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河马被怀疑了

    在车上,武劲松通过电话把情况跟温风说了说,目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众人只得先回去休息……

    城西仓库,王麻子正在破口大骂:“妈了个把子的,这么多人,竟然让两个娘们给跑了,你们都是猪啊。”

    黑五和河马都耷 拉着脑袋,黑五挠了挠了寸头,说道:“弟兄们本来是眼看着就追了,谁想到忽然来了辆出租车,把两个娘们给救走了,那出租车就停在她们两个跟前,门都是里面的人打开的,早就准备好了。”

    “出租车?”王麻子问道。

    “对啊,要不是那辆车,麻哥,你现在早爽了。”黑五嘟囔道。

    王麻子没有说话,脸色阴沉的看着周围的手下,扫了一圈,目光落到了河马身,盯着河马看了起来。

    “麻、麻哥,都怪我,是我没看好她们。”河马紧张的说道。

    王麻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妈的,不就是两个娘们吗,我就不信她们以后不回家了,找机会再下手,早晚是我们的,没事了,都该干嘛干嘛去。”

    河马不敢相信的看着王麻子,这就是那个脾气越来越爆裂的王麻子吗?怎么忽然这么反常,要是以前,早就踹了。

    王麻子已经转身向电脑走去,边走边对黑五说道:“黑五,给老子找几个妞来,这火来了,不泄还真不行,伤身体。”

    黑五答应着出了仓库,河马也没敢再触霉头,转身出去了。

    骆驼还留在房间中,看其他人都走了,走到王麻子身边:“麻哥,你怎么让他们都走了,明显我们的人有内鬼。”

    “我知道,你叫什么?老子能看不出来?”王麻子说道。

    “大哥是不是有其他打算?”骆驼问道。

    王麻子道:“你小子这次算长点脑子了,你知道谁是内鬼吗?”

    骆驼摇摇头:“不知道。”

    “就是啊,不知道让他们在这里还有什么用?”王麻子问道。

    “是没什么用,可总得把那人找出来?”骆驼说道。

    “恩,骆驼,你怀疑是谁?”王麻子看着骆驼。

    骆驼摇了摇头:“我可猜不出。”

    “就知道你猜不出来,你等会出去,给我好好盯着河马,我怀疑是这小子。”王麻子说道。

    “什么?麻哥,肯定不会,河马怎么会做这种事?”骆驼叫道。

    “你叫什么?我也只是怀疑,你想想,这件事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怎么会有人来救她们?砸中河马的那一棍子是在前面砸的,要是你,你会让人在你前面不知不觉的砸一棍子吗?”王麻子分析道。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可我还是不能相信,河马可是跟了您好几年了。”骆驼说道。

    “那没用,你这就去跟着他,看他给谁打电话,想办法看看,不要做声,到时候来给我说。”王麻子说道。

    “知道了,麻哥,对了,她们会不会报警?”骆驼问道,为自己又多想了一层沾沾自喜。

    王麻子道:“你小子这几天长的心眼不少啊,没事,报个屁的警,要是报警早报了,我警察里面有人,有事我早就知道了,你办好我给你的差事就行。”

    骆驼乐滋滋的出去了,心道看来麻哥还是比较信任我,要不然怎么光给我自己说,就连黑五都不告诉。

    虽然白云飞还是没有审开,但是也不是全无收获,周波是一个生性多疑的人,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这次和白云飞的谈话,更是坚定了这种想法。

    为嫌疑人买烤鸭?小子,你就等着,过几天就让你去站马路去,枉老子把你当心腹看。

    周波正和白云飞谈着,忽然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赶紧让人进来看着,自己到1房间接电话去了。

    “何市长。”周波一接通电话就谄媚的叫道。

    “恩,周局长,审的怎么样了?”何明问道。

    “这小子油的很,说什么也不承认,黄昆和武劲松晚来过,想把案子接过去,我没给他们,让我打发走了。”周波说道。

    “想接案子?我看是想为这个叫白云飞的开脱,周局长,你可一定要坚守住阵地啊,不能放弃原则啊。”何明说道。

    “知道知道,放心,何市长,我会坚持原则的,这种社会败类,不管谁来说情也没用,子坤都敢打,还会把谁放在眼里,我如果不把他绳之以法,就对不起我身这身警服,也对不起青德市老百姓的信赖。”周波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那就好,不过,据我所知,这个白云飞才抓进来不到一天,说情的可是大有人在,连军区的都有人来说情,周局长,你的动作要快啊,一早的把各种证据收集全,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何明提醒道。

    “我知道,何市长,可这小子确实是软硬不吃,我现在让人二十四小时轮流审问,靠这小子,他撑不了多长时间的。”周波道。

    何明道:“那就好,不过,周局长,夜长梦多,这人这么可恶,视法律如无物,是可忍孰不可忍,还是要尽早解决的好啊。”

