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炼之路

第437章 成功离开

    首先浮现张恒脑海里的,是梵小黑那张黝黑的脸蛋和熟悉的眼睛。

    由最初那个单纯憨厚的男孩,到眼中充斥彻骨冰寒和仇恨的少年:“我的父母被镇上的人打死了,现在我的姐姐也被镇上的人害死了……如果我还呆在这里,总有一天,我也会被他们给害死的……”

    “我恨透了这个地方,我要等待某一天回到这里,然后——血洗梵家镇!”

    从梵小黑,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血杀神帝”,又有多少人能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呢?

    张恒轻吐一口气,脑海里的梵小黑,渐渐被“血杀分身”孤傲冷峻的身影所代替。

    嗡~

    漆黑的虚空中,血色长河犹如一条桀骜不驯的血龙,死死的把“擎天巨手”给困在血河中。,滚滚血浪形成一朵朵绚丽绽放的娇艳之花,投身到与激烈的争锋之中。

    空间裂缝随着两者间的交战,如波纹般向远处蔓延而去,甚至对张恒等人所在的区域,都略有影响。

    张恒和洛河相识一眼,彼此的眼睛里,都透着一丝明悟。

    不知为何,在血色长河与“擎天巨手”展开激烈争锋的过程中,张恒空间戒指里被冰封了的“玄幽天魔”隐隐间生出了挣扎的思想,但终究没有破开才施加不久的封印。

    “莫非‘玄幽天魔’这家伙,和虚空中的‘擎天巨手’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张恒心中猜测起来,却也不敢把被冰封的“玄幽天魔”给拿出来,以免引发难以预料的状况。

    三人在这里等候了不知多久,或许是十天半载,又或许是三年五年。从最初的紧张、畏惧等神情,到最后的麻木和枯燥。

    整个空间里,不停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即便再壮观和绚丽,也都有厌烦的那一天。

    终于,直到某一刻,漆黑的空间里,“擎天巨手”的挣扎渐渐变弱,最后沉入了无尽血河之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血色长河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横跨在漆黑的虚空中,给人一种异样的美丽。

    “即便曾经实力通天,但作为一只残缺的手掌,终究有被元气耗完的那一天,现在我们应该可以出发了……”

    洛河轻叹道。

    “我们该如何走呢?如果太接近血河的话,万一遭受攻击怎么办?”

    张恒望着静静流淌的血色河流,心中有些犹豫。

    “沿着河流的流向往下飞,试试看,说不定能找到线索,我的灵觉告诉自己,这样做似乎没有错……”

    洛河突然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这样能行吗?”

    黑魔皇望着远处的血色河流,心中也不敢断定。

    张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让我试试看……”

    “你有什么办法?”

    黑魔皇有些意外的道。

    洛河却静静的望着张恒,对张恒点了点头,让他放心。

    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中,张恒的眼睛里,诞生出一道银色光点。

    嗡~

    银色眸子中陡然延伸出一片漩涡,张恒刹那间进入了那种好似时间加速的错觉,眼前的空间的掠动,呈现出黑白两线的单纯世界。

    他眼睛所看的方向,正是血色河流的流向!

    片刻之后,张恒眸中银光渐渐淡去,面色略有些苍白。

    经过长达十八年的修炼,他真正用于提升修为的时间反而占一小部分,毕竟手中资源有限。而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修炼各种神通和秘术上。

    故而,在各种神通方面,张恒又有了新的长进。

    其中,神灵眼所要提升到的更高境界,被称之为“灵心通明”。

    灵心通明,即是通过心灵的通灵感应,看到自己所想看到的,明悟自己所疑惑的,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预兆凶吉

    在目前,张恒不过是初步踏入这个境界的门槛,所以在施展起来颇为费力。

    “怎么样?”

    洛河问道,事实上,作为仙人级别的存在,他同样拥有类似的神通,但由于是分身在施展,故而效果不佳,只能得出一个极为模糊的方向。

    “没错,大门就在河流的下方。”

    张恒眸中精光一闪,一脸自信的道。

    黑魔皇一脸古怪的道:“真的有这么神?”

    张恒轻笑道:“你若不信的话,可以回‘三星域’,我们二人也不会阻拦你。”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一次……”

    黑魔皇略一犹豫,便做出了决定。

    咻!咻!咻!

