏小姐的谈话,苏小姐很棒,都没让夏小姐占到丝毫的便宜,苏小姐应该不是为这件事在烦恼吧?”

    在心里叹了叹气,她就是为夏渺渺在烦恼着,这个劲力十足的情敌,她什么时候才能将其拿下,让夏渺渺远离她和陆守墨的婚姻生活。

    苏惜落在考虑要不要将夏渺渺约她见面的事情告诉男人,不过她猜想,陆守墨怕她有危险,一定不肯让她去赴约。

    算了,她还是找好闺蜜参谋比较靠谱些,再说,现在顾舒心不也在医院里吗?她还能省下点手机费,找她当面聊。

    打定主意后,苏惜落便开始心心念念自己的老妈赶紧送鸡汤来,她对男人心虚一笑,“我就是为这件事在烦恼,我在想,用什么法子能让夏渺渺滚出我们的生活?也很烦恼如果陆先生定力不够,很怀念过去,那我又该怎么办?”

    脸色一沉,男人察觉得到,苏惜落又开始胡思乱想,优柔寡断的女人,很容易将自己胡思乱想的一直催眠到让自己相信那其实已经是真的发生了,这是很恐怖的自我心理暗示。

    他的大掌紧握住苏惜落有些潮湿的小手儿,微启了启薄唇,温润的说,“傻瓜,我们只要用心的经营好我们的婚姻,过好我们自己的生活,让夏渺渺无缝可钻,总有一天,她累了倦了,或是遇到真正适合她的人,就会觉得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可笑。”

    一脸的认真严肃,眼里是满满的实诚,男人继续说道,“落儿,夏渺渺已经成为我的过去,你才是我的现在和未来,在你面前,我没什么定力可言,在别的女人面前,我心无杂念,问心无愧,我希望你能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我们只要紧握着对方的手不放,没有谁能撼动得了我们的幸福生活。”

    苏惜落一脸愣愣的看着自己眼前,美好到如同天使一样的男人,对,就是因为他太美好了,才会让她对自己没信心,对未来没信心,可是这个男人真的让她觉得好温暖。

    那种温暖正一点点吞噬着她那颗受伤的心,甚至让她觉得,如果错过了他,就不可能再遇到一个让自己会觉得如此温暖的人,所以,她不愿意放弃,但她又对自己没信心。

    怎么办?她又想要哭鼻子了,倒吸了口气,她对男人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们一起努力经营好我们的婚姻,我会努力做到相信你,也相信自己,一个夏渺渺,才不会成为我们幸福的阻碍,嗯,我一定能战胜她的。”

    男人的话语,给了她莫大的鼓励,也让她重新对自己自信满满,也有勇气去赴夏渺渺的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才不怕呢?况且,她才是正房太太,夏渺渺虽说是陆守墨的前任,但现在也是个三儿,她必须先在气势上战胜她。

    “我就知道我老婆儿是最棒的,就算再来十个夏渺渺也不会是我老婆大人的对手。”

    高高的仰起自己的头,“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苏惜落是谁,现在可是你陆少的太太,必须强大。”才能战胜一切三儿,守得住婚姻的堡垒。

    男人对苏惜落竖起了大拇指,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有多少的风雨不测?但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就是拥有足够的勇气和对未来的希望。

    当秦惠月拿着鸡汤步入病房时,映入眼帘的画面很温馨唯美,她的女儿正在看杂志,病床上的人儿正一脸安详的甜睡着。

    心里有一股暖流在猛烈撞击着,秦惠月真心希望,这样的画面能一直持续下去,她不要求自己的女儿能让过上多荣华富贵的生活,只要她过得幸福就好。

    看到自己的老妈,苏惜落突然眼前一亮,她终于可以去找顾舒心聊天了,将手中的杂志轻轻放回桌上,她来到秦惠月身旁,还亲昵的挽着她胳膊。

    “老妈,我要去找顾舒心谈点事,墨他就烦劳您老照顾了,放心,我很快就回来。”怕吵醒病床上正在熟睡的人儿,苏惜落故意将说话的声音压到低得不能再低。

    秦惠月点了点头,还朝苏惜落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笑得一脸灿若夏花的朝自己老妈挥了挥手后,苏惜落就蹑手蹑脚的出了病房,往顾大医生的办公室步去,却在半路遇到了阿腾,她就顺便问了一下陆守墨身体的恢复状况?

