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第1008章 一千零一十四,站多高看多远

    “他这人真没劲。”

    黎晓一瞅见钱四儿就来气,要不是知道不行,非要翻脸不成。

    钱四儿赶紧说,“其实吧,我倒觉得三哥说的多,把钱投出去,让别人替咱赚钱多好,省得自己累死累活的。”

    “瞧你那点出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做人得有理想明白吗?”黎晓还是不痛快,说话带着怨气。

    大小姐嘛,钱四儿了解,他实在怵头,好在黎晓比吴楠悦强太多,要是遇上那位大姐,钱总自己都不敢言声。

    紧了紧衣领,微咬着嘴唇,黎晓单手托着下巴,根本没观察到人家钱总早就想跑的样子,她若有所思的说,“好几个朋友呢,都指望咱带着他们一块做,可怎么跟她们交代啊?”

    得,王老实实在太了解这帮子人,一猜一个准儿。

    钱四儿耐着性子问,“都谁啊?”

    黎晓白了他一眼,“你不认识。”

    钱总一缩脖子,心说正好,你要是告诉我,还不好办了。

    本来钱四儿还在琢磨是不是告诉黎晓关于可以参股的事儿,现在,他终于发现了黎晓有个不靠谱儿的特质,还是别了。

    好不容易发现黎晓眼光扫向自己,四爷赶紧做出看表状,正常情况就是黎晓问他是不是还有事儿,四爷可以借机远遁。

    完全没有。

    黎晓似乎又想起来似地,问,“赵宏进你熟悉吧?”

    “他?”钱四儿一个激灵,赵宏进在美誉国际是个禁忌,在他钱四儿这儿照样也是。

    从个人讲,钱四儿跟老赵当年关系不错,哪怕是现在,他都没彻底明白赵宏进为什么跟老大翻脸。

    黎晓敲了下桌子,不满的说,“别愣神儿啊,问你话呢,到底熟不熟?”

    钱四儿干笑两声,“还算熟吧,你也认识他?”

    黎晓点点头,没当回事儿的说,“这次还是他建议我们的呢。”

    嗯?

    混到今天,不敏感可不成,赵宏进什么意思?

    钱总马上紧张起来,努力压着自己情绪,装作平常的说,“老赵很有能力,你那些朋友眼光不错,她们能请到他不容易吧?”

    “嘁!你说得太夸张了。”黎晓挥了挥手,“也就那样。”

    钱四儿眼皮猛跳,绕开话题,不再提赵宏进。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站多高看多远,咱这位王董可是塔尖上的哟。”

    黎晓看来还是不死心,钱四儿强笑两声,没言语。

    “要不我直接找他去?”

    还没等钱四儿说话,其实钱总已然不知道该说啥,嘴里发苦,心里抽搐。

    “不行,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见他,我说话都不利索。”

    钱四儿心说您老忒谦虚,就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还要多利索?

    黎晓还在挣扎,苦着脸说,“你说我找楠悦姐呢?她总有这个面子吧。”

    钱四儿鼓了鼓气,小心问,“不如让她们自己干呗,为啥非得跟三哥合伙儿呢?”

    黎晓一脸嫌弃的瞥了钱总一眼,撅着嘴说,“你什么都不懂,算了,懒得跟你解释。”

    大小姐总算走了,钱总浑身一送,瘫坐在沙发上,粗喘几口气,拿着电话,琢磨了半天,没拨出去。

    ※※※

    按照王老实的意思,就张着嘴儿去直接吃的,唐唯没乐意,带了两瓶红酒。

    估计是最近又文艺女青年了,王老实也没多说。

    一进门儿,王老实就冲蒋小西道歉,“对不住啊嫂子,实在没注意,一下子睡着了,手机还调了静音。”

    蒋小西多大气,接过唐唯手里的酒,说,“不是外人,没得说那个,还有你们,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家里都不缺。”

    宫二是偷偷给了王老实白眼儿的。

    没瞅见宫二的宝贝闺女,就问了句,“孩子呢,没放学?”

    宫二挥了下手,无奈的说,“说是看什么艺术展览了,不回来吃,跟同学就和。”

    “她上高三了吧?”唐唯换了拖鞋,顺手把她和王老实的鞋摆好,扭头问蒋小西。

    “可不。”一谈起孩子,女人性质就来,蒋小西更头疼,她家这位小公主,主意不是一般的正,谁也甭打算替她规划人生。

    王老实识趣儿的没开口,说去那位丫头变成这样,他没少出力。

    吃饭不过是个由头,不是主要的,饭桌上话题还是孩子。

    宫二家的小公主打算要去留学,还是艺术院校。

    “摄影啊!”

    也算是很上档次的艺术形式,美帝马里兰艺术学院,说是一所顶尖的学校。

    不以为然和小有担忧。

    但------

    看得出,此事应该已成定局,盘算了半天,王老实把话憋了回去。

    别看将来会闹的挺凶,不过,像宫二家这孩子留学的事儿也不算太过分,稍微注意点也说得过去。

    饭后,唐唯自然和蒋小西谈论女人的话题,主要作用就是加深两家的粘合度。

    宫二带着王老实到楼上的书房。

    书房的布置变化不大,就是茶台换了,扫了一眼,王老实就知道几乎不怎么用,都要用热水烫。

    没等宫二言声,王老实主动坐上去,开始动手,相对于宫二那二把刀,他更专业点。

    宫二翻找出一盒烟来,自顾自的点上,“我家老头子又夸你了,头脑清醒。”

    泥煤啊,王老实同志脸上发烧,心说你跟我有仇是咋地,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接茬儿,含糊着混过去。

    “对啦,谭松是怎么回事儿?你参与多不多?”

    谭松的事儿王老实多少知道些,那货没好作,把自己弄进去纯赖他的疯狂。

    王老实赶紧否认,“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严格来说,有那么一点,要不是王老实跟罗英去,谭松不至于那么快完蛋。

    可换个角度说,那厮作的程度,办他是早晚的事儿。

    宫二不大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用随意的语气说,“没参与更好,有人使劲儿要捞他。”

    眨巴了几下眼睛,王老实强行按捺下心里的想法,这种事儿真心不是他该关心的,老张同志还在疯狂,再无回头的可能。

    又扯了几件破事儿后,宫二终于把话题拉入他希望的轨道里,“你得到消息了吧,目前初步定了,副主任。”

    王老实愣住了,卧槽,这级别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想。

    吴二叔要玩儿多大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