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

    嘴里不停的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苏惜落的双手已经被绳子绑住,她挣扎着抬起头看向绑架她的人,突然一哆嗦,她看不到那两个人脸上的模样,因为他们脸上都戴着银色面具,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

    紧接着,她看到其中一人拿出一条黑色丝巾,虽然她拼命的想让自己发出更大的声音,但那条黑色丝巾还是蒙住了她的眼,让她的世界变成一片黑暗。

    看不见,说不出话的苏惜落,倒是让自己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能感觉得到,车子正在路上疾速驰奔着,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苏惜落开始在心里分析着自己目前的处境,很明显,她被人给绑架了,是谁绑架了她,现在她一点思绪都没有。

    她是在走出了饺子店,快要出巷子的时候被人给掳上面包车的,难道?她是遇上要劫财的,劫财可以,反正她家老公有钱,可千万别劫色。

    之前她经常在电视上看别人突然被绑架,没想到今天,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此时,如果苏惜落说自己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因为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绑架她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来?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她不能慌不能乱,她不停的在心里告慰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保持一颗清醒理智的头脑,这样才能找着机会逃跑。

    车子突然一个猛刹车,苏惜落的身子往前滚动了起来,直到撞到车子的座椅才停止了滚动,胳膊被撞得生疼,她正准备在心里开骂的时候,整个人却被抬起,离开了面包车。

    苏惜落不停的扭动着身躯,突然有个暴躁凶狠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臭娘们,你再动,我们就把你放到地上踢着进去。”

    银色面具男将话语说完的下一秒钟,苏惜落整个人就静如处/子,全然不动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才不要被人踢着进去,本来就腰酸背痛的。

    几分钟后,她感觉自己的屁股开了花,那两个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混/蛋,竟然将她直接往地上一丢。

    紧接着,她听到了铁门被关上的声音,还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挣扎了片刻后,她终于从躺在地上,变成了坐在地上,眼睛被黑丝巾蒙住,她没法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那儿?嘴巴被布堵住,她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根本就无法大声呼救,双手被绳子勒得疼,而放有手机的包包,早已经不知踪影,兴许是落在了饺子馆的那条巷子里?

    绑架她的人离开了,如果是要勒索钱财的话,不是应该让她打电话给亲人朋友吗?如果是要劫她的色,那绑架她的人就更不应该离开。

    苏惜落这一时半会,真的很难猜测出那两个银色面具男绑架她来这里的意图,难道是有人要故意报复她?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苏惜落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林黎,因为欧痕不止一次的说他喜欢她,为了得到欧痕全心全意的爱,林黎不会要将她毁尸灭迹吧?

    打了个哆嗦,苏惜落突然意识到自己离死亡很近。

    每一个人都是在当自己意识到离死亡很近的时候,才会特别深刻的想起,自己还有那些那些事没去做,真的好遗憾。

    苏惜落自然也是如此,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突然想到自己还没生一个宝宝,也还没听一个粉嫩嫩的娃儿叫她一声‘妈咪’。

    铁门被打开的声音,直接阻碍了她的冥想,下意识的,她就是想说话,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死?

    蒙在她眼睛上的黑色丝巾被人粗鲁的扯/掉,瞬间绽放在眼前的灯火通明让她感到不适,轻闭了会眼眸后,苏惜落才缓缓再次的睁开。

    将四周环视了一圈后,苏惜落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一个废弃的大仓库里,在她的周围堆放着很多长短大小不一,很是脏兮兮的布条。

    最后,她将目光投放在了自己跟前,一个戴着紫色面具的男人身上,同样的,她看不到男人的面容,但她却能从男人的眼神和身上的气息,感觉得出男人的阴霾和凶残。

    苏惜落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样一个男人,绑她来这里,绝对不会单单是为了钱,但他的主要目的会是什么?她此时真的猜不透。

    她一脸义无反顾的看着男人,还让自己发出尽可能大的声音,很快,男人就如她所愿,拿走了塞在她嘴里的布,让她得以开口说话。

    “你是谁?把我绑架来这里干嘛?”一脸激动的表情,还有很激动的语气,此时的苏惜落,真的好激动,她终于看得到,终于能说话了,天知晓,刚刚她看不到,说不了话,内心是有多忐忑?多恐慌?多没安全感?

