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炼之路

第131章 终结·最后的胜利者(卷二终,大章节)

    “最后一关,终结。”

    血杀分身双手轻轻的舞动,在场的七八个修士顿时感觉有一股神秘力量带着自己在高速的移动,眼睛里可以看到周围连成无数平行线条的画面。

    最后,只觉脚下一重,张恒等人出现在一个充满荒凉之意的赤色土地之上。

    这是一片昏暗的世界,天空中被乌云笼罩的太阳有气无力燃烧着。

    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你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机,唯一有的,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人类生存的世界!

    张恒发现周围有一圈淡淡的血色光晕把参加试炼的七八名修士保护着。

    在远处,可以看到一座静静悬浮于半空中的金黄色山峰,整个山峰有好几百米高,散发着一股令人压抑的可怕气息。

    这金黄色山峰表面光滑异常,离的好远,都可以看到上面反射而来的淡淡光辉。

    “最后一关能退出吗?”

    说话的人是王园,他此行进入洞府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并不想参加最后一关的试炼。

    血杀分身略有些意外,目光落到了王园的身上,语气低缓的道:“最后一关留有的宝物才是最珍贵的,难道你不动心。”

    王园面色肃然,语气坚定的道:“我当然很动心,但是我也有自知之明,能得到三颗极品造化丹,我已经满足了。”

    血杀分身略带赞赏的看了王园一眼,随后轻叹了一口气:“本来这一关是不允许退出的,但是你能凭借炼气中期的修为闯到最后,也是难能可贵的。本座同意你退出。”

    在场修士都默然,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王园是进入洞府之中修为最低的人,却能坚持到最后一关。那些天才修士所不能做到的事却被他做到了。

    此刻他果断选择退出,这也是一种无比明智的选择。

    “最后一关的宝物十分的珍贵,即便把整个东云大陆所有的天材地宝加起来,也不及其十分之一。”

    血杀分身以略带诱惑的语气说道。

    在场所有修士,除了睡的正熟的赵瑞以外,全部都心动不已。

    最后一关,也是最终宝物归属的争夺。

    “选择退出的现在可以提出。”血杀分身淡漠的道。

    “我退出。”王园一咬牙,最后还是决定退出。

    “我也退出。”何依秀略显苍白的玉脸微微犹豫了一下,最后也选择退出。

    看来在第三关的时候,她已经大伤元气,已经无力争夺最后的宝物。

    张恒见她退出,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邬陵在临死前就叮嘱自己,希望自己不要伤害此女。

    除了王园和何依秀以外,其他人都没有退出的意思。

    “你呢?”血杀分身的手指上射出一道血光,正好击中深睡中的赵瑞。

    赵瑞立刻从沉睡中清醒,略带疑惑的打量着四周的世界,眼中还带着几丝疲倦。

    “这是试炼的最后一关,你可愿意参加?”血杀分身问道。

    “最后一关……我有些累了。”赵瑞的目光落到了张恒的身上。

    “大哥,你参加了吗?我可以帮助你。”

    张恒看着此刻成熟很多,脸上尽显憔悴和疲倦的赵瑞,轻叹一口气:“二弟,你不用参加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最后一关,我一人足矣。”

    说到最后的时候,张恒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强烈的自信。

    一人足矣!

    这是何等的气魄和胸襟?

    其他修士一听此言,神色都微微一变。

    在这最后一关,恐怕没有任何人拥有如此的自信。

    或许,他说这话,只是为了安慰一下赵瑞。其他修士想道。

    “那好……大哥你小心了,我现在很想睡一觉。等你得到了宝物以后,就告诉我……”

    “我退出。”赵瑞略有些吃力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血杀分身目光掠过剩余的这些人:“还有选择退出的吗?”

    剩余的几人是:张恒,南冥,李宏,李锋。还有碧雪湘云宗的那名筑基期修士。

    总共只有五人!

