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人不狠,站不稳

    说是陪唱,说白了就是陪 睡,不过现在对付武空,白云飞可没这闲工夫。

    “等我朋友来了再说吧。”

    服务生闻言退了出去。

    想了想,白云飞忽然一拍脑袋,

    对了,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多亏张凯没走。

    白云飞给张凯打了个电话,让张凯到玫瑰园来。

    不一会,张凯就颠颠的跑了上来,嘴里还喘着粗气,这个家伙,也该减肥了。

    “飞哥,怎么样,多亏了我没走吧,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张凯天生就是个惹事的主,现在见有事可做,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你到逍遥居去,就当走错门了,看看里面有几个人,除了武空的人,还有其他人没有?”白云飞说道。

    “知道了,飞哥,保证完成任务。”张凯出了玫瑰园。

    逍遥居里,武空和几个小弟喝了很多酒,屋里八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武空左右一边搂着一个,两个女人都是丰 乳肥 臀,被武空揉搓的熬熬直叫,其他几个手下见老大如此,也是使出浑身招数,不断的吃着身边女人的豆腐。

    武空身边的女人,有一个就是姣姣,姣姣的两个大山丘此时全都靠在了白云飞脸上,嘴里还不断的哼哼着,很享受的样子:“老板,你弄的人家好 羊痒,人家不来了啦,哎哟,嗯”

    另外一个丰满女也不敢示弱,用手不断的揉搓 着武空的下面,嘴里哼哼唧唧,一只手住着武空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双 峰上,使劲的摆 弄着。

    武空被两个服务生侍弄的玉火大盛,两只手上下游动,恨不得多生出两只手来,这样的场景,如果来个3 p,那就太爽了。

    “你们几个,重新开个房间去。”武空对几个手下叫道。

    几个手下都在和身边的女人调笑,加上房间里声音太大,根本就没有听到。

    “他妈 的,你们几个聋了。”武空大怒,自己现在要马上泻火,这群家伙在这里,自己怎么能放开和这两个狼的不行的女人玩?

    “大哥,怎么了?”

    “出去再开个房间,快点,费用算在我身上,怎么玩都行。”武空叫道。

    几个人一听怎么玩都行,也就是说,把这些女的办了,老大都给自己买单,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立刻都站起来,迫不及待的拉着身边的女人出了房间。

    “老板,你好坏啊,你摸的人家,都受不了了。”姣姣看几个人出去了,一个上马桩就做在了武空大 腿上,由于超短裙拢着很不舒服,干脆把裙子往上一拉,立刻一个穿着窄的勒进皮股 沟里的內裤和白花花的大肥皮股呈现出来。

    另外一个卖阴女看姣姣沾了上风,站起身来,扑到了武空跟前,“老板,你看你,把人家这里都揉肿了,人家要你赔的啦。”说着,已经把小背心的一个带着拉了下来,露出了白白的茹部,上面的大红点红红的,好像被蚊子顶过一般。

    “好,好,都是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儿,今天晚上,老子要好好的办你们两个,一个也少不了。”武空一只手抚摸着姣姣的皮股,一只手抓上了另外一个的大米咪。

    正在这时,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大胖子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做在了沙发上,好像喝醉了的样子。

    “你他妈是谁,给我滚出去。”武空正在兴头上,没想到忽然进来了这么一个人,大怒的叫道。

    两个女人倒是见怪不怪,娇滴滴的趴在武空怀里,装小鸟依人状。

    “啊?怎么回事?你怎么到我房间里来了,你是谁?”来人就是张凯,他装作喝醉的样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好像随时会摔倒。

    “放屁,你他妈走错了,还说我。你看看这是哪个房间。”武空的玉火被张凯搅的去了一大半,心里的火气可想而知。

    “我走错了,不是吧?你这人怎么这么凶?”张凯摇摇摆摆的走到房门边,打开房门,看了看,又揉了揉眼,这才扭头叫道:“哎哟,不好意思,我还真走错了,对不起,你们继续,继续,哈哈。”说着出了门。

    “妈的,要不是还得和我的两个小宝贝儿玩,老子今天就废了他个不长眼的。”武空怒气冲冲的说道。

    “哎哟,老板,不管他了,快喝了这杯酒,消消气。”姣姣说着端了一杯啤酒递到了武空嘴边。

    “去把门锁上。”武空对另一个女的说道。

    “奥。”卖阴女站了起来,过去锁上了门。

    “快点,宝贝儿,来啊,老子要大干一场了。”武空色迷迷的叫道。

    离逍遥居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包厢里,里面的音响几乎开到了最大,振聋发聩,嗵嗵的响声震的地面似乎都在发晃。

