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羞涩

    苏惜落紧皱着眉头,老天爷完全就没有给她阻止的机会,所以,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到陆守墨身上,谁知?陆守墨却说。

    “行,那我今晚就在伯父伯母这住一晚,我一点都不嫌弃,就怕麻烦到伯父伯母你们。”

    端着切好的水果,秦惠月也来到客厅,她连忙答道,“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墨儿,刚刚落儿可是跟我说了你们已经领证的事,所以,你是不是该改口了?”

    苏惜落的脸瞬间发烫得厉害,她这老妈未免太热情了吧!不仅让人家今晚在这里过夜,还让人家改口,她都想找个洞去钻起来了。

    将盘子擦干后,苏惜落也赶忙来到了客厅,她心里,是很不希望这第一次的会面,就弄得大家都很尴尬。

    原本坐在小板凳上的陆守墨落落大方的站起了身,他来到秦惠月和苏挚宇的身旁。

    “妈,爸,谢谢你们将落儿培养得这么好,虽说我和落儿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请你们相信,我真的是想牵着落儿的手一直走下去,我会给她我所能给予的最好的生活,尽我所能去保护她,让她不受一丁点的苦,做到让你们放心的把落儿交给我。”

    此时在陆守墨的脸上,眼里,让人看到的尽是坚定与真诚。

    秦惠月和苏挚宇各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又朝对方兴慰的点了点头。

    “好,好,我们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让我们放心的把落儿交给你。”

    这些话,对苏惜落而言,无疑让她觉得非常的感动。

    很快,客厅里又恢复成一副和乐融融的温馨画面,陆守墨和苏挚宇继续下着棋,而秦惠月边看着他们下棋边吃着水果。

    苏惜落五味杂全的来到自己房间里,想着陆守墨刚刚所说的话语,心里有了一波又一波的不平静。

    突然,她忆起了今晚陆守墨要在自己家过夜,且明摆着是要和她同住一间房,谁让她家只有两个房间呢?

    同住一间房,同睡一张chuang,那是不是还要做夫妻间该做的事情?

    如此一想,苏惜落的脸便又发烫了起来,她只顾着闪婚,却将洞fang花烛夜这碴忘得一干二净。

    莫名的,她开始紧张了起来,都说女子的初ye会特别疼,苏惜落是个一直坚持要将女人最纯洁的zhen操,留到新婚夜给丈夫的人。

    为此,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失恋失业失闺蜜,但她不后悔。

    某些画面开始在她的脑海里萦绕着,但,苏惜落只是想想,都觉得好羞涩。

    “苏姑娘,你很热吗?脸这么红。”从客厅来到房间里的陆守墨,他边看着苏惜落头上正勤劳工作着的吊扇,边一脸不解的说道。

    “呃。。。。。。”

    原本正想得入神的苏惜落,着实被陆守墨吓了一跳。

    她轻抚着自己受伤的小心脏,轻喘了喘气,片刻后,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陆先生,你不是在客厅里陪我爸下棋吗?不会是脑子里突然进水,专门跑进来吓唬我。”

    浅笑着轻摇了摇头,陆守墨脸上的表情有些无辜,“苏姑娘,棋已经下完,是爸让我早点休息。但妈说她煮了绿豆汤,让我们休息前都喝上一碗解暑,所以,我是来叫你出去喝绿豆汤的。”

    “不过,我现在很纳闷,我这怎么就成了脑子里突然进水?”

    苏惜落的嘴巴张成了‘o’字形,也就是说,她在房间里已经发呆了很长时间,而且,脑子里想的都是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天啊!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色的,不,她才不要做se女呢?

    一脸尴尬的干笑了几声,她伸手,轻拍了拍陆守墨的肩膀,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的说道,“陆少爷,你刚刚听错了,不是你,是我自己脑子里突然进水了,那走吧!喝绿豆汤去,好好解暑。”

    陆守墨轻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苏惜落一起从船上起身,还轻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喃道。

    “苏小姐,你刚刚是不是在想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不然的话,脸怎么会那么红?嗯,现在还红得跟个红苹果似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