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王麻子变了

    “你在威胁我,我最讨厌别人威胁了,现在一个人必须叫两声妈。”白云飞翘着二郎腿,一副悠闲的不得了的样子。

    浩南和几个小弟的脸色更加难看,还是站在原地未动。

    “我不喜欢等人的,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只不过是些小混混,我可是大老板,业务忙的很。”白云飞好像个暴发户一般,对面的苏姐一下子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真的是个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白云飞也笑了起来。

    “知道,白老板。”苏姐娇笑道。

    浩南等人看着白云飞和苏姐旁若无人的在那里打情骂俏,死的心都要有了,今天怎么得罪这么个难缠的主了。

    “靠,我说你们有没有职业道德啊?喊个妈就这么难吗?弄的老子一点也不爽,没看过yy吗?一点也不配合。”白云飞一下子站了起来。

    浩南几个人都吓得往后退去。

    “不要跑,没用,你们没我跑的快。”白云飞提醒道。

    浩南的汗流的像刚洗完脸一样,既是紧张的,也是疼的,他知道白云飞并不是吓唬他们,以白云飞的速度,几个人谁也别想跑。

    “现在我数到三,如果到时候还是不叫的话,一人一个手指头。”白云飞说道。

    “老大,我服了,我喊。”那个手腕断了的家伙哭咧咧的说道,他的手腕被白云飞一下子折断,疼的他几乎都快要晕过去了,这要是再断上根手指头,今天就不用出门了,直接在这里收尸拉火葬场算了。

    “我叫。”

    “我也叫。”

    这东西就在个群体效应,一个心理垮了,其他都跟着垮,那家伙刚说完,其他几个也都赶紧表态了,生怕表态晚了,变成残疾人。

    最后只剩下浩南了,他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的狼狈样,忽然之间叫道:“我跟你拼了。”叫着的同时,另外一只手抓着一把刀子向白云飞冲来。

    白云飞眯眼看着浩南,手中的酒杯放在嘴边,慢慢的喝着酒,直到浩南到了跟前,白云飞猛的抬起脚来,一脚就踹到了他的膝盖上。

    浩南的刀离白云飞还有半步之遥就停了下来,然后身体直直的向白云飞栽去,白云飞身子一闪,右手爪住了浩南后背的衣服,左手同时爪住了浩南那仅存的两个手指头中的一个,然后,右手一松手,浩南向下倒去,那个被白云飞抓中手中的指头再次发出咔嚓一声。

    浩南直接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苏姐见白云飞真的再次折断了浩南的一个手指头,有点害怕了,“算了,云飞,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走?干吗要走?这几个还没有叫妈呢?来,谁先叫。”白云飞又坐在了座位上,倒上了一杯酒。

    被折断手腕的家伙赶紧上前,站在苏姐跟前,弓着腰叫道:“妈,妈。”

    这一声妈叫的,苏姐都不好意思了。

    “恩,不错,你走吧。”白云飞一摆手。

    那家伙如释重负,看也没看其他人,一溜烟的就向酒吧门口跑去。

    接着就是另外几个人,争先恐后的到苏姐跟前叫妈。

    第二个刚叫完要走,忽然听到门口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一声大叫:“谁他娘的这么牛逼,敢到老子的地盘撒野。”

    吆喝,又来了一群欠揍的。

    白云飞循声看去,只见刚才看热闹的人被推得东倒西歪,一群人拥着一个身材不高略微发胖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进来后就问道:“是哪一个?”

    这时从后面挤进了一个人,正是眼镜男,他指着白云飞叫道:“麻哥,就是他,这事可跟我们酒吧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妈的,这个眼镜男,真他妈不是好东西,明明是浩南几个小刘氓捣乱,这倒好,自己替他出了口气,这小子竟然把浩南的老大叫来了,看来是怕自己连累了他,就这样的人当经理,不跨才怪。

    不过白云飞并不害怕,这来个十个八个的还真没放到眼里,白云飞向那个叫麻哥的人看去,那人也同时看向了白云飞,两个人都不禁一愣,同时说道:“是你?”

    来人原来是王麻子。

    白云飞已经很久没和王麻子见面了,他对王麻子这人的感觉特差,这小子先是打了张凯和海白,后来又以张凯和海白相威胁,让自己去陪黑刮妇那个女便态,虽然后来自己把面子找了回来,可白云飞对他的印象还是差的很,感觉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后来大疤脸被杀,白云飞就怀疑是王麻子故意嫁祸自己,只是没什么证据,也不好跟他翻脸,再后来两人就不怎么联系了,没想到这次在这里碰上了。

    王麻子身边倒是也有许多熟人,河马、骆驼、黑五,这几个是见过面的,其他人就不熟悉了。

    “吆喝,这不是白兄弟吗?”王麻子夸张的叫着,向白云飞走来。

    白云飞也笑着站了起来:“原来是麻哥啊,怎么有空来酒吧玩?”

