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被人惦记上了

    白云飞看到许一梦这个样子,一下子慌了,他还从来没看到过许一梦这个表情过,眼神空洞,不带丝毫感情,像是一个木偶。

    就算那次自己把她强……她也没这样儿过。

    白云飞吓坏了,赶紧跑到许一梦的跟前,握着她的小手说道“一梦,你别伤心,都是我的错,你给我点儿时间,我会处理好的,好不好?你也知道,像王月如这样年龄段的孩子如果我真的拒绝她,她可能会轻生的。她骨子里高傲的很。”

    许一梦怔怔的看着白云飞,眼里噙着泪水,白云飞看的都心疼坏了,他把嘴唇凑过去,温柔的用嘴唇擦拭了许一梦的泪痕。

    “姐姐。”

    “怎么了?”

    “你还生我的气吗?”白云飞可怜兮兮的说道。

    “哼,这次先饶过你,那你说你是喜欢我多一点儿还是喜欢王月如多一点儿?”许一梦感受到白云飞那温柔的动作突然心软了下来。

    白云飞一听,嘴角偷偷一笑,原来许一梦也有小孩子脾气。

    不过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

    “姐姐,我当然是喜欢你多一点儿了,真的,你要相信我。”白云飞没做停顿的回答道,接着就吻上了许一梦那白‘系’的脖子。

    引得许一梦一阵骄喘吁吁。

    白云飞好好的品尝了下,许一梦慢慢推开白云飞,脸色通红的看着他说道“云飞,你要知道姐姐的压力,我跟你在一起下了很大的决心,如果你真的喜欢王月如,我想我可以退出。”

    许一梦说完这句话长舒出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

    其实她心里一点儿都不想退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她发现她居然真的喜欢上了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臭小子,虽然自己是老师,他是自己的学生。

    但是现在爱情没有任何代沟,爱就是爱!上不是还有20多岁小伙儿娶一个60岁大妈的吗?当然,最后小伙子被骗了好几十万。

    “不要。”白云飞直接叫了起来:“姐姐,如果你不理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白云飞现在真的是这种感觉,自己喜欢的女人,如果投入了别人的怀抱,那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真的这么在乎我?”许一梦问道。

    “嗯。”白云飞使劲的点了点头。

    看到白云飞这么肯定的样子,许一梦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臭小子,还算有点儿良心。

    自己又怎么舍得了他,可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和其他女孩子一起分享眼前的这个大男孩。

    “那你和王月如怎么办?”许一梦担心的问道。

    “姐姐,再给我点儿时间。”白云飞说道。

    “好吧,不过,云飞,你说过要对姐姐负责的,如果你,你不想负这个责任了,你也早点说,姐姐等不起。”许一梦很是伤感的说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的,天天让自己提心吊胆,可自己还是那么的喜欢他。

    “嗯,姐姐,我会对你负责的。”白云飞又使劲点了点头,不过对于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还是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要不要把《无双宝典》的事情告诉许一梦,就说自己没有女人活不下去?那肯定行不通,先不说自己,就是家里那老头子要是知道了,绝对会杀了许一梦,《无双宝典》的事情这世上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

    要是华夏能多娶几个老婆就好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哪个女孩自己也舍不得撒手啊。

    心缘会所,上次黑刮妇被白云飞铐住的那个房间。

    “啊”一声阴荡的神~吟声。

    “宝贝,用舌头舔,对,舔上面,受用,受用,啊。”黑刮妇两只手被绑在床头上,全省脱的一~si~bu~挂,光溜溜的,正跪在那里大声**着。

    在她高高qiao~起的皮~股后面,一个满脸通红的男孩,也是一~丝~bu~挂,正跪在黑刮妇那丰满的皮~股后面,贪婪的用舌头添着那黑色丛林中的水源。

    这个学生是黑刮妇今天才让手下从城里一个大学里找来的,直接抓到车上拉到了这里,这学生一开始吓得都不会说话了,一个劲儿的哆嗦,当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他和黑刮妇,之后看到黑刮妇让他洗完澡,tuo~光了衣服,才知道自己是被掠来做什么了。

    也许是第一次,动作还有点生涩,但正因为是第一次,男孩的脸由于激动和兴奋变的通红,只在梦中和a~pian中才能有的事情活生生的摆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是这样一个美~妇,男孩有点不相信这是真的。

    当那块黑乎乎肉嘟嘟的地方真真切切的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男孩甚至兴奋的差点晕了过去。

    这个东西不真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男孩抱住这个迷人的皮~股,伸出手头贪婪的tian~着,丝丝特有的腥味儿让他不仅兽姓大发,下面已经peng~胀的难以自制了。

    “宝贝儿,使劲舔吧,是不是很香啊?”