    周波当然知道尽早解决是什么意思,也不好点破,点头说道:“我明白,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办好。”

    挂了电话,周波一屁股坐到床,点了一支香烟,猛吸了一口。

    周波和白云飞有仇,这点不假,他也恨不得白云飞死,但是到现在他还没有想好到底怎么让白云飞在别人抓不到任何把柄的情况下死去。

    刚才那一枪,要是打中了白云飞,自己就省了很多事了,首先,自己不在那间屋里,责任不大,其次,可以说白云飞是畏罪潜逃,当场击毙也说得过去。

    可是,刚才那一枪明显的是虚晃一把,妈的,烤鸭都给人家买,会开枪把人家打死,鬼也不相信。

    在官场混,要步步小心,自己再信任的人,要得保留点心眼,谁知道他们到了关键时刻会不会背叛自己。

    反正自己不会为了保住别人把自己整进去的,关键时候,爹亲娘亲也不如自个儿亲。

    自己是得靠着何明往爬,可也不能为了他冒险杀人,尤其是现在,专案组是自己组办的,最起码在这个酒店里,要是白云飞出了事,黄昆和武劲松就可以大做文章。

    黄昆和武劲松的后台是莫天浩,要是莫天浩再插手这个事,那就更加麻烦,何明说自己省里有后台,但这只是他自己说的,还是要两手准备的好。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白云飞送到看守所,那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在那里安排一下,让白云飞在里面死去,就说是犯人斗殴,那样就好解释的多了。

    周波想通这些,对审白云飞的事情也不再那么心,刚玩完了双飞没多久,自己累的浑身疲乏,索性不再多想,一头扎在床,呼呼大睡起来。

    四个看着白云飞的人,更是郁闷的要死,自己吃的方便面,人家却是吃的烤鸭,这审人的还不如被审的待遇好,想揍白云飞一顿解解气,无奈周波吩咐过,只准靠着不让他睡觉,不能打,四人也无可奈何。

    靠着不让白云飞睡,也就等于自己也不能睡,四人多年没在刑警队和派出所干过了,基本没加过班,根本就遭不了这个罪,一个个困的东倒西歪,最后索性都趴在桌子,再次睡去。

    不是他们不想床去睡,要是真到床睡了,要是让周波知道了,还不能把自己整死。

    而且四个人两张床,哪个要是去睡,立马就得有人打小报告,还不如在桌子趴着睡的好,要是被发现就说实在是忍不住了。

    白云飞精神虽好,可也是个睡觉的老魔王,见警察们都睡了,直接前把强光灯关了,床呼呼大睡起来……

    骆驼出了王麻子所在的仓库,没走多远就碰到了河马。

    “骆驼,麻哥跟你说什么了?”河马问道,递给了骆驼一支香烟。

    “哪里说什么了,让我留意着那个姓白的,麻哥说那两个娘们跑了,肯定会给姓白的说,小心姓白的报复,要我说怕他个屁,那小子也就身手好点,咱们都有家伙,怕他做什么,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直接做了他算了。”骆驼说道,心里却道麻哥难道没猜错,果然是河马干的?要不河马这么慌着打听麻哥说过什么?

    河马松了口气:“这事都怪我,我还以为麻哥不会原谅我呢。”

    “没事,这么多年的老兄弟了,麻哥还不信任你?你小子现在怎么婆婆妈妈的,这么多心,娘们还不有的是,还差这两个?”骆驼说道。

    “那是,麻哥要是一招手,女人还不有的是。”河马笑道,心里却是不以为然,女人多是多,但那都是妓 女,不给钱人家肯定是不干的。

    “就是,走,找黑五去赌两把,这几天手气还不错,老子得趁着好运多捞点。”骆驼说着向另外一个仓库走去。

    “你去,我在外面转转,别让人钻了空子。”河马说道。

    “你转吧。”骆驼自己径自走了。

    河马看着骆驼走远,又看了看四周,见周围没有人,拿出手机来,拨通了秋天的电话。

    “秋姐,是我,河马。”河马小声说道。

    秋天接通了电话,说道:“我知道,你没事?”

    “没事,人怎么样,都接走了吗?”河马问道。

    “恩,都在我这里,已经没事了。”秋天说道。

    “那就好,秋姐,你这两天注意,不要让其他人看到那两人在你那里出现过,要是让麻哥知道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我的。”河马道。

    “我知道,河马,这次谢谢你了,算我欠你的。”秋天道。

    河马说道:“秋姐,其实,你知道我……”

    “没事我挂了,这么晚了,我也得睡了,河马,你也去睡,不要让王麻子看出来了。”秋天说着挂了电话,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