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郁闷的王麻子

    王麻子叫嚣着要去逍遥居看看,骆驼上前一步对王麻子小声说道:“麻哥,你不是让我打听了吗?今天是武空包了那个房间。”

    武空?王麻子当然知道武空是谁,可是现在武熊死了,王麻子还没把武空怎么放在眼里。

    “是这个兔崽子?哼!敢跟老子抢女人?他算老几,就是他爹武熊来了,也别想在老子这一亩三分地上撒野,再说了,武熊就是他妈想来也来不了啊。”王麻子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王麻子出了房间,带着手下径直向逍遥居走去。

    秋天一脸厌恶的表情,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王麻子到了逍遥居跟前,一脚就踹开了逍遥居的门,门哐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墙上,王麻子嘴里叼着烟,阴着脸就走了进去。

    刚进去,王麻子的火就噌的一下窜了上来。

    武空还是刚才的姿势,边不断的冲刺着,嘴里还啊啊大叫,好像爽到极点的样子,而在武空身下,双 腿高高架起的,也在不断高声叫着的,正是最近自己一直宠幸着的大咪 咪姣姣。

    王麻子下意识里已经把姣姣当成了自己的女人,现在姣姣和别人在那里做的正欢,自己当然是火冒三丈。

    王麻子把烟狠狠的扔在了地上,以极少有的敏捷窜了上去,刚要一脚把武空踹翻,忽然武空啊的大叫一声,脸向上仰,双眼一翻,趴在了姣姣肚皮上。

    姣姣闭着眼睛,见武空再次停了下来,叫道:“快点,动啊,”

    王麻子以为武空装晕了,更是气的不得了,掐住武空的脖子,猛的往后拽来,武空被王麻子一拽,砰的一下,就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般。

    这一下又让王麻子吃了一惊,武空好歹是个大哥,怎的如此不济,就是刚办完事,也不能被别人掐着脖子只一拉,就躺在地上起不来吧?

    姣姣此刻才睁开了眼,猛的见到这么多人在自己跟前站着,最前面的是怒气冲冲的王麻子,吓得大叫一声,下意识的双手捂到了胸前,又觉得不妥,腾出了一只手捂住了红的发胀的下面。

    王麻子的手下现在也顾不上其他的了,都睁大了眼睛,姣姣平时都是王麻子占着,自己可没有多少机会染指,现在姣姣劈着大褪,那个地方呲牙咧嘴,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当然要看个够了。

    “叫什么叫?”王麻子一巴掌就扇在了姣姣脸上,姣姣啊的一声歪倒在沙发上,另外一个女人也尖叫着跑到了一边,只是因为没穿衣服,没敢跑出去。

    姣姣虽然挨了打,但是内心还是非常渴望继续和男人做那种事情,不知怎么回事,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内心依然十分渴望,甚至希望眼前的这群男人轮着把自己的干一次,所以,下面,还有有水水滚汩而出。

    “妈的,臭表子,等会老子再收拾你。”王麻子叫道,转身又踢了武空一脚。

    “别他妈跟老子装死,王八羔子,敢玩老子的女人,你他妈活的不耐烦了。”

    武空还是一动不动。

    王麻子的脚不断的踢到武空身上:“就你这熊样,办一次就累成这样了,还出来玩,回家吃 屎去吧。”

    就在这时,忽然外面闯进了五六个人。

    “妈的,敢打我们大哥,找死啊。”

    “他妈活腻歪了。”

    进来的人哗哗的抽 出了刀片,王麻子的人也早有准备,身上的家伙也立刻都拿了出来,两伙人眼看着就要打起来。

    王麻子叫道:“吆喝,知道这里谁的地盘吗?敢在这里撒野,连你们老大都吓的装死了,你们几个小龟孙子还想跟老子动手不成?”

    进来的人正是纹身男几个,刚才有个出去上厕所的,看到王麻子带着人进了武空的房间,立刻就通知了纹身男等人。

    纹身男一看武空躺在地上,以为是王麻子把武空打了,立刻就跑了过去扶武空:“大哥,你怎么了?”

