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倭国人的阴谋

    河马受的都是外伤,当时虽然看着伤的很厉害,但并不打紧,几天过去,已经恢复了许多。

    秋天在那里坚持了几天,不知为何,现在好像不愿意到医院去照顾河马了,白云飞不知道原因,秋天却也不好意思说。

    河马对秋天的意思,秋天心知肚明,但是,爱情不是施舍,她不可能答应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的要求,何况自己现在已经是白云飞的人了,她更不会为了河马对自己好就接受河马的求爱。

    这两天都是白云飞安排其他兄弟去照顾河马的,秋天进了白云飞办公室,坐到了沙发,看着白云飞,说道:“给我安排点事情做。”

    白云飞笑道:“你想做什么?我能养得起你。”

    “怎么?想让我当你的情 妇?”秋天笑道,她也知道自己和白云飞之间由于年龄的原因,两个人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所以,从心底也没有那种将白云飞据为己有的打算,活着,只要快乐就好,何必在乎那么多的虚名?

    “呵呵,怎么会?我只是不想再让你受累罢了。”白云飞笑道。

    “这样很无聊的,大哥。”秋天笑道,虽然有河马的纠缠,但是自从跟了白云飞,不再在星光娱乐城工作之后,秋天的心情要比以前好了许多,时不时的还会开个玩笑。

    看着渐渐开朗的秋天,白云飞也是打心眼里高兴,笑道:“无聊就来找我好了,我会让你感到不无聊的。”

    秋天一时没明白白云飞的意思:“你怎么让我感到不无聊?哎哟,白云飞,没想到你也是个刘氓。”

    “刘 氓不可怕,就怕刘 氓有文化,我可是个有文化的刘氓,你这辈子都别想跑掉了。”白云飞看着秋天。

    秋天含情脉脉的看着白云飞,心里甜蜜无比,不管这个男人说的是不是真话,她都感到高兴,哪怕是谎言,要是能坚持一辈子,这个谎言,也是甜蜜的,让人幸福的。

    “说,我能在公司做什么?”秋天问道。

    “你以前在星光娱乐城,应该对这方面比较熟悉,我现在盘下了东部的几个场子,正在装修,可惜我的人对这个都是一窍不通,要不把这个事情交给你来做?”白云飞试探性的问道,毕竟秋天刚从星光娱乐城出来,他怕秋天听到又是那种娱乐场所,秋天会不高兴。

    “好,这方面我擅长,在那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我保证给你装的又好又便宜。”秋天笑道。

    白云飞暗地里松了口气,笑道:“那好,你再休息两天,就操作这件事情,公司要做大,光石油这一个业务不行,我要多方面发展。”

    “不用,我明天就去找装修队伍,说做就做。”秋天说道。

    “随你,只要你高兴,我专门给你派辆车,都是面包车,你不要嫌不好,我的车也撞了个稀巴烂,你是用不了,给你派个专门司机,需要钱到财务去领就行,不用事事跟我说,在那里你做主。”白云飞对秋天说道。

    “你的车怎么回事?”秋天关切的问道,她还不知道白云飞出车祸的事情。

    白云飞怕秋天担心,轻松的说道:“没事,让大车给撞了,我没事。”然后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不过没把那个大车司机的故意嫌疑给她说。

    秋天听的心惊肉跳,听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以后你还是不要开车了,多危险啊。”

    “那不成因噎废食了吗?走路就一定安全了?没事,不用担心,我的命大着呢。”白云飞笑道。

    “我不管,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你要是有什么意外,我,我怎么办?”秋天的脸泛起了红晕,和以前常有的表情大有不同。

    白云飞看着脸显娇羞的秋天,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走到秋天身边:“担心我还是担心你自己啊?秋天,身子有点乏,要不咱们运动运动?”……

    市区,三本的办公大楼内,最高层。

    三本坐到一个大大的桌子面前,后面是一排从到下的大落地窗,全部是钢化玻璃,三本喜欢这种感觉,站在这里,可以俯视一切,整个城市好像都踩在了自己脚下。

    这栋楼当然不如东京的那座办公大楼高,但是,他要的并不是绝对的高度,只是一种高高在的感觉。

    有人敲门,山本用倭国语说道:“进来。”三本是会华夏语的,但是他除非在特定场合特定情况下才会用华夏语,平时是绝对不用的,在他看来,倭国语才是世界最美的语言,而他的志向,要让所有的华夏人以后都说倭国语,实际几十年前,他们的人也这样做过,只不过失败了。