    男人阴冷一笑,阴深深的说道,“别人都叫我魔鬼,苏惜落苏小姐是吧?你也可以这样叫我。”

    苏惜落浑身上下打了个寒颤,她觉得好冷好冷,是那种阴森森的冷,也把她刚刚身体里的那股激动劲给冲没了。

    魔鬼?这个称呼倒是很适合眼前的紫面具男吗?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属于魔鬼的阴冷气息,让人只是站在他身旁,腿都会不自觉的发抖。

    这位魔鬼先生知道她的名字,也就说明,是有目标性的将她绑来这里。

    苏惜落心想,魔鬼先生一定不会因为她的懦弱,哭哭啼啼就放她离开?可能反而会觉得厌烦,对她一阵拳打脚踢,所以,她在心里告诫自己,必须冷静,纵然她现在心里害怕得要死,也必须让自己看起来面不改色。

    笑得有些苦涩,咽了咽口水,苏惜落找回属于自己的声音,“你好,魔鬼先生,对,我就是苏惜落,如果魔鬼先生是想跟我谈谈心的话,真的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的把我绑来这里,我们大可以找个咖啡屋,听着能让人放松的古典音乐,喝着咖啡。我相信这样的环境,魔鬼先生也会比较喜欢吧?”

    男人又笑了,只是这笑声,比刚刚还要阴冷上几分,让苏惜落听了毛骨悚然。

    “看来苏小姐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对,那样的环境我也喜欢,只是,我没有苏小姐那份享受生活的心境,可能?苏小姐得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坐在咖啡屋里,听着能让人放松的古典音乐,喝着咖啡了。”

    苏惜落的小脸儿顿时血色尽失,苍白如纸,男人话里的意思,是会将她囚禁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吗?这到底要干嘛?她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她想回家。

    她的上齿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她在心里拼命的告诫自己不许哭,这个时候哭也没啥屁用?一个被人称呼为‘魔鬼’的男人,难道会怜香惜玉?会将女人的眼泪视为和珍珠一样珍贵?别做梦了,那怎么可能?

    倒吸了口气,平静下来的苏惜落,让自己说着不冷不热的话语,“魔鬼先生的意思是,想让我在这里,就这样陪你谈心,谈很长的一段时间?”

    深邃得让人瞧不着尽头的眼眸里,正绽放着嗜血的光芒,“苏小姐挺聪明的吗?知道自己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通过和苏小姐谈心后,我感觉不错,如果苏小姐不介意的话,我倒也不排斥。”

    她不介意?怎么可能不介意?和一个戴着面具,深不可测还阴森森的男人谈心一段时间,关键是你还不知道他是谁的人谈心一段时间,除非她脑子被撞傻了才会不介意。

    “不,魔鬼先生,我很介意,你看我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更没有美妙的声音,我觉得魔鬼先生你要谈心真的找错对象了。”苏惜落正尽可能的让自己脸上保持着亲切的笑颜,她不能将魔鬼惹怒了,不然,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苏小姐,我不介意你没脸蛋没身材没美妙的声音。”男人突然靠近苏惜落,在她耳旁阴冷的说道,“别想逃,记住,除非我放你走,不然你逃不掉的。”

    不然你逃不掉的,不然你逃不掉的~ ~

    这句话就好像烙印在了苏惜落的脑海里,开始不停的在她耳旁回荡着。

    “不,我不要~ ~”用力的摇了摇头,苏惜落对男人轻吼了出来,“魔鬼,你到底是谁?把我抓来这里干嘛?听到没有,告诉我,抓我来这里干嘛?”

    她的话语并没有惹怒魔鬼,倒是让他大声的笑了起来。

    听着魔鬼回荡在仓库里的笑声,苏惜落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好恐怖的笑声,竟让她有种去到了地狱的感觉。

    对,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来自地狱的撒旦,可为什么这个魔鬼般的男人要找上她?会是林黎雇来的吗?那个抢走她未婚夫,曾经最好的闺蜜,她好想挖出那人的心,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竟然能做到这般残忍,抢走了她曾经最爱的男人还不够,竟还想危害她的生命?呵~别以为她苏惜落就是好欺负的,总有一天,她会让伤害她的人血债血还,只要还能让她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