    这五人之中除了张恒以外,其余几人修为全部都达到了筑基期。

    从一百人到现在的五人,不管是实力、运气、勇气、潜力,这五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如果不死的话,以后的成就将无法估量。

    这五人眼中都透露着坚定的神情,都没有选择退出。

    “好,最后一关有五人参加。至于你们这些没有参加的三人……”

    血杀分身目光淡然的看了这三人一眼:“能走到这一步,已经能证明你们的不凡。本座现在也不忍心伤害你们,就把你们传出洞府之外吧。”

    血杀分身的目光最后在赵瑞的身上停留了一眼,用手一挥,赵瑞三人便消失在这片昏暗的世界里。

    张恒的心里则有一种感觉,血杀分身或许是看在赵瑞的份上,才安然放这几人出去。

    以血杀分身的个性,似乎很讨厌有任何退缩之意的修士。在开启神殿的时候是如此,第三关斩首的时候亦是如此。

    “最后的宝物,就在远处的金色山峰之上……”

    血杀分身留下最后一句话,身影也消失在众修士眼前。

    随着血杀分身的离开,周围那层淡淡的血红色光晕也随之消失。

    顿时,空气里传来一股强烈的腐蚀气息。

    在这腐蚀气息的侵染之下,除了张恒以外,其他五位修士身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衰败。

    “好恶劣的环境。”张恒感觉自己变态的**在这腐蚀气息的攻击之下,也有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就像被蚊虫毒蛇咬过一般。

    其余四位修士神色大变,立刻使用灵气护盾保护自己的身体。

    在灵气护盾的保护之下,那股可怖的腐蚀气息才被隔绝在外,但还在不停的侵蚀修士们的灵气护盾,时刻消耗着修士们的法力。

    张恒也不敢怠慢,身上笼罩着一层银色的炼虚灵气,让外界的腐蚀气息不能接近身体分毫。

    目标,金色山峰!

    碧雪湘云宗的那名筑基期修士第一个准备御风飞行,但身体还没有腾空半米,就被一股莫大的力量给压回了地面。

    “这里是禁飞领域!”这位筑基期修士惊呼道。

    又是禁飞领域?其余几名修士也没有多做尝试,全部分散开来,每个人之间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在这最后一关,即便是同一阵营的人,也不能相信。南冥和碧雪湘云宗的那位筑基期修士也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金色山峰如同沙漠里的绿洲,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让这些修士们不停的向它走去。

    好在,这里不比血色粘稠路,除了禁飞以外,便没有其他的限制。

    张恒的速度是最快的,他虽然是在行走,但移动速度比其它修士奔跑还要快。

    南冥和李宏也不落后,死死的咬在张恒的身后,绝不超过二十米的距离。

    在这最后关头,谁也不敢妄自动手,否则的话,就可能招致另外几人的同时攻击。

    悬浮在半空中的金色山峰,在一点点的接近,张恒也逐渐看清了这金色山峰的全貌。

    高约七八百米,形似金字塔,却悬浮在半空,山底离地面约有十余米的高度。

    在金色山峰的下方,是一个方圆数里的翻滚着暗红色岩浆的大坑。

    这岩浆坑里散发出恐怖的火热气息,里面的岩浆正在不停的翻滚冒泡,一旦落入其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岩浆坑之中有许多突出来的暗红色岩石,上面同样有不低的温度。

    金字塔般的山峰之上有十条乌黑的铁链,铁链在岩浆坑边缘来回的荡漾。

    “这里是禁飞领域,那金色山峰又光滑无比,恐怕只有从铁链上爬到山峰的顶部。”

    张恒心里思索道。

    不一会的功夫,五位修士全部走到了岩浆坑的旁边,互相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碧雪湘云宗的那位筑基期修士取出了自己的上品灵器,和其他四人保持百米的距离,随后控制着自己的上品灵器向空中荡漾的一条铁链斩去。