    他从来不认为那次失败是自己国家的原因,他认为如果不是有国的加入,华夏国应该已经是他们的了。

    不过这样也好,这个未完成的使命,就由我山本来继续完成。

    山本想到这里,脸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门被推开,司狗走了进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山本问道。

    司狗恭恭敬敬的站在山本前面,回答道:“受聘的人不是很多,好像有很多的华夏人对我们有对立情绪,不过还是有十多个颇有姿色的女学生应聘。”

    “要西,不错,我很期待这十多个华夏国的女学生,不知道和我们倭国的女人相比如何?”山本淫 笑着说道。

    司狗看着山本期待的样子,也淫 笑起来。

    “还有件事要向你汇报。”司狗说道。

    “说。”

    “今天我们招聘完之后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非常像那次我在无名山遇到的那个偏激分子。”司狗说道。

    山本身子微微前倾:“那个人不是已经让小野杀了吗?”

    “是的,小野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尸体,所以我也不能肯定,而且,小犬也说,前几天在白腾山庄打他的,就是这个人。”司狗说道。

    “同一个人?八嘎,竟然处处跟我们大倭国作对,他是做什么的?”山本问道。

    司狗身子一顿,说道:“我让手下两个忍者去跟踪他了,可惜没想到的是,竟然被他们发现了,而且,那人和他的手下武功都很高,我们的人不是他们对手,靠遁术才逃了出来。”

    “有意思,武功比我们特意挑选的忍者还高,华夏人竟然有这样的精英,真是没有想到。”山本眼睛放出光来,好像看到了已久的猎物。

    “和那个叫王麻子的华夏国刘 氓谈的怎么样了?那种人,只有让他知道我们的实力,才会俯首帖耳,甘心为我们卖命的。”山本阴阴的说道。

    “这件事也是我要向您汇报的。”司狗的身体站的笔直,头机械性的往前倾着说道。

    “你说。”山本的椅子转动,面向玻璃窗,看着外面灯火通明的x市,有一种把它抓到手心里的感觉。

    “小犬已经和那人联系了好几天了,但是我们提出的条件是非常诱人的,那个叫王麻子的华夏人当场就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非常乐意和我们大倭国合作,可是后来他们却没有来,小犬派人去查,那些人已经不在那些破仓库里了,后来 经过打听,才知道城郊小王庄附近的一栋烂尾楼里发生了一场枪战,王麻子和他的几个主要手下都在那场枪战中被杀了。”司狗说道。

    山本身子一动未动,缓缓的问道:“被杀了?”

    “是的,后来通过特殊途径,我们才知道那天王麻子是去那里和一个叫火阎王的帮派分子交易白粉,所以我猜测,极有可能是火阎王的人做的。”司狗说道。

    “火阎王?你们原来查的青德市帮派资料里有没有他们?”山本问道。

    司狗答道:“没有,我们查的只是一些大帮派或者大人物的资料,火阎王只是一个小头目而已,也是隶属于那些大帮派的,所以没有他的资料。”

    山本道:“华夏国的人,就喜欢这种窝里斗,抓紧我们的计划,在华夏国做事情,是要和政治挂钩的,要把那些政府官员栓在我们这边,那样我们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我已经让野合兰连夜坐飞机赶过来了,你让人去接一下,华夏国政府官员都很好色,如果他们知道野合兰是我们大倭国最火的 v女星,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到时候,他们就得乖乖的听我们的。”

    司狗听到野合兰,嘿嘿的淫 笑起来。

    “那个华夏人,屡次侵犯我大倭国人的尊严,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楚他的资料,这个人,我倒是很想见识见识。”山本期待的说道。

    “山本先生,您放心,我已经派出人去调查,我们知道他的公司,相信资料很快就能查到的。”司狗保证道。

    “很好,你去。”……

    省城最好的医院住院部内,一个豪华的单人病房,徐华强躺在病床,全身下包的严严实实,好像木乃伊一般。

    床前坐着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但时尚的打扮却掩饰不住脸的尖酸刻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样子,吃喝拉撒都得人伺候着,女人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