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这样睡着就不会

    笑得很是殷勤的摇了摇头,苏惜落在尽可能的将说话说得圆润委婉,“陆先生,我不困,你睡就好,我想看会杂志。”

    拿起桌上的时装杂志,她祥装很是认真的研究起模特身上所穿的衣服,男人悠悠然的话语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苏小姐,你的杂志拿反了。”

    呃,苏惜落看了看手中的杂志,还真的是拿反了,难怪她会觉得这些模特看起来怪怪的,敢情是头在下面,脚在上面。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她立即将手中的杂志调了个头,傻笑着说,“一下子就翻到自己蛮喜欢的衣服,专注着研究,所以,才会没注意到杂志拿反了,陆先生您就寝吧!我保证,不会出声打扰到您的。”

    “原来苏小姐喜欢将衣服倒过来穿。”苏惜落心里的小算盘男人怎么会不知道,但,他没有揭穿,反正他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逗逗自己的老婆儿也不错。

    “我才不喜欢倒过来穿呢?因为倒过来根本就没法穿。”苏惜落将话语说得理所当然,悬不知,已中了男人的圈套。

    “既然苏小姐知道倒过来的衣服根本就没法穿,那还有什么好研究的?”男人笑得一脸的愉悦,他就是想听听苏惜落怎么圆自己说的谎?

    将手中的杂志用力的放回桌子上,这男人,太可恶了,故意拆穿她的谎言不说,怎么还可以笑得这么好看,真是帅到人神共愤。

    小心脏儿猛烈的跳动着,她有些害怕,自己的小心脏儿会不会因为跳动的速度太快,直接蹦出胸膛。

    她就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和男人的笑颜比起来,都黯然失色。

    可惜,陆守墨极少这样开朗的笑,平常惯有的笑,都那么的淡漠疏离。

    好像和你隔着一条银河,任你怎么也无法跨越过去?

    “墨哥哥,你应该常常这样笑,真的很好看。”想了想,苏惜落又觉得不行,“不,你还是别这样笑比较好,我可不想一天到晚受到你追求者的威胁。”

    一个前女友夏渺渺她都不一定能搞得定,如果再多几个情敌来掺和,她肯定对付不了,只有让出陆太太这个位置的份。

    “苏小姐这是在自卑吗?”男人脸上的笑颜越发灿烂唯美。

    苏惜落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使?笑起来好有爱,好让人觉得温暖,她全身上下瞬间都充满力量,觉得自己能战胜所有困难,原来,这就是笑的作用。

    她也不自觉笑得美美的,突然想起男人刚刚所说的话语,她脸上的笑颜刹那间凝固住。

    “陆守墨,你才自卑呢?你们全家都自卑。”要知道,她苏惜落是一直都对自己自信满满的,虽说她的前男友和她的好闺蜜搞/在了一起,但她仍然没对自己失去信心,谁让她遇见了陆守墨呢?一个比欧痕那渣男好一千一万倍的好男人。

    “竟然不自卑,那为什么不敢上来,和我一起睡?”好男人的脑筋一般转得比较快。

    苏惜落一脸目瞪口呆,她的脑袋瓜就没人家转得快,话说,她真的很难将这两件事联合在一起,自不自卑,到底和敢不敢上去一起睡有毛关系?但,这两件事被联合在一起后,又毫无违和感,绕了半天,又被绕回来了,哭。。。。。。

    “陆先生,都说我不困,都说我要看杂志咯。”立刻拿起桌上的杂志,苏惜落这次很吸取经验教训,很认真的确定自己没将杂志拿反后,才祥装出一副聚精会神的在看杂志的模样。

    “那我也不困,苏小姐,你边看边念杂志上的内容给我听,麻烦把图上的内容也一起念给我听。”男人一副文质彬彬,很有礼貌的模样。

    苏惜落的手,紧拽着杂志,她能说她快要疯了吗?有没有人来帮她送入精神科?

