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温小雪

    在床底下应该有六七分钟了吧,这床底不会经常打扫,白云飞膝盖上,手上已经蹭上了一层灰,这种热天在床底下呆着,真是一件郁闷的事情,好在还有美女可看。

    她脱下衣服之后,坐在了炕上,接着听到了撕东西的声音,接着又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此时白云飞从搭拉着的床单底下望去,一个几乎赤果果的女人呈现在白云飞的视线之中。

    一个身材绝妙的女人的身体,简直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她能让人忘却一切烦恼,感叹造物主的伟大。

    眼前的优物让白云飞嗓子直冒烟,她走到门边,把在门边的一个小塑料桶往前提了提,天哪,白云飞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她要在小桶内嘘嘘。

    果然不出白云飞所料,她撤下自己的內裤,蹲下背着白云飞对着小桶嘘嘘起来。

    白云飞的鼻血就要流出来了,天啊,你这是奖赏白云飞还是惩罚白云飞啊,小桶里传来了嘘嘘的回声,刺激着白云飞全身每一处神经,白云飞几乎眩晕了,毕竟是次看到女生嘘嘘,而且是这样的而一个绝美身材的女孩。

    她嘘嘘完后,用手纸擦了擦,站了起来提上了小內裤,又用桶盖把小桶盖上了。

    厕所离这个房间比较远,应该是为了省事,等出去的时候再顺便把小桶内的赃物倒了。

    就在此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又是这女的那甜甜的声音。

    “我。”是赵晓桃的声音。

    门打开了,赵晓桃一脸惊讶:“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干嘛?我不是想你了吗?大美女。”

    “你怎么穿成这样?”赵晓桃边说边到处张望,立刻就发现了床底下的白云飞,又是一副傻了的样子。

    “你平时不也这样吗?又没人,你今天怎么了?不想让我这么早来,难道想在我屋子做什么事情?嗯?”听声音两人平时经常看玩笑,关系应该不错。

    “是啊,可你来了,想做也做不成了。”赵晓桃应付道。

    “想做什么?说,快说,不然今天我就……”一阵装出来的‘yin笑’声传出,接着她就去解赵晓桃上衣的扣子。

    “别闹,你个花痴。我还有事。”赵晓桃说着打开门出去了。

    不会吧,不管我了?白云飞捂着鼻子都要哭了。

    外面传来赵晓桃开门的声音,过了一小会儿,只听到赵晓桃在外面喊道:“花痴,快出来看,那里干什么呢?”

    屋内的人听到赵晓桃这样说,立即开始穿衣服,“等等,我穿上衣服。”

    夏天的衣服就是好穿,三两下穿完了,门被赵晓桃在外面一把推开了:“你快点儿啊,晚了就来不及了。”说着朝白云飞看了一眼,还挤了挤眼,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门。

    赵晓桃的房门也大开着。这是调虎离山啊。

    小丫头片子还挺机灵。

    他们两人向走廊尽头的窗子边跑去。

    白云飞趁此机会,从床底下爬出来,快速跑到房门边,向外看了看,其实房门里走廊尽头只隔着三个房间,距离很近。

    两个美女正把头探出窗子。“什么啊?哪里有什么事情?”“你看,就是那里。”

    白云飞两步跨进了赵晓桃的房间,转身轻轻关上了门。

    苍天啊,大地啊,终于爬出床底下了,白云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能大口大口的呼吸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白云飞几下穿好了衣服,在一个水盆里洗了洗手,至于腿上的灰尘,回去再说吧。

    “你个死丫头片子,敢骗我。”

    “嘻嘻,谁让你这么好骗了。”外面传来打闹声。没想到这个医院的美女这么多,不知道其他几个住在这里的小护士是不是也有如此姿色。

    赵晓桃的声音:“你休息吧,我还得去上班那。”

    “那我到你房间里玩玩。”

    “玩什么?我拿了东西就下去了。”赵晓桃立马说道,万一进去让她看见了白云飞那可就说不清了。

    “嘻嘻,是不是屋里藏了一个大帅哥啊?”

    “你才藏了呢,不然你刚才脱这么干净。”晕,刚才是藏了一个大帅哥,只是不是她藏的,是白云飞自己藏起来的,要是让她知道白云飞看了她的皮屁,还看了她嘘嘘,会不会也让白云飞负责?

    “嘁,上你的班去吧,我也得去睡觉,记得哟,下午六点以前不要打搅我啊,我要睡个够。”对面传来关门的声音。

    难道这个美女前辈子是头猪,这么爱睡觉,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猪啊,猪的腰好像也没有这么细。

    赵晓桃打开了房门,看了看白云飞,向外一摆头,白云飞拿起方便袋和已经被装好的脏衣服,轻轻的走了出去。

    快走到门口时,

    对面的门突然开了,探出了一个漂亮的脸蛋:“哈哈,让我抓到了,死丫头,还真藏人。”

    漂亮,和王芷若、碧鸿鸿有的一比,不过她的突然袭击还是让白云飞一时不知所措,尴尬的笑了笑,问赵晓桃道:“这位美女是?”

