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吃豆腐

    手稍微一用力,苏惜落的脑袋瓜就倚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听着男人平稳的心跳声,突然,幸福感从她心里油然而生,真好,她往后的生活,能有陆守墨继续陪着一起走。

    “在医院里,难道我就不能抱自己的老婆,我老婆也不能亲我?”

    陆守墨低沉的话语让她听着安心,她希望男人能多跟自己说说话。

    “谁说我要亲你?少污蔑我,我才不想亲你呢?”红唇微微嘟起,甚是可爱。

    “既然我老婆不想亲我,那我就只能起来亲她,谁让我做梦都想。”淡淡的话语,淡淡的笑声,竟让苏惜落听着不自觉的心花怒放。

    脸越发的绯红起来,她在想念和陆守墨亲吻的味道,她在心里暗骂自己流/mang。

    一个激灵,陆守墨怎么能起来亲她?阿腾说过的,他的腿部和背部有高度烧伤,虽然已经贴上了新皮,但还是必须小心的照料着,以免出现腐烂。

    坐直了自己的身躯,苏惜落满脸严肃的看着男人,“陆先生,你不准起来,都烧成这个样子了,你难道没感觉到疼?反正,没有得到阿腾的同意,你就必须一直待在病床上,还有,脑子里别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陆先生一脸的不悦,还耍起了赖皮,“反正我老婆大人不亲我,那我就要起来亲她?我一个大男人,才不怕疼,她自己看着办好了。”

    轻哼一声,苏惜落双手环胸,一副正义凛然,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不就一个亲/亲,本姑娘我给得起。”

    她的玫瑰红唇,迅速的覆盖在了男人的薄唇上,原本,她准备蜻蜓点水轻轻一吻就好,可在她要抽身的时候,男人的大掌却扣在了她的后脑勺上,并且加深了这个吻

    舌与舌激烈的碰撞着,是苏惜落熟悉并且想念着的那种味道。

    脑海里一片空白,好像氧气都被抽光了一样,让她忘却呼吸,不能自我。

    “到了某个年纪你就会知道,一个人的日子真的难熬,渐渐开始尝到孤单的味道,时间在敲打着你的骄傲——”是苏惜落的手机铃声悠然响起,也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谁让她现在正和男人做着私/密的事情?

    立马将自己的唇从男人的唇上移开,紧接着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心虚得连来电的人是谁都没看?

    她没来得及开口,手机那头的人儿已经率先开口。

    “总裁夫人,你到公司了吗?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是杨少凌急促的声音,苏惜落压根就把早上要开重要会议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现在在她眼里,关于陆守墨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呃——杨秘书啊!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家总裁已经苏醒过来,所以关于这会议的事情,还是等他去主持大局比较好,要不?杨秘书你先把会议延期,还是说你想听听你家总裁的意见。”

    其实,苏惜落心里是不太愿意陆守墨刚醒过来,就得打理公司的事情,她现在比较希望陆守墨能好好静养,身体快快恢复过来才重要。

    沉寂了好几秒钟后,杨少凌的声音再次传进苏惜落的耳里,是欣喜若狂的。

    “真的吗?总裁他醒过来了,没事,会议可以延期,只要总裁醒过来就好,总裁夫人,麻烦你跟总裁说一声,我很快就到。”

    苏惜落没来得及回话,杨少凌就挂掉电话了,她可以想象得到,现在的杨少凌肯定蛮兴/奋的,将手机重新放回桌子上,她对陆守墨传达了杨少凌所要传达的话语。

    “陆总裁,杨秘书让我跟你说,他很快就到,你肚子饿了吧!要不我先去买碗粥给你填饱肚子。”苏惜落是怕等自家婆婆将莲藕汤送来时,陆守墨已经饿晕。

    可男人却摇了摇头,“我不想喝粥,我想吃你,看着老婆儿就知道吃起来一定很香。”

    苏惜落整个脸直接垮了下去,她的眼眯成一条线的望着陆守墨,在猜想,他是不是脑袋瓜被砸坏了,不然怎么会净想着些不该想的事情?

    “呵呵——陆先生,你是不是饿得出现幻觉?那你倒是说说,把我看成什么食物了?”

    男人很配合,一脸温润如玉,“我把你看成我最想吃的食物,两个小苹果。”

    连忙用手挡在自己胸前,“陆先生,你这个色//狼流//氓,眼睛往那里看呢?”

