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和痕的首次正面交锋

    送走了陆暖晴后,苏惜落轻眯起自己的眼眸看着陆守墨,她心想,让这男人免费看了场好戏,是不是该让他付出点代价?

    “苏部长,是不是你觉得对方够格了?就会将我拱手让出去啊?”

    从男人说话的语气里,苏惜落嗅到了一丝莫名的危险,她轻耸了耸肩,“我觉得够不够格重要吗?陆总裁您觉得够格才重要吧!”

    在男人说话之前,苏惜落的话语悠悠然的再次响起,“陆总裁不觉得刚刚那个游戏很幼稚吗?既然晴晴是你的表妹,你就该在一开始的时候便和我说明,把人当猴耍很好玩是吧?”

    陆守墨来到了苏惜落的身边,让自己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碰触到一起,“我觉得现在的陆太太就是我心目中最够格的女人,对不起,刚刚确实是我不好,应该一开始就告知你晴晴是我的表妹。我这表妹人虽皮了点,但心地善良,我和她绝对没想要将陆少奶奶你当猴耍。”

    苏惜落有时都会讨厌自己的耳根子软,被人家这么一道歉,她心里反而会觉得其实这件事自己也有错。

    “|如果总裁没别的事,那我先出去工作了。”差点忘记此时自己是置身于ly集团,如果在总裁办公室待太久的话,必定会引来其它人的风言风语。

    还好,陆守墨只有一个秘书,便是杨少凌,反正杨少凌本来就知道她和陆守墨已经结婚的事情,相信不会多嘴的说出去,但很多事情,往往没有苏惜落想的那么美好。

    “好,那你出去工作吧!别太累,多喝点水。”

    笑着点了点头,“陆先生也一样。”苏惜落离开了总裁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继续苦心研读着m集团的资料,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要在一个星期内交出一份不错的创意书,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她不比别人多付出几分努力,又怎么可能做出比别人好的创意书来呢?

    拿起桌上电话的听筒,苏惜落熟练的按了几个号码,很快,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笑笑,你现在能来我办公室一趟吗?”

    放下听筒的几分钟后,方笑笑便出现在了苏惜落的办公室里。

    “苏部长,你从总裁那里回来啦?总裁他没找你麻烦吧?”

    当然有给她找麻烦,还是个大大的麻烦,害她差点就以为自己有闪婚闪离了。

    可苏惜落表面上却只能对方笑笑轻摇了摇头,“没有,总裁只是问我关于m集团那个项目的一些想法,笑笑,你能帮我找找m集团的这些资料吗?”

    接过苏惜落手里的便利贴,方笑笑看了看后说道,“可以的苏部长,我这就去给你找出这些资料来。”

    当一个人投身于忙碌的工作中,便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如果不是方笑笑的提醒,苏惜落一定会忘记下班的时间,一直工作下去。

    待她走出ly集团的时候,就看见陆守墨的车停在了对面的马路上。

    虽然工作有点辛苦,但有个人等着自己下班还是挺温暖的。

    “落儿,我们能一起吃个饭吗?”

    呃 ~ 突然冒出来的人儿将苏惜落着实吓了一跳,竟然是她的前未婚夫。

    靠,这人背叛了她,她还没好好跟他算账呢?现在却还阴魂不散的缠着她,这到底是要闹那样?

    “欧先生,这当然不行,你没看见我家老公正在马路对面等着我吗?赶紧从我眼前消失。”欧痕站在苏惜落的面前,全然没有要消失的意思,“既然你不消失,那就我消失好了。”

    苏惜落原本想着绕过欧痕直接滚蛋的,可某男人却死皮赖脸的拽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走,这让她立马火冒三丈。

    使出吃奶的力气,苏惜落甩开了欧痕的手,她现在真想将眼前的男人狠揍一遍,但,为了不给自己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想着能赶紧离开就好。

    可欧痕却偏偏不让她如愿,硬是要挡住她的去路,不让她离开。

    “欧痕,你到底有完没完啦?你说让我和你好好聊聊,我也和你聊过了,背叛的人是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记得,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和你说过,我们是没有可能再在一起的,所以,好聚好散吧!给我留一个属于你不差的印象好吗?”