    “叮!”铁链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缺口。

    众修士神色微微一变,这铁链的竟然是可以破坏的,如果全力用灵器斩击的话,很有可能会把这铁链斩断。

    这样一来,当你在攀爬铁索的时候,其他修士可以趁机斩断铁链,让你落入下面的岩浆坑。

    仙云宗的李锋也和其余修士拉开一段距离,取出一件中品灵器,控制着它去攻击光滑如镜的金色山峰。

    “叮叮叮……”连续斩击了十几下,那金色山峰之上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看来这金色山峰是无法破坏的,想在上面砸个坑落脚也是行不通的。

    在场修士犹豫了一会,每个都很自觉的保持几十米的距离,选中一条铁链向上攀爬。

    张恒也选中了一条铁链,他左边的人是南冥,右边的是李锋。李锋的右边是李宏,李宏的右边则是碧雪湘云宗的修士,碧雪湘云宗的那名修士则又和南冥相邻。

    可以说,五人刚好把整个金色山峰给包成了一个圆周,首尾相接,每人的左右都有人。

    抓住铁链往上爬了十几米,张恒的脚踏上了金色山峰光滑的山壁,随后脚下借力,速度加快,开始向上爬去。

    左边的南冥发现张恒的速度超过了自己,也开始疯狂的加速。右边的李锋,速度就要慢一些。

    张恒不敢把速度放得太快,那样的话,就会招致几方修士的同时打击。

    但即便如此,张恒的也和南冥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就在这时,山壁的另一方发生了“叮叮叮”的灵器交击声。

    李宏和碧雪湘云宗的那位筑基期修士打起来了。

    “找死,竟然敢坏我的事。”李宏怒骂了一声,血影幽魔剑里射出了十几道血杀剑影,把那名筑基期的修士打得没有招架之力。

    “南冥师弟,帮帮我!”碧雪湘云宗的那名筑基期修士呼喊道。

    南冥瞥了一眼那位同门师兄,没有理会的意思,速度不减的向金色山峰之上爬去,死死的咬住张恒。

    就在这时,张恒右边的李锋突然控制着灵器斩向他自己右边大占上风的李宏,不是斩击李宏,而是斩击李宏上方的铁链。

    李宏立刻陷入了被左右两方夹击的形式。

    见这三人陷入了混战,张恒和南冥开始飞快的向上爬去。

    “噔噔瞪……”手拽铁链,脚下踩着光滑的金色山峰,两人很快就爬了几百米的距离,达到了金色山峰的半山腰。

    呼!南冥在攀爬的同时,取出了极品灵器碧雪琉焰珠,目光紧紧的盯着张恒。

    张恒冷笑,口一张,把灵器月殇给吐了出来。

    清冷的银辉在月殇上闪烁,与金色山峰反射的金辉交相呼应。

    “本命灵器……”南冥略有些吃惊的看了月殇一眼。

    南冥虽然也能发挥手中碧雪琉焰珠的全部威力,但还没有把它炼化为本命灵器,在灵性方面就要差上不少。

    而就在这时,下面的李宏发出一声怒吼,他头顶的铁链被碧雪湘云宗的那名修士给斩断了,整个人从金色山峰上坠落下来。

    就算李宏的实力高于普通筑基期修士,但在这种情况之下被两位普通筑基期修士夹击,最终只有落败的结局。

    嘭!李宏整个人就这么落到了岩浆之中,随后,他整个人就被暗红色的岩浆给吞没。

    但随即,那片岩浆区发生剧烈的翻滚,“嘭”的一声,李宏整个人被耀眼的血光包裹着冲出了岩浆,身体落到了一块暗红色的岩石之上。

    而这时,金色山峰之上的四人都已经爬上了半山腰之上。

    李宏再想重新爬铁链追上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了,眼中闪烁着阴冷的神色。

    “今天谁也休想爬上去!”