    “往它想看的地方看。”想了想,陆守墨又补上一句,“不管怎么挤?还是两个小苹果。”

    松开自己的手,苏惜落还让自己抬头挺胸翘屁股,“那里像小苹果啦?怎么着也能是那个馒头,陆先生,你真的眼神有问题,等会得让阿腾帮你检查检查。”

    淡淡然一笑,说话的语气不紧不慢,“老婆,小苹果和馒头不仅大小不一样,mo起来的手感也是不一样的,是小苹果还是馒头?你让我摸//摸就知道答案。”

    狠狠的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陆先生怎么醒过来后?就净知道跟她说些流/mang,如果是病,谁有药,给她一些?不然她怕自己再和陆先生沟通下去,会抓狂,会疯掉的。

    “摸什么摸,你之前又不是没摸//过,这里是医院,休想吃我的豆腐。”

    话刚说完,男人的大掌已经覆在了她胸前的那片美好,还轻轻的揉/捏着,靠,这陆先生竟然一醒来就不停的吃她豆腐,天理何在?

    “老婆,那你早上吃饭,中午也还要吃饭,我之前摸/过,为什么现在就不能摸呢?”

    一脸的欲哭无泪,苏惜落都不知道该怎么和陆先生沟通?看他又不像脑子坏掉了,这到底是要闹那样吗?

    更糟糕的是,这暧)(昧的动作,竟让她觉得口干舌燥,满脸发烫得厉害

    “陆先生,你再这样强词夺理下去,我可就离开病房,不理你了。”她说不过人家,但总躲得起吧!

    “老婆,你是不是在嫌弃我?”缩回自己的手,陆守墨一脸的无辜。

    深呼吸,苏惜落让自己不停的作深呼吸状,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去揍一个病人。

    待自己心平气和后,她才缓缓的开口,“陆先生,我没有嫌弃你,就是觉得你刚醒过来,这样子很奇怪。你是为了救我才会变成这样子,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嫌弃你的。”

    男人故意如此逗苏惜落,只不过是不想把气氛弄得太煽情,但这不自觉的,还是煽情了起来,能找到一个,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嫌弃自己的伴/侣是件很幸运的事。

    “真的?如果我一直没醒来,一直就是个植物人,你也不会离开我?”好吧!看到苏惜落满脸绯红这么可爱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要继续挑)(逗她。

    “当然不会。”苏惜落的语气很肯定,“我会一直把你照顾得妥妥的,心里一直相信你会醒过来,这不?你现在就醒过来了,都说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

    “那你会一直不嫁给别的男人吗?”男人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苏惜落。

    “当然不会,只要你超过三个月还不醒过来,我就找个比你好一百倍的男人改嫁。”两眼放光,看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苏惜落连忙补上一句,“但我真的会好好照顾你,也许还会让我新的老公一起照顾你。”

    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在他面前恩爱有加的画面,陆守墨心里一阵浮躁,他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好我现在醒过来,不用看到你红/杏/出墙。”一脸冷冰冰,声音低沉得有些渗人。

    毕竟人家是病人,苏惜落觉得自己还是退一步的好,免得惹怒了病人,让他难以康复。

    “我才不会红/杏/出墙呢?我是个很痴情的人,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如果一个人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那会很难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况且,她是真的在乎陆守墨,人总是得在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对方的珍贵。

    虽然俩人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却已经拥有了很多的美好回忆,时间的累积,余下的不就是回忆?

    “真好,陆先生你真的醒过来了,好像,你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自然而然的,苏惜落就把自己心里所想的表达出来,这是属于她的真情流露。

    男人伸出自己的手,将苏惜落的小手儿紧握在自己的大掌中。

    “傻瓜,我怎么会这样就抛下你不管,你那么笨,如果闯祸了,被人欺负了,没有我帮你善后,替你出头,你该得受多大的委屈?”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没办法,苏惜落她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她就是觉得好感动好温暖,她还觉得自己好幸运,能嫁给陆守墨,成为他的妻子。

    男人用指尖轻柔的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笨丫头,别哭啦!赶紧拿纸巾擦擦,等会别人进来一瞧,还以为我欺负你。”

    “呦——你们这是在干嘛?对不起,我该先敲门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