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不一样的王麻子

    “我一再忍让你,你他妈还越来越猖狂了,秋天是我的女人,你他妈想打就打啊,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混什么混啊,我曹尼玛的。”王麻子忽然一巴掌打在了大疤脸脸上。

    大疤脸咬了咬牙:“王麻子,算我栽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好的手下,想怎么样,你划个道。”

    “知道天外有天了?”王麻子转向了白云飞:“兄弟,你说怎么办?哥哥听你的。”

    “还是麻哥说吧。”我笑道。

    “兄弟,借一步说话。”王麻子走到白云飞身边拉了他一把。

    他们两个到了包间里面,这里的包间都有个隔层,好像套间一样,不过很小,就能放下一张床,应该是为了让在这里玩的人玩女人用的。

    “兄弟,这大疤脸是黑寡妇的人,不好办啊,我一直对他都忍让三分的。”王麻子为难的说道:“今天这事还真不好收拾。”

    “麻哥怕他?”白云飞淡淡的笑道,这王麻子越来越怕事儿了啊。

    “不是,我会怕他?不过黑刮妇很麻烦,这小子交给黑刮妇的钱最多,黑刮妇一直都很护着他。”王麻子说道。

    “那麻哥就放了他啊。”白云飞无所谓的说道。

    “就这样放了他不便宜他了,况且他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不给我面子。”王麻子说道。

    “麻哥不是打了他一巴掌了吗?”白云飞问道。

    “不解恨啊。再说了,这大疤的心太黑了,这事儿肯定没完。兄弟,你以后得小心了。”

    这王麻子到底想干什么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白云飞没有说话,看着王麻子。

    “我的意思是说,兄弟,黑刮妇不是在到处找你吗?黑刮妇已经问我过好几次了,我都说不知道你在哪里,但她现在也已经摸清了你的底细,看她那样子,虽然上次她吃了亏,她还是很欣赏你的,要不趁这个机会,你替代了大疤脸,黑刮妇肯定不会有什么意见,这样,兄弟的势力不就一下子大了吗?我们两个连起手来,就黑刮妇一个女人,这青德、青海市还不迟早都是我们的天下。”王麻子小声说道。

    什么?让白云飞替代大疤脸,投靠黑寡妇?没想到王麻子会想出这么个招来,白云飞要是投靠了黑寡妇,那小爷以后还怎么混啊,在一个女人底下过日子,丢人都丢死了,再说了,黑刮妇看好白云飞什么,这个bian态娘们,要是让白云飞陪她怎么办?

    虽然黑刮妇姿色的确不错,可是谁知道她以前是不是经常跟男人那个,一想到她那放当的样子,白云飞想起来就恶心。

    “麻哥,不好意思,我是不会跟黑寡妇的。”白云飞皱着眉头说道。

    “兄弟,你可想好了,黑刮妇现在还不想把你怎么样,不然你早就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愿意在一个女人手下混,可兄弟,黑刮妇的耐性是有限的,她早晚会对你失去耐性,到那时候,可就真麻烦了。”王麻子说道。

    “麻哥,我现在的麻烦就不少,人啊,有一天过一天的好,我没有想那么长久。”白云飞笑道。

    “兄弟,你真想好了?”王麻子问道。

    “我是不会跟黑刮妇的。”

    “那大疤怎么办?”

    “放了他啊,怎么办?总不能杀了他吧?”。

    “你不怕他找你麻烦?”王麻子问白云飞。

    “你见兄弟怕过什么吗?”

    “呵呵,那倒没有,既然你这样说了,就按你说的办。”王麻子说道。

    出了包间,白云飞走到大疤脸身边,说道:“大疤,这事怎么办啊?”

    “你们看着办,我认了。”

    “黑鹰,放了他吧。”白云飞说道。

    “什么?飞哥?”黑鹰看着白云飞问道。

    “放了他。”

    大疤也好像不相信似的:“你不怕我报复?”

    “不怕,你大疤要报复是你的事”

    大疤没有想到白云飞会让黑鹰放了他,看着黑鹰拿枪的手放了下去,问道:“你不怕我报复?”