    李宏站在岩石上,身上笼罩着一层血雾。

    “嗤嗤嗤嗤……”

    他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血影幽魔剑,几十道透明的血色剑影向金色山峰上的铁链斩去。

    “咻咻咻!”其中有三道血色剑影射向了张恒的头部上方。

    “***!”张恒手握着铁链正在不停的攀爬,即便心念控制着月殇击落了一道血色剑影,另外还腾出一只手射出数道银色锋芒,但还是被一道血色剑影给击中了头顶的铁链。

    “咔嚓!”张恒的身体往下方坠落而去。

    于此同时,“咔嚓咔嚓咔嚓……”南冥三人也从空中落下来了。

    南冥见此情景,连忙开启了极品防御灵器。

    “嘭嘭嘭……”四人全部落入了岩浆之中。

    “啊……”岩浆坑里传来两声惨叫。

    李锋没有防御灵器,是第一个被岩浆给溶化的人。碧雪湘云宗的那名筑基期修士,即便有一件中品防御灵器,在岩浆里也就坚持了两个呼吸的功夫,也被溶化了。

    “哈哈哈……”李宏站在岩石上狂笑。

    四周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他一个人还站在这里。

    “还剩下了最后一条铁链,这最后的宝物注定将归我所有。”

    李宏的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神色,但还是不放心的注视着不停翻滚冒泡的岩浆坑。但是这岩浆无比的怪异,筑基期的神识只能深入其中半米,就看不到更下面的情况。

    “嘭!”就在这时,岩浆里突然射出了一道人影。

    被极品灵器守护着的南冥目光冷峻,落到了一块暗红色岩石之上。

    “你果然没有死!”李宏哈哈一笑。

    拥有极品防御灵器的南冥可以说是众修士之中防御力最强大的存在,即便是结丹期修士亲临,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攻破他的防御。

    两人站在岩石上等候了片刻,时而用神识查探岩浆里的情景,但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

    已经初步确定,岩浆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就算是穿着极品防御灵器的南冥,在那岩浆里也不能呆上这么长的时间。

    南冥的目光在最后一条铁链上瞥了一眼:“只剩下我们两人了,做个了结吧”

    最后一条铁链,只能容一人通过。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南冥和李宏两人注定将会有一场决战。

    “来吧!”李宏周身的血雾开始剧烈的翻滚,血影幽魔剑发出阵阵龙吟之声,让南冥的心神微微动摇了一瞬。

    “咻嗤——”血影幽魔剑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血色残影,狠狠的斩击在南冥的身前。

    “砰!”南冥周身的铠甲虚影流转着乌光,无比轻松的挡住了这道攻击。

    嗖!在南冥的控制之下,碧雪琉焰珠里爆发出一团团的碧色火焰,向李宏包裹而去。

    李宏没有想到,自己全力的一击,竟然破不了对方的防御。

    面对南冥的攻击,他的身上也浮出一个铠甲虚影,周身血雾附着在铠甲虚影的表面,让这件下品防御灵器的防御灵器提升了一个层次。

    紧接着,李宏的身影一分为二,随后又二分为四。

    四个被血光包裹着的李宏分别站在四个岩石之上,血影幽魔剑就悬浮在四个李宏的上空。

    李宏知道,拥有上古极品防御灵器的南冥,防御力极为可怕,普通攻击根本就破不了对方的防,还不如直接使出自己的压箱底绝技。

    南冥微微一愣,知道对方施展的是一种幻影分身类的法术。

    “哼,就算你真的有三个分身又如何?”

    南冥不为所动,碧雪琉焰珠里的碧色火焰更盛,一团团碧色火焰如幽灵般飘向四个李宏。

    而这时,四个李宏的手中开始打出同样诡异的法诀,并且口中念念有词,晦涩的咒语在虚空中飘荡。

    “不好……”南冥感觉有些不妙。

    “嗡~~”血影幽魔剑上爆发出耀眼的血光,上面隐隐可以见到一条龙形的影子,阵阵龙吟在这片区域降临。

    南冥顿时感觉头昏目眩,一股致命的危险在他的心头产生。

    四个李宏合为一体,脸上带着胜利者般的笑容,但面色却苍白如纸,身体上也凝结着大片的冰晶。

    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元气大损,即便身上不停的涌起血雾,也不能在短时间之内把这些冰晶溶化。

    “让你见识一下这血影幽魔剑里蕴含的法术——血影幽魔乱舞。”

    刷!

