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飞扬跋扈

    虽然是在山路上,那汽车开得却是很快,

    车上的司机看到白云飞两个人一下子站在了路中央,而且没有丝毫躲开的意思,嘎的一下在离白云飞有一步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车门‘哐’的一下打了开来,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怒气冲冲的下了车,这两人都穿着非常板正,白衬衣,黑西裤,扎着领带,其中一个头发不长,皮肤黝 黑,脸上长着一块黑痣,另外一个体型较胖,年纪轻轻却是大腹便便,估计低头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脚趾头,而是自己那足有十月怀胎的大肚子!

    黑痣男下了车就指着白云飞和赵丽大声叫道:“你们他妈找死啊,眼睛瞎了是怎么着,没看到有车啊?”

    大肚男也随声怒喝道:“想死滚一边死去,别弄脏了老子的车。”

    两个人开着车,在这山路之上横冲直闯,这个时候还如此嚣张的骂人,路上行人本来就颇多怨言,现在看到竟然有人站在路中央,故意挡住了他们的车子,都纷纷停下观看。

    白云飞看着二人,知道两人平时肯定都嚣张跋扈惯了,今天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懂礼貌,吗的,这些本来是小学政治老师的事情,非得让自己来做。

    算了!谁让自己的外号是叫雷锋那!就免费教教他们。

    “我们不找死,我们找你,我看是你们两个眼睛瞎了才对,开个破车在山路上横冲直闯,难不成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们有车?要开出来显摆显摆?如果是这样,我奉劝二位,赶紧哪来的滚哪儿去,车子比你们好的有的是,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那!”白云飞说的不紧不慢,二人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路上行人已经哄的一下笑出了声来。

    本来以为眼前这个年轻人会给自己道歉,没想得倒把自己给数落了一顿,黑痣男何曾受过这种待遇,一张黑脸顿时变的紫红,穿着虽然文明,张嘴却是出口成脏:“操,妈的今天真是长见识了,一个毛蛋孩子也敢教训老子?”

    黑痣男说着已经上前一步,一巴掌就向白云飞的脸上扇。

    赵丽毕竟是女孩子,吓得尖叫一声,躲在了白云飞身后,那一巴掌已经到了白云飞脸前。

    垃圾,怎么今天净遇到扫兴的事情,实在是倒胃口,你他妈吓唬我可以,别把我风 骚的赵丽给吓着了,你把她吓跑了,老子倒哪里找在炕上叫的这么好听的女孩子啊。

    论起速度,白云飞比这个黑痣男又快上十倍何止,那巴掌快到脸边,白云飞手已经抬了起来,啪的一下,抓在了黑痣男手腕之上,稍微一使劲,黑痣男‘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告诉你了,别给你家里丢人,你还偏不听,唉!好人难做啊。”白云飞说着连连摇头,手上又加了几分力气。

    “哎哟,你,你他妈,哎哟,有本事把老子的手拧断。”黑痣男现在成了煮熟的鸭子,只剩下嘴硬了,想要还手,一只手钻心的疼,浑身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赵丽,刚才这黑猪吓到你没有?”白云飞笑着问刚刚从自己背后出来的赵丽。

    “嗯,他好凶的,好像只疯狗。”赵丽笑道,她算是知道了白云飞的本事。

    “那你踢这只疯狗两脚,看看他还敢不敢乱咬?”白云飞笑道。

    赵丽呵呵一笑,媚 态顿生:“才不,脏了我的脚。”

    那边大肚男看到只一招黑痣男就被制住了,没敢上来,就他那体型,想上估计也施展不开,抬抬脚估计就得先把自己给闪倒了。

    大肚男指着白云飞叫道:“你,你快放开他,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还反了你了?”说着已经拿出了手机。

    靠!还这么嚣张,拦一下你的车就成造反了,这帽子扣的也太大了吧?

    白云飞一松手,黑痣男抱着手就蹲下去了,好像刚被剁了手指头一般。

    大肚男已经开始拨号,看白云飞放开了黑痣男,直盯着自己,吓得手直哆嗦,白云飞笑着看着他,忽然往前迈了一步,大肚男吓的手一晃,手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就是有钱人,也不怕手机摔坏了。”白云飞笑道。

    大肚男指着白云飞,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别过来。”

    “好,好,我不过去。别紧张,大家都是文明人,你害怕什么啊?”白云飞笑着说道,惹的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哄笑。

