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压抑

    不一会,车子就出了城,到了外环路上,最后,车子停在了外环的水库边的大桥上。

    野外的大桥上,一辆车也没有,冷冷清清。

    白云飞下了车。

    张凯抓着陆天的头发,把陆天拽了出来。

    “知道我是谁吗?”白云飞问道。

    “不知道。”陆天看了看四周,竟然是在大桥上,这下才感到有些不妙。

    白云飞一把抓下假发:“这下认的了吧?”

    “你,你是白云飞?”陆天和白云飞对着干,自然也让人查过白云飞。

    “知道就好,这下你也能死的明白。”白云飞笑道。

    “啊。”陆天惊叫一声,转生就想逃跑。

    黑鹰一脚踢在陆天褪上,陆天砰的一下趴在了地上,在他还没有喊出救命二字的时候,黑鹰已经在他后心补了一拳,陆天立刻晕了过去。

    “你不该惹我。”白云飞说完向车子走去。

    黑鹰和张凯拿出一个麻袋,三两下把陆天套在了里面,扎上了口子,两个人抬起麻袋,走到桥边,把陆天扔向了桥下的水库之中。

    “妈的,便宜他了。”张凯嘟囔了一句,和黑鹰回到了车子上面。

    车子上的白云飞,脸上挂着冷峻和萧瑟。

    事情虽然做了,但是白云飞觉得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姓名好,反正经过这件事情后怎么也会给青德市黑道上的所有人提个醒,青德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要不然还真以为我们青德区是软柿子,是个人都能捏了。

    “飞哥,五哥醒了。”一个小弟打过来电话,声音很是兴奋。

    “真的?”虽然这句话有时候很白 痴,但是白云飞还是问了一句,对黑鹰说道:“快点,黑鹰醒了。”

    “他吗的,太好了。”张凯叫道。

    本来车子是向公司的方向开的,黑鹰一听马兴五醒了,猛的一打方向盘,车子发出刺耳的响声,在原地几乎转了一百八十度,向医院的方向驶去。

    “靠,黑鹰,你就不能提前打声招呼?”张凯摸着碰到车壁上的脑袋,不满的叫道。

    “嘿嘿。”黑鹰这种冷面之人也高兴的乐了起来。

    车子开的很快,虽然是在市里,但因为已经很晚了,路上车并不多,加上黑鹰技术高超,很快就到了医院。

    停下车,三人跑着上楼,到了马兴五的病房。

    “飞哥。”马兴五看到白云飞三人跑了进来,虚弱的叫道。

    白云飞感到眼圈一热,差点流出泪来,马兴五没事了。

    如果马兴五死了,那么计划就会被打乱了,白云飞的身份也会被公示出来,那对白云飞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还是先隐藏在暗处为好。

    好消息的到来总会伴随着一个坏消息,刘晶晶还是没有联系过白云飞,本来马兴五醒过来这件挺开心的事情,在白云飞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惊喜。

    他只是淡淡一笑,便走了出去。

    张凯看到白云飞落寞的背影叹息一声“唉!红颜祸水啊!”

    黑鹰听后嘿嘿一笑,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懂个屁啊!”

    张凯郁闷的摸了摸头,打又打不过黑鹰,只能躲在后面画圈圈。“我是不懂,鹰哥你也不懂啊!”

    “臭小子,我看你俯卧撑练得又嫌少了啊!”

    “啊~我错了,鹰哥——”

    心情极度压抑的白云飞,最后实在忍不住把王林林叫来了,也就是看到王林林那可爱的脸蛋他才露出了一丝微笑。

    在不得到发泄白云飞觉得自己能憋死了!

    白云飞拉着林林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怎么样?林林,我的办公室还不错吧?”白云飞坐在老板椅上,摸着鼠标说道。