    这血影幽魔剑里猛然冒出了一个鬼影,这鬼影和人的形态一般无二,但身体则是半透明的血色。

    鬼影的眼睛呈血红,身体极为瘦削,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是却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这鬼影眼中阴厉的光芒一闪,在瞬间锁定了南冥这个目标。

    南冥顿时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个鬼影。

    鬼影手一伸,空中的血影幽魔剑就到了他的手中。

    刷!如同瞬移一般,他的身形就出现在南冥的身侧。

    顿时,以这鬼影为中心,无数道凌厉的血色剑气在虚空中产生数以千万道的残影,整片区域都被这血色剑气笼罩了个风雨不透。

    “嘭嘭嘭……”一连串的凌厉攻击如同放鞭炮一般斩击到南冥的周身。

    这些血色剑气斩击到南冥的周身之时,都会立刻爆裂开来,发出一阵阵轰鸣声。

    南冥深陷其中,完全只有挨打的份,周身的铠甲虚影也开始微微的颤栗起来。

    约莫两个呼吸的功夫,成千上万的血色剑气全部重叠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长达几丈的巨大血色剑影,涌动着令南冥心生恐惧的威势。

    轰!呈泰山压顶之势,巨大的血色剑影狠狠斩击到南冥的身前。

    “咔嚓!”南冥的极品防御灵器破裂开来,嘴角也溢出了血液。

    天空中的碧雪琉焰珠也无力的掉落下来,落入了岩浆之中。

    这南冥恐怕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势。

    发出了最后那一堪比结丹期顶峰的攻击以后,血色鬼影“唰”的一下,融入了血影幽魔剑之中。

    “哈哈哈!”李宏狂笑不止。

    他终于打败了眼前最后的一位对手,即将成为血杀洞府里最后的胜利者。

    然后就在这时,李宏身后的岩浆“嘭”的一声,冲出了一个浑身被银色火焰包裹的人。

    张恒整个人就如同天降战神一般,全身被银色火焰笼罩,散发着一股难以抗拒的威压。

    “咻!”张恒手持着被银色火焰燃烧着的月殇,身体如飞箭一般,狠狠的向李宏冲去。

    “是你……”

    李宏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手一招,血影幽魔剑回到了他的手中。

    “叮叮……”月殇上覆盖着一片银焰,狠狠的与血影幽魔剑撞击在一起。

    李宏整个人被撞飞,血影幽魔剑上燃烧着一层可怕的银焰。

    “嘭!”他的身体落入了岩浆之中,暗红色的岩浆开始入侵他的防御层。

    但他体内猛然爆发出一股本命精气,整个人被一层如液体般的血光给包裹着,血影幽魔剑上的银焰也被逼退。

    他刚准备从岩浆里跳出,张恒整个人就从上而下压迫而来,灵器月殇就如同那死神的镰刀一般,再一次向他斩击而来。

    在银焰的加持之下,张恒手中的月殇隐隐间能压制血影幽魔剑一筹。

    “叮叮……砰”

    张恒手中的月殇变大了几分,上面的银焰跳跃着诡异的光芒,再次和血影幽魔剑撞击了两下,李宏虎口被震裂,血影幽魔剑脱手而出。

    张恒单手轻轻一挥,灵器月殇在虚空中划过一道清冷的银色弧线,终于斩击到李宏被血雾包裹的防御灵器。

    “砰——咔嚓!”血雾在瞬间被银焰击破,防御灵器被斩破,四分五裂,开始被银焰快速的吞噬。

    没有灵气的加持,防御灵器只有被银焰炼化的份。

    “啊……”失去灵器保护的李宏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开始在岩浆里溶化。

    就在这时,张恒感觉到储物袋里的宁雪蓉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外面搞这么大的动作,里面的宁雪蓉自然会有所察觉。

