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狙杀

    哗啦一下,缆车两边的玻璃应声而碎,顿时,缆车继续向对面滑行,一股强劲的山风刮到了众人的脸上。

    “蹲下,都他妈傻了啊。”白云飞按着赵丽的肩膀大声叫道。

    缆车里的几个人都像呆了一般,听到白云飞的喊叫,这才蹲了下来,刚才和他搭讪的那个学生不断的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傻啊,有人开枪在伏击我们。”白云飞大声的怒吼道,这群人是白 痴吗?这么浅显的道理都要问?

    “伏击我们?为什么啊?”看来这个家伙还很好问,虽然声音哆嗦的要命。

    缆车里的管理人员抱着脑袋,两股颤颤:“妈呀,这是咋滴了?俺一个小老百姓,可没得罪过人啊。”

    “你他妈给我闭嘴,现在说这个有个屁用。”白云飞不耐烦的叫道。

    赵丽抬了抬头,白云飞一把拉住了她:“你找死啊?”

    “飞哥,是谁?不会是岛国的那群家伙吧?”赵丽倒是没有显出多么紧张。

    “小日本?”白云飞心里一惊,怎么可能?这小岛国的值得为了这么点事情就杀人吗?再说了,司狗就算起了杀心,也不可能准备的这么充分,派一个枪手在这里伏击自己吧?

    刚才那颗子弹,正是打在了白云飞刚才站着的地方,从这一点上来说,赵丽的分析倒是也有些道理。

    “是不是有人用石头砸的啊?”那个学生讪讪的问道。

    “你能把石头扔这么远?”白云飞问道,而且心情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这白痴今年怎么这么多?那个学生顿时不作声了。

    另外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说道:“是不是附近有打猎的,不小心把子弹打到这里来了。”

    “是啊,很有可能。”有人附和。

    也是,这个推论也有道理,但愿是这样,白云飞心存侥幸手机看的想到,自己有预知危险的能力,这种危险是偶然的还是有预谋的,就很难说的清了,。

    众人在缆车里蹲了已经有两分钟了,除了刚才那一枪,再也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

    “飞哥,我们要不要站起来啊,我蹲的腿都麻了。”赵丽小声问道。

    白云飞也想站起来,可他还是隐隐感到对面密林里存在的危险,这种感觉就像对面埋伏着一个狙击手,在随时等待着自己伸出脑袋一般。

    “等等吧,忍耐一会,等到了对面,我们下了缆车,应该就安全了。”白云飞谨慎的说道。

    “应该没事了吧,我觉得肯定也是打猎的走了火,说不定是天上掉下的陨石呢,是不是子弹谁又知道?你们不站我可站了。”那个学生模样的人说道,这几个人都是临时起意上缆车的,就是真的有人伏击,也不可能算计的这么准啊,他说完慢慢的站了起来。

    “还是等等吧。”另外一人刚才虽然判定是有人打猎走了火,可还是不敢站起来。

    “没事,你们看,我站起来这不是一点事也没有吗?”那个学生笑呵呵的说道,说着还伸直了胳膊,感受着山里的凉风:“凉快,凉快,真是心旷神怡啊。”

    他站起来好大一会,还是一点动静没有,另外那个学生模样的人也站了起来,接着其他几个人也慢慢站了起来,只有白云飞和赵丽还在蹲着。

    “兄弟,没事了,快站起来吧,刚才打小日本鬼子的时候你这么厉害,怎么现在胆子这么小了。”一个学生说道。

    白云飞没有理他,他根本不知道白云飞这种预知危险的能力,而这种能力,白云飞也不想让别人知道,再说了,就是给这几个人说了,估计也只能被当作神经病。

    “飞哥,我们起来吧,没事了。”赵丽拉了拉白云飞的胳膊。

    “要站你站起来。”白云飞没好气的说道。

    “飞哥,你看他们几个都站起来这么长时间了,都没事。”赵丽说道。

    “那人是针对我们来的,他们当然没事了。”白云飞说道。

    赵丽噘了噘嘴,终于没再吱声。

    对面密林里,黑衣男人看着缆车慢慢靠向了终点,手中的枪依然紧紧的顶着缆车,缓缓的移动着。

    让他不明白的是,自己的手扣动扳机的同时,对面百米开外的目标竟然一下子蹲了下去,好像有预知危险的能力一般。

    可是这个想法刚出现杀手就立刻摇了摇头否定了。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目标怎么会知道自己会对他下手?首先,杀这个人,是司狗临时知会的,其次,自己到这里来守着,也只是猜测目标走的时候会坐缆车,对手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从一个小小的斗殴事件,联系到狙击杀人。

    难道是目标累了,想坐在地上歇歇?可在地上歇这么长时间了,其他的人都已经坐在了座位上了,为什么这两个人还是没有露头?

