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印记漫天飞

    “我才没有冤枉好人呢?是你陆守墨在昧着良心说谎话,那有人一个晚上做、那么多次,然后现在一大早的还要继续,我说你怎么不累呢?”咬着牙切着齿,苏惜落还一点都不温柔的瞪着陆守墨。

    “亲爱的,你昨天不是在怀疑我的耐力吗?还说等着瞧来着,我这是在证明自己的耐力一点都不差?甚至能更好更好。为陆太太服务,稍微累点也是应该的。”陆守墨说得一脸的理所当然,但苏惜落听得抓狂。

    这得怪她自己昨天嘴、贱吗?那么信誓坦坦的跟人家说等着瞧,现在确实是只能等着瞧别人对自己的折、磨了。

    “陆先生,我能说我错了吗?昨天不应该对你说那样的狠话,更不应该质疑你的耐力,像陆少爷你这么善解人意,优雅大方的人,必定是有一颗慈悲宽容的心,您就原谅我这一次不小心的过错好吗?”满脸的诚恳,苏惜落就差掏心掏肺了,她实在是不想和陆守墨一起晨练嘛?

    男人轻点了点头,“嗯,我是善解人意,优雅大方,还有着一颗慈悲宽容的心,我可以原谅陆太太一不小心犯下的过错,那陆太太你是不是也该成全一下我的欲、望,让自己的老公欲、求不满才会是更严重的一种过错?”

    苏惜落试着轻挪了一下自己的身躯,酸痛到她差点直接落下泪来。

    “不行,我这么虚弱的躯壳,真的经不起陆少爷您的折腾了,陆少爷您就高抬贵手暂且放过我一马吧?不然我等会真的没办法去公司上班了。”

    看到苏惜落疼得脸上都扭曲了,陆守墨觉得不能过于强、逼自己的小妻子,免得她被吓着了,以后看到他都会觉得害怕。

    “今天我特意批准你在家休息,怎么着也不能将我们的总裁夫人累坏了?将总裁大人的夜、生活伺候好才是总裁夫人您的首要任务,至于赚钱养家这样的体力活倒是为夫我该统统承担的。”

    苏惜落怎么觉得伺候好总裁大人的夜、生活,才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体力活,你看,这不就累得她连翻个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使出吃奶的力气摇着头,“不,我今天不休息,这才是我上班的第二天,怎么就能休息呢?那以后我们部门的人会怎么看我?不管如何?今天就算是爬,我也要爬着去上班。赚钱养家主要是该由陆总裁你承担,但那不代表着我就能不保持经济独立,我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就得做到一直不和这个社会脱轨。”

    听苏惜落说得头头是道,还有那从脸上,眼里,话语里透露出来的坚决,都让陆守墨对她心生敬意。一个独立的女子不仅美丽,还会得到别人更多的尊重。

    “我赞成陆太太你保持经济独立,但陆太太你确定自己今天能去上班?谁都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请个假好好休息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怎能因为是上班的第二天就强忍着?”

    苏惜落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也不想想她现在之所以会这么的不舒服是谁造成的?这陆大少爷现在竟还当起了老好人。

    “不休息,我只知道坚持就是胜利,这还不是都得怪陆少爷你,也不稍微的控制控制,总而言之,你不用再劝我了,今天这班我是非上不可的。”有时候的苏惜落特别的倔,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好几头牛也拉她不回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陆守墨也慢慢的了解到她这一点,既然苏惜落这么的坚持,而他再执意下去,那极有可能闹到最后的结果是不欢而散?

    “那好,你再睡会,我现在去准备早餐。”在可人儿的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一吻后,陆守墨便下了床步出房间。

    苏惜落的那句‘谢谢’哽咽在了自己的喉咙里,其实她知道的,自己的脾气有些不好,还有点小任性。

    她很感谢陆守墨这么的包容自己,愿意妥协,愿意让步,可惜,她还是个不知该如何?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谢意的人。

    努力的挪动着自己的身躯,真让苏惜落酸疼得落下眼泪来。

    但她咬着牙就是不愿意放弃,不是她矫情,而是因为她想坚持自己的原则。

    好一会儿后,苏惜落终于让自己挪下了床,紧接着,她很艰难的站起,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全身被撕裂成了好几块,怎么都聚不到一起了?

    她的上齿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双手都紧握成拳头状了,忍受着酸痛感,她艰难的移出步伐,一步,两步,三步。。。。。真是步步都像在要她的命啊!