    三人在漆黑的空间里,以血色河流为参照物,沿着河流的流向,急速飞去。

    感觉飞行了大半个月的样子,河流本身没有分支,却变得渐渐狭窄起来,一直往前延伸。

    对此,张恒等人见怪不怪,波澜不惊的继续往下飞去。

    又飞行了大概几日的功夫,前方血色长河的尽头,果然有一个血色大门,闪烁着柔和的光泽。

    “传送阵?”

    黑魔皇一脸惊喜的道。

    三人连忙落到血色大门的旁边,倒没有冒然行动。

    在血色大门的侧边,竖着一个血色石碑,上面刻着一些字。

    其中,最醒目的几个大字是“血祭镇魔河之七”。

    张恒思索了一会,得不出什么结论来,索性不多想。

    于是接着看石碑上刻着的几行小字:

    此血门乃是封印之地的传送阵,有缘人方能成功开启,强行入阵者将遭受血光噬魂之果。若想离开封印之地,必须成功回答如下几个问题中的三个:

    第一个问题,我是谁?

    第二个问题,我的故乡在哪里?

    第三个问题,我在魔界中是什么身份?

    第四个问题,我平生最痛恨的人是谁?

    第五个问题,我平生最好的朋友是谁?

    第六个问题,我平生最敬佩的人是谁?

    ……

    看到这些问题,张恒不由面露错愕之色,心中也有了一些底。

    “真是莫名其妙……”

    面对这么一些问题,黑魔皇完全找不到头绪,眉头紧皱。

    而洛河的脸上,开始还略带几丝喜色,随后又开始苦苦思索起来。

    “怎么样?洛道友你有头绪了?”

    黑魔皇见洛河的样子,不由出声问道。

    洛河苦笑道:“我只能答复第一个问题。”

    “他是谁?”黑魔皇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血杀神帝。”

    洛河轻吐几个字。

    这四个字刚一出,异象顿生,就见那血色石碑上流光四溢,记述第一个问题的一行小字,凭空消失。

    无形中,传来“铿”的一声,震慑心灵。

    “是他?”黑魔皇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早该想到是他的,但没有你这般的肯定。”

    目光掠过石碑上剩余的这些问题,黑魔皇苦叹道:“虽然我们都知道‘血杀神帝’的威名,但对于他本人的了解却知之甚少……”

    “让我来。”

    就在这时,张恒突然站了出来。

    洛河目光一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了期待之色。

    缓缓走到血色石碑的面前,张恒的脑海里有两道身影在飞快的交错、融合起来。

    “你的故乡,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称作‘梵家镇’。”

    张恒淡淡的道。

    话音刚落,血色石碑光芒闪烁,发出“铿”的一声。

    “你平生最痛恨的人,应该是‘妖龙皇’……”

    张恒想起当初在血杀神殿外围,血杀分身怂恿众修士攻击玄龟的情形,而玄龟不过是因为和“妖龙皇”有些血缘关系而已。

    “铿!”

    “你平生最要好的朋友,应该是‘火鬼’……”

    张恒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年的那个神秘雕像,是他赐予了赵瑞“火源珠”,并为自己确立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目标——超越三十六界龙神不灭的不败传说。

    “铿!”

    张恒一口气回答了三个问题,加之洛河先前的一个,总共回答了四个问题。

    呼!

    当回答完自己所知的问题之后,张恒轻吐了一口气,让心绪平静下来。

    “你们可以离开了……”

    血色长河里,突然传来一个略带落寞的声音。

    “血杀神帝!你在这里?”

    张恒惊呼道,目光朝那血河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的端倪,亦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黑魔皇有些跃跃欲试的道。

    “我和洛大哥还有些事要谈,黑魔皇阁下可以先行离开,日后在‘周王朝’,我们或许还有见面的机会。”

    张恒淡淡的道。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二位也保重,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黑魔皇丑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由衷的笑容,身形一闪,便钻进了血色大门,消失在这片空间。

    “张兄弟,大哥我也不能陪你去‘周王朝’了,剩下的路虽然艰难无比,但我相信你终究能渡过这重重难关,完成你的心愿,亦是我的心愿……”

    洛河目光真挚,凝望着眼前已越发成熟的青年男子,似乎带着某种寄托和希望。

    “洛大哥请放心,进入‘周王朝’以后,我会知道该如何行事,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飞升上界,到时候或许还能和大哥的本尊见面……”

    张恒的脸上勉强挤出了几丝笑容,洛河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他相信的几个人之一。

    “一路保重……”

    最后,洛河目送张恒踏入了血色大门,轻声祝福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readnovel。,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