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初识赵晓桃

    “飞哥。”王海龙和张凯看白云飞进了房间,要挣扎着坐起来。

    “都他ma给我躺好,让你们平时光上,不好好跟你们华哥学。”

    看到自己的兄弟被别人打成这样,虽然知道没有大碍,但是白云飞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飞哥,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gou日的王麻子,老子非砍了他不可。”张凯骂道。

    “你们两个好好养伤吧,伤好了再想着去砍人。”

    “飞哥,我们”张凯说着扭过头去。靠,这家伙竟然都掉眼泪了。

    “飞哥,你对兄弟们,没说的。我72没有跟错人。”

    “只要你一句话,老大,我张凯上刀山下火海绝不会含糊。”

    靠,这两个家伙,给我表起决心来了,既然都认他们当兄弟了,能不信他们吗?用得着这个?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我白云飞就是有水里火里的事情也是大家一起上,不会只让你张凯和72两人去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要是兄弟的事情,再小的事情也是天大的事,以后不要再跟我说刚才那样的屁话。”白云飞臭骂道。

    “是,飞哥。”张凯和程浩、72齐声道,声音还有些哽咽。

    王海龙虽然没说话,但是眼睛红红的盯着白云飞,都快哭出来了。

    “张凯,告诉你,今天我跟华哥学了一招,靠,以后准用的上”赵亮一脸兴奋的对张凯说道。

    “什么?快说。”张凯立刻来了兴致。

    白云飞满脸黑线的看着他们,靠!两个便态!

    白云飞正要走出房门,病房内一个戴着口罩的小户士正在给王海龙换吊瓶,看白云飞看过来,先是一愣,接着对白云飞挤了挤眼。

    晕了,小爷长的帅也不能见了就跟我抛媚眼吧。

    户士身材很好,穿着一副白大褂,头上戴着户士帽,雪白的脖子,一对大眼睛似笑非笑,睫毛很长。

    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制服‘幼惑’,如果能和穿着这身白衣服的小户士嘿咻一次,那肯定爽到极点。

    白云飞不怀好意的对小户士笑了笑。小户士又对着他挤了挤眼。

    有门儿,哈哈,看来以后得经常来医院了。小爷正愁没法‘交到下个朋友’来完成任务了,就差2个无双点了,唉!

    力量,速度,读心,阴阳眼,自我恢复,透视,自我恢复,飞行,预测未来这九中异能,自己要先选择哪一个好那?白云飞纠结了起来,算了!还是达到条件后再说吧。

    户士换完吊瓶,没有看白云飞就出了房门。

    怎么,就这样完了,难道小户士天生就有挤眼的毛病。

    妹的,我这不白高兴一场了!白云飞苦恼的摇了摇头,正在他低头郁闷的时候,

    这时小户士在门口转身对他招了招手:“你来替病人拿药。”

    白云飞一听,兴奋的抬起头眼神赤热的看着小户士,

    看来小爷还是有戏的啊!

    然后对着王海龙等人点了点头,立马跟小户士走了出去。小户士边走边说:“我认识你,你是张凯的老大。”

    啊?我当张凯他们老大的事情都传医院来了,这小子嘴这么长,怎么什么都说。

    白云飞看着小户士:“姐姐,你是谁啊?你怎么认识张凯。”说完他就想起来了,不会是那次看张凯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小户士吧。

    “你不记得我了。”小户士有点儿失落,一下子把口罩拉了下来。白净漂亮的脸蛋,眼窝下几个小雀斑,不是她是谁。

    “记得记得,怎么能忘了姐姐啊,姐姐长的这么漂亮,想忘记都难啊。”白云飞看到小户士的模样儿后立马回道,同时他心里疑惑了下,自己什么时候嘴这么甜了。

    户士一看白云飞记得她,而且说她长的漂亮,马上就高兴起来:“呵呵,你们这群家伙不是嘴巴都这么甜吧?再说了,你看着这么成熟,我看年龄比我还大吧,还叫我姐姐?”

    “那美女,你多大了啊?”白云飞笑着问小户士。也是啊,自己应该叫她妹妹才对,跟王芷若似的,先叫妹妹拉进关系,在叫姐,以后叫媳妇儿。这是自己惯用的伎俩儿啊。

    “我中专毕业在这里实习,你说我能多大?”小户士说道。

    才中专毕业,没上高中,顶多比我大两三岁,说不定上学早,和我年龄差不多呢。看来有得搞。白云飞心中笑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

    “赵晓桃。你呢?”

    “我叫白云飞,晓桃姐姐,这个医院发财了。”白云飞笑着对赵晓桃说道

    “为什么?”

