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明抢

    监号内,里面最干净最宽敞的位置,两个家伙趴在地,白云飞懒洋洋的坐在他们身,双 腿盘膝,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白云飞左右两边,一边一个家伙,正用衣不断的给白云飞扇风,一个家伙扇的慢了点,被白云飞一巴掌扇在了那里,另外一个赶紧接了来,继续给白云飞扇了起来。

    癞头、青白男和长毛狗几个人都在地躺着,一动也不动,好像死狗一般,地还流了很多血,不知道是不是被打死了。

    太他妈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会这样,朱所长一个头两个大,这里面可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朱所长愤怒了,好,既然他们整不死你,那老子就整死你,我就不信你有三头六臂。

    抓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小黄,叫三个人,把白云飞押到悔过室去,记住,把手铐和脚镣都带,这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跟我好好的收拾他,只要死不了就行。”

    所谓的悔过室,其实就是为了整平时一些不听话的罪犯的地方,只要进过那里面的人,回去之后没有一个不老老实实的,也没有一个是完完整整出来的,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

    朱所长让手下收拾白云飞,并不是要弄死他,而是要弄他个半死,让他失去反抗能力,这样再把他扔进那个监号里,以他现在的表现,那些人肯定会整死他。

    重刑犯监号内,铁门忽然打开,一个狱警拿着手铐和脚镣叫道:“白云飞,出来。”

    白云飞一听是叫自己,懒洋洋的站了起来,问道:“干嘛?”

    “让你出来你就出来。”那人叫道,显然,他不愿意进这个监号里去。

    里面的人一看狱警的样子,就知道白云飞要倒霉了,脸都不由的暗喜。

    白云飞出了监号,那个狱警就给白云飞了手铐和脚镣,白云飞并没有阻止,既然进了这里面,就听他的好了,看看他到底想怎么样?

    警押着白云飞走了开来。

    不一会,狱警押着白云飞进了一个小房间,接着又进来了两个人,三人都带着橡胶辊和配枪,恶狠狠的看着白云飞。

    “各位警官,有什么事吗?”

    “小子,挺嚣张啊,今天让你学学怎么做人。”一个狱警叫道,三人都一下子抽出了橡胶警棍。

    白云飞知道这东西,打在身看不出什么外伤,但是里面的五脏六腑可就遭殃了,看来这些家伙是要下毒手。

    怪不得给自己又是带手铐,又是带脚镣的,这是怕自己反抗啊?三个人还这么胆小,真他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们这样做合法吗?”白云飞问道。

    “法?在这里老子就是法,草,你他妈话还真不少。”一个狱警叫着已经一棍子向白云飞头抽了过来。

    妈的,既然这样,自己也不用客气了。

    白云飞身子一偏,就躲了过去。

    “吆喝,还敢躲,老子整死你个小兔崽子。”另外两个警察也出手了。

    白云飞一抬胳膊,用手铐架住了一个家伙的橡胶辊,手铐被橡胶辊猛的一砸,卡的白云飞手腕火辣辣的疼。

    另外一只橡胶辊砸向了白云飞的肩膀,白云飞闪身躲过,脚镣哗啦啦直响。

    白云飞忽然大喝一声,双手用力,只听啪的一声,手铐一下子被挣了开了,几个狱警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会有人能把精钢打造的手铐挣断,都晃着掏枪。

    白云飞脚下一蹬,哗啦一下,脚镣中的接口也断裂开来,脚镣变成两截,一边一截铐在白云飞脚。

    三个警察此时已经被白云飞雷的里焦外嫩,这还是人吗?手铐和脚镣一下子就给挣开了,牦牛也没这么厉害啊?

    三人虽然目瞪口呆,但是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下,以眼前这人的力量,想要掐断一个人的脖子,几乎就像一脚踢断一个南瓜。

    三把枪几乎在同时拔了出来,白云飞却已经出手。

    白云飞一脚踢出,正中一个家伙的手腕,那家伙啊的一声大叫,手枪已经划着一个完美的弧线飞了出去。

    白云飞飞身向前,一把卡在那家伙的脖子,顺势往另外两个警察推去,另外两个警察的枪也已经拔 出,但是却不敢开枪。

    因为白云飞在先前那个警察的前面,两人无法瞄准,再者是因为这个房子空间狭小,如果打不到人,子弹会碰到墙壁产生跳弹,子弹是没长眼睛的,到那个时候,会射 到谁身还真不一定。

    就在这一瞬间的工夫,白云飞推着的那个警察已经蹭蹭的向另外两个警察奔去,在那两个警察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时候,白云飞已经推着第一个警察把另外两个警察挤到了墙。

    白云飞把最前面的警察猛的往外一拽,那警察又向另外一个方向奔去,直接没有停下来,一头碰到墙,晕死过去。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警察只觉得手一痛,手枪也已经掉在了地,被白云飞一脚踢飞。

