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浅规则?

    白云飞的速度太快了,快的络腮胡等人根本没看到他怎么抬脚的,驴脸已经白了回来。

    络腮胡脸色一黑,把刀片一抬,叫道:“妈的,一起上,谁先砍这小子一刀,今天晚上那个外国娘们就是谁的。”

    后面的小弟一听有这等好事,虽然对方厉害,但自己这方人这么多,手中都还有家伙,看着美杜莎的眼神立刻放出光来,长这么大还没有上过外国女人,一个个像狼一般熬熬叫着向白云飞扑去。

    白云飞把美杜莎往后一拉,主动迎了上去。

    他不能让他们经过自己的防线,否则美杜莎就有危险了,到时候把美杜莎当作了人质,自己就放不开手脚了。

    白云飞迎上跑在最前面的人一脚踹了过去,那家伙跟驴脸一样,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身子斜白出去,砸在了后面的人身上,顿时起了连锁反应,砸倒了三四个。

    也不知道谁的刀片砍在了前面的人身上,前面的人传来痛叫声。

    白云飞抬手挡住了一个家伙挥来的刀片,反手一拧,咔吧一声,那家伙胳膊被白云飞拧断,白云飞另一只手伸出,一把爪住了他的胳膊。

    此时,络腮胡的人都围了上来,白云飞手上用力,一把将那断胳膊的家伙提起,以自己为中心抡了起来。

    有好几个砍过来的刀片没及时收回去,都砍在了那家伙身上,那家伙跟杀猪般的叫了起来,白云飞抡了几圈,无人能围上来,反而被白云飞抡伤了好几个。

    有几个活泛的,开始向美杜莎跑去。

    白云飞把那家伙一下子扔了出去,砸在了跑向美杜莎的几人,当头一人被白过去的同伙一下子砸在了脑袋上,嗵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头上被摔的流出 血来。

    白云飞拿着从刚才那人手中抢过来的刀片,挥舞着向美杜莎而去。

    两人之间离的有十多米,白云飞每一下都砍在一个黑衣人身上,他并没有下杀手,那些人的速度在白云飞眼里,简直慢的要命,白云飞从容的在他们胳膊上或者大褪上来一刀之后,就不再理他们,转眼之间,已经回到了美杜莎身边。

    美杜莎次见这种血腥的打斗场面,脸上惊恐中带着兴奋,白云飞跑过来,一把把美杜莎拉到身后。

    此时,四五把刀片同时向白云飞砍来,白云飞一手拿着刀片,挡住了四把刀片,只听哐哐几声响,白云飞手中的刀片出现了四个大豁口。

    什么破刀,这么不经砍。

    白云飞抬腿横扫出去,四人应声落地,白云飞从一人手中抓起一把刀片,在四人腿上一人来了一下,顿时,四人腿上血流如注,都抱着腿哀嚎起来。

    络腮胡一看,这才多大工夫,自己这方已经倒下了十几个人,再看看身边,还有五六个人拿着刀片,围在自己身边,看着白云飞强悍,只是虚张声势,不敢往前。

    “都他妈给我上,围着砍死他。”络腮胡叫着自己先扑上来。

    白云飞一笑,手中刀片猛的白出,一下子插在了络腮胡腿上,络腮胡扑嗵倒在了地上,抱着自己腿,紧 咬着牙,嘴里发出痛苦的低嚎。

    “你们还要继续吗?”白云飞还剩下的几个黑衣人。

    几个人都举着刀,但明显的手都抖了起来。

    “那还不快滚。”白云飞大声叫道。

    几个家伙一扭头,就向外跑去。

    “回来。”白云飞叫道。

    几个人吓得一哆嗦,都停了下来,白云飞可以看到他们头上的汗水滚滚而下。

    “把你们的同伙都带走。”

    几个家伙看了看白云飞,这才小心翼翼的去扶自己的同伙。

    黑衣人们互相搀扶着出了练舞房,络腮胡最后也没敢再说什么,只不过偶尔扫过白云飞的眼神充满怨毒。

    “妈的,养你们这群废物是吃 屎用的,二十多人连一个人都搞不定。”李明成一脚把络腮胡踹倒在了地上,其他人一个个都吓得呆若木鸡,低着头一声也不敢吭。

    由于说话太用力,李明成一皮股又蹲在沙发上,抱着昨天晚上被打的红肿的面颊,疼的直吸冷气。

    “小成,不要为难他们了,看他们这个样子,也是尽力了的。”一个面容较好的男人,二十七 八岁的样子,笑着安慰着李明成。

    “杜哥,你看这帮混蛋,一个个平时跟着我吃香喝辣的,到头来这点事情都给我办不妥,要他们有什么用?”李明成气呼呼的说道。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把伤口包扎一下。”这个说话的叫杜仕泽,也是省城的大家公子,其父和李石在省城都是有实力的人物,两家经济上不相上下。

    杜仕泽挥了挥手,身边的几个晓姐都扭着肥 臀走了出去。

    “小成,你别忘了我们这次叫这么多人去的目的。”杜仕泽拿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红酒。

