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迷人的风情

    白云飞冷笑一声,在小平头没到自己身前时,一脚猛地踢出,小平头像是个离玹的箭一般飞了出去,直接倒飞数米远,那个光头和旁边几个小混混看到后直接吓得呆在那里了。

    小平头躺在那里半天才缓过气来,他吃力的站起身子大声骂道“艹,还不给我上,一起上,弄死他这个逼崽子。”

    光头咬了咬牙,大吼一声冲了过去,其余的几个小混混相互对视了下,也拿起钢管冲着白云飞抡了过去。

    白云飞眼神一凜,让柳诗诗在旁边看着,他咻的一声蹿了出去,古拳施展开来,一拳头打中光头的脸,只见光头的脸像是被一个平锅给拍了一下子一般,直接平了,鼻子处鲜血直流。

    其余几个小混子拿着钢管怪叫着冲白云飞的身子抡了下来,白云飞身子一侧很轻松的躲了过去,一个无敌撩阴脚踹中一个黄毛小子,那家伙如遭雷击,钢管唰的掉在地上,双手捂着下体躺地上了。

    两眼一翻,好像都吐白沫了。

    柳诗诗一脸惊讶的看着白云飞,他像是一个幽灵一般,穿梭在这群人之间,速度快的让人看不见他的身影,只要他出现的地方都会伴随着一声惨叫,就看到有人倒在了地上。

    不到一分钟,整个走廊里只剩下了一个小混混,白云飞一脸邪笑的看着他。

    “你是自己来,还是让我帮你?”白云飞不屑的说道,随后丢下一根钢管对着这小子说道。

    那小子看着地上的钢管已经吓傻了,白云飞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懒得动手,随后转过身子向柳诗诗的方向走去。

    忽然那个小子拿起钢管怪叫一声竟然突兀的冲着柳诗诗打了过去,白云飞根本没有料到,等回过头来时那个小子竟然冲到了他的前面,一棍子冲着柳诗诗的脑袋抡了下去。

    白云飞情急之下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随后一脚踢飞了那个钢管,不过他的大褪还是让人家打到了,他不禁皱了皱眉头,撇了撇嘴,这也让他知道了一个道理。

    不能有妇人之仁啊!

    柳诗诗刚才看到那家伙的棍子抡下来都被吓坏了,她闭上了眼睛,心想这下子不死也要破相了,白云飞离自己这么远,不可能救得了自己了。

    没想到睁开眼时,那家伙已经被白云飞踹飞,白云飞像是一个骑士一般站在她的前方,她此时感到白云飞的背影是那么的高大,沉稳,有安全感。

    她闭上眼睛,,伸出胳膊环住了白云飞的腰部,脑袋紧紧的贴在白云飞的背后,她现在确定了,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小男孩儿,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

    从刚才他舍命为自己挡了那个棍子开始她就确定了,白云飞是她的白马王子,仿佛是上天特意安排的。

    白云飞感受着柳诗诗的动作,不由得苦笑了下,看来又要背上一个情债了。

    他扶着柳诗诗的肩膀把柳诗诗转过头来,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道“好了好了,没事儿了,诗诗姐,我们回去吧。”说完他的嘴角有些不自然的牵动了下,刚才那棍子虽然没打到柳诗诗,但是却实打实的打在了他的大褪内侧上,现在一动就有些生疼。

    不过他强忍住伤痛拉着柳诗诗向外面走去,在待下去警察就要来了。

    白云飞跟柳诗诗付完帐就送着柳诗诗回家了,柳诗诗跟她姐夫姐姐住在一起,也就是杨国忠和他的妻子。

    途中白云飞感到大褪还是有些疼,不过避免让柳诗诗看出异样儿来一直忍着。

    柳诗诗迈上台阶,走到门口刷卡的时候回头看了白云飞一眼,发现白云飞却没跟上来。“白云飞,你楞在那做什么,快上来呀!”

    白云飞感觉自己越来越不能听柳诗诗的嗓音,简直越听越躁动,加上喝了不少酒,本身就容易冲动,结果听柳诗诗这么一说,他的心不由得悸动起来。“你自己上去就行了,我就不方便上去了,你进去吧,把你安全送回来了,别忘了你说的话,姐姐,以后我去省城上学可要罩着我啊。”

    柳诗诗见白云飞要走,忙转身抛下台阶,一下子拉住了白云飞的胳膊,含情脉脉地说道:“那还不是小意思,既然来了那就上去坐坐吧,喝杯茶醒醒酒再走,我沏的茶很好喝的,走吧?”

    白云飞将胳膊从柳诗诗的手中抽了出来,心狂跳起来。“我上去不太好吧,你难道就不怕我对你那什么吧?”

