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武空的狠辣

    莫名其妙的收了两个老婆,白云飞心里美滋滋的,柳诗诗已经拿下了,乔乔也是迟早的,到时候又是最少一百个无双点入账,哎呀!看来自己很快就能学会全部的异能了。

    到时候这天下还不是自己一个人说了算,白云飞已经想到了自己以后的美好生活了。

    此时,铁城区!武熊的屋子里,武空和小狼妇正在激烈的进行着美妙的火塞运动,大床随着武空的动作发出吱吱的响声。

    “快点,再快点,对,就这样,哎哟,爽啊”小狼妇趴在床头上,皮股高高翘起,眼神灵乱迷离。

    “妈的,贱货,舒服吗?是我爹厉害还是我厉害,说。”武空边使劲冲刺,边大声叫道。

    “不行了,不行了,啊~”小狼妇大叫着,皮股使劲的摇摆起来,让小狼妇这么一刺激,武空终于再也抵挡不住,大叫一声,趴在了小狼妇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小狼妇皮股往下一落,趴在炕上,嘴里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

    两个人都大汗淋漓,房屋里散发着一股子汗味儿和腥气的混合味道。

    过了一会,小狼妇微微睁开了眼睛,用手抓到了武空的下面:“空空,我还要。”

    “啊?你他吗的,还是不是人啊,怎么刚要完,又想要啊?”武空可真的有点受不了了,这女人怎么就没个够啊?

    “人家要嘛,你那个死爹,一个月都不能满足人家一次,人家好不容易在他出去的时候能解解渴,不吃饱喝足怎么对的起你的嘻嘻。”小狼妇骚气十足。

    武空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这个臭女人,想要是吧,那就把你二哥弄的站起来。”

    “嗯。”小狼妇赶紧把嘴趴了上去。

    哐的一声,卧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了,武空这小狼妇都一下子坐了起来,只见武熊从外面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后面跟着的王军不断的解释着:“老爷,老爷,您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你他妈给我滚出去,够日的,老子让你看家,你就是这样给我看的吗?”武熊一脚踹在了罗福身上。

    王军被踹的倒在了地上,看着目瞪口呆的武空和小狼妇,叹了口气,立刻就出了卧室。

    “好啊,太好了,他娘的,老子养了个好儿子啊,竟然和自己的后妈勾搭上了,小兔崽子,你老子的女人你都敢上,要知道老子当年就把你射在墙上了。”武熊恶狠狠的看着眼前这两个赤身果体的狗男女。

    “爹,你原谅我吧,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女人勾引我的,我知道错了,爹。”武空边叫着边跪着下了床,一下一下跪着挪到了武熊跟前。

    武熊一把从自己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你以为老子会信吗?”

    “真的是她,不信你问问她,爹,我可是你的儿子啊,你不会真的要杀我吧?”武空现在就像一个丧家狗。

    小狼妇在炕上坐着,一动也不敢动,好像吓傻了的样子。

    “妈的,臭女人,是不是老子满足不了你啊?老子早就知道你个臭娘们不是什么好货色,没想到,你他妈什么人都能上啊?”武熊脸上青筋暴露,拿着枪的手都好像气的有点哆嗦了。

    “爹,爹,看在死去的娘的份儿上,看在你养育了我多年的份儿上,您绕了我吧,爹,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武空抱着武熊的腿,边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好像伤心到极点的样子。

    “你滚开,你个畜生。”武熊想把武空甩掉,可武空抱的很结实,怎么也甩不掉。

    “爹,你想想我娘,这么多年了,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啊。”武空哭的撕心裂肺。

    “臭娘们,老子今天先把你干掉,再来慢慢跟这个小畜生算账。”武熊的声音有点发颤,看来是很激动。

    “爹,你先把枪放下,您让我怎么样都行。”武空说着慢慢的把手向上挪去,抓到了武熊拿枪的手。

    “你给我放开。”武熊其实还是不想杀自己这个儿子的,毕竟这是自己唯一的一个儿子。

    “爹,求您了。”武空终于把手放到了武熊拿枪的手上

    同时武空的眼里也露出一抹阴狠之色,不过武熊却没有察觉到儿子的不正常。

    小狼妇现在吓得都快尿床了。

    忽然,武空一把爪住了武熊手中的枪,抢到了自己手中。

    “畜生,你要做什么?”武熊没想到武空敢从他手里抢枪。

    “做什么?你早知道我想做什么?什么事儿都是你说了算,你多威风啊,多场面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满足不了也不让别人碰,以为能给我几个臭零花钱就了不起了吗?就能对我说骂就骂,说打就打了吗?”武空现在已经一点也看不出悲伤的样子来了。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武熊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也想尝尝做老大的感觉,告诉你,我和这个女人早就发生过关系了,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吧,不过我们怎么敢让你知道啊,可现在我不怕了,因为我不会怕一个死人!哈哈,……”武空疯狂的笑着。

    “你要杀我?”武熊脸上的表情已经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悲伤来了,养了十几年的儿子居然要杀他的亲生父亲?