    白云飞笑道:“不怕,你大疤要报复是你的事。”

    大疤走出门外后慢慢退去,今天这人还真是让人摸不透,先是以极快的手法打了自己两下,一下子打在了鼻子上,流了一脸鼻血,又一拳打在了腋窝处,疼的像断了肋骨一样,自己打了这么多年的架,几乎没有反搏之力。

    当自己拿枪指着这个年轻人的时候,他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笑嘻嘻的,而当自己被他控制住的时候,他却让手下人放了自己,这人到底想什么呢?大疤一时又有点不相信他会这么轻易放了自己了。

    大疤直到退到门边,脑子里还在闪着电视剧中的经典镜头:先是说你走吧,走不了几步后面砰的一枪,中枪的人慢慢转过身倒下。

    可拿枪的那人直接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把枪放到了茶几上。这人也很奇怪,刚才还装的跟个懦夫似的,转眼间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枪已经到了他手上,现在,他冷冰冰的坐着,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和他毫无关系一样。

    操,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会和王麻子在一起,看看王麻子,一点表情也没有,妈的,这个王麻子竟敢打我,今天无事,我早晚要把今天的面子找回来,大疤暗暗想到。

    大疤到了门口,看里面的人连看都不看自己,这才确定他们是真的要放了自己。大疤忽然对那个坐着一脸无谓的男子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大疤忽然有礼貌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话从自己嘴里冒出来有点不可思议。

    “白云飞,想报复找我就行。”白云飞笑道。

    “兄弟,我会记住你的。”大疤说完退到了门外。

    “飞哥,你不怕他的人把我们堵在这里?”张凯问道。

    “怕什么?你以为他们能有多少把枪,别忘了枪在我们手上。”白云飞笑道。

    “飞哥,你就这么肯定他们就这一把枪?”张凯接着问道。

    “凯子,放心,我们这些人虽然是出来混的,可大都是打打砍砍,真正用枪的时候很少,你以为都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要是随便就用枪火拼,政、府能容得下我们?”王麻子说着也一皮股坐到了沙发上。

    白云飞没想到王麻子也能想到这一层,以前还以为王麻子只是一个莽汉,通过王麻子刚才劝说自己跟黑刮妇,到现在王麻子说出上面一番话,倒使得白云飞对王麻子有点另眼相看,同时白云飞对王麻子多了一丝提防,他总觉得王麻子没自己看的表面上这么简单。

    “弟兄们,继续玩,音乐,响起来。”王麻子叫了一声,很快,包间里又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音响声,混合着酒精的味道,说不出来的怪异。

    白云飞忽然很厌烦这种环境,难道这就是自己所追求的,看了看自己的几个弟兄,倒是都快活的很,除了黑鹰。

    黑鹰在那里坐着,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啤酒,那个招惹白云飞的女人依偎在黑鹰身边,不断的抚摸着黑鹰发达的肌肉,黑鹰仿佛没有感觉一般。

    白云飞站了起来,对王麻子喊道:“麻哥,我们该走了。”

    王麻子没有听到,秋天却听到了,秋天拉一下王麻子,大声叫道:“飞哥要走了。”

    “靠,兄弟,正玩的高兴呢,干嘛走啊,是不是大疤搅得你没胃口了?”王麻子问道。

    “不是,麻哥,我们是学生,哈哈,明天还有课。”白云飞笑道。

    “学生?兄弟,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哈哈,今天玩不尽兴都是我王麻子没照顾好,有空咱再玩儿。”王麻子叫道。

    “走。”白云飞对黑鹰几个一挥手,黑鹰,张凯几个立刻站了起来。

    “兄弟,要注意大疤,这个带着。”王麻子把手枪拿起来放到了白云飞手上,白云飞呵呵一笑把枪递给了黑鹰,带头走出了包间。

    外面,大疤的人已经走了,白云飞和黑鹰几个人穿过走廊,下了楼,一直到大街上,并没有什么异样,拦了两辆出租车,向‘龙腾酒吧’而去。

    另外一个包厢里,大疤正在骂骂咧咧:“妈的,给老子叫人,今天老子非得把王麻子灭了不可。”

    正说着,一个小弟跑了进来,叫道:“大哥,王麻子不见了。”

    “什么,不是让你他吗的在一旁看着的吗?”大疤叫道。

    “我,我就是上了一趟厕所,回去就没人了。”那小弟说道。

    “真他娘的没用,我怎么养了你们这帮饭桶啊?”大疤一脚踢翻了一个前面的茶几,啤酒瓶子撒了一地,发出了砰砰磅磅的响声。

    半个小时后,离星光娱乐城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一辆黑色轿车静静的停在一旁的便道上。王麻子子坐在副驾驶上,正在悠哉悠哉的哼着《忘情水》,手机响了,一旁驾驶位上的河马拿起手机,接通后嗯了两声,对王麻子说道:“麻哥,大疤要出来了。”

    “好,给骆驼打电话,一定要看准了再打,要一枪毙命。”王麻子停止了哼哼,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