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第1010章 一千零二十,太露了------

    “那老何头就这么二皮脸啊,上赶着让人家寒碜,真想不明白他到底图个啥?”

    有人就有江湖,有人喜欢就有人讨厌,王老实为人算招恨的,平时没少得罪人,哪怕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就得怪他拥有的让太多人妒忌。

    一群人凑在了一起,张建是其中最想弄死王老实的一个,没别人比他更恨,包括老周都不行,小郑更没戏。

    这些天,张大公子忙得跟孙子没两样儿,正经体会了啥叫累成狗。

    他要解决的麻烦不光有小常,还有老谭同志。

    哪怕有老张亲自打招呼,有些细节还是需要投入精力的,这种事儿,不能让别人来,张建必须自己上。

    谭松也特么的不争气,屁股上的屎多的张建都想踢几脚,他可不敢告诉自己老子,不然老张必然会气个好歹,这不是抹黑他光辉形象嘛。

    好在老张面子够强,谭松也不是什么有价值的货,南岛方面已经明确的给了回复,双开,缓刑,没收非法财产。

    结果完全能接受,烧高香去吧,谭松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张建抽出一支雪茄,扫了一眼窝在角落的小常,心情又糟糕起来,这几天人家王落实风光无限,自己咋就倒霉个没完嘞?

    论对王老实的讨厌,郑二货也不含糊,满脸都是瞧不上,“图啥?以为能通过王落实抱大腿呗,还有那霍建,哼,早晚------”

    没等他的话说完,张建就严厉的打断他,“你给我闭嘴,乱嚼舌头,再这样,我让郑叔叔禁足你。”

    小郑性子二,智商还是有的,马上醒悟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惹祸了,赶紧一缩脖子,不再言语。

    屋子里人不少,人精为主,哪儿会琢磨不出点意思来,立马打哈哈说起别的来。

    “张总,您说咱还去吗?”

    张建心里叹口气,心里边儿他是真不想去,可不成啊,大伙儿还得混京城啊,可以跟王老实不对付,但不能跟利益不对付,只能嘴上说,“去啊,凭什么不去?”

    郑二货眼神飘忽了一下,低头小声说,“我有事儿------”

    张建撇了下嘴,说,“也好,你该低调点,不过,郑叔最近有些上火,你别撞上。”

    这话说得小郑脸憋得通红,喘着粗气,只是面对张建不敢爆发,只能低着头说,“那我还是去吧。”

    ※※※

    王老实家,餐厅,唐唯已经吃饱,或者说就没吃几口,关于晚饭,王老实认可一个说法,少吃点就行,没必要非吃到撑,再说了,女人吃东西,独特。

    “我不想穿成那样。”

    唐唯微红着脸,怎么瞧都是生无可恋的模样。

    自打王老实告诉她要去参加这个酒会后,唐唯觉得生活完全被打乱,老邱还特意派来一个所谓的形象设计师。

    王老实那儿好说,脸洗干净,头发没皮屑,弄身差不多的装束就足够。

    女人不成,争奇斗艳呢。

    唐唯跟别人还不一样,她是女主人,吸引所有人的关注。

    本来唐唯第一反应是不去的,可老邱有经验,让刘美娟过来跟老板娘细说关节,心里,老邱觉得这种场合,查芷蕊似乎更合适,正宫实在那个啥,他不敢说。

    知道这事儿对自己丈夫重要,唐唯忍了。

    也不能说那个所谓的设计师没水平,人家是按照当下世界最主流弄的,压根就没考虑钱的事儿,别逗,听说是首富,哪怕有水分,也不会为了一套礼服贵贱说什么。

    王老实放下筷子,他最近喜欢玉米渣子红薯粥,通便健康,还减肥,弄点咸菜,晚餐就算对付过去了,“哪一身啊,要不你换上我看看。”

    “啊------”唐唯没跟上王老实的思路。

    “让我看看呗,说是大师做的呢。”大师不大师的没啥,重点是王老实想知道唐唯穿上会有多漂亮。

    唐唯坚决的摇头说,“不行------”

    王老实不达目的不罢休,说,“就咱俩,又没别人,不好看咱就不穿,不看哪儿知道啊?”

    围绕这个事儿,两人僵持了半个小时,唐唯好几次认真的凝视王老实,打算看出那货有啥小心思来。

    但王老实一本正经的样子很有迷惑性。

    最后,唐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红着脸答应了,不情愿是必须的,只是对王老实,她没的选。

    那玩意儿穿起来挺麻烦,王老实大概知道点,问了好几次要不要帮忙,都被拒绝。

    等了小半个点,唐唯终于扭捏着双手提裙子走了出来。

    喔!

    惊艳!

    钱没白花,真是漂亮,王老实这货完全不顾自己媳妇的不习惯,上下打量起没完,不怪他,和以往的唐唯相比,跟换了个人一样。

    王老实忍不住拍了下手赞叹说,“外瑞比有特否!图外瑞比有特否!”

    唐唯翻了个白眼,说,“我不喜欢。”

    王老实再看了看,不解的问,“哪儿不对?我真觉得非常好看。”

    “太露了------”唐唯声音越来越低。

    “还真是。”王老实绕着媳妇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尼玛,不说别的地方,整个后背都露着呢,这哪儿成。

    不用唐唯再说,王老实坚决的说,“这衣服不成,绝对不能传出去,要不我得亏死。”

    嘶------

    唐唯忍不住揪住王老实的腰部嫩肉来了个常备动作,男女间这动作叫恩爱,陌生人是虐待。

    呼,唐唯总算长出一口气,不过她马上又发愁了,“到那天穿什么啊?”

    “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这玩意儿还有必须的?”

    唐唯没好气的说,“你以为呢,要不是你,我真不想去,乱七八糟的。”

    说得王老实一愣,打那天开始,他就没把这个所谓的酒会当什么正经的,事儿赶着事儿赶到了架子上,算是不得已。

    猛地一听唐唯抱怨,王大老板顿时来了脾气,泥煤,总不能花了钱,还给自己找别扭吧,看来,唐唯最主要的不是衣服不合适,大概是不习惯那样的局面。

    仔细一琢磨,还真的有可能,唐唯真不是那样的人,否则就不是她了。

    王老实拉过唐唯往沙发就坐,唐唯惊叫起来,“别,回头起褶子啦!”

    “起就起呗,多大点事儿,来我跟你说------”

    王老实给唐唯两个选择。

    第一,不去。

    第二,去也行,想什么打扮都成,甭管别人说啥。

    “咱俩用不着听别人说啥,凭什么他们说了才算,怎么舒坦,咱就怎么来。”

    唐唯犹豫了下说,“真的?不影响你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