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是我的解药

    将男人从车里一把揪起,没有丝毫犹豫,陆守墨直接折断了男人的手,紧接着,他又往男人身上狠狠一踹,男人被踹飞了,撞到另一辆车身上,哀痛一声过后,男人趴在了地上。

    苏惜落颤抖着钻出了车子,看了眼倒在地上哀嚎的陌生男子,又转过身看着一脸疏离的陆守墨,明明全身上下燥re得厉害,可她还是打了个寒颤。

    “陆先生,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次。”苏惜落一脸尴尬的干笑着。

    看着病服上触目惊心的血,陆守墨将苏惜落直接拦腰抱起,“先回医院。”

    淡淡的梨花清香朝苏惜落扑鼻而来,这味道,让她一点都不排斥,包括此时正抱着她的男人。

    但,如此依偎着男人宽厚的胸膛,让她身上的温度不断节节高升。

    还好,陆守墨很快将她放在了车的副驾驶座上,片刻过后,车子便开始在路上疾速驰奔。

    看着陆守墨那刚柔并兼的侧脸,苏惜落轻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唇。

    在心里,将那个给她下药的男人痛骂了一番后,苏惜落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启了启唇对陆守墨问道,“陆先生,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还好有陆守墨的及时出现,现在回想起刚刚的事情,苏惜落一阵后怕。

    “你拿走的是我的手机,我的手机一直都安有定位系统。”不温不火的答着话,但陆守墨手里的方向盘,却打得有些飞快。

    这时苏惜落才忆起,自己离开酒店时,根本就没带手机,掏出病服口袋里的手机,她发现,陆守墨的手机和自己的手机有几分相似,难怪她会拿错。

    “陆先生,真对不起。”满脸真诚的歉意,苏惜落觉得自己真不该穿着病服逛酒吧,还差点落在坏人的手里。

    “我接受你的道歉,到了,等会得先让医生把你的伤口重新包扎一下。”将车停好后,陆守墨率先下了车,来到苏惜落身旁,扶着她往医院里面步了进去。

    夜未央和医院相距不远,刚刚,苏惜落还是小跑着去的夜未央呢?

    一靠近陆守墨,感受着属于男人独特的气息,苏惜落身上飙升着的热度,让她逐步走向崩溃。

    陆守墨感受到了苏惜落的不对劲,轻皱了皱眉头,“我等会帮你跟医生要一下解药。”

    回到病房里,苏惜落已经被热得脑袋瓜里一片懵懵然的了,她满眼迷离的看着陆守墨,“不,你,才是我的解药。”

    她很用力的拽着男人的胳膊,嘴里魅惑的口申吟着,“热——好热——救我,我快受不了了——”

    陆守墨是那种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他都能坐怀不乱的人,虽说他此时意识是理智清醒的,但,当苏惜落的小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mo一通时,他的身体却有了自然反应。

    “好,我救你,但你的解药不是我。”陆守墨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能碰。

    由于苏惜落住的是vip病房,便有着独立的卫生间。

    再次将苏惜落拦腰抱起,片刻后,苏惜落便被安置在了偌大的浴缸里,陆守墨又往浴缸里放满冷水,“先泡个冷水澡,将手放这里,以免沾到水,等我,我去跟医生要解药。”

    听完陆守墨的话语后,苏惜落一脸的似懂非懂,不过,泡在冷水里,她好像没那么热了。

    看来,她所中的药只是普通的,再者,此时在她身旁的男人,还算是个君子,哎,这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几分钟后,陆守墨便重新回到了病房里,他用温柔的语调,哄着全身燥热的苏惜落吃下了几颗安眠药,原来,医生的解药便是安眠药啊!

    很出乎苏惜落的意料之外,原本,她以为这会是个不眠夜,没想到,却一觉睡到天亮。如果不是陆守墨叫醒她,苏惜落估摸着,自己可以直接睡到明天早上去。

    一个小时的飞机,便能从北京抵达g市,也能让苏惜落从天堂掉落到地狱。

    步出飞机场,苏惜落还没从悲伤的思绪中走出来,一直到她的思绪稍微恢复正常时,才发现,自己和陆守墨已经在杨秘书所开的车上。

    “苏小*姐,该送你回那里?还是说,直接送你去医院。”

    医院?

    苏惜落连忙对陆守墨摇了摇头,她才不去医院里住呢?过两天再去医院换药就好了。

    “不去医院,杨秘书,麻烦你,古苑居113号,谢谢。”

    刚刚,陆守墨已经为苏惜落和杨秘书互相介绍过了。因此,杨秘书也称呼苏惜落为苏小*姐。

    “好的,苏小*姐你不用客气。”

    这古苑居113号是苏惜落和自己爸妈住的地方,她的母亲是g市人,她父亲是北京人,她父亲为了追随她母亲,便将家安在了g市。

    而此时,苏惜落的爸妈早已经在家里等候着她这位,在婚礼上意外失踪的女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