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坠入深渊

    白云飞和赵丽刚挪动到原来的位置,只听砰的一下,自己刚才所处的位置又冒出了两个亮亮的弹孔。

    妈的,这够娘养的到底是谁?和老子有这么大的仇恨,非要置我与死地不可。

    白云飞恶狠狠地瞪了那管理人员一眼,摇着牙说道:“谁也不要往我这里看,如果你们不想死,就看刚打的那个地方,都叫两嗓子,只有他们认为我死了才会罢休,否则,你们都得陪葬。”

    众人很快明白了白云飞的意思,几个吓的脸都白了的人哆哆嗦嗦的发出了已经变了腔的喊叫。

    黑衣男子看着缆车上几个人明显滞后的动作,邹了邹眉头,这些人的反应根本就不像是看到了死人的样子。

    难道这一次又失手了?

    缆车还有三十多米远就到达终点了,而且从现在的角度来说,已经明显的偏出去了很多,再要开枪,准头就差了许多。

    黑衣男子看着缆车,大脑极速的运转,忽然间,他的眼睛再次盯到了第一枪打过的位置,也就是白云飞一开始蹲下的位置。

    缆车上的人们只是叫了两声就不再叫了,都战战兢兢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也不敢动。

    没办法,只好来个保险的了,虽然动静大了点,但为了自己的任务,只能这样了,黑衣男子咬了咬牙,把枪瞄准了缆车上的缆绳。

    白云飞看着几个人表演了有七八秒的时间,立刻就安静的好像空气一般,虔诚的好像这里是教堂而不是缆车,不由的苦笑,靠,让这些人帮着演戏,倒不如顺其自然的好。

    白云飞拉着赵丽,往前又挪动了点距离。

    白云飞那种感觉并没有消失,那种危险会随时发生的感觉,依然浓重的拢在自己的心头,这种时时刻刻处在危险之中,而且一点结果也不可预知的感觉实在是不妙,让人喘不过气来,就像一只大锤不断的敲打在自己的胸口,心脏都要被击的跳了出来。

    砰的又是一声响,缆车猛的一晃,接着听到嘣的一声,白云飞抬头一看,顿时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吊着缆车的粗粗的缆绳,已经绷断了两根。

    无疑,这也是对面的人的杰作。

    啊的几声大叫,来自内心最恐惧的叫喊响彻在这高高的半空之上,几个人显然都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叫声还在继续,又是砰的一声,缆车又是一晃,把几个人的心晃的都要爆炸了,缆绳又断了几根。

    多亏缆绳是很多粗钢丝缠在一起的,否则,肯定已经被子弹打断,缆车已经掉下了这深渊之中。

    缆车现在离对面还有几米的位置,几个人的大叫引来了对面管理人员的注意,都好奇的看着这缓缓驶来的缆车,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衣男子看着马上就要到头的缆车,眼里现出了稍有的焦躁,他瞄准那越来越细的缆绳,再次扣动了扳机。

    白云飞看着上面的缆绳,同时也看到了对面的树木,马上就要到头了,只要对面的人再不开枪,就再也没机会了。

    显然,对面的人是个很珍惜机会的人,子弹呼啸着从缆车上面滑过,紧贴着缆绳,众人的心脏再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值得庆贺的是,也许对面的枪手也有点紧张了,这次的子弹第一次没有击中任何东西。

    缆车终于到终点了,众人松了一口气,车门打开,众人争先恐后的向外涌去。

    赵丽刚要站起来,白云飞一把拉住了她:“蹲着挪过去。”

    赵丽点了点头,和白云飞一起向门口挪去。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呼啸,缆车再次猛的一晃,那缠绕在一起的缆绳又断了一小根,白云飞推着赵丽,已经到了门口的位置。

    白云飞和赵丽同时抬起了头,那缆绳发出吱吱的响声,白云飞明显的感觉到了最后剩下的那两根缆绳慢慢的拉长,白云飞叫了一声:“快走。”同时上手往赵丽身上猛的一推,赵丽被推的一下子跳出了缆车。

    缆绳终于承受不住缆车的重量,嘣的一声,最后两根细缆绳断了开来,白云飞飞快的向缆车外面跳去,只是他的速度虽快,缆车的下降的速度更快,白云飞跳出,才发现,缆车已经掉下,自己等于跳进了深渊。

    “飞哥”白云飞在下坠的瞬间,听到了这样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他知道,这声喊叫是赵丽发出的,妈的,今天做了回雷锋,没想到雷锋还真不是好做的,把自己做成烈士了,白云飞看过,这深渊是足够的深,深的自己掉下去,肯定会摔成好几半。

    如果是在半路就掉下去的,白云飞相信,自己一定会有飞的感觉,那种耳边有嗖嗖的风声,定会比现在感觉要好许多。

    可白云飞现在掉下的,是在那个深渊边上,峭壁之上,斜着伸出很多树木的枝杈,白云飞刚往下了一点,就砸在了一个粗 壮的树枝上,把自己几乎都弹了起来,同时,一股彻骨的痛感传遍了全身,白云飞虽然痛的要死,心里却是一喜,武侠片中常有的镜头闪现出来,主角从悬崖掉下,却碰巧抓 住了一个树枝,侥幸不死,终成大器。