    “嫂子请放心,陆少他恢复得很好,他很快就能翻身,坐轮椅出去外面晒太阳。”

    阿腾的话语给了她一颗大大的定心丸,想到很快她就能用轮椅推着陆守墨出去外面晒太阳,脚下的步伐越发欢快了起来。

    当苏惜落来到顾舒心的办公室时,顾舒心正给患者看病,她用笑颜给顾舒心打了个招呼后,就很自觉的坐在一旁等候。

    “医生,我这辈子真的怀不上宝宝了吗?”患者一脸的苍白,苏惜落打从心里同情这位剪着干练的短发,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子,怎么会怀不上宝宝呢?

    “能再怀孕的机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五,而且怀上了极有可能出现流产的现象,先把身体养好,心态调节好,去拿药吧!”顾舒心将单子递给了患者,看患者走出她的办公室后,才起身来到苏惜落的跟前。

    她轻叹了叹气,“哎,年少无知,打胎太多次,现在收心想做贤妻良母,又很难怀上,现在的女人,都太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苏惜落的心‘咯噔’了一下,她没想到,那位女子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很难怀上宝宝?看来,她还得感谢自己的老妈,自从她成年后,就不时的告诫她,女人的初次要留到新婚夜,不然会被老公看轻的。

    “以后我们都得告诫自己的女儿,必须自爱,一个连自己都不爱自己的女人,怎么能要求自己的老公一辈子只爱自己一个人呢?”

    顾舒心递了杯凉白开给她,一脸若有所思的说,“必须的,肯定不能让我们的女儿自己糟蹋了自己,自爱的女人才有高傲的资本,那个,苏小姐,你不会是没事出来散步?散着散着刚好来到我的办公室就进来顺便和我聊会天吧?”

    “当然不是,我现在要照顾陆大少爷忙得很,我是专门来找你,有事想要你帮我拿拿主意。”苏惜落轻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瞧她这记性,差点把正事给忘了。“事情很简单,我老公的前女友约我现在出去喝咖啡,想挑衅一下我,顾小姐,你说我要不要去?”

    “当然要去,苏惜落,你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干嘛要怕一个前女友的挑衅,你不仅要去,还得将滚烫的咖啡泼到那贱女人的脸上,让她瞧瞧你这正房的厉害,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找你挑衅,岂有此理?一个前任竟然敢这么嚣张,姑奶奶我陪你一起去,保证让这个前任爬着出咖啡屋。”

    顾舒心的威武苏惜落自然是有所了解的,这姑奶奶绝对是属于说得出做得到的,她就想给夏渺渺点颜色瞧瞧,但她可不想等会得去赔人家咖啡屋的桌子。

    “亲爱的你真好,竟然要陪我去斗三儿,有你这样的闺蜜,是我苏惜落上上辈子就开始修来的福气,不过,一个前任的挑衅,那里用得着你顾大小姐出手,相信我,自己一个人出手就能让对方哭爹喊娘,永远滚出我家老公的世界,以后远远的看到我,就得掉头走。”

    顾舒心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是吗?苏大小姐,你真有自己说得这么凶猛?那我怎么没见你让林黎哭爹喊娘,也没见你让她滚出欧痕的世界。”

    这人就是不经夸,那有闺蜜这样?故意往她心口上撒盐,苏惜落只能对着天花板翻了翻白眼,然后,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说,“顾大小姐,你存心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欧痕就是个渣男,不然也不会被林黎那个贱女人勾)(引到床/上去,渣男配贱女刚刚好,我拆散他们干嘛?难道让他们继续祸害别人不成。不过,我真的有泼林黎咖啡哦?”

    顾舒心轻拍了拍苏惜落的肩膀,“对,渣男配贱女刚刚好,去吧!要的就是这种气势,狠狠的往那位前任身上泼咖啡,让她知道三儿不是那么好做的?有任何需要帮忙的,随时打我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