    “姐姐不仅名字美,长的更美,不知多少病人为了能天天看到姐姐,病好了也舍不得出院,那医院还不发财了。”

    “贫嘴。”看来这马屁拍的很舒服,赵晓桃乐滋滋的走路都有点发飘了。

    医院里人很多,到处都是苏打水的味道,不时有家属高举着吊瓶推着轮椅在走廊里穿行。

    “到哪里拿药啊,怎么这么远?”

    “还嫌远,这里是住院部,拿药得到门诊部的药房那里,都是病人家属自己去拿的,我现在领着你去,你还嫌麻烦。”赵晓桃白了白云飞一眼。

    “那多谢姐姐了。”白云飞笑道。

    住院部和门诊部不在一栋楼上,但是有走廊连着,很多病情严重的病号看过门诊后,都直接挂上了吊瓶,由家属举着吊瓶,户士用轮椅推着病号向住院部转移。

    由于门诊部没有电梯,那些在楼上看完病的重病号,要转移到住院部只能走专门的通道,就是那种上下楼之间用斜坡连接的通道。走这种通道,由于坡度较大,直接推着是不行的,很难拉住载着病人的轮椅,只能倒着推着轮椅慢慢走到下面一层。

    白云飞和赵晓桃来到门诊部,赵晓桃对白云飞说:“我们走斜梯,走楼梯太累了。”斜梯就是那些病号上下楼的通道。

    “你提的什么啊?”赵晓桃看着白云飞手中的方便袋说道。

    “人民币。”白云飞呵呵一笑,这还是从凡盟那里拿的,全他妈零钱,一毛的两毛的,白云飞当时看到后差点儿骂爹了,收保户费就这么收的?

    “吹牛。”赵晓桃笑着说了句。

    这时他们走到了斜梯边,刚向上走了两步,只见上面一个户士推着一个坐着病人的轮椅,一个男子高举着吊瓶,正在准备下来。

    “你转到我后面去,从那边,你怎么?哎,管子缠到我脖子了”话还没有说完,小户士身体一斜,倒在了地上,轮椅脱离了小户士的双手,借着斜坡的惯性,向下面冲来。

    那个男人显然比较笨,要不是他使输液管缠在那个护士脖子上,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小户士的一声大叫,那个男人一时竟愣在了那里。

    失去束缚的轮椅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配合着那坡度大的楼梯,

    飞快的向白云飞和赵晓桃撞来,病人死死的抓着轮椅的扶手,此时白云飞已经顾不得看赵晓桃的表情,向前跨了一步站到了赵晓桃前面,轮椅随着小护士的尖叫已经滑到了白云飞的跟前。

    白云飞以极快的速度推住了轮椅的扶手,一股极大的力道立时传到了白云飞的身上,白云飞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撞到了赵晓桃身上,随着赵晓桃的一声尖叫,白云飞脚下一滑,身子失去了重心,倒在了地上,在倒地的瞬间,白云飞抬起一只脚蹬住了轮椅,轮椅的重力使白云飞向后滑了过去,等停下来的时候,白云飞皮股底下一滩脏水。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那个病人脸色蜡黄,显然吓的不清。白云飞此时已经顾不上她了,赵晓桃被白云飞撞到了,不知道有没有摔伤?

    白云飞转过身去,只见赵晓桃缩在墙角的水龙头边,水龙头边有很多拖把,不知道谁涮拖把的时候在这里弄了很多水,白云飞和赵晓桃都一皮股坐在了脏水里面。

    “你没事吧?”白云飞赶紧站了起来,过去扶赵晓桃。

    “吓死我了。”赵晓桃嘴角一瘪,看样子想哭。

    “好姐姐,你可别哭啊,不是没伤着吗?”白云飞扶着赵晓桃站了起来,看了虽然没伤着,可赵晓桃摔的还是很疼,不断的揉着皮股,呵呵,要是让白云飞帮她揉白云飞肯定义不容辞。

    “谢谢你了,真谢谢你了。”那个提吊瓶的男人跑了下来,一个劲的道谢。白云飞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怎么这么笨啊。”那个推轮椅的小户士也跑了下来,数落起那男人来。

    白云飞没有理会他们两个,看着赵晓桃洁白的户士服上皮股和腿上一大片泥水,再看看自己,也和她差不多哪里去。

    “怎么办啊?”赵晓桃带着哭腔说道。

    “大姐,我能怎么办啊?”晕,看看自己手里提着的方便袋,自己刚才竟然没有扔掉,看来自己还真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

    “得回去换衣服了,小丽,你给户士长说一声吧。”赵晓桃对着那个小户士说完,拉着白云飞就向门诊部外走去。

    “干嘛去啊?”白云飞问道。

    “去换衣服啊。”赵晓桃说道:“真倒霉,不过多亏了你,不然就撞到我了。”

    “呵呵,那你怎么感谢我啊?”

    “给你身新衣服怎么样?”赵晓桃的皮股看来已经不那么疼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