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张过度,掉下床

    今晚,苏惜落穿的还是一条较为保守的短袖睡裙,洗过澡的她,半躺在陌生的大床上,脑袋瓜算是较为清醒的。

    这时,她也才忆起,自己还没有好好的跟陆守墨算一下账。

    门被人轻轻推开了,陆守墨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走了进来,然,他全身不着一物。

    “啊!”

    下意识的抬头,苏惜落还是没能忍住的尖叫了出来。

    虽说唯一豪庭的隔音设施很好,但陆守墨还是及时的捂住了苏惜落的嘴,他不想让自己的耳朵遭罪。

    逐渐的,苏惜落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她赶忙将自己的目光从陆守墨身上移开。总而言之,她现在还是无法适应自己的老公喜欢裸睡这一习惯。

    也就是说,她无法让自己去面对一个,全身上下不着一物的男人。

    苏惜落从嘴里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她是在示意陆守墨能将自己的大掌移开,她不会再继续尖叫了。

    几秒钟后,陆守墨便领悟到了她的意思,笑得一脸优雅的将自己大掌从她嘴巴上移开。

    “陆先生,你能不能稍微顾及一下我的感受?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女的吗?”苏惜落故意回避着陆守墨的目光,满脸红润的抗议着。

    “亲爱的陆太太,我一直都没把你当成男的看待啊!”陆守墨的大掌轻扣住了苏惜落的下巴,他故意让苏惜落的目光与自己的目光碰触在一起,逃无可逃。“不急,慢慢的,陆太太你就会接受为夫我喜欢裸睡的这个习惯,难道是陆太太你对为夫的身材不满意?”

    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苏惜落边紧闭着自己的眼眸,边摇着头,“没有不满意,我只是不习惯看着一个裸*男,陆先生,能不能委屈你一下下,那怕像昨晚一样只围着条浴巾也好?”

    轻皱了皱眉头,陆守墨祥装为难的说道。“嗯?那夫人你先睁开眼眸,然后再主动的亲我一下,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委屈自己,先暂时围上一条浴巾。”

    倒吸了口气,苏惜落心里万般不情愿的睁开眼眸,这时,陆大总裁又发话了,“不能亲脸,只能亲嘴哦!”话落,陆守墨还让自己的脸,越发的往苏惜落的脸庞跟前凑过去。

    苏惜落有了片刻的呆愣,不能亲脸,只能亲嘴,这不就是要她主动吻上他陆守墨的唇吗?

    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唇,苏惜落的心,噗通噗通狂跳个不停,怎么办?她真的好紧张好紧张,手心里都捏出汗来了。

    身体习惯性的往后挪了挪,她原本是想着先离陆守墨远些,让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没想到这一挪,却让她直接掉到了床下去。

    屁*股和大地瞬间相拥的后果便是开了花,痛得苏惜落都想哭了。

    男人那强而有力的臂弯直接将她从地上捞起,使得她重新半躺在床上,苏惜落想揉揉自己受伤的屁*股,却又羞涩得紧。

    “丫头,你没事吧?来,翻个身,让我看看伤口。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会掉下床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