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黑暗的社会

    阿文往大厅的沙发上一坐,气呼呼的大声说道:“妈的,没想到那个姓龙的手下也这么厉害,我曹,敢跟老子对着干,老子可不是武空,都他妈给我抄家伙,今天晚上办了那个姓白的。”

    “文哥,怎么这么大脾气啊?他打你了?”朱哥坐到一旁,还是那副阴笑的样子,看着海龙猪头一般的毫无察觉,更是得意。

    “老子的手差点被他废了,我曹。”阿文这一叫,不知又触动了哪根神经,嘴里疼的直吸气。

    看看手下都没动,海龙眼一横,叫道:“啥逼的,都傻了,我说抄家伙,聋了啊?”

    大厅里的十多个手下还是没人动,个人玩个人的。

    “我曹,老朱,这些个啥逼傻了?”阿文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老朱说道。

    “文哥,这些都是自己兄弟,怎么成啥逼了,文哥这么说不大合适吧?”老朱笑着,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阿文现在才感觉有点不对劲:“老朱,你什么意思?”

    “哪有什么意思啊?文哥,大家都是你的小弟,都是跟你混饭吃的,你这样对小的们好像不大好吧,兄弟们都不动,说不定是看你说话不好听。”老朱阴阴的说道。

    “老子还得低三下四的求他们不成,我曹,想造反?”阿文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

    “造反?文哥,要说造反,你是第一个,大家跟你一点好处也没得到,凭什么跟你混?”老朱点着了一根烟,乐悠悠的吸着。

    “奥,我他妈明白了,我还以为你姓朱的是什么好鸟,没想到却是你想拆我的后台。”

    老朱弹了弹手中的烟灰:“只可惜,明白的晚了些。”

    阿文刚还要说什么,忽然两条褪猛的被什么东西砸在了褪弯处,听到两声咯咯的声音,好像骨头断裂了一般,接着剧痛袭来,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两个小弟已经拿着棍子站到了朱哥身边。

    阿文顿时疼的出了一头汗,刚才一下子跪在地上,自己那只伤了的手下意识的撑住了地面,现在是上上下下,褪上手上都是疼痛无比。

    “文哥,对不起了,这不光是我的意思,也是大家的意思,这个家你当不了,不如让给我。”老朱笑嘻嘻的说道。

    “你?姓朱的,既然你”,阿文强忍着疼痛,断断续续的问道:“你想当老大,为什么开始,还要非得让我当?”

    “哈哈哈哈知道你为什么当不了这个大哥了吧?因为”,老朱走到阿文身边,靠近阿文的脸说道:“你太笨,笨的像头猪。”

    “你他妈才是猪。”阿文想要挣扎,可褪上疼痛,根本就不敢乱动。

    “你看你,就你这个脾气,老大的位置要是一直做下去,不知道多少个兄弟都得倒霉,和气生财,知道吗?人家凭什么跟你混,要发财才行,你他妈把钱都自己捞着,女人自己一天干好几个,兄弟们屁都捞不着,凭什么跟你。”

    “就因为这个?那你一开始就争这个老大不就得了?”阿文还是不明白老朱为什么一开始帮自己。

    “你他妈就是个啥逼,你还骂别人,那些单子、借条都是你管着,我跟你争有个屁用,还不是什么也捞不着,现在这些东西都到了我手上,老子要你做什么,等着让你天天骂?”朱哥阴阴的说道。

    “你他妈就是个小人。”阿文骂道,自己还真是个啥逼,一开始就在被别人算计着,自己还以为人家是在帮自己。

    “呵呵,文哥,大家都是小人,只不过我是个有头脑的小人,你是个猪头小人而已,不过,这里面差别就大了。”

    “姓朱的,你想怎么样?”阿文问道。

    “文哥,你一定很恨我吧?一定恨不得把我给吃了吧?”朱哥笑着问道。

    “老子当然恨你。”阿文叫道。

    “呵呵,那就是了,既然你这么恨我,你想,我留着你,还得天天提防着你来害我,我会睡不着觉的,所以,我-不-能-留-你。”朱哥一字一句的说道,眼里露出了凶狠的目光。

    阿文没想到老朱会这么狠,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活着多好,自己这几天才知道生活是如此美好,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看谁不顺眼,说打就打,想上几个女人就上几个女人,2p,3 p随便玩,这些天玩儿过的女人,比自己这一辈子玩儿过的都多。

    现在,自己就要死了。

    死亡的恐惧迅速打垮了阿文,死了就没女人玩儿了,不知道地狱里有没有妓院,我 操,还是不要尝试的好。

    “朱哥,朱哥,你忘了,以前可是咱俩关系最好,你想当这个老大,好,我让给你,你当,我做小弟,朱哥,我求求你,别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不杀我,你放心,我不会报复你,绝对不会,朱哥”,阿文哀求起来,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多的大转弯。

    朱哥笑呵呵的看着阿文,好像看着一条狗。

    阿文在那里哀求着,没有一个兄弟出来给他求情,看来做人做的真的很失败。

    “老王,你说该怎么办?”朱哥扭头问站在一旁的王军。

    王军一脸笑意:“这个,当然是朱哥拿主意了,可是,朱哥,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啊。”