    “对,我要杀你,我要取代你。”武空的脸色变的很是狰狞,枪砰的一下响了,武熊的眉心里直接爆出一朵血花,就像染了一个大大的红记,过了有几秒钟,武熊的尸体才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啊”小狼妇看着倒在地上的武熊大叫起来,然后又惊恐的看着武空。

    “放心,贱女人,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我还想天天办你呢。”武空对小狼妇晃了晃手中的枪,又看了看武熊的尸体,把枪又指了指武熊的尸体,嘴里发出了‘砰’的一声响声。

    一楼大厅了,王军听着上面传来的枪声,脸上付出了阴险的笑,谁死了无所谓,反正他要的就是死人,不管是谁。

    白云飞此时还在‘龙腾酒吧’睡着大觉,他绝对没想到还未见面的铁城区的老大,武熊居然会被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杀了。

    虎毒不食子,武空却来了个,为了权利!六亲当不认。

    忽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白云飞翻开手机,是个陌生的电话,本想直接挂了,不过想了想,会不会是柳诗诗的电话那,想到柳诗诗,他不由得想起柳诗诗那充满成熟的女性的躯体和那一夜的疯狂。

    激动的白云飞立马坐了起来,赶紧接了电话。

    “喂,谁啊?”白云飞还挺客气,嘻嘻,说不定是自己的老婆,可不能太装比了。

    “喂,小弟弟,听得出来我是谁吗?”

    对面是一个女声,虽然也是磁性无比,但是没有柳诗诗的那种绵延流长的消魂声,听着更像是一个女强人。

    白云飞大脑不由的转了转,自己认识的人中,有女强人吗?

    忽然,他眼睛一亮,不会是楚美娇那个大美人吧。

    肯定不会错了,还叫自己小弟弟,看来楚美娇已经解刨出来里面的玉石了啊。

    那里面可是一个鸡蛋大小的玻璃种那,而且还是在白云飞的帮助下,楚美娇才花了两万元买下来的。

    这个大美女,肯定是赚了不少钱,哦,对了,当时说好了,要跟自己一起平分的那。

    想到这儿,白云飞一脸笑呵呵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姐姐是谁那?美娇姐,你干啥那?是不是发财了?”

    对面的楚美娇听上去很是高兴,“是啊,多亏弟弟的福气,姐姐还真是发了点儿小财,弟弟,今天有空吗?”

    小财儿?哼哼,好几千万的东西要是小财,那多少是大财啊?白云飞不禁想到,不过一想到对方是赌石的,而且还是青德市首富,也就释怀了,可能几千万对于人家只是个小数字而已。

    听到楚美娇问他有没有空,那看来应该就是要说分钱的事情了,正好白云飞手底下缺钱缺不少,他还想买个别墅那,虽然有了龙腾酒吧,可是跟张凯他们住在一起总是有些事情不方便。

    万一哪天柳诗诗又心血来潮,加上自己也有需要,那有一个别墅就是个最好的选择。

    他立马兴奋的回道“姐姐,别人说没空,您找我我能没空吗?今天刚好周末,一整天都没事儿。”

    “嗯,那好,我住在市区的盛世花园小区,你来这里找我吧,我在xx楼xx号……”

    “好的,我马上就到,姐姐记得给我开着门哦。么~”白云飞临挂电话时还赖皮般的飞吻了一个。

    对面的楚美娇听见后不由得羞红了脸,羞骂道:这个小坏蛋,这么小,跟个刘氓似得,不知道学好。

    不过她心里倒是真的很想白云飞,按理说她都这个年纪了,早就过了少女怀春,那种春心萌动的时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刚才跟白云飞聊了那么一会儿,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八岁一样,单单一想到白云飞一会儿就会来自己这里,她的心就感觉有些砰砰直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