    “这是我们这里有名的花痴。”赵晓桃也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一手,不过反应倒是很快。

    “你才是花痴呢,不然怎么在屋子里藏了个小帅哥。”说着美女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此时从正面看她,长的确实光艳逼人,而且不矫揉造作,有十七九岁的样子,看着白云飞一直在笑。

    “你好,我叫白云飞,是她表弟。”白云飞对美女自我介绍道,还好小爷反应快。

    “啊?是啊,这是我表弟,呵呵。”赵晓桃笑着说道,不过明显有点假。

    “我叫温小雪,是赵晓桃的同事兼好朋友。”温小雪说完对着赵晓桃笑道:“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帅气的一个表弟啊,嘻嘻。”

    一个美女当着另一个美女表扬白云飞帅气,嘿嘿,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早知道她看自己帅气,刚才就不用那么辛苦的藏在床底了,直接出去莫摸她的小皮屁,看在小爷这么帅气的份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告别了温小雪,在路上,赵晓桃问白云飞:“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什么?看到了什么?”白云飞假装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温小雪,她穿成那样你会没看到。”赵晓桃看着白云飞问道。

    “这个,这个,那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再说了,你看看,弄了我一身的灰,我还没说什么那。”

    “嘻嘻,要是让温小雪知道了,看不杀了你。”

    “啊?她很凶吗?”

    “她不凶,才怪!”

    交了钱,白云飞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那满身的家当被医院无情的掠夺,刚才差点儿要跟人家拼命。

    麻痹的,这钱要让王麻子加倍还回来,医院简直就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能给你造进去。

    回到病房,白云飞就睡了过去。

    正睡的香,听到有人叫我:“飞哥,醒醒,飞哥。”白云飞睁眼一看,原来是王华建。

    “什么事情?我们这是在哪里?”靠,睡糊涂了。

    “飞哥,我们在医院啊,你忘了是来看张凯和王海龙的。”

    “奥,那你干嘛把我叫醒?”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叫醒真的比让人杀了还难受。

    “他们几个已经打完吊瓶了,伤也不像表面上这么严重,我们是不是回去啊,兄弟们都想要回去呢,这里一股子苏打水的味道,太难闻了。”

    原来是要回去啊,白云飞脑子里立刻闪现出那张舒适的大床来。

    “走,回去,马上回去。”白云飞迅速的站起身来,现在恨不得能瞬间移动到他的大床之上。

    “白云飞,怎么要走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啊?”一个女生气呼呼的说道,把已经走到了门口的白云飞又拉了回来。

    白云飞回过头来,原来是赵晓桃,晕了!居然把这么美丽的白衣天使忘了。该罚!

    白云飞灿烂一笑,“美丽的晓桃姐姐,我要回去了,放心,我做梦会想你的。”

    对于美女来说,她相信自己耳朵的程度远远超过了自己的眼睛,所以,多说几句好听的是很有必要的。

    果然,赵晓桃听到白云飞这么说,马上高兴起来:“嘻嘻,又贫嘴,当着你的兄弟,一点老大的样子也没有,你记得有空来找我玩儿。”

    “呵呵,知道了,晓桃姐姐,我一定会的。”让白云飞来找她玩儿,和她有什么好玩的,最好玩的莫过于那个了,她这样说,那是有戏的很了。

    他们几个和张凯王海龙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果然,打完了吊瓶,王海龙和张凯、72的精神好多了,在娱乐城的时候看到张凯和王海龙奄奄一息的样子,白云飞还以为他们四个伤的挺重,现在看来,真的如王华建所说,仅仅是皮外伤而已。

    打了辆车,回到了马兴五新开的‘龙腾酒吧’,这个酒吧建立的时候马兴五倒是跟白云飞知会了一声,不过当时白云飞正在忙学校里的事情也没赶上开业的典礼。

    现在一看,面积挺大的,600多平的地方。白天这里人员不是很多,一般的酒吧晚上10点-12点才是最热闹的时候。

    二楼有个台球厅,还有休息的地方,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起码营业所赚的钱维持凡盟的人员开支没问题。

    上了二楼,白云飞直接扎进一个房间,倒头就睡,睡到自然醒。做了个美梦!数钱数到手都抽筋了。

    可惜只是个梦,那才是传说中的境界啊。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快十二点了,呵呵,这一觉睡得,那叫一个舒服。

    白云飞起来看了看,靠!他们几个竟然除了王华建,都还在呼呼大睡。

    “起床了,起床了,你们几个家伙,就知道睡懒觉,怎么就不知道好好学习呢,你们忘了毛爷爷的教导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有你们这样的吗?好好睡觉,天天偷懒,我靠,听到没有?”白云飞在房间外面大喊道。房间里白云飞可不进去,别再把白云飞熏出来了。想起那股子臭味,他可不想再尝试第二次。尤其是有‘72’这个香港脚在里面。

    白云飞有些纳闷,这么大的味儿,他们是怎么能睡着的。

    “飞哥,今天是星期六,睡一天也没人管的。”赵亮在睡梦中嘟囔道。

    啊?又是周末了,过的还真快。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