    “雪蓉你难道还有不忍之心吗?”张恒语气淡漠的问道。

    储物袋里静悄悄的,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张恒伸手在青色储物袋上点了两下,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砰!”张恒一脚蹬在李宏的头部,让他的整个身体在瞬间被岩浆溶化。

    在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里,张恒就以无与伦比的凌厉攻势,把元气大伤的李宏给灭杀了。

    “啪啪啪……”

    就在这时,对面岩石之上的南冥鼓起了掌:

    “你很不错,竟然能在岩浆里潜藏这么长时间,也就是你才有此等本领。”

    南冥的脸上显出淡淡笑意,用手抹干嘴角的血液。

    “你的防御灵器……”张恒脸色一变,他发现南冥身上的极品灵器丝毫无损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呵呵,忘了告诉你们。我这件防御灵器还具有自动恢复的功能,只要没有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它都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恢复原状。刚才我趁你们打斗的时候,又重新镶嵌了四块上品晶石。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师尊那里得到的。”

    南冥就如同闲聊一般,和张恒说道。

    上品晶石?张恒心里不禁生出了一股闷气,身上的银焰渐渐的消退,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南冥。

    “我这件上古防御战甲镶嵌了四块上品晶石以后,就算是结丹期修士亲临,也很难杀死我。”

    铠甲虚影上流转着一层乌光,把南冥整个身体都笼罩着。

    “你想怎样,难道想和我谈判?”张恒冷视着南冥。

    南冥面色凝重的道:“你我再打下去没有任何的意义,不如就此合作,共谋这最后的宝物。”

    “是吗?”张恒冷冷一笑,手持凄美如残月般的月殇,手臂上闪烁着银色的光辉,一层银色火焰腾的一下,在他整个手臂包括月殇上跳跃着。

    单手轻轻一挥,从月殇上斩出一道被银焰包裹着的月牙刃。

    “噗轰!”

    月牙刃轰击到南冥身前的铠甲虚影上,一团火焰开始在流转着乌光的铠甲虚影之上燃烧。

    乌光流转不息,银焰一点点的变弱,最后熄灭。

    张恒的体内倒是多出了少量的炼虚灵气。

    银焰也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形态,与其他火焰或者灵气对碰的过程中,自身也会消耗。如果是单纯的在物质上燃烧,别说是一件防御灵器,就算是一百件,也能被它轻易干掉。

    “呵呵!这镶嵌了四块上品晶石的古战甲,里面有充足的灵气储备,就算你在这里攻击几天几夜,也休想破得了我的防御。”

    南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手上一掐法诀,碧雪琉焰珠顿时从岩浆里悬浮了出来。

    其周身有一层碧色火焰保护着它的本体,使得这件极品灵器在岩浆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损坏。

    “我今天不信这个邪。”张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个身体被熊熊的银焰包裹着,向南冥疾射而来。

    南冥也没有躲闪,就这么站在岩石之上,面露笑意,凝望着张恒。

    “砰!”月殇狠狠的斩击在铠甲虚影之上。

    南冥整个身体顿时飞出了十几米远,落入了岩浆之中。

    张恒脚下一用力,身体如离弦之箭,跳到了南冥的上空,然后一脚狠狠的踩在南冥头部上空的铠甲虚影上。

    “嘭”南冥的整个身体都陷入了岩浆之中。

    “嗤——”暗红色的岩浆开始在铠甲虚影之上翻滚,但铠甲虚影表面上流转的乌光源源不断,使得南冥丝毫不受伤害。

    “你杀不死我的……”南冥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

    张恒干脆把月殇收了起来,张开双手,拳头上燃烧起跳动的银焰。

    “砰砰砰……”