    王麻子走到白云飞跟前,夸张的跟白云飞抱了抱,后面的一个小弟已经把一个高脚凳放到了王麻子屁股后面,王麻子坐了下来,这才说道:“哎呀,这种地方我本来不喜欢来的,可是几个小弟不争气,在这里让人家摆了,我这个做大哥的总得来看看吧。”

    “呵呵,是吗?”白云飞笑道,这个王麻子什么时候这么能装了,明明就是自己把他小弟修理了,还装作没看见,难不成几个月不见,眼变的散光了。

    黑五、骆驼、河马都也看向白云飞,地上躺着一个晕过去的浩南,他们当然知道是白云飞做的,只是当着自己大哥的面,都不好说话,只有河马对白云飞点了点头。

    “咦?这位美女是?”王麻子好像才发现苏姐似的,其实他进来就先看到苏姐了,嘴里的哈喇子差点没流出了,这娘们,看着真是百态啊,要是在床上,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我朋友。”白云飞说道。

    “奥,白兄弟的女朋友可真多,个个都这么有味儿,你麻哥我可就没这么好福气啊,要是兄弟能让给我两个就行了,哈哈,哈哈哈”。王麻子大笑起来。

    “麻哥,玩笑开大了吧?”白云飞看着大笑着的王麻子。

    王麻子还是笑着,拍了拍白云飞的肩膀,大声说道:“怎么,兄弟生气了,哈哈,不要生气吗,你麻哥的脾气你还不知道,说说罢了,哈哈,哈哈哈”。

    “麻哥还真是会开玩笑。”白云飞也笑了起来,妈的,这个王麻子和以前大不一样啊,以前可没有这么嚣张的。

    王麻子忽然问旁边站着等着叫娘的几个小弟:“你们几个在这里站着干嘛呢?”

    “麻哥,我们”,几个小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总不能说在排着号叫人家妈的吧?本来自己老大来了,以为终于可以出口气,把眼前这小子给收了,没想到自己老大和人家称兄道弟的,很熟悉的样子,现在就是告状也不好开口了。

    “你们什么?浩南这小子呢?”王麻子问道。

    白云飞笑着看着王麻子,装,这家伙真能装,那个浩南明明就在跟前躺着呢,这麻脸还能装着看不见,佩服佩服,真是不要脸。

    “老大,浩南哥在那里。”想第三个喊娘的小弟说道。

    王麻子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咦?浩南这是怎么了?靠,怎么成那个熊样了。草,你们这些小弟怎么当得,你们老大让人家打成那样了,你们怎么没事?”

    王麻子恶狠狠地看着几个小青年,那几个小青年吓得不敢看他,“我,我们,老大,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怎么了?说说,看看你那个鸟样,谁打的?敢打我王麻子的人,他妈的不想活了。”王麻子叫着,又笑着对白云飞说道:“兄弟,让你笑话了,我这些小弟,一个能打的也没有,不像你那个兄弟,叫,什么鹫来着,就是吃死尸的那种,哎哟,你看我这说话的,不好意思啊。”

    白云飞看着王麻子表演,笑道:“麻哥,不用找了,你的人我打的。”

    王麻子笑道:“兄弟,别开玩笑了,你怎么会打我的人,我们什么交情啊?”

    白云飞不说话了,只是看着王麻子笑。

    王麻子问面前的小弟:“到底谁打的?”

    那个小弟看着白云飞,有点后怕的样子,唯唯诺诺的说道:“就,就是他。”

    “恩?不是吧,草,你可别诬陷我兄弟。”王麻子恶狠狠地说道。

    “老大,就是他,他不光打了我们,还让我们叫那个女人两声妈,浩南哥就是因为没叫,被他折断了四个手指头,还让他踢晕了。”那小子显然是豁出来了。

    麻子脸阴了下来,拿起桌上的酒瓶子,嘴对嘴的喝了一大口,砰的一下子放在了桌子上,吓了苏姐一跳。

    苏姐也看出来了,这些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在道上混的,可看见白云飞还笑嘻嘻的样子,莫名的就感到只要和他在一起,永远都是安全的。

    白云飞还是一副安稳的样子,只是看着王麻子,没有说话。

    王麻子看向白云飞,说道:“兄弟,你让我有点为难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