    “嗯。”男孩嘴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好像把那些舔出的水水都烟了下去。

    “喝了它,喝吧,都喝了吧。”黑刮妇继续神音着。

    男孩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使劲掐了黑刮妇那丰满的皮~股一把,同手一只手高扬起来,啪的一下打在了黑刮妇皮~股上。

    “啊,好舒服,继续,打,使劲打。”

    啪啪的皮~股响声不断的在房间里响起。

    “来吧,gan~我吧。”黑刮妇终于大叫一声。

    男孩仿佛等这句话很久了,立刻提起自己从来还没有真的使用过的家伙,顺着那源源不断往外流水的源头,一下子挺了进去。

    “使劲,快,再大力些。”房间里骄喘之声持续了有十几秒钟,那男孩也许是因为第一次,一下子瘫在了那里,抱着黑刮妇的大屁pi股不断的喘息。

    “没用的家伙。”黑刮妇一脚把男孩踹到了一边。

    男孩蜷缩在炕~上,惊恐的看着黑刮妇,黑刮妇打开了手铐,看着男孩,岔开了shuang~腿:“过来。”

    男孩赶紧上去。

    黑刮妇一把爪~住男孩的头,按在了自己↓~身处:“继续给老娘舔,今天老娘到不了那个啥,就骟了你。”

    男孩赶紧卖力的工作起来。

    不一会,黑刮妇的‘神印’声再次在房间里响起。

    突然,门铃响了,正在大声叫着的黑刮妇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

    门铃继续响着,黑刮妇气的一下子爪~住了男孩的头发,甩到了一边。

    黑刮妇穿好衣服,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叫道:“进来。”

    房门打开,是黑刮妇的手下黑龙。

    “什么事这么急?”黑寡妇没好气的问道。

    黑龙刚想搭话,后面已经进来了一个矮矮胖胖的五六十岁年纪的男人,进来之后一皮~股坐到沙发上,说道:“怎么,我来也得在外面等着吗?”

    如果白云飞看到这个家伙,绝对会想到梁山好汉中的那个名人,叫那个黑旋风的那个。

    “爸,你怎么来了啊?”黑寡妇一看原来是自己老爸来了,立刻笑道。

    “怎么,不愿意看到我啊?”

    “怎么会?”黑刮妇说道。

    这个男人就是黑刮妇的父亲李逵,阳光集团董事长,也是心缘会所的老板,听说本领关系通天,黑道白道没人不敢给他三分面子的。

    “小银啊,你现在也不小了,不要再这样胡闹了好不好,也该找个人了。”李逵说道,原来黑寡妇的名字叫小银,银,淫,倒是和她的性格蛮附和的。

    “我怎么胡闹了啊?”黑刮妇懒懒的说道。

    “你这样还不叫胡闹?我是看你母亲死的早,心疼你,才由着你胡来,可你现在,是越来越没有约束了。”李逵的样子有点生气。

    “我不想结婚,还没有玩够呢。”黑刮妇说道。

    “大姐,你把我放了吧。”男孩从里面的卧室里走了出来。

    “你还说你没有胡闹,你说,他是谁?”李逵叫道。

    “干嘛?不就是玩玩吗?他又没病,你怕什么啊?”黑刮妇笑着上去摸了男孩的脸一把。

    “唉!都是我把你惯坏了。”李逵无奈的说道。

    “走什么走,到里面呆着。”黑寡妇对男孩说道,男孩吓的立刻乖乖的进了卧室。

    “爸,你今天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谈这个吧?”黑寡妇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

    “嗯,大疤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李逵问道。

    黑寡妇说道:“据传言都说是那个叫白云飞的学生害死的,不过我看不像。”

    “白云飞?他还是个学生?”李逵听到后一脸感兴趣的问道。

    “你可不要看他是个学生,有能耐着呢,他还有个神秘的人物保护着,身手很厉害,上次就打翻了我们好几个人,从我们这里溜走了,而且还有个手下,好像特种兵出身。”

    “怎么?他还到过我们这里?”李逵看着黑寡妇疑惑的说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