    黑衣男人执行过这么多次的任务,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绕是他百般镇定,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他妈怎么回事啊?这家伙如果是凑巧蹲下,也太幸运了,恰恰避过一颗子弹。

    不对,刚才这两人蹲下之后,其他的人也迅速的蹲下来,这怎么解释,难道是那两个人提醒了他们?

    看着缆车渐渐的靠向了终点站,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黑衣男子把枪指向了白云飞刚才蹲下的位置。

    缆车里,白云飞拉了赵丽一下:“蹲着不要起来,随我慢慢的移动。”

    “飞哥,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神神叨叨的。”赵丽说道。

    “闭嘴,你听我的就是。”臭丫头,怎么这么多话,不听话,下次那个啥的时候狠狠的xx你。

    “奥,你干嘛这么凶。”赵丽看白云飞动怒了,不敢不听。

    白云飞拉着赵丽,慢慢的向另一边移动过去,缆车里的人看着两人小心翼翼过了头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调笑两个人要去演电影绝对火。

    众人还未笑完,只听砰的一声,接着刚才白云飞和赵丽蹲着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两个亮亮的小孔。

    笑声戛然而止,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缆车里发出啊啊的几声大叫,几个人刚才还在笑话别人的人,一下子都抱着脑袋再次蹲在了缆车里。

    白云飞算不上善男信女,可这个时候,看着这几个鸵鸟一般的人,完全慌了神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提醒道:“都坐在座位上,他们要杀的是我,不是你们,你们这一蹲下,他们不知道我的具体 位置,子弹随时会打到你们头上,你们坐着,倒是还安全一点,他们不会拿你们当靶子。”

    几个人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白云飞的意思,又是几秒钟的时间,几个人又呼的一下都坐在了座位上,甚至还把脑袋故意往外露了露,分明是提醒对方,这里坐着的可不是你要杀的人,同时心里默默祷告,但愿对方是个神枪手,不要一不小心把子弹打在了自己头上。

    黑衣男人看着缆车里几个人的动作,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些人这是怎么了,一会蹲下,一会又坐在座位上,现在一个个都伸着脑袋,好像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的鸭子。

    不过,黑衣男人的注意力仅仅是在一瞬间就转移过来,他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些人,而是那个一直就蹲下没有起来的男孩和女孩。

    自己刚才那一枪有没有打到他们?如果打到了,是打到了男孩还是那个女孩,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自己执行过这么多次的任务,这次可以说是最憋屈的一次。

    只要目标哪怕露出半个脑袋,自己就绝对能叫他脑袋开花,可这个目标却在自己刚开出第一枪的时候,就隐蔽了起来,自己的枪没有红外扫描功能,无法确定目标是否还在原先的位置,如果他们两个悄悄移动了怎么办?

    至于司狗为什么要杀那个男孩,黑衣男人并不感兴趣,他只知道服从命令,然后拿到自己该得的钱,再然后就是找个地方花天酒地,等待着接到下一个指令。

    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开了两枪,却不知道目标到底是生是死,甚至连对方是否中枪都不知道。

    难道自己的杀手生涯要在这一次加上个无奈的感叹号?

    “你让缆车再快点,快点。”一个学生哭咧咧的对那个管理人员叫道。

    “这已经是最快了,你怕,我也怕啊,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这家伙喋喋不休,像个卖破烂的。

    “你可把我们害苦了。”那管理人员哆嗦着手指着白云飞说道。

    “你他妈如果不想被扔下去,就把你的臭手拿开。”白云飞大声叫道,他并不怕对面的人听到自己的喊声,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远,声音根本就不可能传到那里。

    那管理人员看着白云飞恶狠狠的样子,刚才又听说他刚刚打完岛国人,吓得赶紧缩回了手,感觉着外面嗖嗖的风声,脸都变黄了,自己可没有翅膀,还是不要下去的好。

    白云飞叫完之后,拉着赵丽:“走,到刚才那里去。”

    赵丽虽然胆子大,但在这生死瞬间,毕竟是个女孩子,紧紧的抓着白云飞的胳膊,随着白云飞迅速向刚才子弹打过的地方挪去。

    虽然她不明白飞哥为什么要回到那个地方,但是她现在完全相信,只有跟着飞哥,自己才是最安全的。

    管理人员及时的把手收了回去,可那一瞬间还是没有逃过黑衣男人的眼睛,黑衣男子嘴角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自己无疑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猎人。

    黑衣男子瞄准管理人员指着的地方,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