    “美的你。”林林看了看,向里屋走去。

    白云飞跟着林林进了里屋。

    “这是你的卧室?”林林问道。

    “嗯,林林,温馨不?”白云飞从后面抱住了林林,两个人好久没有亲热了。

    “臭小子,倒是挺会享受的,说,怎么回事?”林林笑着问道,爪住了白云飞不规矩的双手,再不爪住,这个小子的两只手就捂到自己上面来了。

    “嘻嘻,这不明摆着吗?这个公司是我开的。”白云飞极力想拜托林林抓着自己的手,可林林抓的太紧,如果自己太用力,又怕伤着林林。

    “你的公司?真的是你开的,你哪里来的本钱?”林林问道。

    “我买彩票中的,怎么样?林林,以后搬来和我一起住吧?”白云飞笑嘻嘻的问道,终于抽 出了一只手,白云飞立刻上移,把手放到了林林软棉绵富有弹姓的米咪上。

    “臭小子,放开,你不怕被别人看到?”林林羞的耳根子都红了。

    “看不到,里屋除了我之外,没人敢进来的。”白云飞肆意的揉搓 着林林越来越丰满的米咪,仅隔着薄薄的t恤,白云飞甚至能感到林林的花 蕾已经翘立起来。

    “唔,云飞,你,你怎么越来越坏了。”林林的米咪在白云飞手里变幻着形状,呼吸也越发紧促起来。

    “林林,想我了吗?”白云飞揉搓 着怀中的林林,林林的身子软的像面条。

    “不想。”林林羞答答的小声说道。

    “真的不想?”白云飞亲着林林的耳朵。

    “别,太痒了。”林林咯咯笑了起来:“想你做什么?你又不回去看我。”

    “那还是想了,林林,你搬到我这里来住,我天天都陪着你。”白云飞一把抱起了林林,把她放到了炕上。

    林林推托着白云飞:“那怎么睡啊,你这里就这一张床。”

    “我们当然是睡一张床了。”白云飞嘻嘻笑着说道。

    林林点了点白云飞的头:“你想的倒美。”

    “嘻嘻,林林,你这里越来越大了。”白云飞揉搓 着林林的米,坏坏的说道。

    “去你的,快放开。”林林喘息着娇嗔道。

    “不放,打死也不放。”好不容易上手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白云飞把林林压在炕上,上 下其 手,好久没有和林林亲热了,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得好好把握,林林发育的这么好,自己要是在加把劲儿估计就能培养出个绝色美女来。

    “云飞,别,别摸了,我会难受的。”林林的脸上红晕更甚,两颊朝红。

    “难受?哪里难受?”白云飞笑嘻嘻的问道。

    “你讨厌,你知道的。”林林嗔道,白云飞怀疑林林是不是想让自己再深入一些,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才故意说难受的。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女生。”白云飞继续发扬着无耻的作风。

    “你这么色,怎么会不知道?”

    “既然你说我色,我不色给你看,就有点对不起这个色字了。”白云飞说着,把林林的t恤拉到了上面。

    林林今天穿了白色的罩 罩,很是姓感,和林林白嫰的皮肤融为一体,更显美丽细腻。

    “云飞,别”,林林羞的不行,以前也这样过,但第一次是自己吃了药,控制不住,后来是在晚上,看不到双方的表情,可现在在大白天,林林显然很不适应,可心里却还很渴望。

    “林林,别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别停下?”白云飞嘻嘻笑着,手里的动作一点也没停下。

    “你?云飞,你怎么这么坏了?”林林把头扎进白云飞怀里,白云飞吻着林林的耳根,林林呼吸愈发紧促,身体轻微颤抖起来。

    耳根是女生的敏 感部 位,白云飞自然知道,所以对这里进行了重点攻击,而且效果好像还非常不错。

    林林现在已经有点不能自已了。

    “别了,云飞,不行的。”林林不断的说着,身上软 绵绵的,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在白云飞怀里别他肆意揉搓 着。

    爱她,就将她推倒,白云飞一直这样认为也是这样做的。

    女人多了是麻烦,早晚得穿帮,白云飞知道这点,也知道自己早晚有头疼的那一天,爱情是自私的,谁也不可能愿意看着别人来分享自己的爱人,而且还是很多人来分享一个。

    头疼就头疼吧,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嫁给他人,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推倒一个是一个。

    想那么多做什么?活这一辈子,如果留下那么多的遗憾,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既然活着,就要活的精彩,活的随心所欲。

    白云飞现在就在践行着这个观点。

    林林玉望渐盛,开始的时候不是别就是不要。

    现在已经气喘吁吁,身上出了很多细汗,林林的体 香掺杂着带有刺鼻柯尔蒙气息的汗水,无疑是一副极好的催 倩剂。

    白云飞不断的吻着已经失去理智只剩玉望的林林,两个人似乎忘记了其他的一切存在。

    当白云飞脱掉林林的衣服,只剩下一个姓感的小裤裤时,林林的香舌还在白云飞口中,像一条小蛇一样的滑动。

    终于到达最后一个堡垒了。

    白云飞慢慢的把手伸进了林林的小裤裤,摸 到的是一片湿 华。

    林林想要了。

    嘻嘻。

    白云飞把手拿出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林林发现了白云飞的动作,娇嗔道:“你闻的什么?”

    “嘻嘻”白云飞只是笑。

    “快说,嗯,那,那有什么好闻的,也不嫌脏。”

    “脏?嘻嘻,林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怎么会脏?”白云飞笑着说道,手又伸了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