    白云飞刹那间的闪念已然化为行动,迅速的伸出手去,果然抓       住了那树枝。

    如果上天再给白云飞一次机会,白云飞打死也不会抓那个树枝了,武侠片中的镜头,纯属扯淡,白云飞树枝是抓 住了,可是接下来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被猛的一坠,重重的扑向了峭壁上的石头,嗵的一下,白云飞痛的差点松了手,骨头仿佛断裂了一般。

    忍着,得忍者,这里离上面这么近,自己抓 住了,上面丢个绳子下来,就能把自己拉上去,不过前提是,对面茂林中的那个狙击手已经走了。

    白云飞一只手紧紧的抓着那个树枝,双脚往峭壁上蹬去,试图找到一个落脚之地,就在双脚刚刚抵住峭壁,还未放下的时候,又听咔嚓一声,白云飞抓着的树枝已经断裂,白云飞再次向下加速掉去。

    接下来的对白云飞来说,简直比蹦极还刺激,刺激的自己恨不得一头撞死,只是即使想撞死,自己现在似乎也做不了主了。

    峭壁上伸出的树枝不断的卸去白云飞下坠的力道,也一次次把白云飞柦的几欲死去,白云飞几乎每次都会伸手去抓从眼前一晃而过的树枝,以白云飞现在的速度,几乎每次都能抓到,但每次听到的都是咔嚓一声的断裂声,偶尔还会伴着几个飞石扑面而来。

    断裂的树枝抓到手中,白云飞唯一的选择就是赶紧扔掉,不扔掉,根据重力加速度原理,只能下落的更快,摔的更难看。

    经受了一次又一次树枝的断裂,白云飞终于放弃了抓树枝这一愚蠢的举动,妈的,看来是天要亡我,算了,唉!放不下的是,我那么多的红颜,这些迷死人的宝贝儿,不知道要便宜哪个王八蛋了,不甘心啊。

    白云飞身体不断的下降,一次次被树枝阻断,又一次次再次坠下,没想到,花一般的年龄,就要死的这样惨。

    她奶奶的,打什么野战啊,代价惨重,代价惨重啊!

    砰的一下,白云飞再次被一支树枝挡住,白云飞感觉就像一个大棍狠狠的打在了自己背上,嘴里一甜,张嘴喷出了一口红雾,然后身体被狠狠的甩了出去,又是该死的树枝,如果不死,老子一定雇人把这峭壁上的树枝都砍光了,白云飞的脑子渐渐模糊,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白云飞慢慢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灰蒙蒙一片,周围湿气很重,浑身冰凉冰凉的,好像进入了冰窟一般,想要动一动,竟然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妈的,这是怎么了,白云飞现在唯一能动的,恐怕就是这对眼睛了,可眼前好像有雾气一般,什么也看不到,只是影影绰绰,好像有很多粗细不一的黑影子在自己跟前。

    难道进入了阴曹地府?自己死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冷,这种冷,是那种冷到骨髓里的冰冷,冷的让人几乎已经认为这不是冷,而是很热,自己的身体呢?怎么自己一点也感觉不到,手呢?要是能动,肯定是手先动,可自己一定也感觉不到手的存在。

    叮咚,叮咚,有水滴的声音,这水滴的声音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让人摸不清到底在哪里。

    白云飞不是有神论者,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点哭笑不得,自己仅仅还存在着意识,当然,还有眼睛可以看东西,可说可以看东西,似乎也有点勉强,因为自己除了一片灰蒙蒙的雾气和几个粗细不一的黑影外,根本什么也没看到。

    灵魂出窍?白云飞一下子想起了这么一个词,肯定是这样,自己现在感觉不到肉 体的存在,那是因为,自己的肉 体和灵魂已经分离了。

    好冷啊,不对,既然肉 体没了,怎么会感觉到冷?

    此时,白云飞就是有八个脑袋,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白云飞试着眨了眨眼皮,还好,眼皮能眨,看来自己应该没有灵魂出窍,那自己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白云飞想了想,自己是从缆车上掉下来的,最后是被一个大树枝挡住,自己被甩了出去,还记得自己当时都被树枝打的吐了血。

    那现在自己在的地方,难道是在深渊底下,如果是在深渊里面,倒也讲得过去,因为这里的湿气应该比较重,现在是什么时间?也许是日落时分,加上这山谷里阳光常年照射不到,阴冷一下也不奇怪。

    自己没死?妈的,果然是有福之人,白云飞大喜之下,情不自禁,竟然一下子笑出了声来,只是这笑声在这空荡荡的山谷里,显得有些诡异,倒是把自己先吓了一跳。

    白云飞的猜想没错,躺了一会,身体渐渐有了一下知觉,白云飞先慢慢的动了动手,等到两只手都能动了,再慢慢的伸了伸胳膊,这一动不要紧,直把自己疼的要死,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估计是被那些树枝刮的。

    而且要命的是,自己的胳膊好像被卡住了,一点也动不了。

    白云飞慢慢适应了眼前的雾气,看的东西也渐渐清晰起来,刚才自己感到黑乎乎的几个粗细的黑影,原来还是树枝,上面稀稀拉拉的长着几片叶子,只是这叶子却是有点奇怪,好像人手一般,再看那树枝,树皮竟然十分光滑,颜色发黄,好像人的皮肤一般。

    这是什么树?怎的生的如此奇怪?

    白云飞动不了胳膊,忍着疼痛,脑袋慢慢转动,往下一看,不仅吸了一口冷气,我靠,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到了深渊底下,没想到,自己还是悬在半空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