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美妙的回忆

    当然没什么了,喜欢才看嘛,真笨。白云飞心里道。

    “姐姐,你睡觉的样子真可爱。”白云飞笑着说道。

    许一梦老师动了动身子,笑道:“可爱?还真没听说过学生说老师可爱的,好了,小飞,你也睡儿会吧,今天没能睡成懒觉,你就不困啊?”

    “好的,听姐姐的,我也睡。”白云飞笑着坐好,闭上了眼睛。

    其实白云飞并没有把眼睛完全闭上,而是眯着偷偷看着许一梦老师,许一梦老师看白云飞听话的睡着了,身子往里侧了侧,接着又开始闭上眼睛。

    呵呵,这么容易骗,白云飞心里满意的一笑,睁开眼睛,把头扭向了许一梦,欣赏着这个美丽而有气质的女人。

    许一梦这种女人应该是最美的了,成熟,稳重,善良,有时候又能显现出一些小女孩的娇气,真能迷死个白云飞。

    车上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坐了有十多个,过了一会,看没人再上车,汽车发动起来,缓缓的上路了。

    车子开的很慢,直到离开青德区才慢慢加起速来,在这个过程中又上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家伙给白云飞的印象太深了,他有三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很长,好像很多天没洗的样子,戴着一副大黑框子眼镜,这眼镜简直和白云飞以前戴过的那个一模一样。没有个一千度是不可能的。

    这家伙直接坐在了许一梦老师的后面。

    白云飞眼看许一梦睡下了,也找不到人聊天,便趴在座位上也睡着了,比起睡觉他可不输于谁。

    白云飞很快就睡下了,由于他的鼻尖离着许一梦的身子很近,许一梦身上那淡淡的幽香随着外面的暖风吹到他的鼻子里,让他一阵舒服不已。

    白云飞忍不住回忆到自己第一次在客车的那个美好的经历!

    那个开放大胆的女人迅速占据了白云飞的大脑,那美妙的经历以至于白云飞下面直接搭起了一个小帐篷。

    去年暑假的时候白云飞去了省城旅游。假期的最后一天他到趵突泉一个省城的旅游景点的公路等客车,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客车才来到。

    上车一问,原来路上出了点问题,害白云飞白等了好几个小时。

    省城距离白云飞家很远!算算时间,估计得晚上十点多才能到家。

    没办法,他上了车一看,前面已经坐满了,只有最后一排,是连在一起的五人座,车上有些暗,因为拍阳光照,窗子上都拉上了窗帘。

    由于白云飞高度近视,虽然戴着眼镜,可还是很不适应,慢慢的向后摸着走去。(小说阅读首发!请大家认准小说阅读啊!盗版太多了。花落欲哭无泪!)

    车是那种大型客车,座位很舒适,前后座之间的距离也很大。

    到了车最后面,是一排连在一起的五人座。

    开始的时候白云飞以为没人,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在左边斜靠着一个女的,头发是那种微微烫了的,很时髦,她的脸向里斜倚在座位上,看不清什么模样,打扮的很时尚,上身穿的是那种开领很底的黑色t恤,由于她斜倚着座位,两个rf被挤的从t恤领子里露出了许多,形成了深深的ru沟。

    青春期总是对异性充满无穷的向往!

    看来她睡着了。

    白云飞没敢多看,靠近了最右边的座位,摘掉眼镜,放在了上衣口袋了,就坐了下去。

    白云飞揉了揉眼镜,视力好的人是不知道他们这种人的痛苦的,天天架着一副一千多度的近视镜,时间长了鼻子压的一般都会得鼻炎,眼镜也经常感到疲劳,所以白云飞一有机会就会把这破眼镜摘下来。

    现在在车上,自然用不到它。

    白云飞用手给眼部做了一会按摩,感到轻松了很多,向外看了看,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只能感到很多模模糊糊的东西不断的向后退去。摘下眼镜的人看任何东西都像是打了马赛克!这种感觉一般人是不会懂的。

    还是休息一会吧。

    白云飞闭上眼睛,右手随意的就向座位上甩去。

    伴随着最左边那女的“哎哟”一声,他的手啪的一下碰到了一个光滑的东西上,接着又滑落到了座位上。

    略显惊讶过后……

    什么东西?白云飞下意识的向下看去,一片模糊。

    日,没带眼镜怎么可能看的清楚。

    出于本能,白云飞抬起手来又摸了过去,这次他‘抹’到了。

    很滑,很细腻,有一种女人般皮肤的质感。他接着往下摸了摸,靠,怎么是一只脚。

    “摸够了吗?”左边传来一个女的声音。

    “坏了,我不会在不经意间耍刘氓了吧。”

    白云飞赶紧从裤子里摸出眼镜带上。向左一看,果然,那女人已经醒了,正看着白云飞。

    看她年纪得三十一二了,她的脸蛋呈椭圆形状,在细气的嘴角边划出两条弧线,极其优美的弧线,托出一张丰腴而不失紧凑的脸庞,很是耐看。由于刚睡醒,也可以说是白云飞摸醒的,乌黑、细长的秀发稍嫌凌乱,却更增妩媚。

    白云飞很是紧张,生怕她会大喊**,到时候自己的遭遇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不经意就能说的过去了!可从她脸上并没有看出丝毫怒意。

    白云飞向下看去,日了,原来这女人是斜躺在这排座位上的,她的两个脚丫就在白云飞的皮股边,脚上没有穿袜子,很白。

    近视眼还真是害人,说了别人也许不信,开始白云飞还真没注意到她的下ban身也在座位上的。

    这是一双很美丽的脚,‘晓’巧玲珑,一只脚慵懒的半搭在另一只上,脚底呈现出优美的弧形,脚趾甲上抹了指甲油,黑色的!很亮的那种,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抱在怀里抚摸。看到她晶莹剔透的脚趾染着黑色指甲,更是心头一跳。

    再往上看,一双小褪细腻圆嫩,好像嫩藕一般,微微弓着,一袭布满碎花的丝质蓝裙刚刚没到膝盖上面,把她丰满的皮股紧紧的包在了里面。

    不知里面是什么风景。

    咳咳!靠,这个时候,我竟然有心情欣赏起来。

    这不正是涩狼的典型目光吗?

