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王麻子死了

    事实证明,人有时候是需要理智和隐忍的,骆驼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两点,所以第一个被放倒在地,永远也不会起来了。

    王麻子虽然也杀过人,而且不止一个,但是这次是真的怕了,谁也不喜欢死翘翘,黑鹰刚才杀骆驼的时候,根本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当然,这是王麻子猜的,因为骆驼的骂声几乎还没有停下,脑袋已经中了一枪。

    虽然很近,但王麻子毫不怀疑黑鹰的枪法,正中眉心,王麻子第一次被黑鹰绑的时候就听白云飞说了,黑鹰是个特种兵,特种兵,枪法不准,能当特种兵。

    相比黑鹰,自己小弟手里虽然都有枪,但大多数也都是拿着吓唬人的,枪法就更不用提,没得比。

    王麻子的小弟们有的已经脚软,他们不是傻子,眼前的这个男人出手麻利,毫不留情,一枪打死骆驼,就好像碾死了一个蚂蚁,一点表情变化也没有。

    “王麻子,你看看你教育的小弟,就知道骂人,什么素质啊?”白云飞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在他们看来,和魔鬼无异。

    “白,白兄弟,何必呢,不要伤了和气嘛,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道歉,只要你放过我这次,我王麻子跟着你混。”王麻子的声音有些发颤。

    “真的?”白云飞问道。

    “真的真的,我绝不骗你。”王麻子保证道。

    “那好,让你兄弟把枪都扔过来。”白云飞说道。

    王麻子犹豫起来,虽然自己的人枪法都不怎么样,但是十几把枪对这这两个人,毕竟还有一定的威慑力,如果真打起来,在这么小的空间内,就是胡乱开枪,人人也都有中枪的可能,这两个人还是会有所忌惮。

    可是,如果自己的人把枪都交了,自己就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了。

    “怎么?不行?”白云飞问道。

    “白兄弟,这个不太好,我要是让我的人把枪都扔了,你再不放过我们,我到哪里哭去啊?”王麻子不是傻瓜,也不是第一天出来混,虽然到现在都只能算个稍有势力的混混,但是还是知道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的。

    “你以为这样我们就怕了?”白云飞笑了起来:“你还不知道黑鹰的枪法?黑鹰,给他们展示一下。”

    白云飞刚说完,黑鹰的手点了两下,砰砰两声,王麻子的两个小弟应声而倒,枪口却已经再次落到了黑五的头。

    黑五的脸全是汗水,这两声枪响几乎把他的耳朵震聋了,他不是不想反抗,可是每次他都还没反映过来,枪就再次落到他的头了。

    而且,他也见过黑鹰的身手,反抗,估计是死的更快。

    王麻子感觉浑身瘫软起来,他真的没有想到黑鹰会开枪开的这么干净利索,这才一分钟不到的工夫,自己就有三个人命丧枪口。

    王麻子的小弟们都哆哆嗦嗦的拿着枪,恐惧的看着黑鹰,几个神经脆弱的几乎想要转身从楼跳下去,可是他们不敢动,谁都知道子弹比人跑的快。

    “我只和王麻子有仇,把枪扔过来,我不会杀你们。”白云飞说道。

    王麻子的小弟们都不由自主的想要扔枪,王麻子忽然叫道:“不能扔。”

    白云飞手一紧,王麻子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满脸通红,却是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不扔枪的,就只有死。”白云飞说道。

    “大哥,我扔,我扔,你不要杀我。”王麻子的一个小弟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一下子把枪扔了出去,普通一下跪了下来,只感到裤裆里一热,却好似轻松了许多。

    有了这一个榜样效应,其他人也知道,凭着人家的本事和速度,自己虽然人多,也只不过多放两枪而已,自己出来混毕竟只是想多弄几个钱,好花天酒地玩女人,把命搭进去,谁也没有想过。

    枪一个个都扔到了白云飞和黑鹰跟前。

    “都蹲那里,不要想着跑,跑不了的。”白云飞说道。

    众人都乖乖的蹲在了那里,不知道下一刻到底是怎样的结局。

    王麻子知道大势已去,耷拉着脑袋,只是想着怎么来个最后一击,也许还是一丝生的希望。

    “王麻子,你在这里做什么?”白云飞问道,王麻子选在这么个鬼地方藏着,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麻子眼前一亮:“我如果说了,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白云飞笑道:“我只知道,你如果不说,只能死。”

