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暴露

    河马看着挂断的手机,在那里愣了好大一会,才叹了口气,转身往仓库走去。

    不远处,骆驼躲在一辆车后面,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看着河马,目光阴冷。

    另外一个仓库内,里面有十几个人,打台球的,玩牌的,看黄色录像的,干什么的都有,河马进去后,见里面乱糟糟的,邹了邹眉头,转身就要出去。

    “河马,干嘛去了,快过来,接我一把,我得去撒尿,妈的,手气不好,我怀疑这些小子出老千,你看仔细点。”黑五叫道。

    河马没办法,只得走了过去,接过黑五手里的牌,黑五跑着出去撒尿去了。

    骆驼不一会也进了仓库,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行,宝贝儿,哈哈,你等着,这两天正憋的慌呢,到时候把你个骚 货弄死,哈哈哈,保证爽 死你。”

    “驼哥,又勾搭哪个娘们了?”

    “就是,驼哥,要不要兄弟帮忙啊?”

    “去死,小心老子割了你的老二。”骆驼一脚踢到了一个家伙皮 股,那家伙嗖的一下跳了起来,哈哈大笑着又坐到了椅子。

    骆驼正打着,忽然看了看手机,又用手拍了拍,叫道:“妈的,什么破手机,坏老子好事,关键时候没电了。”

    “驼哥,看来不行啊,关键时候疲 软了,还是得兄弟们帮忙啊,哈哈。”

    “滚你 妈的蛋,河马,把手机给我用用,妈的,明天得换个手机去,这破手机,连两天都撑不了。”骆驼走到河马身边。

    河马随手把手机扔给了骆驼,继续玩起手中的牌。

    黑五提着裤子跑了进来:“怎么样了,河马,靠,你什么臭手啊,摸的这什么破牌,还不如我手气好呢。”

    “给你,反正是给你摸的,好不好关我屁事。”河马把牌递给黑五。

    黑五一摆手:“靠,我才不要,这把是你的,玩完再给我,你想害我把裤子都输掉啊。”

    众人哈哈大笑,河马也没再让,继续摸起牌来。

    骆驼拿着河马的手机向外面走去。

    “驼哥,还得出去打啊?有什么悄悄话不能在这里说啊?”

    “又不能视频,你躲个屁啊?”

    “你们这群种猪,老子这次找的是个大学生,高学历高素质,哪像你们,一个个满嘴脏话,老子还是躲着你们点,让人家听见,显得老子素质也低。”骆驼说着拿着河马的手机出了仓库。

    到了外面,骆驼打开河马的手机,按开了通话记录,只见河马刚才拨打的电话,记录人为秋天。

    刚才河马是给秋天打的电话?这河马怎么跟秋天扯了?那女人原来可是麻哥的马子。

    不知道这小子和秋天那女人什么关系,不过秋天那娘们是够吸引人的,要不是麻哥的女人,自己早就想了。

    难道河马和秋天有一腿?怪不得秋天这段时间和麻哥关系这么紧张,看来这事得给麻哥说一声,河马这小子胆够大的,老大的女人也敢碰。

    骆驼装模作样的在外面呆了一会,回到仓库,把手机扔给了河马,又转身出了仓库。

    河马把牌给了黑五,随手把手机放进了口袋,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骆驼来到王麻子的地方,黑五正好带着俩个女人到了王麻子仓库跟前,两个女人都是到大 腿的短裤,吊带背心,露着大半个膀子,在灯光的照射下,白花花的,看的骆驼咕咚一下咽了口吐沫。

    黑五经过骆驼身边,看着骆驼的馋样,对着车边使了个眼神,骆驼立刻明白,车里还有其他女人,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王麻子看到两个女人,满脸阴笑着,上前一个女人抓了一把,嘿嘿笑着一摆手,黑五拉着骆驼就要出去。

    “麻哥,我有点事给你说。”骆驼说道。

    黑五一拉骆驼,心道你小子怎么这么不懂事,现在麻哥最重要的事是跟这两个女人玩双 飞。

    王麻子说道:“黑五你先回去。”

    黑五一个人出了仓库,王麻子对那两个女人说道:“到床等着老子。”

    两个女人皮 股一扭一扭的,嘻嘻笑着向那张大床走去。

    王麻子问骆驼:“什么事?”

    “麻哥,我刚才看到河马打电话了,我把他手机骗过来看了看。”骆驼小声说道。

    王麻子立刻问道:“怎么样?知道给谁打的吗?”

