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炼之路

第027章 初成,吾为王者!!

    张恒此刻手中拥有的灵器有五件,其中乌灵剑和月殇这两件灵器他并没有打算先拿出来炼化。

    月殇的价值在某方面来说已经不弱于普通的上品灵器,威力也比一般的中品灵器要强上不少,张恒把这件灵器作为自己的秘密武器,即便是在下一个月的方云集会,也不会轻易拿出来使用。

    相比于作为秘密武器的月殇,乌灵剑就是张恒平常时刻使用的灵器,用来掩人耳目还是不错的。

    得自宁雪蓉的那件不明等级的辅助灵器也暂时不炼化,因为他隐隐感觉到这件发簪的不同寻常之处,而且他打心里也不想把宁雪蓉所有的东西都炼化了。

    剩余的两件中品灵器,分别是破损的火羽扇和凌霜玉佩。像这样破损的中品灵器必须请筑基期的修士才能重新炼制,即便重新炼制了,其威力恐怕也要降低几分。

    但是对于张恒来说,这灵器破不破损倒是不重要,他并不需要使用这两件灵器,而是要将其蕴含的灵器之精华“炼化吸收”即可。

    首先拿起半块凌霜玉佩,随后把其他的灵器碎片和铁岭之母放在一旁,然后开始闭目凝神,体内的炼虚灵气如灵蛇般钻出了体外,直向手中的那半块凌霜玉佩涌去。

    淡淡的银光在张恒的身上流转,体内的炼虚灵气从丹田处流出,然后到达体外的凌霜玉佩上,在半边玉佩的表面上旋转一圈以后,最后又流回了体内。

    体内与体外两个大循环生生不息的流转,构成了一个巧妙的平衡,张恒可以感受到凌霜玉佩中的精髓正随着炼虚灵气的循环而进入自己的体内。

    不过,这一次炼化的速度好像比刚才一次要慢得多,足足炼化了一个时辰,灵器的表面上才出现了几丝并不显眼的裂纹。

    当玉佩上出现一大片裂痕的时候,张恒发现自己炼化的速度增长了不少,感觉灵器精髓流经自己体内的速度块了不少,炼虚灵气的运转也更加的圆润畅通。

    约莫又是一个时辰,张恒手中的玉佩化作了一堆灰色的粉末,洒在了地上,灵器里的精髓已经被张恒完全炼化吸收了。

    微微感受了一下,张恒发现炼化半块凌霜玉佩的效果相当于炼化两件下品灵器的效果,自己猜测的没有错,品阶高的灵器肯定比普通灵器起到的作用要大。

    伸手又拿起另半块凌霜玉佩,张恒运转炼虚灵气去吸收灵器中的精髓,这一次的速度比上一次要快多了,总共才一个多时辰,就将灵器里的精髓彻底的吸收了。

    看来随着炼化次数的增加,炼化的速度也就越快,品阶越高的灵器所需炼化的时间也就越多。

    张恒正准备去继续炼化剩下的一件灵器火羽扇时,伸出去的手突然顿住了。

    隐隐间,他感觉炼虚灵气在体内运转的时候,并没有之前那么的流畅自然,而且身体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此刻灵气在体内的流转。

    看来是自己有些急于求成了,张恒暂时放弃了继续炼化的打算,又闭目打坐,运转体内的炼虚灵气。

    银白色的光华在他的体内体外流淌而过,不断增强他的**,包括他身上的皮肤、器官、肌肉、骨骼……

    在脑海中神秘玉筒的帮助之下,他的神识轻易的与炼虚灵气融为一体,炼虚灵气在蜕变**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增强他的神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比提炼灵器精髓所需的时间要长得多,张恒终于能够如意的掌控体内的炼虚灵气,**已经能够承受炼虚灵气在体内的运行。

    张恒睁开眼睛,拿起另一件中品灵器火羽扇,火羽扇虽然也破裂了,但是却是完整的一件灵器,并没有分成两块,张恒决定一次性将之炼化。

    这一次炼化的速度又增加了许多,当整个火羽扇化为一堆焦炭般的粉末之时,大约只花了不到两个时辰。

    随后,张恒又打坐开始凝炼自己的**和强化神识的强度。

    感觉凝炼**的速度增加的并不算很快,又花了一段较长的时间以后,张恒从入定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眼中的光华一闪而过。