    双拳抡起,一拳一拳打对着南冥猛砸,在这一刻,张恒仿佛化身为拳皇里的某个角色,附着银焰的拳头如雨点般轰击到铠甲虚影上。

    “砰砰砰……”两人一起沉入了岩浆之中,很快被岩浆吞没。

    “砰砰砰……”

    继续下沉之中。

    最后,只见岩浆坑的某个位置剧烈的翻滚着,仿佛这里面有几条被大捕捉了的大鱼,正在竭力的挣扎。

    轰!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一身银焰的张恒从岩浆里冲了出来,落到了一块岩石之上,把银焰熄灭,张恒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随后,南冥也从岩浆里跳了出来,面色有些疲倦,对张恒道:“怎么样,我说过,你杀不死我的。不如我们合作。”

    “不行。”张恒的声音里带着几丝决然。

    “好好好!”南冥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

    张恒不由一愣,难道这家伙要拼命吗?

    南冥取出了碧雪琉焰珠。

    “咻”的一声,这碧雪琉焰珠就这么飞向张恒。

    “你也杀不死我。”张恒冷笑着的瞥了这极品灵器一眼。

    南冥眼中闪烁着残忍的神色,口中突然念出了一个字:

    “爆!”

    轰!极品灵器碧雪琉焰珠就这么在张恒的面前爆炸,漫天的碧蓝色火焰顿时把方圆几十米的范围都笼罩了。

    在眨眼间的功夫里,方圆几十米的范围内都凝结起可怕的冰晶,连附近的岩浆都不例外。

    张恒躲之不及,整个身体在瞬间化作了冰雕。

    而南冥则吐出了一大口血,整个人就这么软倒在地。

    “这是你逼我的……”虚弱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但他自己也爬不起来了。

    这碧雪琉焰珠本身就是极品灵器中的佼佼者,这么近距离的爆炸,就算是结丹期修士受此攻击,不死也会重伤。

    但和这灵器神识紧密相连的南冥,心神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也许会对以后的修炼造成很大的障碍,甚至可能终身难以晋级。

    “***,又是冰雕!”整个冰雕的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溶化,张恒的周身再次腾起了银色的火焰,宛若欲火重生的战士,展现在南冥的面前。

    “你你……”南冥不敢置信的看着张恒。

    张恒用手擦干了嘴角的血丝,身体轻轻的一跃,便来到了南冥的面前。

    “你的防御能力比我想象之中还要强。”南冥苦笑道,他不明白,张恒的银焰正好克制了他碧色火焰。

    出乎预料的是,张恒没有立刻向南冥发动攻击,而是眺望了一下四周阴暗的天空。

    “你可有什么遗言。”张恒淡漠的道,仿佛已经掌握了南冥的生死。

    南冥先是一愣,凝望着张恒那种坚毅自信的脸庞,最终神色才微微黯淡下来。

    “是该到终结的时候了……”张恒轻叹了一口气。

    整个昏暗的世界里,仅仅剩下张恒和南冥两个人。

    静默了一会,南冥才抬头道:“我感觉自己已经输给你了,输给了一个修为低自己一阶的修士手中。”

    “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我会输……我到底有哪一点不如你。”

    南冥的眼睛里还带着几丝不甘。

    张恒沉默良久,才吐出两个字:“运气。”

    “运气……哈哈哈……”南冥放声大笑了几句,脸上带着几丝无奈和苦涩。

    “我终于明悟了血杀分身所说的话……运气可以让一个废灵根之人成为纵横东云的绝世人物……也可以让你一个平凡人物成为百位精英修士中……最后的胜利者。”

    张恒也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和自己相持到最后的对手,此刻的他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和心神双重受损的南冥再也难以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不过,有一点我很佩服你……”南冥眼中闪烁着一丝明亮。