    “怕的话我就不会让你送我回来了,我相信你!”柳诗诗说完就拖着白云飞上了楼,她的手真的很放肆,人真的很奔放。

    柳诗诗住的房子是三室两厅,约莫有二百多平米,也真是巧了,柳诗诗的姐姐,也就是杨国忠的妻子柳兰正好没在家,听柳诗诗说应该是去庙里拜佛去了。

    白云飞不由得有些好笑,没想到教育局局长的妻子也会信那个东西。

    白云飞为了控制自己的玉望,连忙把眼睛转移到墙上一张柳诗诗的照片上。“诗诗姐,你这张照片是从哪照的,我怎么看着像是从省城的趵突泉照的啊。”

    柳诗诗一边给白云飞沏茶,一边说道:“咦?你这个小子,也去过省城啊?没错,我就是在那里照的,省城就是好啊,啥时候你去那里上学了,姐姐带你到那里玩玩去。”说完,她端着茶杯走到白云飞面前,“来,品尝下我沏的茶。”

    白云飞从柳诗诗手里接过杯子,放到嘴边先闻了闻,顿时一阵沁人的香气袭入他的鼻孔。

    随后,他小抿了一口,冲柳诗诗伸出大拇指。“手艺不错,真没看出来你还会有这手艺,难得!喝在嘴里,浓香醇厚,不过你茶叶放得有点多,稍微有点苦!”

    “笨呀你,我这不是想让你醒醒酒嘛!”柳诗诗站在白云飞面前,半弯着身子,领口处凸显出那条深壑。

    白云飞抬头的时候,眼睛正好看到柳诗诗那暴露出来的深壑,瞬间全身一阵燥热。“诗诗姐,你这么看着我甘什么,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看你长得帅还不行吗?”

    柳诗诗笑着伸出手摸了下白云飞的脸。

    白云飞匆忙地推掉柳诗诗的手,表情极不自然,他本来已经情难自禁了,要是柳诗诗再这么主动他可能就真的控制不住了。

    柳诗诗伸手摸白云飞脸的时候身体向前倾了倾,却没想到白云飞会突然做出这么大的反应,结果没站稳,身子一下子趴在了白云飞的腿上。

    白云飞‘啊’地一声叫了出来,因为柳诗诗压到了自己被钢管打到的那条大褪,本来已经浮肿了,被柳诗诗一压,他立马感到一阵剧痛,并尖叫了一声。

    虽然有着惊人的恢复能力,可能跟喝酒有关,这次恢复的没有之前那般变态了。

    柳诗诗连忙从白云飞的腿上爬了起来,慌张地问:“怎么了?”

    白云飞指了指自己的那条大褪,一副疼痛难忍的表情。“压着我这个地方了,这里被刚才那家伙给打到了,都肿了,很疼的。”

    “让我看看,我帮你抹些药水!”柳诗诗说着就开始帮白云飞解开腰带,一切都是那么娴熟。

    同时,还埋怨白云飞怎么不早说。

    白云飞哪能让柳诗诗解自己的腰带呢,更不能让柳诗诗看那地方了,幸亏当时躲得及时,否则受伤的可不是这大褪了,要是伤到那地方,十天半月都未必能缓和过来。“诗诗姐你怎么能看呢,不用了,我回去后自己擦点药水就行了。”

    “我怎么不能看,白云飞,要知道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你替我挨了打,难道就不能让我帮你抹点药水么?难道你忍心让我内疚么?”柳诗诗说完,不顾白云飞的阻拦,强行解开了白云飞的腰带。

    白云飞快速地站了起来,想把柳诗诗推倒在沙发上,然后趁机离开。

    可没想到他猛然把柳诗诗推倒后,柳诗诗竟死抓着他的腰带不放,结果让白云飞一下子压在了柳诗诗那软棉绵的身上。

    柳诗诗家的沙发很有弹性,白云飞压着柳诗诗下沉后就被弹了起来,很是舒服。

    看着柳诗诗这样的大优物,白云飞眼神也有些恍惚了。

    如果在这个沙发上来一次,那绝对会爽翻了,白云飞邪恶的想到,可能是成熟女性的呦惑来的太强烈,也可能是对柳诗诗丰满诱人的娇躯的向往。

    身体的反应,白云飞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燥热。他想从柳诗诗身上爬起来,因为柳诗诗穿得很少,他担心自己顶到她的腿,那样的话非尴尬死不可,她可是杨国忠的小姨子啊!自己真的能下的去手吗?

    可当白云飞双手撑着沙发,准备起来的时候,却感觉柳诗诗的双手从自己的腰间离开了,然后主动的将手绕到了他的背后,然后搂住了他的脖子。

    柳诗诗双手搂住白云飞的脖子,猛然往下一拉,同时她的头稍稍往上抬了下。

    顿时,两人的嘴唇贴到了一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