    大肚男蹲了下去,伸手拾起自己的手机,眼睛始终开着白云飞,生怕白云飞忽然袭击他,又气喘吁吁的慢慢站起来。

    “你,你小子,告诉你,我们是德化区的,我们这是去迎接客商,你耽误了我们的事儿,还打我的人,你得对你的行为负责。”大肚男已经开始拨号。

    “我好怕啊。”白云飞不屑的笑了声,忽然一下子到了大肚男跟前,大肚男眼前一晃,白云飞已经与他面对面,吓得手一哆嗦,手机又掉在了地上,而且是掉在了一块石头上,手机一下子摔了开来,电池,后盖都分了家。

    “你,你干嘛?”大肚男也顾不上手机了。

    “我给你们道歉啊,你们不是德化区的领导吗?吓死人了,怎么,道歉的机会也不给吗?”白云飞笑道。

    “吴科长,这小子打了我,光道歉就想完,没门儿。”那边黑痣男已经站了起来,听到白云飞说要给胖子道歉,顿时又来劲了。

    妈的,这胖子姓吴,还是个科长,怪不得这么牛气,可惜,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玛德!还是黑狗那个地方的,要是青德区的老子非把你弄死不可!

    白云飞脸上忽然浮现一抹诡异的邪笑,转身对黑痣男说道:“要不我给你道歉。”说着徐徐的走了过去,伸手抓住了黑痣男的手,黑痣男立刻又疼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看来你是接受我的道歉了,高兴的都叫起来了。”白云飞说着手上不断加劲,妈的,捏死你。

    正在这时,从凉亭那边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鸟语,白云飞望去,只见那个小胡子岛国人看着这边,脸带轻蔑,正不知道说些什么。

    后面的吴胖子却叫了起来:“司狗先生,原来你们在这里。”说着,以和他那体型不相称的速度,向亭子跑去,也不管黑痣男了。

    说什么迎接客商,原来是这几个小岛国。

    “小岛国说什么呢?”白云飞问赵丽。

    赵丽生气的说道:“他说我们华夏人只知道窝里斗。”

    窝里斗?妈的,也是,华夏人和华夏人打,不是窝里斗是什么?可这两个人,实在是不争气,狗娘养的,倒是让小岛国看笑话了。

    白云飞眼神骤然冷了下来,放开了黑痣男,黑痣男也顾不得疼了,也立刻向小亭子跑了过去。

    “司狗先生,我们区长不是说了吗,一定让我们把您送到不能走车的地方,再让您自己走着,本来是有缆车的,可您非得不坐,这大热的天,您要是累坏了,我们可担待不起。那个,小黑,快给几位客人买饮料去。”吴胖子见了这个司狗,比自己的亲爹还亲,点头哈腰,十足的奴才相。

    恨不能舔人家的脚趾头去!白云飞看到后一阵鄙夷,真他吗恶心!

    原来黑痣男叫小黑,跟个狗名倒是差不多,小黑听到吴胖子的吩咐,答应了一声,立刻屁颠屁颠的去买饮料去了。

    两人现在只顾着奉承几个小岛国了,根本就顾不上白云飞这边了。

    司狗却是连看都不带看吴胖子的,哼了一声,又说了几句鸟语,惹得其他几个小岛国哈哈大笑起来。

    吴胖子显然不知道司狗说什么,看司狗根本不搭理自己,有些尴尬,又看到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自己也跟着笑,继而哈哈大笑,好像不笑不足以表达对几个岛国人的重视和尊敬。

    妈的,汉奸,十足的汉奸,这要在抗战时期,估计岛国名字都起好几个了,白云飞看着吴胖子那阿谀奉承的衰相,后悔刚才没一脚把他踢到山沟里去,省的给华夏人丢人。

    “这几只东洋狗说什么呢,笑的像吃了屎似的。”白云飞问赵丽。

    赵丽脸涨的通红,气愤的说道:“他说我们国人不仅好窝里斗,还十足的奴才相,想让人尊敬都难,典型的奴隶。”

    白云飞听后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恨不得冲上去一脚丫子给他踹山下去。

    叫小黑的已经抱着好几瓶饮料,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上了亭子,要递给几个岛国人,没想到司狗大声说了一句什么,几个岛国人立刻出了亭子,继续向前走去,一个要饮料的也没有。

    吴胖子和小黑对看了一样,吴胖子说道:“看什么,还不快跟上,司狗先生有任何差错,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说着,吴胖子率先跟在了后面,边小跑边不断的擦汗。

    花落在这里说声对不起,昨晚上出去玩玩的太疯了,所以也没有更新,耽误大家的更新了,今晚上补上,实在是抱歉!不说了,看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