    看着地下的几堆粉末,张恒暗叹,已经有四件灵器被自己炼成了渣,其中两件是中品灵器,另外两件是下品灵器。而一件中品灵器能抵得上四件下品灵器,总共算起来,张恒相当于炼化了十件灵器。

    十件灵器并不足以使他进入一层初成的境界,按照神秘玉筒里的说明,最起码还得要十几件灵器方可让他达到目的。

    张恒的目光落到了黑黝黝的铁岭矿母上,眼中闪烁着期冀的神情,以铁岭矿母的品阶,按理说应该足以让他踏入一层初成的境界。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恒拿起了铁岭矿母,在此刻,他感觉手中的矿石似乎比以往要沉重几分。

    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的铁岭矿母,张恒这一次并没有闭上眼睛,因为他对于提炼灵器精髓的方法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已经不需要通过入定来提炼铁岭矿母了。

    并且,他还想亲眼观察炼化的具体过程。

    淡淡的银光从他的体内延伸而出,很快流转到黝黑厚重的铁岭矿母之上,在矿石表面上循环一周以后就再次流回体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张恒发现铁岭矿母的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如果不是因为张恒能感受到铁岭矿母中的精髓确确实实的流到了自己的体内,那么他还真会怀疑这块铁岭矿母是否能起作用。

    随着时间的逝去,张恒在中途还停止了几次,用以锤炼自己的**和提升神识的强度,这期间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

    于是这般,提炼精髓,凝炼**和神识,然后再次提炼精髓……

    白昼变成黑夜,黑夜又被白昼取代,又连续几天几夜的时间过去了。

    终于,在某一刻,当张恒自己都觉得无聊的时候,他发现铁岭矿母的表面上出现了几道微微的裂纹。

    虽然这代表着提炼的进度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张恒在欣喜的同时也不由担心,不知这块铁岭矿母能否完成自己的预期的目标?

    就这样,铁岭矿母表面上的裂纹在张恒的眼中渐渐的变大,虽然裂纹扩大的速度很慢,但是张恒的内心还是有些担忧。

    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铁岭矿母表面的裂痕也变得有半厘米宽,而张恒修炼的变态功也达到了一个极限,**和神识强度的提升速度也变得缓慢很多。

    “咔嚓”

    在某一刻,铁岭矿母突然四分五裂,变成了四五块,张恒体内也同时绽放出一阵银白色的光芒。

    顿时,整个练功房都微微的颤动了几下,就连设在外面的数道防御禁制也晃动了几下。

    随后,张恒体外的银白光芒又开始内敛起来,一点点的变暗,一点点的变少,如同流入海洋的溪流,最后全部进入了他的丹田深处。

    此刻,在张恒丹田的深处,一豌豆般大小的银色光团正微微的颤抖着,一股窒人的气息从这银白色光团里散发出来。

    张恒凝神好半天,这豌豆大小的银白色光团才静止下来,体内的灵气也恢复了平静,他身上的那股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也消失不见,此刻的他和平常的炼气期修士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区别。

    望着地上四分五裂的铁岭矿母,张恒的脸上洋溢着欣喜若狂的神情,没想到这铁岭矿母的作用比自己预期中还要大,即便没有将之彻底炼化,也使得自己正式的进入了变态功一层。

    此刻,张恒的实力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举手投足间,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蕴含着的强**力,而且他还感觉体内还潜藏着一股莫大的潜力宝藏。

    张恒此刻想试验一下自己的真实实力,但是又不敢弄出大动作,于是轻轻向前吐出一口银白色的灵气。

    “磁”的一声,银白色灵气如同一道水流涌进了对面的层层禁制,空气里爆发出阵阵的光华,刺耳的爆鸣声在屋内响起。

    张恒先前耗尽法力设置的七八道防御禁制在眨眼间就被破去了一半。

    见此情景,张恒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炼虚灵气的威力简直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在如此多的防御禁制之下,在不动用灵器的情况之下,即便是筑基期的修士也休想如此轻易的破去一半的禁制。

    当然,这并不代表张恒此刻的炼虚灵气就比筑基期修士体内的灵气要强。

    张恒不由想起了古塔一层里对于炼虚灵气描述的一句话:

    炼虚灵气,通天彻地,纵横同阶,吾为王者!

    吾为王者!

    这是何等的威能,何等的睥睨!

    (提示:您的鼠标只要往下移动一下,推荐一票,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