    武空脸色铁青,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大哥,我扶你起来。”纹身男扶着武空要站起来,可武空根本一点反应也没有。

    “大哥,大哥。”纹身男发觉事情好像有点严重了,“你怎么了?”叫着,用手摸了摸武空的额头,很凉,又把手放在了武空的鼻孔间试了试。

    忽然,纹身男身子一颤,一皮股坐在了地上,双脚蹬着地面,往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叫道:“死了,大哥死了,你们把我们大哥打死了。”

    众人一看纹身男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再说,这种场合,怎么可能开这样的玩笑,死人毕竟不是件小事,都吃了一惊。

    王麻子不相信的用手试了试了武空的鼻孔,果然,一点气息也没有了。

    “你们杀了我大哥。”纹身男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

    “放屁,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就倒在地上了,老子还以为他是装死的呢。”王麻子没想到武空会无缘无故的死了。

    真他妈倒霉,还没见过做那个兴奋死的,怎么这件事情让自己碰上了?

    “我们都看见了,是你把我们大哥打死的。”武空的手下叫道。

    “再他妈胡说,老子给你放血。”骆驼叫道。

    “敢诬陷我们老大,这孙子是办事累死的,没看见还光着皮股的吗?妈的,真是长见识了,让个娘们给累死了,你们跟着这种大哥也够场面的。”黑五叫道。

    这时,海阔天空的经理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立刻吩咐秋天:“快点报警,他娘的,人死在了我们这里,真他妈晦气。”

    “已经报了。”秋天说道,武空死了,这件事肯定和白云飞有关,不过,这种人渣,死也就死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逍遥居里已经死了一个人,两伙人虽然都大声争吵着,可是却也没有打起来,毕竟这里已经死了一个人,如果再打起来,王麻子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况且刚才确实踢了武空几脚,不知道是不是武空真的被自己踢死的,这么多人在这里看着,这件事着实有点麻烦。

    不一会,警察就赶了过来,正是武劲松,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进了逍遥居。

    “干什么呢,黑社会大火拼啊?警察办案,都躲开。”

    一看警察来了,里面的人自发的躲了开来。

    姣姣和卖阴女已经都穿上了衣服,此刻神智还不是很清醒,浑身发烫,可看到死了人,都知道事情不小,特别是姣姣,内心怕的要死,这武空可是和自己那个的时候死的,谁知道会不会把责任归到自己头上。

    “谁先发现的死者?”武劲松问道。

    “警官,是他们打死的我大哥,我们进来的时候,他正在踢我大哥,肯定是被他们打死的。”纹身男指着王麻子叫道。

    “放你 妈的臭屁,警官,你不要相信他,我们进来的时候,武空还好好的,可我们还没到他跟前,这小子就大叫一声,死了过去了。”王麻子辩解道。

    “别吵了,这屋里当时在场的人,都跟我们去局里,我们要了解情况,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这里所有的人都有嫌疑。”武劲松说道。

    屋里的人都被警察带着上了车,王麻子临上车前,忽然想到了和白云飞、黑鹰见面的时候,两人正在逍遥居门前,好像要开门进去的样子,难道这件事和白云飞有关?可武空明明是办着事自己大叫一声后死的,就是和白云飞有关,自己也是一点证据也没有。

    “白云飞,你个坏蛋,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带着怒火,白云飞能想象出王月如那噘 着嘴生气的样子。

    “为什么非得我给你打?你就不能主动给我打?”白云飞笑道。

    “你?人家可是女孩子,你怎么这点风度都没有?”

    “我没风度?拜托了月如,现在可是新社会,男女平等,谁说两个人拍拖一定要男的给女的打电话啊?”

    “气死我了,不理你了。”电话那边的王月如说完就不出声了。

    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看谁靠的过谁,白云飞把手机弄到免提上,放到了桌子上,继续看电影,嘿嘿,兰兰虽然身材不怎么样,但是值得表扬的是花样百出,每次都不重复,而起片片够多,白云飞一天看一个,还能不重复的看一年多。

    是男生都喜欢看那啥,这点没什么好避讳的。

    白云飞把片子的声音调大,这样王月如也能听到了,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听到这种喊叫会是什么感觉,会不会浑身发 痒。

    白云飞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话那边的王月如终于忍不住了。

    “你在看什么?”

    “呵呵,你听不出来吗?”

    “是个女的在叫,你房间里有女人?”王月如显然非常愤怒,声音很大。

    “是啊,叫兰兰。”

    “白云飞,你个臭刘氓。”

    “我是想刘氓,可她在电脑里,我刘氓不了。”白云飞笑得很阴荡。

    “你,你在看那种片子?”王月如问道,怒火小了很多。

    “是啊,你也看过吗?”

    “你才看过呢。”王月如怒道。

    “是啊,我正在看。”

    “你?”王月如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不和你说了,再说就被你气死了,告诉你,我爸爸想见见你,你赶快过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