    “你很能忍……你的实力甚至是所有修士中最强的……但你却能潜隐在一个末流小门派这么久……你能忍住火焰桥四周悬浮宝物的诱惑……你能在岩浆里潜藏那么长时间……最重要的是——你能忍到最后。”

    “你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也不仅仅是因为你的运气。输给了你,我南冥虽然很不甘心,但也毫无怨言,最起码,在忍耐方面,我比你差得多……”

    “拿出你最后的底牌吧……看你能否杀死我……”南冥的脸上露出了安然的笑容。

    此刻的南冥,身体根本就难以动弹,就算张恒杀不死他,也可以从容得到金山上的宝物。

    张恒的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不忍心杀害对方的念头,能和这样的对手交战,或许也是一种缘分吧。

    但张恒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虽然听到了敌手对自己的夸赞,心里有些飘飘然,但也不会因此而放过对方一命。

    “一切都该结束了……”

    张恒感觉血杀洞府里的一切都像是一个梦。

    右手轻轻的一伸,虚空中传来一股特殊的波动,在这一刻,张恒的心里生出了一种能炼化天地,包容一切的错觉。

    南冥此刻心神受创,连神识都无法动用,他无法看到张恒手中的虚空火焰,但是他的灵魂在这一刻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振颤起来。

    张恒轻呼了一口气,虚空火焰轻轻的向南冥飘荡而去。

    第一次使用虚空火焰作战,张恒也立刻明白了它的一个缺陷。

    那就是速度!虚空火焰的攻击速度比普通灵器还要慢上一些。

    “嗞嗞”透明的虚空火焰终于落到了南冥的身上,古战甲表面的乌光开始急速的荡漾,虚空火焰遇到了些阻力。

    “噗嗤!”半个呼吸的功夫,这件连结丹期修士都难以攻破的古战甲被虚空火焰击破。

    铠甲虚影瞬间消失,古战甲的本体上也出现了一个脸盘般大小的洞口。

    而做完这些以后,张恒感觉到一股疲倦之意,这股疲倦不是来自身体,而是他的灵魂。

    看来使用虚空火焰或银焰也是有限制的,张恒心想。

    随后,虚空火焰又开始接触到南冥的身体。

    毫无声息,南冥的胸口被洞穿,他眼中的神光在瞬间消失。

    而就在这时,张恒的身体突然一顿。

    在南冥死去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突然多出了一个白色光点。

    神识海上空的神秘玉筒发出一股银辉,那白色光点在瞬间被吸了进去。

    在张恒的注视之下,那白色光点随后就进入了古塔一层。

    整个古塔一层顿时发出一股耀眼的光华,那白色光点在转瞬间就形成了一个由灵光组成的男子。

    这男子就是南冥!

    如此诡异的现象让张恒惊愕了一瞬。

    “这难道是灵魂状态下的南冥?”

    张恒尝试着用神识去接触这个由灵光组成的男子。

    那男子似乎感受到了张恒的存在,顿时露出惊恐万分的神情。

    张恒感觉自己和这男子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很特殊的关系。

    心念一动,张恒发现自己能和对方进行意识交流。

    “你是谁?”张恒问道。

    那男子脸上略显错愕,回答道:“我是南冥……”

    “那你记不记得自己生前的记忆?”张恒感觉很怪异。

    “记得。”那男子对张恒很是乖巧。

    “你和我之间是什么关系?”张恒问出了这么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你是我的主人……”这男子身体颤抖着,跪在古塔一层里。

    “原来如此。”张恒心里也得出了一个结论。

    南冥被虚空火焰杀死以后,其灵魂竟然没有进入天道轮回,反而被吸进了古塔一层,成为了自己的奴役。

    轻吐了一口气,张恒的目光向四周扫视了一下,发现整个昏暗的世界里,仅仅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也是最终的胜利者。

    一股深深的疲倦之意正开始席卷张恒的大脑。

    而悬浮于天空中的金色山峰依旧闪耀着充满无穷诱惑的光辉。

    (一万多字,有些小累,求点推荐票。)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