    “我知道,可我就是出不来这口恶气,妈的,敢在省城对老子下手的,这小子还是个,我一定要整死他。”李明成愤怒的叫道,嗓子都有些嘶哑了。

    杜仕泽心中暗笑,李石何等人物,怎么会生出这么个儿子,跟阿斗有的一拼,只知道玩女人,不过,这也正是他喜欢的。

    “整死他是一定的,别说是你,连我也难以咽下这口恶气,把你打成这样,以我们两个的关系,跟打在我脸上有什么分别?”杜仕泽假装愤怒的说道。

    “杜哥,我看直接找人干掉他算了,费这么多劲做什么?你也看到了,这小子功夫厉害的很,不动枪看来是不行了。”李明成嚷道。

    杜仕泽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还没弄清楚这小子什么背景,这么好的身手,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

    “什么背景啊?开个破帕萨特,能有什么背景,说不定就是从少林寺里跑出来的,就是他有点家庭背景,能比得上我们?”李明成说着,有点不满杜仕泽的小心,做点事情这么婆婆妈妈,怎么能成大事?

    杜仕泽看了李明成一样,他其实已经看出李明成想什么来了,心里暗笑,忽然一拍桌子,倒把李明成吓了一跳:“找人做掉他,不过这种事情我不好插手的,你知道我老爸管的我很严。”

    “放心,杜哥,我也没说让你帮我出头,妈的,老子要让他今天给我跪下磕一千个响头,到时候死不了再考虑怎么处置他。”李明成想着,又想起许一梦来,嘿嘿的阴笑起来。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杜仕泽笑着说道。

    “好的,杜哥,我得先走了,妈的,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找两个女人好好按摩一下,这骨头跟散了架似的,晚上还得打人呢。”李明成站起身来。

    “哈哈,小成,你老哥我最羡慕的就是你了,天天换女人,风流潇洒,不枉今生啊,我就没你那艳福啊。”杜仕泽好像很羡慕李明成似的说道。

    “哈哈哈”,李明成听了这话好像很受用似的,说道:“杜哥,不要笑话你老弟了,你要是想要女人,一挥手不是大把的女人脱 光了往你砍翻上爬啊。”

    在两个人的哈哈大笑中,李明成出了门,对门外的一个手下说道:“三个。”

    手下心领神会,颠颠的跑着找妈咪去了,李明成说的三个其实就是三个晓姐。

    李明成走了,杜仕泽自己一个人在包间里呆了一会,拨通了一个电话,说道:“进来。”

    过了有十多秒,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这个中年男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不解的是,他的两个眼睛中有一个眼球好像不会转动一般,他站在杜仕泽跟前,问道:“少爷,你叫我?”声音中不带任何表情。

    白云飞让那些人刚走,就有些后悔了,刚才应该把那几个还没受伤的家伙留下打扫卫生,地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让这个空荡荡的练舞房平添了几分萧杀之气。

    白云飞可不想干这种活,只好假装没看见,对在一旁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的美杜莎说道:“我们还是到其他地方去练吧?”

    “白,你简直太厉害了,布鲁斯。李也不如你厉害,你简直就是个超人。”美杜莎白的透明的皮肤因为兴奋的原因变的非常洪润,反而更显娇艳美丽。

    “呵呵,不是我厉害,是我们华夏功夫厉害。”白云飞笑道。

    “刚才那些人好凶恶,开始我还很害怕,可后来我都想和你一起打了。”美杜莎比划了着。

    白云飞心里发笑,刚才是谁躲到我身后的?

    “美杜莎,你还想练吗?我们可以到操场上去。”虽然那里不够隐蔽,但总比在这里好,再把地上的血弄到鞋上了。

    “好的,不过,你看这里被弄脏了,我们得打扫干净才行。”美杜莎说道。

    这美杜莎还真有责任感,白云飞只得和美杜莎用拖把把里面的血迹擦干净,等到忙活完,已经到了十一点多了。

    “白,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就当我的拜师礼。”美杜莎嘻嘻笑着说道。

    “免了吧。”这还拜师呢,天就把自己累了个半死。

    “你不想收我做徒弟?”美杜莎问道。

    “不是,美杜莎,你还记得我们早上做过什么吗?”白云飞提醒美杜莎,早上两个人正在热吻之中的时候,就被那帮黑衣人给打搅了。

    “没做过什么啊。”美杜莎狡猾的笑了笑,其实她知道白云飞说的什么,只是她早上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很想和白云飞那个,并且,主动吻了白云飞。

    现在想想,自己都是有点冲动的,白云飞提醒自己,使美杜莎忽然响起了在华夏的一个名词潜规则。

    白云飞不会是想借自己拜师的机会,想把自己给潜了吧?

    “想不起来了?唉!那算了。”白云飞说道。

    “你接受我的邀请吗?”美杜莎追问道。

    “我中午没有时间,还得去接一个朋友,以后再说吧。”白云飞说的是实话,中午得和许一梦老师在一起。

    这个坏家伙,美杜莎心里嘀咕道,看来自己不让他潜一下,他是不会教自己功夫的,不过看他这么厉害,还长的蛮帅,让他潜一下,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