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我会尽可能的温柔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有些长,一直到苏惜落已经呼吸困难了,陆守墨才温柔的结束了这个吻。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苏惜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脸很是滚烫,还有她的心,正‘噗通噗通’猛烈的跳动着。

    她不敢和陆守墨四目相视着,他那双狭长的桃花眼,真的太摄人心魂了。

    况且,她从来就没和那个男子,如此深情款款的拥吻过,着实让她觉得既有些激动,又羞涩得很。

    不过有一点,苏惜落很肯定,那就是她丝毫也不厌恶陆守墨的吻。

    一脸很是羞涩的苏惜落,对陆守墨而言,无疑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和苏惜落一样,陆守墨的呼吸也是急促的,他的薄唇,正轻咬着女子的耳垂。

    属于他低沉沙哑的话语,传入苏惜落的耳里,略带着一种性gan的酥麻。

    “落儿,我想要你。”

    苏惜落的心,轻颤了一下,这应该是陆守墨第一次如此亲切的唤她的名字。这也让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竟可以如此的动听。

    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如此深情款款的对自己说,我想要你。

    苏惜落明白的,陆守墨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也就是说,他尊重她。

    新婚之夜,她的丈夫,让她履行妻子的义务,可谓是天经地义

    但,她轻轻扪心自问,内心深处便有个声音在告诉着她,还没准备好。

    对,她还没有准备好,因为她和陆守墨认识的时间确实不长。

    她和欧痕认识了五年,但她却没有将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去,苏惜落一直想着,要将最美好的,留到自己和欧痕的新婚之夜。

    真没想到,就因为她的暂时不想去满足欧痕的yu望,便换来了未婚夫和闺蜜的双重背叛。

    苏惜落曾有那么一瞬间,后悔过自己的坚持,所以,她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她能感觉得到,陆守墨下ban身的坚挺,而今晚,她确实也有着该满足自己丈夫yu望的义务。

    于是,她倒吸了口气后,便对陆守墨轻点了点头。

    苏惜落是个很怕疼的人,很久之前,她便听说过,女人的第一次会很疼。

    于是,她紧紧的闭着眼眸。

    陆守墨能很明显的察觉得到,躺在他自己身xia的女人正颤抖着。

    “丫头,放轻松点,别怕,我会尽可能的温柔,让你不觉得疼。”

    话落,陆守墨的大掌,轻轻的探入苏惜落那不算保守,也算不上姓感的短袖睡裙里。

    平常,苏惜落洗完澡后并没有穿胸zhao的习惯,但今晚,她怕尴尬,特意穿上了。

    因此,现在的陆守墨,便是隔着胸zhao捏着属于女子,那胸前的浑圆。

    虽没有38c,但也绝不是什么飞机场。却,刚好将男人的大掌填满,这摸起来的手感,让男人觉得很是舒服。

    紧抿着自己的唇,但苏惜落还是控制不了的轻声低*吟了出来。

    此时的感觉,对她而言是陌生的,身躯里的那团火,宛若越烧越旺。

    她为自己的低*吟声倍感到羞涩,但她就是没办法控制得了自己。

    而陆守墨身体里的那团火,燃烧得要比苏惜落身体里的那团火,还要旺上好几倍,他的下ban半身紧绷得让他觉得难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