    但在海阔天空这种地方,这种情形再正常不过,大家都是出来找乐子的,心照不宣,没人会管这个,也都知道,里面的声音响,是为了掩盖其他的声音。

    里面,武空的几个手下,正在疯狂的发泄着玉望,海阔天空的特点,就是每个房间里最里面都会专门装修出一个小空间,这个小空间面积虽小,但能放下一个按摩床,名义上是为了为客人提供安摩服务,但按摩是次要的,按摩到最后,都是进行那项人类最原始也是最刺激的运动。

    此刻,一个家伙刚刚提着裤子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的女人头发凌 乱,春 情无限,两个人心满意足的样子,刺激的另外一个家伙一把把身边的妖 娆女人抱了起来,喘着粗气进入了一个小房间。

    后面响起了阵阵阴笑和浪笑声。

    张凯出了逍遥居,醉醺醺的走到了玫瑰园边,敲了敲门,黑鹰在里面打开了房门,一看是张凯,让他进入了房间。

    进入玫瑰园,张凯的醉相一扫而空。

    白云飞看了张凯一眼,问道:“清楚了吗?”

    “清楚了,飞哥,逍遥居里就武空和两个骚娘们。”张凯呵呵笑道。

    “武空的手下呢?”

    “我打听过了,在其他房间,武空想办那两个娘们,把手下都给支走了。”

    “看来老天也不保佑他,黑鹰,到我们了。”白云飞站了起来,两个人出了房间,很随意的走到了逍遥居前。

    白云飞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注意,扶住门把手,轻轻一拧着往里一推,妈的,门锁住了,武空这个种马,怕办事被别人打搅。

    白云飞对黑鹰使了个眼色,黑鹰把手上的戒子拿了下来,稍微一使劲,再用手一捋,戒子立刻变直了,黑鹰把戒子伸进了锁孔。

    “云飞兄弟?”正在这时,忽然背后传来一声大吼。

    白云飞没想到会有人认识自己,扭头一看,原来是王麻子,正在笑着看着自己,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王麻子?靠,这么长时间没和王麻子来往了,差点把这个鸟人给忘了,这个地方可是王麻子的老窝。

    黑鹰一看王麻子走了过来,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王麻子身边跟着黑五和骆驼,都笑呵呵的走过来给白云飞打招呼。

    “原来是麻哥啊?呵呵,麻哥也过来玩?”白云飞笑着和王麻子打招呼。

    “云飞兄弟,我可是好久没见你了,最近忙什么呢?怎么不找我来玩,靠,不会是把你哥哥给忘了吧?”王麻子好像和白云飞很要好的样子。

    “哪里,忘了谁也忘不了麻哥啊,要是把麻哥忘了,这海阔天空还敢来吗?”白云飞笑道。

    王麻子一听白云飞这样说,也哈哈大笑起来。

    “云飞兄弟,你在这个房间?”王麻子问道。

    “不是,只是里面有个熟人,想过来打个招呼。”白云飞笑道。

    “飞哥,打什么招呼,走,喝酒去。”黑五笑着叫道。

    “不了,今天还有其他事,改天再和麻哥喝酒。”白云飞笑道。

    “云飞兄弟真有事?”王麻子问道。

    “真的,麻哥,怎么?不相信我?”白云飞哈哈笑道。

    “怎么会?好,云飞兄弟既然有事,那我们改天再玩,哈哈,那我们可自己去玩儿了。”王麻子挤了挤眼,嘿嘿淫 笑着说道。

    “哈哈哈,那麻哥就快去吧,去晚了,那些妞们可就等急了。”

    王麻子会意的大笑着进了不远处的一个房间,进了房间,王麻子对骆驼说道:“打听一下,逍遥居里是什么人?”

    这边,黑鹰看看无人注意这里,迅速的在锁孔里拨 弄了几下,对白云飞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和白云飞闪了进去。

    里面,一场不可多得的玉望版真人秀正在上演。

    现在,姣姣正噘 着肥大雪白的皮股,跪在沙发上,两只手推在墙上,超短裙拢在腰间,皮股高高崛起,两个浑圆的卖阴子前后晃动,嘴里咦咦呀呀的大声叫着,好像马上就要死了的样子。

    大皮股后面,武空光着↓身,正抱着姣姣的大皮股,奋力的冲刺着,一旁,另一个卖阴女也是脱 光了↓身,正夹在武空大褪边,不断的上下摩擦着,武空伸过脑袋,下面边冲刺着,嘴巴不断的亲着卖阴女的两个大米咪,卖阴女也配合的高声玉望着。

    妈的,武空这个死人妖倒是会享福,搞起3 p来了,可惜,这是他最后的狂欢了。

    由于里面的音响很响,三人又是正在办着那种事情,兴奋的不得了,根本就没有发现白云飞和黑鹰的进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