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陌生女子的电话

    回到唯一豪庭,苏惜落站在停车场门口等陆守墨停好车,一看到陆守墨出来,她立马就迎了上去,还笑得一脸灿若夏花的主动挽住男人的胳膊,这真的让陆守墨感到受宠若惊啊!

    “亲爱的,你突然对我这么热情,我觉得好不习惯。”

    听完陆守墨的话语,苏惜落并没有生气,反倒是对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眸。

    “陆先生,我最好闺蜜的终身大事就掌握在你手上了,我能不对你热情点的讨好你吗?没关系,什么事情不都是从不习惯到习惯吗?”

    男人宠溺的轻捏了捏她的脸颊,“老婆,我怎么觉得,你比你闺蜜自己还关心她的终身大事?我觉得,我现在才是你最亲密的人,可我怎么没见你对我有如此的关心?”

    一脸装傻作萌的看着陆守墨,苏惜落看似满脸不明白的问道,“不是有句俗话是这么说的嘛!皇帝不急太监急,我就是想看到我最好的闺蜜能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且我觉得,像终身大事这种事情,确实需要别人帮忙张罗张罗。陆先生,你目前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特别的关心吧?”

    男人立即反驳道,“当然有啦!比如说伺候好我夜、生活这件事情,你就需要特别的关心和特别的对待,昨晚你穿的那套晴、趣睡衣还不错,什么时候老婆大人你再去多买几套吗?要不这件事情为夫替你代劳就好,漫漫长夜,陆太太只需要把那些衣服穿上就好。”

    “亲爱的,只要你把我夜、生活这件事情伺候好了,我保准会将陆太太您闺蜜的终身大事当成首要事情来办,如何?”

    想起昨晚某人的疯狂索、取,苏惜落觉得自己身上的酸痛感还在呢?她连忙摇了摇头,还挥了挥自己那只没挽着男人的手。

    “陆少爷您的夜、生活我伺候不了啊!我的身子骨弱,真的经不起陆少爷您再三的折腾,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身材太烂,穿起晴、趣睡衣一点都不姓感,我怕沾污了陆少爷您的眼。那个,我闺蜜的事情,陆少爷您尽力就好,我不强求了。”

    看到自己的小妻子惊慌成这摸样,陆守墨心生一丝丝的愧疚,觉得自己昨晚确实有些激、情过猛了,可,这也不能全怪他,谁让自家小妻子那般的迷人呢?

    “这样子啊!那我就尽力而为呗!亲爱的,现在还挺早的,我们先到楼下散散步,然后再上去。不然我怕自己等会又控制不住自己,被你这个身子骨弱,身材太烂,穿起晴、趣睡衣一点都不姓感的人所吸、引,然后沾污了自己的眼就不太好了?”

    苏惜落在想,她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要怪就怪自己找了一个腹黑又毒舌的男人闪婚,抬头,她有些无奈的对着墨蓝的夜空翻了个白眼。

    但在她转过身去跟陆守墨说话的那一刹那间,却又变成了嫣然一笑。

    “陆先生,现在虽然时间不晚,但我们被工作折腾了一天,还是早些回家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比较好,这散步以后有的是时间,干嘛非得要选现在呢?”

    苏惜落是隐忍再隐忍才没有将陆守墨臭骂一顿,哼,竟然敢说她的身材沾污了他的眼,就算这话是她自己先用来说自己的,他陆守墨也不能这么说她,多伤人自尊啊!不过,为了自己闺蜜的幸福,她豁出去了,连自尊都可以暂时不要。

    男人一脸颇为无辜的轻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绝对的电力十足啊!

    “亲爱的,因为现在刚好有空,夜空刚好很美,微风刚好习习的吹着,我们怎能浪费如此的良辰美景?不手牵着手,好好的散一下步呢?”