    “那我为什么还要说?”王麻子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扔了一地的枪,只要白云飞手稍微一松,自己就可以顺势滚出去,捡起地的枪,以自己的枪法,这么近的距离,打死白云飞应该还不成问题。

    “这么说你非常想死了?”白云飞笑道。

    正在这时,地上躺着的河马悠悠醒来,看到眼前的情景,有点不明所以,但是他知道之前王麻子打电话让秋天来,白云飞和黑鹰他没怎么认出来,虚弱的问道:“秋天呢,秋天怎么样了,王麻子。”

    河马这一说话,白云飞的手松了一下,王麻子忽然像头豹子一般窜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地的手枪,就在这时,枪声响起,王麻子刚把枪端起来,眉心处普的一声,接着瞪着不甘的小眼睛,向后倒去。

    白云飞看也没看王麻子,问河马:“你没事吧?”

    “白云飞?”河马道:“秋天呢,她在哪里?”

    “她没事,你也没事了。”白云飞说道。

    河马松了口气,接着又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几具尸体:“你把他们都打死了?”

    “他们该死。”白云飞说道。

    黑五已经接近崩溃,被黑鹰指着脑袋,不知道何时枪会响,这种感觉是最不妙的,但是,他还心存一丝希望:“飞哥,王麻子死了,那些事情都是他让我做的,我可从来没想过和你作对,饶,饶了我。”

    王麻子一死,黑五的称呼立刻就不是麻哥了。

    在死亡面前,几乎没有人会不恐惧。

    “黑五,你们为什么到这里?”白云飞问道。

    “王麻子跟火阎王凌晨两点在这里交易,我们在这里等人。”黑五立刻说道,他可不想步王麻子的后尘,还是赶快回答的好,命毕竟只有一条,黑五是彪,但也知道生命诚可贵的道理。

    “交易什么?”

    “面粉。”黑五说道。

    白云飞当然知道“面粉”指的是什么,就是“白粉”,只不过很多道上的人都说是面粉而已。

    毒品?白云飞心道,怪不得王麻子现在这么有钱,小弟这么多,而且个个有钱,要是王麻子小弟今天都在这里,还真有些麻烦。

    “在哪里?”白云飞问道。

    “就在后面的箱子里。”黑五说道。

    白云飞转身,果然,在不远处的角落里,放着一个旅行箱样的东西。

    “很好。”白云飞笑道,看向黑鹰。

    黑鹰的枪口忽然紧贴到黑五太阳穴,黑五绝望的叫道:“不,”一声闷响,黑五倒了下去。

    河马眼里透着狠毒,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黑鹰指着那群被吓傻了蹲在地的家伙,说道:“你们两个过来。”

    那两个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大哥,不要杀我们啊,求你了,我们可都按您说的做了啊。”

    “谁说要杀你们了?”黑鹰叫道:“你去拎着箱子,你把衣脱下来,把这些枪包。”

    那两个家伙一听不是杀他们,都赶紧照着黑鹰说的去办。

    让黑鹰办事就是省心,什么都能替自己想到。

    收拾完东西,白云飞叫道:“过来两个人,扶着你们河马哥。”

    立马有两个家伙跑了过来,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河马。

    “今天的事情你们知道是谁做的吗?”白云飞问道。

    “不知道,不知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王麻子的小弟们一个个都摇着头,谁要是知道就意味着小命就没有了,这点事情都不懂,那可真是傻逼一个了。

    “那就好,把这些人好好收拾了,你们跟着王麻子贩毒,如果这事传出去,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所以,嘴最好严一点,这件事情你我都很清楚,王麻子几个心腹内讧,为了一箱子毒品自相残杀,别人渔翁得利,要是有人歪曲事实,呵呵,下场会很惨的。”白云飞和善的笑道。

    王麻子的小弟们一个个噤若寒蝉,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子冷气,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是个说道做到的人。

    白云飞说完,带头向外走去。

    王麻子的那四个小弟,一个拎着箱子,一个抱着一兜子枪,另外两个扶着河马,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车边,把东西都放到后备箱,让河马进了车,四个家伙中的一个说道:“老大,我们以后能不能跟你混?”

    “不能。”白云飞说道。

    四个家伙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回去把王麻子的东西,该分的就分了。”白云飞笑道,和黑鹰了车。

    车子发动,黑鹰意味深长的笑道:“又得死几个人了。”

    白云飞笑了笑,开动车子,向公司驶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