    白云飞的脸一下子变的滚烫起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紧张,都有点结巴了。

    “看够了吧,多大了啊?还挺坏。嘻嘻……”她说道,嘴上竟然还带着一丝笑。

    “我真不是故意的,真的。”白云飞赶忙辩解。

    女人看了白云飞一眼,忽然又拉下了脸,倚在那里又睡了起来,腿也向白云飞这里伸了伸,这下子,两个脚正好蹬在了白云飞的皮股左边。

    她的脚刚蹬住白云飞,白云飞的下面顿时感到一涨,夏天穿的少,裤子立刻被挑出了一个小帐篷。

    那女的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靠,不会真的睡的这么快吧。

    由于被裤子勒着,白云飞的“小宝贝儿”非常难受,好想动动,看来要调整一下,否则这样真是辛苦。

    可皮股被一双玉足紧紧的瞪着,右边紧紧靠着车厢,如果一动,她的脚再一伸,白云飞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总不能做到她的脚上吧。

    这女人还真能睡,也不怕自己把她那啥了!不过白云飞也就想想而已。到时候自己真那么做了。好吧!看守所大门为你开启!没办法,白云飞只好定下心来,慢慢的,下面的涨感消失了,白云飞也随着客车慢慢的颠动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睡了多久,白云飞感觉身体有些挤的慌,鼻子里发‘养’,想打喷嚏。

    他抬起右手揉了揉鼻子,左手随意一动,竟然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像是果冻,忍不住又捏了两把!

    这一下白云飞顿时醒了,不会又‘抹’到人家脚上了吧。

    白云飞睁开眼看到的东西一片漆黑,头微微一动,鼻子又感觉有些发‘养’,赶紧又揉了揉鼻子。

    “咦?我怀里怎么多了样东西。”

    白云飞定睛一看,原来让他鼻子发‘养’的是一头微卷的头发。黄色的散发着香水的气味。令人着迷这位头发的主人。

    再看看身边,刚才本来斜倚在最左边的那女的,此时正靠在白云飞的左肩下,睡的正香。这还不是最让白云飞感到诧异的,让他血液再次沸腾的是,白云飞的左手竟然绕过她的左肩而下,此时正隔着衣服捂在她那丰满而姓感的rf之上……

    她睡的很香,很有安全感的样子。(亲们啊!注意!一定要进原创小说阅读看啊!)

    现在的女人这么开放吗?我才15岁啊,大姐。白云飞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白云飞现在正处于第二次姓发育正日王盛的时候,看到这么一个尤物被搂在自己的怀里,他浑身顿时再度燥热起来。要知道一个成熟的充满‘呦惑’的少妇躺在一个初男身上那带来的杀伤力怎么形容那?

    秒杀!

    此时已经是傍晚7点多钟,天快黑了,可是透过玻璃进入车内的光线,还是能让白云飞仔细的观察这个莫不相识的女人。

    她靠在白云飞前胸的左半边,两个腿压在皮股下面。本来她的领口就很低,正好暴露在白云飞的眼皮底下。

    这些东西平时可不多见,这一下暴露在眼前,白云飞一下子就蒙了,那抹白皙令白云飞几乎有些眩晕。

    哎呀!我怎么这么没出息!真是的。

    怕啥?反正自己是男的,便宜都让自己占了。这样想着白云飞眼神变得有些发红。

    白云飞脑海‘种’出现了两个小人在辩证着。

    头上带两个角的,像是个恶魔一般的白云飞说“没事儿,这女的一看就是故意的,这你要是不下手,你就不是个男人,畜生不如。”

    天使光环的却一本正经“你怎么能这么说那,人家万一是做噩梦吓着了,来这样子只是出于害怕的本能那?不过你要是不下手岂不是禽兽了?我支持你……”

    看着肩膀上的佳人,白云飞暗自的咽了口口水,放在大褪上的手也有些按耐不住正颤抖着,不过……

    白云飞不敢乱动,生怕她一下子醒过来。到时候让人家打了110把自己当成刘氓抓起来可就完蛋了。

    头也不敢低下头看,只能两个眼睛使劲儿的往下瞅。

    “shou感一定很好,我的手是什么时候搭上去的,是她主动把我的手搭上的,还是我在睡梦中不经心搭上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左手现在就在她的rf上。”白云飞身子有些颤抖。

    这是激动的!他浑身燥热无比。

    靠,肯定不是我把她拉过来的,那她怎么到这边来的?啊!对了!一定是她自己主动靠过来的,看来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白云飞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世间名言:男人不刘氓,肯定不正常。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不喝醉,女人没机会。女人不喝醉,宾馆谁来睡?

    龙性本淫!何况人那!

    男人本、色,英雄本色!

    平时那么多男人不惜以身家名誉为代价,在公车上吃豆腐揩油,充当众人皆知的“公交之狼”,现在送到小爷自己嘴边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吃,白吃谁不吃。

    真理啊!故人已经给我们做了榜样!我要好好学习他们的良好美德。政治老师不是也这么教的吗?要、多看,多学,多练!白云飞给自己找了无数个可以光明正大进行“犯罪”的理由。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