    “不是给姓白的,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王麻子急道。

    骆驼道:“是给秋姐打的。”

    “秋天?”王麻子问道。

    “对,那个号码的名字就是秋天的。”骆驼道。

    “给秋天打的?妈的,我早就看出这小子对秋天图谋不轨了,这两个狗男女果然搞到一块去了,妈的,河马这狗 娘养的行啊,我的女人他也敢碰。”王麻子咬牙说道。

    骆驼没敢说话,心道河马这下子倒霉了,虽然老大和秋天关系已经不行了,但秋天毕竟曾是王麻子的女人,你现在和她关系不明不白的,王麻子还是不会放过你。

    “好了,骆驼,干的不错,好好干,哥哥不会亏待你的,继续盯着河马点。”王麻子吩咐道。

    “我知道了,麻哥。”骆驼转身出了仓库。

    到了外面,骆驼立马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黑五的电话:“五哥,在哪里呢?嘿嘿,我马就过去,一起玩,哈哈,等着我。”

    挂了电话,骆驼一蹦老高,像个兔子似地,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白云飞睡醒的时候,四个警察还在呼呼大睡,外面天已经亮了,由于手机被收去了,也不知道几点。

    白云飞既然醒了,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再在那里睡,先伸了个懒腰,接着开始吊起了嗓子:“咦咦咦咦,呀呀呀呀,嗷嗷嗷嗷,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跑的快,一只”。

    四个警察双手一阵胡乱扒拉,醒了过来,都气的大叫起来。

    “叫什么叫?”

    “找死啊,给我坐好。”

    “你小子不要嚣张,今天审不死你。”……

    “几位警官,昨天晚睡的好吗?”白云飞笑嘻嘻的问道。

    “好不好关你什么事?别给我嘻嘻哈哈的,在那里坐好。”昨天开枪的家伙叫道。

    “不是,你看你们也怪辛苦的,都说人民警察为人民,还真是不假,让我这个嫌疑人睡床,你们就在那里趴着,真是太让人感动了。”白云飞一副感动的不得了的样子。

    “什么?你在床睡的,谁让你睡的?”一个警察叫道。

    “就是,没让你睡你就敢睡?”

    靠,这些家伙有毛病,你们局长还没让你们睡呢,你们不也睡了吗?傻 逼。

    “还有,谁让你把灯关了的?”

    白云飞说道:“这灯的灯太亮了,这得多大功率啊,太费电了,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也是为了让各位警官睡的舒适,我就自己关了,不过,这都是小事,不值一提,各位就不用不好意思了,今天晚要是还在这里,这关灯的任务还是交给我就行,保证给你们完成。”

    几个警察一个个气的直哆嗦,恨不得拿枪毙了这小子,可又不敢,只得装作没听见,要是再和他说几句话,气也得气死了。

    王麻子吃了两粒炜哥,把两个女人弄的啊啊大叫,折腾了好半天才算完事,外面的几个小弟都都溜在墙根边,一个个听的气喘吁吁,都是一只手扶着墙,另外一只手伸到了裤裆里面。

    要不是这几天来货,王麻子强调的紧,这些人早就出去嫖娼去了。

    王麻子完事后,一把拍在一个女人肥胖的雪白皮股,那女人阴荡的叫道:“哎呀,老板,你坏死了。”

    王麻子哈哈大笑:“骚 货,老子厉害?”

    “老板,你好棒啊,人家下次还要。”

    “要尼娘的,哈哈,老子下次弄死你,都给老子滚。”王麻子拿出几张钞票扔到了地。

    两个女人两眼放光,赶紧蹲下去拾钱,一看才这么几张,一个女的嘟囔起来:“老板,不是,双 飞 哎,我们一般最少都要五百的,这可是上们服务。”

    另一个女的也说道:“就是,老板,玩不起就不要玩。”

    “妈的,还敢跟老子讨价还价,不认识老子吗?再啰嗦让我小弟们轮了你们两个。”王麻子趿拉拖鞋,一脚踹在了一个女人身。

    那女的尖叫一声,骂了起来:“狗 娘养的,知道老娘跟谁混的吗?你个死麻子脸,想死是?”

    王麻子最讨厌别人在他跟前提起麻子两个字,这个女人竟敢当面骂他麻子脸,恶狠狠的走前来,一把抓起来女人的头发:“表子,我倒想知道,你的后台是哪个裤裆里耷 拉的。”

    另外一个女人前想抓王麻子的脸,被王麻子一把扇倒在了地。

    外面的小弟们听到里面的声响,想进去帮王麻子,却又怕王麻子知道他们在外面听墙根,都一个个不敢作声,只在外面听着。

    被爪住头发的女人看着王麻子那张丑脸,有点害怕了,可还是嘴硬的说道:“我跟榔头哥混的,要是让榔头哥知道了,扒了你的狗皮。”

    “哈哈哈,我倒是谁呢,榔头那个小兔崽子啊,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看看他敢不敢扒我的皮?”王麻子拿出手机来,拍在了女人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