    还好,在她努力的坚持下,苏惜落终于来到洗手间,准备洗漱。

    当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时,整个人瞬间都呆住了。

    愣了好几秒钟后,苏惜落瘫软在了地上,她现在只有一种冲动,就是想到厨房里拿把刀,将陆守墨谋杀掉。

    “丫头,你这是干嘛?怎么坐在了地上?”男人轻皱了皱好头的眉头,立即将苏惜落从地上扶了起来,还让她整个人倚靠在自己身上。

    再次望向镜中的自己,苏惜落满脸的愤怒,“陆守墨,你这是要干嘛?存心不让我出去见人吗?你看看,脖子上都是吻、痕,还有这里,这里,全都是,还说你自己不暴力。反正我不管,今天我就是要出门,就是要去上班。”

    轻拍着苏惜落的后背,男人笑得一脸的温和,这反倒显得女子很是暴躁如雷。

    “亲爱的别着急,脖子上的可以先用化妆品淡化,然后再用丝巾遮住,至于其它的地方,只要穿件领子稍微高点的就没问题了。对不起,我昨晚确实有些过于激~情了些,让亲爱的受委屈了。”

    陆守墨还轻轻的从苏惜落的身后抱住她,这是很温暖的一个怀抱,况且我们的苏小姐原本就是个耳根子软的人。

    “好啦好啦!你赶紧出去吧!我要洗漱了。”

    洗漱完毕后,苏惜落还真的找了件领子颇高的衬衫穿上,还给自己化了个淡妆,可她觉得这大热天的围条丝巾真的特别奇怪?

    明明她已经擦了很多粉底了,可她脖子上的草莓还是能看得见,所以最后,她还是不得不围上了丝巾?

    坐在车上,她边看着后车镜,边对陆守墨问道,“陆先生,我现在围着这条丝巾会不会让人觉得很奇怪啊?”

    陆守墨连忙摇了摇头,“不会,我觉得挺好看的,这条丝巾让你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精神些,关键是这丝巾的颜色够亮,不用担心,这样真的不奇怪。”

    男人的话语像给了苏惜落吃上一颗定心丸,好吧!她现在看着,还之前那么奇怪了,希望等会去公司能蒙混过关,这时,她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陆总裁,你今天中午可别再到食堂吃饭了?不然的话,可不止我一个人吃不好饭,而且我觉得食堂这个地方和陆总裁你格格不入。”

    想起昨天中午苏惜落那落荒而逃的模样,男人轻声一笑,好吧!他得承认自己有些坏,竟然觉得自己的小妻子落荒而逃的模样很可爱。

    “好,我中午不去食堂吃,但你得和我一起到外面吃如何?”

    听完男人的话,苏惜落又想到了昨天中午在电梯遇到冯紫萝的事情,如果她真和陆守墨出去外面吃的话,那是不是预示着极有可能在餐厅里遇到冯紫萝?还有她的那位前未婚夫,欧痕。

    “不,我不想和你一起到外面吃,会遇到熟人,那个新来的冯部长,昨天中午就是去你说的那家新开的西餐厅里吃,如果我们昨天中午也去吃的话,不就正面碰着了吗?我不要冒这样的风险。”

    陆守墨淡笑着轻摇了摇头,他的小妻子不会是已经将拒绝他当成一种习惯了吧?这可是一种很不好的习惯,他得阻止才行。

    “反正我不管,要么我陪你在食堂吃,要么你陪我到外面吃,亲爱的,你自己选一个呗?现在离中午还有好几个小时,没事,你慢慢想,慢慢考虑。”

    苏惜落觉得陆守墨又化身为无、赖了,这两个选择她都不想选嘛!

    “陆先生,是不是还有第三种选择?”

    “没有。”陆守墨轻握着方向盘,回答得特别的干脆。

    短暂的沉默了几秒钟后,苏惜落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那从明天开始我自己带饭到公司吃好了,如此一来,我就能既不去食堂吃,又不用陪你去外面吃了?”她觉得自己真的好聪明哦!这么两全其美的办法都能被她给想到。

    “嗯哼,那你明天多做点,我去你办公室陪你一起吃。其实,对我而言,最美味的午餐应该是苏小姐你,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今天中午在苏小姐的办公室里一起共进午餐,还能在午休的时间顺便吃我最想吃的美味~~”

    当场凌乱,苏惜落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座椅上,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吗?还让不让人活了?

    “陆先生,你真的很魂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