    “王军,你这个狗 日的,老子跟你有什么仇,你他妈要害老子。”阿文听王军这么说,简直就是在提醒老朱,自己是留不得,立刻急的骂了起来。

    王军笑着看着阿文:“文哥,你骂吧,我是不会和一个死人计较的。”

    妈的,怎么都是这个样子,嘴上笑呵呵的,伸手就是一刀子,难道今年流行这个,阿文又转向老朱:“朱哥,别杀我,你把我费了也行,求你了,别杀我。”

    阿文开始转而求其次,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不行,文哥,对不起了。”老朱笑着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按。

    两个小弟走了上来,拿着一个麻袋就往阿文头上扣去。

    “啊”,阿文知道这个时候没什么余地了,大叫一声,竟然站了起来,向门口跑去,褪一瘸一拐的。

    刚跑几步,门口的两个小弟已经拦在了前面,一人一个胳膊,把阿文按到在了地上。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你个狗 日的。”阿文叫着,身体胡乱扑棱,可是随后又上来几个人,把他按在了地上,接着,一个麻袋从头上扣了下来。

    剩下的就是麻袋里面传来的叫骂声,只不过由于隔着东西,力度小了很多,等麻袋扎上口,里面的叫骂声已经变成了哭声。

    “王军,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要干净利落。”朱哥吩咐道。

    “知道了,朱哥。”王军笑道。

    “弟兄们,活干完了,今天晚上狂欢,我让他们送十几个妞过来,大家换着干,哈哈,以后跟着我老朱,保证你们有的吃有的玩。”老朱叫道。

    屋里的十几个小弟一听说今天晚上把晓姐叫到这里来玩,而且是可以不值干一次,还可以换着干,立刻情绪高涨起来。

    “朱哥,我们听你的。”

    “朱哥万岁,操,跟着朱哥保准没错。”

    “朱哥,你怎么不早是我们老大啊?”

    叫什么的都有,乐的朱哥哈哈大笑。

    “好了,兄弟们,快点干活,干不完手上的活,晚上连毛也不让你碰。”朱哥的话再次引来一群淫 棍们的大笑。

    晚上十二点,武空的别墅外面,几辆车隐藏在一片树林子旁边。

    别墅靠近城边,周围的居民并不多,当初武熊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盖这栋别墅,也是为了做起坏事来更方便一些。

    但是,现在,也为白云飞他们偷袭提供了方便,最起码,这里行人很少,这么多人隐蔽在这里,不会暴露。

    “海龙,你说这些家伙找这么多女人,能玩儿的完吗?”张凯笑着问海龙。

    海龙笑道:“这我哪里知道?”

    “这些女人不会晚上不走了吧?”张凯问道。

    “肯定会走,她们一天晚上不可能只接这一个活。”黑鹰说道。

    “嘿嘿,黑鹰,挺有研究的,你说他们每个人会办几次?”张凯无聊,开着玩笑打发时间。

    黑鹰摸了摸头,没有说话,显然,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众人正开着玩笑,黑鹰忽然说道:“走了。”

    果然,别墅那边,出来了女人们咯咯的娇笑声,十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上了一辆大巴车,向城里的方向驶去。

    “黑鹰,进攻吧,这些小瘪三现在肯定都成软脚蟹了。”张凯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钢管。

    黑鹰打了个手势,大家都围了过来:“现在应该是他们警惕性最低的时候,虽然这些人根本都是小混混,但是,小混混也可能惹出大麻烦,而且,他们有枪,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所以,大家一定要听我的,一点差错也不能出。听到了吗?”

    “听到了。”众人小声答道,声音很齐,出来的时候白云飞已经交代,一切行动都听黑鹰的,众人自然不敢违逆。

    “赵眉,你过来。”黑鹰说道。

    赵眉走上前了,黑鹰小声对她吩咐了几句,又对其他人说道:“等我通知再行动。”说完,带着赵眉向别墅的大门边走去。

    快到大门边的时候,黑鹰闪身隐藏在一旁的阴影中,赵眉小跑着,嘴里气喘吁吁,向大门口跑去。

    今天晚上别墅内欢笑声不断,小三甚至能听到里面女人的神吟声,妈的,怎么自己就赶上今天值班,而且,里面的人似乎都把自己忘了,根本没人说玩儿完了来顶替自己一会,让自己也进去玩玩儿。

    小三愤愤的,不停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想象着那些进去的女人,一个个丰 乳肥 臀,雪白的大褪若隐若现,下面就不禁膨 胀起来。

    人家在里面不知道办了几次了,不知道换了几个了。

    自己连个毛也捞不着。

    可是还不敢说,下午朱哥处置阿文的手段,自己现在想想褪肚子都打颤。

    这个时候进去诉苦,要是搅了他的兴致,还不知道怎么死呢?虽然朱哥也说过什么有福同享,可谁他妈相信谁啊?

    小三笑着,听着屋里传出的女人的放 荡 声,愈发玉火难耐。

    看看了大厅边,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记得外面还有个小三。

    小三出了大门,看看四周,黑漆漆,连个人影也没有,走到个角落里,拉开了裤子的拉链,套 弄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