    陆守墨的话语说得不紧不慢,真的让苏惜落听得着实抓狂,她轻笑着撇了他一眼,咬着牙,切着齿的说道,“陆守墨,你有完没完?我让你赶紧上去给我罗列名单,你竟然在这里跟我说什么夜空刚好很美?微风刚好习习的吹着?你存心要看我暴跳如雷是吧?但我偏不成全你,要散步是吧?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的散,如此良辰美景是吧?那你一个人慢慢的欣赏,恕本姑娘不奉陪了。”

    将话语说完后,苏惜落就甩开陆守墨的手,劲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有时候有些暴脾气,但又特别的耳根子软,还不记仇。

    完全没有再搭理陆守墨,她直接回到家里,然后拿上睡衣,冲进浴室里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

    当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陆守墨正坐在客厅里,但却故意不看她,而是不停的按着手里的电视遥控器,换着台。

    刚刚在洗澡的时候,苏惜落保持着头脑清醒的想了想,她刚刚好像做得有些过分,老公要求饭后一起散散步,可谓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闺蜜的终身大事并不急于一事,而且,她怎么能无缘无故的就对别人发脾气,就算那个人是自己的老公也不行,因为老公也是个人,和她一样,都不喜欢被别人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她在陆守墨的身旁坐了下去,在他耳旁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陆守墨没有过多的矫情,他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遥控器,转过头来看着苏惜落,“亲爱的,你在跟我道歉?”

    连忙点了点头,苏惜落一脸诚恳的说道,“是啊!对不起。”

    “那亲爱的能否说说看,自己错在那了?才要道歉。”此时陆守墨脸上的表情,便是无表情,让人看着,好像一辈子都无法走进他的心里。

    “错在不该无理取闹,不该无缘无故的跟你发脾气,更不该甩开你的手,自己一个人回来。”苏惜落很认真的思考着,然后很认真的说着。

    “嗯,那你承不承认自己的脾气太过于急躁?那你觉不觉得一个脾气急躁,容易冲动的人,会无法在创意设计这个行业立足得很好?”

    呃~ 苏惜落突然发现,自己的老公又是自己的上司,其实不一定是件好事,你看看,这不就因为她的一次无理取闹,而否定了她的工作能力?

    “陆总裁,我承认,自己的脾气是有些暴躁,但不代表我在工作上就不细腻,创意设计这个行业,需要一个人有耐心,但在赶项目的时候,更需要这个人有点暴脾气,我觉得我两样都有,所以,一定能在创意设计这个设计立足得很好。”

    看到陆守墨轻笑着摇了摇头,苏惜落松了一口气,男人笑了,就证明不生她的气了,刚刚的陆守墨真的让她觉得有些害怕,看来她以后真得改改自己这暴脾气才行。

    况且,总是生气发脾气不仅对自己身体不好,还会被别人说是内分、泌失调的,她不要被别人这么说呢?

    “承认自己是爆脾气就好,至于你会呈现在工作中的细腻,那我就等着拭目以待好了。落儿,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的很倔?”

    男人逼着苏惜落的目光,与他魅惑的目光碰触在了一起。

    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苏惜落只是觉得,陆守墨越来越了解她了。

    “陆总裁放心,往后在工作上的表现我一定会努力做到不让你失望的。恩,有,我自己有这么觉得,有时候脾气一上来,真的倔得不得了?其实,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好的,我也有想着要改的,但好难哦!总改不好。”

    男人的大掌宠溺的轻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傻丫头,太倔强会活得太累的,如果刚刚,你有片刻的回头,就会知道,其实我一直都跟在你身后,在等你的一个转身。”

    苏惜落倒吸了口气,怎么办?她好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以前欧痕的冷漠,让她没有了过多的脾气,还很会隐忍。

    现在的陆守墨,人这么温和,她怎么能这么坏,偏欺负人家呢?

    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此时自己心里的五味杂全,所以,她伸出自己的手,直接去拥抱住陆守墨。

    在男人的怀里,她真的觉得好温暖好温暖。

    但,很不适宜的,陆守墨的手机在此刻响起,是杨少凌打来的电话,说是分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情。

    陆守墨只能放开怀里的佳人,起身到书房里开视频会议,还让苏惜落累了先睡,可这时间确实有些早,苏惜落根本睡不着,所以她选择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等陆守墨。

    看着看着,她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直到客厅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才从梦中惊醒过来,连忙接起离她很近的电话,“喂,你好。”

    静默了好一会儿后,就在苏惜落要挂掉电话时,电话那头的人儿终于说话了。

    “你好,我找墨,请问他在吗?”

    是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要找的人是陆守墨,轮到苏惜落静默了,她一时半会有些没反应过来,也可以说,她在好好想想,该跟这个陌生女子如何的沟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