    她觉得自己再继续照顾陆守墨这个病人下去,会变成神经病。病得比陆守墨还严重。

    “陆守墨,你到底要怎样吗?是不是非要把人逼疯了你才满意?”再次很用力的将杂志放回到桌子上,如果不是看在陆守墨现在是个病人的份上,她一定会将杂志直接扔到男人的身上去,最好把他砸傻一点,做人就不应该太聪明。

    看到苏惜落已经喷火的模样,陆守墨淡淡然的笑着,说话的语气更是不急不躁,不紧不慢,“苏小姐,我想你误会我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将你逼疯,我只不过是想要你上来,陪/我一起睡而已,我就是想抱着自己的老婆儿一起睡嘛!这样才能做个好梦。”

    靠,这样的老公上那里找去?即会耍赖,又会撒娇,最重要的是,还聪明毒舌,除了他陆守墨,这个世界上应该很难再找出第二个这样的男人来了。

    这次的口水大战她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只能祈祷下次能东山再起。

    她低着头,奄奄然的爬/上了/床,往男人身边躺下去后,尽可能的往边上挪。

    可,男人的大掌一挥,她就被拥入某个熟悉且温暖的怀抱里。

    “放开我,这样会压/到你的伤口。”苏惜落不敢太用力的挣扎,怕碰到男人的伤口。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别动,这样睡着就不会。”

    这次,苏惜落倒是很听话,真的没再动,就乖乖的依偎在男人怀里,她看到男人闭上了自己的眼眸,不久后,她就听到男人平稳均匀的呼吸声。

    看着男人如婴儿般甜美的睡颜,苏惜落也闭上自己的眼眸,逐渐进入梦乡。

    一直到,敲门声响起。

    苏惜落睁开自己疏松的睡眼,太扫兴了,她正做着数钱的美梦。

    陆守墨倒没有这种起床气,他看着可人儿脸上的表情变化,觉得很萌萌哒,不自觉的,在她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一吻。

    “陆先生,你这一吻,是王子吻醒了睡美人吗?”一个二十有八的大龄女青年,还是有童话幻想情结的,也说明,她苏惜落保持着一颗童心,心态年轻得很。

    “嗯,我是王子,但苏小姐你不是睡美人。”

    好气愤,苏惜落觉得自己的起床气加重了,她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后,心不甘情不愿的下/床开门,她不是睡美人才怪,她不仅是睡美人,还是白雪公主呢?

    杨少凌看着因气愤而一脸扭曲的总裁夫人,连忙赔上自己四十五度的谦卑笑脸,“总裁夫人,真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和总裁了?”

    当然是被打扰到了,不仅打扰到了她的美梦,还打扰到了她和陆守墨之间的‘舌头上战争’,最关键的是,她不能生气,不能抱怨,得祥装一脸和颜悦色。

    “不会,杨秘书快请进,总裁他醒着呢?”苏惜落觉得自己和陆守墨相处久了,变脸技术会越来越好,上一秒扭曲,这一秒就变成是亲切和蔼的微笑着。

    她还给杨少凌让出了一条道,杨少凌是个聪明人,面对总裁夫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他还不想回家吃自己,总裁夫人他自然是得罪不起的。

    杨少凌笑着对苏惜落点了点头后,就步入病房里,他看着躺在病床/上,双眼炯炯有神的男人,脸上的笑颜更深了。

    “总裁,你不愧是我的偶像,这么快就醒过来了,感觉如何?什么时候能恢复到工作的状态?”,这秘书,实在是太敬业了,苏惜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没有太大的感觉,随时能恢复到工作的状态,今天的会议延迟了?”原来是因为有如此工作狂的总裁大人,所以才会有如此敬业的秘书,苏惜落轻打了个寒颤,她就是有些担心,自己跟在陆守墨身边久了,会不会也变成一工作狂?

    “是,我把会议的时间延迟在了明天上午,毕竟,m集团和沐阳庭院这两个项目都耽误不得,总裁,要不让总裁夫人代替你主持会议?本来沐阳庭院这个项目就是总裁夫人在负责,至于m集团这个项目,总裁夫人可以先过目那些策划书,挑选出比较好的再来给总裁你过目,总裁,总裁夫人,你们觉得这样如何?”可见,杨秘书已经完全进入工作的状态中。

    “一点都不好,我现在在公司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长,怎么能代替总裁主持会议?”想都没想,苏惜落就直接拒绝了,她还没想好要公布自己和陆守墨的关系,更不想顶着总裁夫人这个光环工作。

    “我倒是觉得杨秘书的建议很好,总裁夫人,你先别急着拒绝,再好好考虑一下。”陆守墨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苏惜落隐婚,他还觉得,苏惜落顶着总裁夫人的光环在公司里工作,会安全得多。

    “对啊!总裁夫人,你不要这么快回绝,多伤我和总裁的心,总裁现在这个样子,你也知道的,肯定没办法出席明天的会议,由你替他出席最合情合理。”杨少凌苦口婆心的继续劝说苏惜落,虽然他知道机会有些渺茫。

    轻皱了皱眉头,苏惜落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办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