    苏惜落在极力的隐忍着自己,不对欧痕爆粗口,尽可能的用平和的方式将他请走。

    欧痕一脸坚决的看着苏惜落,“不,我不愿意放你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觉得你是属于我的,落儿,我后悔了,你回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有些愣住了,这还是欧痕第一次跟她说这么软的话语,竟然是在乞求她回头耶?多好的一句,落儿,我后悔了,你回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苏惜落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能听到欧痕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语,可惜,她现在已经是陆太太,她没有给自己任何回头的余地。

    从心底,溢起了莫名的忧伤,毕竟是自己爱过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欧痕,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属于过你,我一直都是属于我自己的,就想你从来也都没有真正属于过我的一样,千金难买后悔药,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我没办法再回到你的身边,不仅是现在,而是这辈子都不会。”

    听完苏惜落的话语后,这次,欧痕不单单是紧拽着她的手,而是硬生生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苏惜落真的被欧痕这举动给吓到了,竟一时半会不知该做何反应?

    待到她晃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落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

    微抬起头,她看到的是一张自己越来越熟悉的俊颜,轻松了口气,她一直都有种感觉,只要她待在陆守墨的身旁,自己就会是安全的。

    无疑,原本一男一女的拉、拉扯、扯,演变成了两个男人的战争,而且这两个男人,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她苏惜落现在是我的老婆,请你对她放尊重点,不然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一脸淡漠的表情,但陆守墨身上有种王者的魄力,是与生俱来的。

    “姓陆的,枉我曾经还把你当那么好的兄弟看待,你、他、妈的就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吗?现在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说她是你的老婆,你不需要对我手下留情,因为我欧痕一定会让她苏惜落回到我身边来的。”

    苏惜落觉得陆守墨很冤枉,明明是她拽着人家去民政局领红本本的,是她不好,干嘛非要嫁欧痕的好兄弟为妻?

    在陆守墨没回话之前,苏惜落便对欧痕冷冷的笑着说道,“欧痕,你才是那个最不要脸的人,你、他、妈的跟我好闺蜜搞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今天就告诉你个大实话,是我硬拽着你的好兄弟去民政局结婚的。况且,在我和墨结婚的时候,我们早就分手了,你凭什么怪他?我劝你赶紧消失吧!不然只会让我越来越瞧不起你,越来越讨厌你啊!”

    苏惜落的这番话语,真的特别伤人,直接伤到欧痕的心坎里去了。他的舌头好像被人给割走了,他说不出任何能反驳苏惜落的话语来,只能一脸冷冰冰的看着相拥在一起的男女。

    他知道自己的心在滴血,刚开始只是一滴一滴的慢慢流,然后就好像破了一个很大的口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流,他止不住自己心里的血。

    在他的脑海里,一直播映着苏惜落对他笑得一脸灿若夏花的模样,他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原来曾经那个只差一点点就成为他妻子的女人,如此的美。

    “落儿,别讨厌我。”仿佛是在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将这六个字说出后,欧痕便拖着自己残肢不全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开。

    待欧痕开着车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后,苏惜落连忙大口大口的踹着气,然后,泪水毫无预兆的从她眼角涌出。

    她伸手,紧紧的环着陆守墨的腰身,在男人怀里,无声的哭了起来。

    “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原本你和他是好兄弟,现在却因为娶了我,让你们兄弟俩反目成仇,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男人的大掌轻抚着苏惜落的脑袋瓜,用颇为温和的声音在她耳旁说道,“傻瓜,我又没有怪你,我知道你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我和欧痕是好兄弟,本来就是欧痕对不起你。我娶不娶你,你嫁不嫁我,是我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如果欧痕真的是我的好兄弟,我相信有一天他会释怀,会明白这个道理。”

    “亲爱的,答应我别在愧疚了好吗?这真的不是你的错,不管未来还要面对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边陪你一起面对,别怕,一切都还有我在。”

    苏惜落哭得更加严重了起来,她就是在想,陆守墨怎么能这么的善解人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