    白云飞一只手掐在一个警察脖子,把两人死死的按在墙。

    “想要杀人?”白云飞问道。

    “你,你敢袭警?”一个经常虽然被掐的脸脖子都通红,却还是嘴硬。

    “是你们逼的,我总不能等死?”白云飞说道。

    “你,快点放开我们,不然,你的罪更重。”另外一个经常也说道,他已经感到喘不气来了,估计再等一分钟,自己就得到阎王爷那里去报道了,说话也不敢太硬 气。

    “对不起,我根本就没罪。”白云飞说着,手加劲,两个警察的手徒劳的想要抓白云飞,可惜怎么也够不到白云飞身,只能胡乱的扑棱着。

    “这里有没有监控?”白云飞问道。

    “有,有”,现在这个情况,如果不说话,眼前这个男人真有胆量把他们干掉的。

    “在哪里?”白云飞继续问道。

    “朱,朱,朱所长,办公室。”一个警察断断续续的说道。

    “很好,他的办公室在哪里?”白云飞问道,稍微松了一下手。

    “往西走倒数第二个,面有牌子。”另外一个警察喘着粗气说道。

    “很好,不过要委屈一下二位了。”白云飞说着。

    两个警察一愣,难道这小子要杀人灭口?这个念头刚刚闪现,白云飞已经飞快的将两个人的脑袋一碰,接着两人就失去了知觉。

    白云飞换了一个家伙的警服,出了悔过室,直接向西走去。

    朱所长正在网,正在看x市,网一则视频的标题很吸引人:阔家少爷狗屎奴才秀水苑逞凶,极品帅哥超级牛人观秀廊救美。

    又是一个标题党,现在的人在网就是会靠标题吸引人,不过朱所长还是忍不住就要点开看一下,正在这时,房门被一脚踹了开来。

    妈的,谁这么厉害,敢到老子这里来逞凶。

    朱所长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只见一个脸带微笑一脸无害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个年轻人穿着警服,问道:“你就是朱所长?”

    朱所长一看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啊?不过不是自己手下的民警,于是摆着架子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我叫白云飞。”青年笑道。

    “白云飞?”朱所长先是自言自语道,接着差点跳了起来,这小子不是周局长送来的那个家伙吗?刚才明明让人带到悔过室去修理去了,怎么忽然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了。

    朱所长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拉开抽屉拿枪。

    “不要想着拿枪,会很危险的。”白云飞善意的提醒道。

    朱所长的手停了下来,他不是啥子,这一会的工夫就想通了,首先是监号里那些人被白云飞收拾的服服帖帖,现在,这家伙又从悔过室里出来,直奔自己办公室,说明悔过室里的那三个人也让他摆平了。

    那三人可都是拿着橡胶辊和佩枪的,竟然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搞定了,这人得什么身手啊。

    “你想怎么样?你要知道你这样子是很危险的。”朱所长说道,心里底气很是不足,他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知道那三个手下是不是已经被他杀掉了,如果那三个人被他干掉了,朱所长相信,也不差自己一个。

    “是吗,我不这样就不危险了吗?”白云飞走前来。

    “你,你不要往前来了。”朱所长的手又向抽屉伸去。

    白云飞微微摇头,忽然向前,手在朱所长办公桌前面一撑,双褪已经凌空向朱所长踢去,朱所长的手刚刚拉住抽屉,胸前已经重重的挨了一脚,肥猪般的身体一下子砸到了椅子,飞出了有四五米远。

    朱所长的心腾腾的乱跳,赶紧胸口闷的要死,这一脚的力气也太大了,绕是自己胸前的两团肉几乎比女的都要大,可还是痛的要死。

    要是他知道白云飞根本没有使全身的力气,不知道会怎么想。

    “告诉你不要拿枪的。”白云飞已经到了他跟前。

    “你,你想怎么样?朱所长喘息着问道。

    “把监控用的硬盘给我。”白云飞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朱所长也不傻,监号里斗殴,悔过室里的殴打,这些如果公布出去,自己可是要坐牢的。

    “是吗?那就不好意思了。”白云飞说着,手里忽然多了一根铅笔,这是刚才从桌子跳过来的时候顺手拿的。

    白云飞说着一把把铅笔插在了朱所长那只肥手之,朱所长的嘴一张,惨叫声还没有发出,白云飞已经把朱所长放在椅背的一件衬衫塞进了他的嘴里。

    朱所长五指张开,不断的颤抖着,头的汗珠滚滚而下,惊恐的看着白云飞,仿佛在看着一尊死神。

    “硬盘呢?”白云飞问道。

    朱所长还是摇头,不过看到白云飞的铅笔再次举起,他又赶紧点了点头,这要是再来这么一下子,自己今天估计得疼死了,这种罪,什么时候受过啊。

    拿到硬盘,白云飞干净利索的在朱所长的肥头来了这么一下,然后穿着警服,大摇大摆的出了看守所的各道门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